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士丁尼瘟疫

【历史上的瘟疫】摧毁盛世帝国梦的一场瘟疫

文/秦顺天
拜占庭王宫遗址。(公有领域)
  人气: 2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很多人认为,活着就是要让自己过上富裕安康的生活,然后及时行乐、纵情声色,道德和信仰都无关紧要。然而,千百年来无数的史实和传说展示给我们的是,不管人信不信,神都是真实存在的。

一旦人类偏离了航道、不断远离神,神就会通过不以人力控制的瘟疫,收回曾经赐予的一切,包括帝国的荣耀,及人类的福分与安康。

盛世宏都变成了人间地狱

查士丁尼在位时,东罗马帝国的军事地位不可一世,国势日盛,整个帝国充满“罗马永恒”的盛世欢歌,罗马民众普遍生活奢靡,沉缅于享乐。

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旧名拜占庭),是一个被西欧人视为天堂的城市。它三面环水,陆地一侧筑有城墙,欧亚货物都云集于此,这使它成为世界上最繁荣富庶的工商业中心。

拜占庭时期的君士坦丁堡复原图(公有领域)

542年春,一场瘟疫侵占了这个战争都难以攻破的都城。瘟疫高峰时,君士坦丁堡每天死人逾五千以上,后上升到七千、一万人,最多时竟达一万六千人。盛世宏都一下变成了人间地狱,但这仅仅是开始。

瘟疫在君士坦丁堡流行四个月后停止,人们以为灾难过去了,没想到,它只是让侥幸躲过的人暂时喘息而已。它似乎按照一个既定路线,从一个地方继续蔓延到另一个地方。558年,它突然折回君士坦丁堡,第二次横扫了整个京城,杀死了大批居民。

即使是发达的拜占庭公共医疗救助,对瘟疫也束手无策,医生无法提供有效的防治,医护们相继感染死亡。

大量暴毙的人口,使埋葬的速度赶不上死亡的速度。开始政府还在城门旁记录运出城外的尸体,统计到23万时,就不再继续统计了,因为尸体数量太多,难以全数。

当所有坟墓都被填满,人们只好到处挖坑埋尸。后来就登上首都北部河对面要塞的塔楼,从打开的屋顶向下扔尸体,所有塔楼都堆满了尸体。顺风刮来,整个城市就弥漫了尸臭。

查士丁尼以重金召平民运送埋葬死尸,在金角湾加拉塔挖了许多巨大的深坑,据称一个坑可埋尸七万。如同抛石块一样,尸体被抛进大坑后,坑底的工人再将一排排尸体交错叠压,一层层压紧。无论男女老少、贫富贵贱,最终都是叠叠层层挤压着埋在一起。

有钱人担心死后和穷人一样被抛万人坑,或暴尸街头被野狗啃食,出门时就会在项链和手镯上挂上证明自己身份的标签,期待自己发病倒毙街头时,亲友们有认领的凭证。

帝国的城市里,几乎所有人家都门户紧闭。大街上看不到行人,如果见到一个人,那他一定是扛死人的。

富人家穷人家,瘟疫都会整户整户地消灭。在巴勒斯坦的一些城市和村庄,全城有半数以上的居民死亡,有的地区无一幸存。

城市陷于瘫痪,所有娱乐活动停止,不再有交易,手工业和服务业停滞,粮食无人收割。瘟疫之后就是饥荒、通货膨胀、食品短缺,有人躲过了瘟疫,却没有躲过饥荒,最后还是被饿死了。

瘟疫影响的不只是一代,而是几代人。从541年到700年期间,欧洲损失了一半的人口,欧洲之外的其它地方也有染疫死亡的记载,据估计,这次瘟疫中死亡人口的总数将近一亿之多。查士丁尼王朝流行开来的这场大瘟疫,史称“查士丁尼瘟疫”。

即使是发达的拜占庭公共医疗救助,对瘟疫也束手无策,医生无法提供有效的防治,医护们相继感染死亡。示意图。(Shutterstock)

