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夺走两位君王性命的大瘟疫

——安东尼瘟疫
文/秦顺天
奥勒留获罪于天,哪位神灵会保佑他?如果这是神的安排,谁又能逃脱神的追讨?图为意大利古罗马圆形竞技场遗址。(Diliff/维基百科
  人气: 2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得罪了神的君王,虽然向各种神灵祈祷求助,又有什么用呢?获罪于天,哪位神灵会保佑他?如果这是神的安排,谁又能逃脱神的追讨?

维鲁斯染疫而亡

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出身于罗马贵族,公元161年称帝,与维鲁斯共治罗马帝国。

当时罗马帝国与周边民族经常战争不断。164年,瘟疫开始在帝国东部边境的军队中流行,给罗马军队造成了伤亡。166年,罗马军队回到罗马,带回了战利品,也带回了远胜于刀剑的瘟疫。

瘟疫很快大规模爆发,然后席卷了帝国东部,随即又蔓延至西部的意大利、高卢和日耳曼地区,所有行省无一幸免。

此次瘟疫发生在奥勒留治下的安东尼王朝,史称“安东尼瘟疫”。瘟疫症状表现为:剧烈腹泻呕吐,喉咙肿痛、发烧、口渴难耐、脚溃烂生疽、皮肤长疱、流脓等。

瘟疫最严重时,街上到处都是送葬的行列,为死者哀泣的亲人,有的竟在料理丧事时倒地而亡,然后就在同一柴堆上被火化了。

古罗马遗址 (NIKOLAY DOYCHINOV/AFP/Getty Images)

人们求助于罗马教,罗马教无法给出解释及有效的救助,祭司对此一无所知,很多祭司还与权贵们一起逃离了疫区;医生不知所措,许多医护染疫而死,即使被后世誉为古罗马最伟大的御医盖伦,也不能阻止瘟疫的蔓延;生死关头,那些所谓“医治灵魂的哲学家”,更不能给人实在的指导。

看到数不清的死尸被篷车、推车、马车日夜赶运出城,奥勒留震惊而迷茫,为消除瘟疫,他虔诚地向罗马教神灵太阳神阿波罗等众神祭拜求助,甚至向外国神灵求救,都没有使疫情得到缓解,随之而来的饥荒、洪水、战争,使他的统治摇摇欲坠。

权势与财富不能使人免疫,上至贵族王公,下至婢女奴隶,都大量毙命了。公元168年,日耳曼人趁虚而入,带兵征讨的维鲁斯中途染疫而亡。

瘟疫之后的几年里,雅典首席法官之职,竟因候选人病亡而无法接续,社会基层治理遭遇重创;军队里,1/10的士兵被传染致死,君王不得不从奴隶或角斗士中招募新兵;银矿开采停顿,不再铸造银币,商品价格随之上涨,瘟疫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使商业一垮俱垮,社会各级秩序都被打乱,无法正常运转。

史载,当时的罗马,一天就有2000千人染病而死,相当于被传染人数的四分之一。而在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人口被瘟疫所灭。安东尼瘟疫的平均死亡率是7%~10%,而在城市和军队里可能为13%~15%,估计有500万人死于这场瘟疫。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示意图。图为尼古拉斯.普桑的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公有领域)

奥勒留扩大对基督教的迫害

后世推测安东尼瘟疫可能是腺鼠疫,或者天花、伤寒等烈性传染病。但按照中外传统医学理念,瘟疫与现代人说的传染病不是一回事,它是神对人类的天谴,是人类根本无法治愈的灾祸。基督教认为:瘟疫是罗马人曾经残忍杀害正神耶稣、血腥迫害基督徒的报应,也是神对罗马人虚伪信仰、道德败坏的惩罚。

基督徒的迫害始于尼禄,接下来的几个罗马君王延续了迫害政策。在奥勒留之前的图拉真统治的时代,迫害有所减缓。当时,因信仰基督被告上法庭的人,只要声明自己不是基督徒,就不会受到惩罚。图拉真还特意强调,不可以以匿名的控告乱抓基督徒。

奥勒留起初也承袭了图拉真对基督徒的政策。但166年,帝国不断遭受饥荒、瘟疫、洪水及外族入侵,这些天灾人祸被敌视基督教者归罪于督教徒,认为基督教拒拜罗马众神、惹怒了罗马神明而致。而且,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情绪,古罗马的理论家编造谎言,将罗马教徒迷信假神的恶行嫁祸于基督徒,基督教被污为有害的“迷信”与“异端”。

奥勒留认为基督教威胁了罗马政权,于是,为维护自己的统治,他开始全面镇压基督教,扩大了对基督教的迫害,从地方到全国,罗马帝国的民众都以基督徒为敌。

在奥勒留之前的图拉真统治的时代,对基督徒的迫害有所减缓。图为图拉真头像。(公有领域)

