中国民间传说

在阴间受审判 因积德还阳延寿十二年

作者:仲翁整理
敦煌10世纪彩绘经卷《地狱十王经》

敦煌10世纪彩绘经卷《地狱十王经》(局部),描绘亡魂过第一殿——秦广王殿,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461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代才子袁枚写《子不语》时,武进县户房有个书吏叫张玉奇。张玉奇有次出差时在路上差点死去又活过来,他跟人讲述了自己一路上两次遇到阴间差人的遭遇,被袁枚记在该书中。

那是张玉奇解运钱粮到苏州的时候,他在白天经过横林,竟然昏倒在地上,过了一天方才苏醒过来。他告诉别人自己被一个金甲人抓了去,带到一所大院子里

金甲人入了院子就叫道:“大师父,恶人来了!”

到了内屋,他看到上座有个青面獠牙的人。青面人说:“既然是恶人,就马上关押起来。”

金甲人跪着请示说:“张玉奇有朝廷公事在身,不便关起来,暂且放他还阳,等他公事办完,再进行审讯不晚。”青面人同意了。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在人间这头,横林里的张玉奇苏醒活了过来。

张玉奇把钱粮押送到苏州,领了批文,必须回武进回报。回程时他仍然经过横林,这次他没有昏倒,无事住进了旅店。到了那天夜里,他又梦见金甲人来把他带回大院宅,去见大师父。

这次青面獠牙的大师父正等着审判他的功过,他对左右说道:“把张玉奇生平功过簿拿来,称它的轻重,再行治罪。”

左右从事取来一杆金光照耀的秤,和一个紫金石称锤。两边秤盘分别投入红标签的善事文卷,和黑标签的恶事文卷。一会儿,秤的两端红的轻了,黑的重了,这时,张玉奇吓得不住发抖。这时,又有人拿来红签的文书一卷放入秤盘,这份重得没法称,黑标签文书的那端翘起来了。这时,青面人说:“他有这件大功德,可放他还阳,延长十二年寿命。”张玉奇就惊醒了过来。

张玉奇把梦中的事告诉别人,有人就问他是否认得那卷文书。张玉奇说:“是我承办的事,怎么会不认得”他接着说:“那是常州刘布政使抄家案。抄家时,欠债的旧佃户很多,知县想按数追讨田产,我表面上听从知县的话,而在晚上故意不小心失火,把单据全烧了,因此被打了板子,这才停止了追讨。想必压秤的就是这卷文书了。”
@*#
资料来源:(清)袁枚《子不语》

点阅【中国民间传说】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尹瑶仙出身贫寒,“心同莲叶,不践陈泥”,却与富家千金长得非常相似。二人同学诗书,同工刺绣。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尽管两家贫富悬殊,但二人相处融洽,是难得的闺中蜜友。
  • 在这些简短的小故事中,人生仕途,甚至细微到吃几张饼,夫人的封诰等事,都在梦境的示现中,得到了清晰的提示。不得不感叹,官运仕途,夫妻伉俪皆是前定。在这个世上,今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并非偶然,均是冥冥中的安排呢。
  • 聂君是金陵的豪门公子,有一年携带了四位翻译环游世界。巨轮行至太平洋时,他被飓风大浪卷走,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并且遇见了在人间时结识的西方美人……
  • 宋朝吕蒙正在《张协状元‧胜花气死》中说过一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灾难突然发生,常常超出人们的预料。历来民间常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积善之门”,在冥冥之中注视着世人的命运?
  • 梅孝廉梦到仙女如云,但见风鬟螺黛,缟袂湘裙,旋绕在花丛中,只是笑而不语,也不会靠近梅孝廉的床榻。当梅孝廉醒来后,并见不到仙女,但还能闻到衣香馥郁,与水仙的花香相氤氲,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现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独缺少一根栋梁之时,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来。这些天衣无缝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体现?
  • 梦境所示的空间存在于何处?是谁在冥冥中注视着人的起心动念?从故事的描绘看,人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还存在着其他的生命关注着人的所思所想,从而给予世人回应。
  • 清朝学者钱泳曾说:“僧人、道士作诗最易工,为什么?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境界很清闲,竭力学作诗会很容易。但也很难,为什么?因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读的都是经卷,谁能使经史子集全都贯于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明朝王世贞《鸣凤记》:“天道好还如寄,人心公论难违”。人们因此常用“天道好还”说明因果循环,恶有恶报的天理。中国民间历来认为善恶果报,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场发生了一桩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终招来惨烈的现世果报。
  • 清朝学者钱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诗曰:“人生如梦幻,一死梦始醒。何苦患得失,扰扰劳其形。”作这首诗的缘由,始于他做的二个清晰的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