瘟疫症状诡异 会选择人

与其它疾病不同,查士丁尼瘟疫有各种不可捉摸的表现形式。

有的人无任何症状,不发热,也无疼痛,正在说话时,就突然倒地而亡;有的弯腰捡钱时,突然就没命了;有的突然咽气,口中的饭还没咽下去……

有的像疯子一样胡言乱语,倒地打滚吐白沫,两眼直勾勾;有的精神错乱,啃食自己的胳膊,吃自己的肉,直至筋疲力尽,凄惨死去。

有的失眠,有的嗜睡;有的呼喊尖叫,四处狂奔;有的口渴难耐,热衷于跳水、跳河、跳海。

很多人腋窝、腹股沟等处肿胀,长出扁豆大小的黑色脓包。

医生很难找到发病的原因,也无法预估病人会死亡还是康复。因为相同的治疗,效果可能完全相反;治疗或不治疗,有些患者照样会死,但有些被预测要死的人,却活了下来,原因不得而知。医生的努力几乎是徒劳。

有的被感染后,在没有任何医治的情况下竟痊愈了;有的痊愈后,却死于下一次瘟疫。

所有年龄的人都会被感染,但那些年轻、体质非常好的人,有的即使感染轻微,也可能数天内就迅速死掉;怀孕妇女,只要染上就没命了。

这说明,能否在瘟疫中活命,不是免疫力的问题,不是救治的问题,也不是传染的防控问题。

当时许多人都说,感染瘟疫时,他们看到了各种鬼怪幽灵,有的在梦中看到幻象,忍受着站在面前的魔鬼的折磨,还有人听到另外空间的声音,告诉他,他已经被记入了死亡黑名单。这样的人,不久真的就毙命了。

人们不得不相信,瘟疫是遵照上帝的意旨来到人间的,它就是要选择一些人带走的。

文艺复兴
示意图。图为丹尼尔‧霍普弗的作品《死神和魔鬼突袭两名妇女》,约1510-1515年。刻板画,15.5 × 22.3公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Public Domain)

解不开的谜团——瘟疫传播无规律

现有研究推定,查士丁尼大瘟疫可能是高传染、高死亡率的腺鼠疫,通过飞沫传播。

最早疫情出现在541年的埃及,通过商路和军队远征路线,它传至整个帝国及帝国以外。次年爆发在君士坦丁堡,然后它侵袭了维罗纳、马赛等城市,543年,它侵袭意大利全境和叙利亚等地,此后它传播到波斯。

流行的路线看起来偶然随机,却似乎有一个预定的安排。它通过两个方向传到世界的尽头,唯恐某个角落被漏掉一样,就连岛屿、山洞和山区中生活的居民也不放过。

百年内它至少五度流行,在西班牙东南部、高卢和北非地区曾三度爆发,在英格兰西部和爱尔兰东部沿海地区也曾两度爆发。

如果按照现代传染病学去解释查士丁尼大瘟疫,很多都是解不开的谜团。

它没有发作的固定时间,撤离的时间也难以预测。它在一个地区爆发是初冬时节,在另一些地区则是春天,还有一些地区是夏天或秋天。有记录表明,大瘟疫是周期性爆发,以15年为一周期循环,波及欧洲各地。

在一个地区,它似乎一定要收取一定数量的死亡人数,然后才会离开,从而使此地的死亡人数与相邻地区以前死亡的人数大体持平。

有些城市几被毁灭,以至无人存活,但为什么有些城市受灾轻微,不影响继续发展?在瘟疫传播到首都的那些年里,为什么所有的匈奴部落都安然无恙?

有时一座城市里,只有一两户家人染疫,城里其他人家都安然无事。

一些没有被感染的人,本来以为躲过了瘟疫,却在第二年染疫而亡。更难以解释的是,一些居民成功逃离疫区,到了一个没有疫情的城市,待那个城市发生疫情时,染疫的还是他们这些逃出来的人!