护教士游斯丁

当时基督教父、护教士们为自己的信仰据理力争,指出对基督徒的指控实属污蔑,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恶意中伤。

护教士游斯丁曾写信给罗马君王安东尼‧庇护及当时还是其养子的奥勒留,请求罗马政府公正对待基督徒,停止迫害。游斯丁说,假如基督徒有罪,应当公开审讯,经诉讼后才可定案,不可因他们是基督徒就对他们实施惩罚或定罪。

但游斯丁却在奥勒留在任时被斩首杀害了。165年,游斯丁与一群基督徒被捕,罗马行政官命令他们敬拜罗马神明,威胁说,如果不顺从,他们就将遭受酷刑,但游斯丁拒绝放弃信仰。行政官认为他不顺从君王的命令,宣判鞭苔他然后斩头,后来游斯丁在刑场上忠烈殉道。

之后,前仆后继的护教士们以笔卫道、以血证道,其殉道精神鼓舞了其他基督徒,甚至感动了一些异教徒,使他们纷纷改信了基督。

游斯丁画像(公有领域)

仁慈的波雷卡

士每拿主教波雷卡也是在奥勒留统治时期时期被杀害的。公元167年, 86岁的波雷卡听说有人要抓捕他,便逃离了士每拿城。但他被一个小孩发现了,他悟到,他不应该逃跑,应该殉道以示忠贞。所以,即使再有逃跑的机会,波雷卡还是选择留下来。

当抓捕者到门口来抓他时,波雷卡高兴地迎出来,和善地接待他们,还摆上了一桌酒菜,热情招呼抓捕者享用。然后,波雷卡请求他们允许自己祷告一小时。现场祷告的波雷卡,神情庄严虔诚,其仁慈感化了每一个要抓捕他的官吏、士兵,他们都为将要逮捕他而感愧疚。

波雷卡祷告完毕,抓捕者不得不执行地方总督的命令,将他押到运动场。波雷卡走进运动场时,天上有声音说:“波雷卡,要刚强!要作大丈夫!”这声音当时许多人都听见了,却看不见说话的人。

地方官劝说波雷卡:“你这么大岁数了,何苦呢,你要怜惜自己。只要你辱骂基督,发誓忠于罗马教,就立刻释放你。”波雷卡回答说:“我已经事奉基督86年,他从未亏待过我一次。人怎能亵渎那曾经救他的恩主呢?”

火刑架的柴火己备好,行刑者要把波雷卡绑在火刑柱上,波雷卡平静地说,“你们想以火吓唬我,那火充其量不过燃烧一小时罢了,你们要明白,那惩罚人的地狱之火是永不熄灭的。”然后波雷卡又说:“不要绑我,神会赐我力量,让我忍耐烈火,使我立得稳,也不要用钉子钉我,我绝不会滑下柱子。”

后来波雷卡被捆在火刑柱上,没有钉钉子。他祷告说:“父啊,感谢您的恩典,您竟使我荣耀在殉道者的行列!”他刚说完“阿门”,火就点了起来。猛烈燃烧的火焰,其灼热使周围的人都难以忍受,不久波雷卡殉道。与他关系密切十二名基督徒,之后也殉道了。

《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描述了古罗马残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公有领域)

高卢迫害

在罗马,君主几乎像神明一样被国民尊崇,所以基督徒的忠贞就被认为是对君主的蔑视,奥勒留非常恼怒。在其宫廷教师的影响下,奥勒留认定基督徒“顽固迷信”,是威胁国家政权的“颠覆者”。

177年,奥勒留发布敕令,鼓励罗马民众揭发基督徒,允诺将基督徒的财产给予告密者。于是,很多人为得到他人的财产,就去告密,伤害那些对任何人都没有危害的无辜信徒。这法令使人为了利益而沦丧道德,也使基督徒仅仅因为信仰就成为了罪犯。此后,帝国境内,以维护国家安全之名,基督徒被政府公开或秘密搜捕,只因他们在家中与信徒聚会、恭读《圣经》,或向新来的人传道及相互劝勉,这种聚集就被政府定为“扰乱社会秩序”。

发布敕令的当年,对基督徒最严重的迫害发生了。在高卢,罗马人疯狂攻击基督徒,频发的暴力袭击,使基督徒不得不躲在家中,因为一出门,他们就遭到石块的攻击。

处理此类案件时,地方官员没有依法追究实施暴力者,反而拘捕里昂及维也纳基督教会的首领,大肆抓捕基督徒。对此奥勒留并没有制止,当地方官将里昂事件报告给奥勒留,请示如何解决时,奥勒留回答:凡放弃信仰基督者,可得到自由;凡坚持基督信仰者,必须被处死。

被捕的基督徒有年仅14岁的邦提克,还有年逾90的高卢主教坡提诺,后来坡提诺因遭受严刑拷打而惨死狱中。还有年轻的女奴布朗汀娜,行刑者想尽办法逼她承认基督徒聚会中有恶行、逼她放弃基信仰。虽然历经酷刑,身体纤弱的布朗汀娜仍忠贞不移,她说:“我是基督徒,我们之中没有邪恶。”

还有一些罗马公民被捕,他们上诉到奥勒留那里,奥勒留的答复是:放弃信仰就可以被释放;凡不肯放弃信仰的罗马公民就要被斩首,非公民就要被施加酷刑至死。据说,当时也有些坚定者被扔进角斗场喂了野兽。

史学家沙夫曾描述过当时的惨烈:殉道者的尸首布满街头,那些尸首被肢解后焚烧,余下的骨灰则散入河中,以免这些“神的仇敌”沾污大地。

示意图 (Shutterstock)

59岁的奥勒留染疫而亡

高卢迫害后不久,征战的奥勒留战败, 180年3月,奥勒留感染了瘟疫,经受一番痛苦的煎熬,时年59岁的他最后孤独地死于军营。在他去世这一年,安东尼瘟疫就逐渐平息了。所以,很多基督教人士把安东尼瘟疫看作是对奥勒留迫害基督徒的报应。

奥勒留统治的十七年里,企图以暴力灭除基督徒来稳定政权,却招来了大瘟疫,把自己及自己的民众推向了毁灭。瘟疫之后,罗马失去了1/3的人口,但基督徒的人数却愈加增多;空前绝后的超级大国,也因瘟疫在奥勒留的手中终结了“黄金时代”,以往的辉煌湮灭了,而基督徒的信仰,在打压中却愈加光灿。

这位显赫一时的奥勒留被称有“文治武功”,但镇压基督徒的行为,彰显了他的狂妄无知与道义的缺欠,最后使整个罗马帝国陷于反神、谤神、辱神的罪恶。

很多罗马民众服从权势,不辨善恶是非地参与了这场反基督的邪恶运动。那些策划者、合作者、投机者、围观者甚至沉默者,编造谎言、罗织罪名、下命令、抓人、审判人、行刑、告密、出卖,也许为了尽职尽责,也许为了荣耀虚名,也许仅仅只为了温饱,当他们亵渎、残害基督徒时,却没想到伤害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头上,瘟疫来袭,有的还来不及忏悔哭喊,就被夺走了性命。

得罪了神的奥勒留,虽然向各种神灵祈祷求助,又有什么用呢?获罪于天,哪位神灵敢保佑他?如果这是神的安排,谁又能逃脱神的追讨?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奥勒留被后世称为“哲学家君王”,他研究道德和宗教的哲学著作至今还被世人拜读。可见,历史正反两方面的教训都需要用良知去甄别,这也警示后人:脱离正神指引的一切学术才能,都不过是凡人的世聪辩才,只有敬畏正神,才能开启真正智慧的源泉。@*#

参考资料:

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阿诺德‧汤因比《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
罗德尼‧斯塔克《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
优西比乌《教会历史》
张黎明  从宗教虐待与殉道看早期基督教的发展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罗马大瘟疫中,基督徒无恨无畏,向世人传播福音,让世人看到了希望、帮助人们回归正途。当历史在今天改头换面地重演时,人们是否也应该反思一下:瘟疫为什么会发生?人应该如何自救?
  •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 东汉末年至晋初年,全国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汉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区流行瘟疫高达十二次;汉灵帝时发生过一次;汉献帝时发生了两次。京师洛阳的瘟疫高达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诗云:“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这场大瘟疫据说起源于中亚,由十字军带回欧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选为欧洲第一站。当时,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访过他、与他做过生意甚至抬他到坟墓的人,都难逃此劫,恐慌从这里开始了。
  •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 1918年春,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袭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多,有着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死亡人数竟是战争阵亡人数的3~4倍。
  • 席卷全球188个国家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万人确诊、三十四万多人死亡。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中共隐瞒疫情的证据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国追究中共的责任的声音一再响起。另一方面,面对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传播速度快、容易变异等特点的病毒的侵扰,各国政府和人类科学家依旧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出疫苗,解决这次疫病的问题。
  • 星相家提到的星孛,对人间局势的影响,在历史上确实可以找到不少相关记载。
  • 汉武盛世后,自汉元帝以下,历代皇帝或优柔仁若,或耽于癖好,或短祚夭寿,出现宦官、外戚先后专擅朝政,导致纲纪紊乱、吏治腐败的乱象。西汉从辉煌强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汉,迅速走向败亡。
  • 查士丁尼皇帝在位时,东罗马帝国的军事地位不可一世,国势日盛,整个帝国充满“罗马永恒”的盛世欢歌,罗马民众普遍生活奢靡,沉缅于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