一种悲观情绪弥漫开来,当时人认为,无人能知道瘟疫最后的结局,因为一切为上帝所掌控,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与走向。

一种悲观情绪弥漫开来,当时人认为,无人能知道瘟疫最后的结局,因为一切为上帝所掌控,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与走向。示意图。 (fotolia)

“上帝的惩罚”

拜占庭历史学家普罗柯比指出,查士丁尼瘟疫来自上帝的惩罚,拜占庭知识分子也都如此认识。

尼基乌主教约翰认为,人类违背了上帝的意志,所以上帝将许多瘟疫播撒在人间和畜群,这是上帝的正义审判。

约翰马拉拉斯则说,“我主上帝眼见人类的罪恶越来越严重,便向地上的人类施行惩罚,摧毁了有罪的城市和土地。”

很多人认为,富庶与优越的罗马人长期沉湎于奢华,纵情声色,不遵守上帝的教诲与人间的律法,所以才遭受了无情的报应。

其实,在大瘟疫之前,罗马就有很多预警了。512年,维苏威火山爆发,继以一系列的地震;526年的又一次大地震,夺去30多万人的生命;537年开始,地中海沿岸的太阳就经常濛雾,人们感受不到炽热的温度,直到正午,都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之久。灾祸频现,并没引起其罗马人的反思,而当瘟疫临身时,人们才意识到,罪恶的积累已使人在劫难逃了。

瘟疫改变了人们已经习惯的、舒适的生活方式,富人的狂欢享乐、知识分子的高谈阔论、生意人的斤斤计较,在死亡的恐惧面前,顿时都不再有意义。人们发现,人尽一生所追求的学问、财富、地位及生活的乐趣志向,都是虚空。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是非、善恶的标准。有人得过且过,及时行乐,有人则更加笃信上帝,看清了尘世生活的虚幻无常,虔诚地寻找生活的真正意义。

当时的文献记载了很多信仰耶稣给人消灾祛病的神迹。比如,在苏格兰一家修道院,虔诚与守斋的基督徒没有染疫,染疫的人后来也恢复了健康;还有一位神通的神父,只凭呼唤上帝的名字,画一个十字,就可以使盲人复明,赶走附体于人身的烂鬼,治愈病人。

祈祷和朝圣在6世纪中期以后广为流行。成千上万的市民聚成一个庞大队伍,集体步行朝圣,祈望获得神的帮助以抵抗瘟疫。

瘟疫毁灭无数生灵的同时,基督教徒日益增多,基督教迅速发展,大批的修道院也是在这个时期建立并兴盛的。

意大利拉文纳圣维泰尔教堂的镶嵌画:中间是查士丁尼一世,他右边是贝利萨留大将,左边是君士坦丁堡大牧首Maximin。(公有领域)

帝国梦碎

当帝国百姓大量染疫而亡的时候,六十岁的查士丁尼也传染上了瘟疫。据说,曾有江湖术士想为他施魔法,但查士丁尼说他永远相信上帝,拒绝说:天地的创造者会来帮助我。不久,查士丁尼果然奇迹般康复。但此时的罗马帝国已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

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在位时,已经收复了很多地方,其治下的帝国版图几乎达到全盛,重现罗马帝国的荣光似乎指日可待,但一场瘟疫使查士丁尼无力回天。

被瘟疫摧毁的帝国行政管理瘫痪,城市萎缩,社会秩序混乱。565年查士丁尼去世时,国库虚空,百姓贫困,罗马军队由65万人锐减到15万。查士丁尼死后不久,强敌入侵,领土不断缩小,强大的中央集权统治为内战所取代。

经历过雅典大瘟疫和安东尼瘟疫,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西罗马帝国亡于蛮族,延续了下来的东罗马帝国又被查士丁尼瘟疫所摧毁,古罗马终于走向了最后的灭亡。

按照基督教的说法,罗马帝国十几位君王对基督徒的迫害及罗马人的道德沦丧,招致了帝国的灭亡。

很多人认为,活着就是要让自己过上富裕安康的生活,然后及时行乐、纵情声色,道德和信仰都无关紧要。然而,千百年来无数的史实和传说展示给我们的是,不管人信不信,神都是真实存在的,人信奉、敬仰神,道德达到了上天给人类设定的标准,才能得到神的护佑,神才会赐给人健康、财富、荣耀。一旦人类偏离了航道、不断远离神,神就会通过不以人力控制的瘟疫,收回曾经赐予的一切,包括帝国的荣耀,及人类的福分与安康。@*#

参考文献:

王延庆《瘟疫与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陈志强 《“查士丁尼瘟疫”影响初探》
刘榕榕、董晓佳 《试论“查士丁尼瘟疫”对拜占廷帝国人口的影响》
崔艳红 《查士丁尼大瘟疫述论》
普罗柯比 《战记》
徐家玲 《早期拜占庭和查士丁尼时代研究》
陈志强、武鹏 《现代拜占廷史学家的“失忆”现象——以“查士丁尼瘟疫”研究为例》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场大瘟疫据说起源于中亚,由十字军带回欧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选为欧洲第一站。当时,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访过他、与他做过生意甚至抬他到坟墓的人,都难逃此劫,恐慌从这里开始了。
  • 1918年春,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袭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多,有着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死亡人数竟是战争阵亡人数的3~4倍。
  • 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出身于罗马贵族,公元161年称帝,与维鲁斯共治罗马帝国。当时罗马帝国与周边民族经常战争不断。164年,瘟疫开始在帝国东部边境的军队中流行,给罗马军队造成了伤亡。166年,罗马军队回到罗马,带回了战利品,也带回了远胜于刀剑的瘟疫。
  • 拿破仑‧波拿巴是法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在法国大革命末期发动雾月政变,结束了革命狂潮所带来的混乱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成为“法国人的君主”。之后,拿破仑以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带领法国发动拿破仑战争抗击反法同盟,所向披靡,并迅速在欧洲大陆建立霸权。
  • 日食、陨石、大瘟疫、奇石神秘叫声……等等天象,往往都是在乱世、改朝换代或是社会大变动的时际出现的,留给人奥秘的启示。
  • 历史上还在延续中的两条“日食带大周期线”和“60甲子庚子年大周期线”出现交叉,一在1840年,另一就在2020庚子年。2020年6月21日的日环食带是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同时横贯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日食带,天象意义非凡。这突显了什么义涵?隐示灾难之兆吗?若是,能得解吗?
  • 湖北黄石、咸宁、襄阳等地也发生洪灾,而武汉的长江水位已经越过堤防。(视频截图合成)
    进入六月以来,中国大陆各地出现强降雨,带来异常洪水量,《地母经》预言2020年中国水灾之难已经浮现,令人忐忑。是否有更大的更可怕的灾难会发生呢?
  • 6月21日将发生日环食的天人之际的大事,而且经过中国南方大部分的省份,对应到中共病毒、对应到几十年来中共专制者对生命的毒害奴役,尤其是践踏道德底线,这是否是人不治天治的一种昭示呢?就让我们借此机会,拭目以察吧。
  • 最初,庞贝只是维苏威火山脚下的一个小渔村,位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附近。公元前89年,庞贝归属罗马,不到几十年,它迅速发展为仅次于古罗马的第二大城市。气候宜人、物产丰饶的天然条件吸引了很多有钱人,他们到庞贝造花园、建别墅,开发娱乐区,很快庞贝就成为闻名遐迩的酒色之都。
  • 《旧约圣经》记载,“索多玛”与“蛾摩拉”是古代的两座淫城。上帝认为这两座城里充斥着罪人,最后用天火将之摧毁。虽然大量宗教文献对此都有描述,很多人仍然认为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