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中国会出现第二次“大饥荒”吗?

人气 2512

【大纪元2020年04月02日讯】随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在全球迅速蔓延,引发民众恐慌性囤积食品,多国出现粮食告急。世界粮农组织正式发布粮食预警;一些粮食出口国停止大米出口;已亏损16年的中国粮食第一股金健米业闻风而动,7天5涨停,逆势飙升70%;一向先知先觉的粮食期货更是连续大涨,一路狂奔。可见,如果疫情短期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或将引发另一场严重的全球粮食危机。

大家知道,中共建政后死亡最多的政治运动是“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和“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人间天堂”之后的三年大饥荒。这场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饥荒,至少活活饿死4000万中国人。

正当外界普遍担忧中国会不会出现第二次“大饥荒”时,中共喉舌媒体纷纷对外宣称,中国除了粮食自给率高、粮食储备充足和对外依存度低这三大应对粮食危机的“秘密武器”之外,还有完备的粮食储备调控体系、粮食应急保障机制和夏粮丰收有保障这三大保障粮食供应的“定海神针”。

一些“专家”也公开出面表示,“口粮绝对安全、百姓米面无忧。” “现在我国粮食安全形势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粮食已经多年丰收,主粮库存比较充足,供应不会出现脱销断供的情况。”

为此,不少网友调侃道,“砖家”们的“可防可控”,再次给大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上次是不会“人传人”,不知这次会不会“人吃人”?

一、粮食生产大国成粮食进口大国

有人说,信息时代30年,中国做不了芯片;工业革命300年,中国制造不了发动机;粮食进口,丢了中国几千年的优势产业。中国有世界上最多数量的农民,却进口世界上最多数量的粮食。13亿中国人要靠进口粮食来养活,这是一种罪恶、并且是千年之罪、世纪之罪!

中国大陆有一半的省份粮食不足。近年来,作为国家战略物资之一的大米,对外依赖度持续攀升,国际风险骤然集聚。2011年,中国首次成为大米净进口国。2012年,中国首次跃升为世界大米第一大进口国。2014年5月,农业部官员表示,我国的粮食自给率已经跌到了87%,全部农产品的自给率差不多是70%左右,30%左右是需要通过国际市场来调节的。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粮食总进口量为11,144万吨,其中大豆进口量8,851万吨。如果不进口大豆,得用4.5亿亩土地种植大豆才能满足油料、饲料的需求,稻麦类的种植面积势必因此大为减少,根本不能满足百姓口粮的需要。更何况解决国内粮食危机还必须耗费大量的外汇储备。

2020年粮食生产受蝗灾、干旱、疫情等影响,全球粮食主产国都面临减产,粮食危机已现。中国最大的大米进口国越南开始禁止大米出口;世界第二大米出口国泰国由于干旱影响导致稻谷减产41.6%;澳洲大米因大火产量暴跌创70年新低;哈萨克斯坦限制粮食出口;塞尔维亚已经停止了葵花籽油和其它物资的出口;俄罗斯也开启为期10天的谷物出口临时禁令;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印度等粮食出口大国,不排除限制粮食出口。

在病毒肆虐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瑞士和英国之际,欧洲国家对边境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这导致了几个欧洲国家的粮食供应中断。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高级经济学家表示,由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各国民众和政府恐慌性囤积食品,食品通胀可能即将来临,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可能一触即发。糟糕的情况将在4月和5月出现。而飙升的食品价格、崩溃的全球经济和高失业率极有可能会成为引发社会骚乱的催化剂。

二、卖一斤粮食买不到一瓶矿泉水

2012年11月13日,中共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在人民网与网友互动,有网友问:这十年,房地产投入一百万,可以赚一亿;农民种粮养猪,投入一百元,只能赚十元!

看看粮食价格在过去10年间的变化。以玉米为例,2007年12月份玉米每吨1,472元,2018年5月黑龙江哈尔滨地区水分15%玉米贸易商收购价格为每吨1,570元-1,630元,十年之间只增长了100元左右。

再看10年来房价的变化。如果10年前,你有幸在上海浦东以150万的总价(可以贷款)买了房子,2017年以1,100万成交,十年之间涨价了950万。那么,一年涨95万,一个月涨79,166元,每一天涨2,638元,每小时涨110元,即便你在睡梦中,这套房子还是以每分钟1.83元的速度在增值。从这里可得出结论,粮食价格每年只涨了10元,而房价却翻了接近10倍。

十几年来,除了粮食价格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之外,中国粮食生产的劳动力成本和土地、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投入要素的价格都在不断上涨,农民“增产不增收”,一年下来赚的钱都不够外出打工一个月的钱多。

正因为农业相对收益连年下降、成本节节攀升,重挫农民积极性,大量的年轻人进城务工,如今的农村,“空心村”现象日渐严重。很大一部分的农村家庭都不再以农业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新一代的年轻人无人愿意种地,导致中国粮食生产劳动力将面临断代危机。

三、18亿亩耕地被城镇化建设圈占

人类历史上曾出现过英国的“羊吃人”圈地运动,如今中国则出现了“房吃人”圈地运动。

中共国土资源部最近印发了《关于全面实行永久基本农田特殊保护的通知》。其中提到2020年全国永久基本农田保护面积不少于15.46亿亩,立即引起轩然大波。过去中共一直信誓旦旦要坚决守住18.65亿亩耕地的红线,结果,突然一下子消失了3.19亿亩。

为了一夜暴富,中共当局不惜饮鸩止渴,杀鸡取卵,事关14亿人生存的粮食问题一直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近十几年,随着中国农村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和房地产泡沫迅速膨胀,城镇周边的良田已经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一望无际的开发区。

除了大量的农田被城市迅速扩张所占用,随着年轻一代进城务工,农村还出现非常的严重土地抛荒、撂荒现象。一些农民为了脱贫和获取较高的经济收入,不惜将大量的耕地改种树木和其他经济作物,甚至用作养鱼、养虾等等。

中国的人均耕地是美国的十三分之一,加拿大的十八分之一,就连印度的人均土地也是中国的1.2倍。中国比美国多十亿人口,但美国却比中国多近十亿亩耕地。

以2011年数据为例,中国的农业人口为6.7亿,而美国的农业人口仅为284万。美国以不到300万农业人口,成为了世界粮食生产出口第一大国,一个国家的粮食出口,就占到了世界粮食出口总量的一半。也就是说,“236个中国农民的生产力不抵1个美国农民。”因此,有人形容,“中国遍地是楼房,美国到处是农场。”“中国人吃着进口粮,却荒着自家地。”

中共官员还不知轻重,大谈特谈国际粮食价格低,中国只需要发展工业,成为“世界工厂”,有了外汇储备,就可以满足各方面的需求。

诸不知,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而不是“以房为天”。如果粮食严重依赖进口,一旦出现战争和瘟疫,世界各国宣布禁止粮食出口,中国将严重受制于人。那时大陆人也许只能 “油炸钢筋,爆炒水泥,红烧砖头。”

此外,在中美贸易战导致外企大规模撤离中国、疫情对出口经济的重创之下,若今年中国粮食产量减少,粮食危机加剧,即使不考虑资本外逃和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中国外汇储备也将面临极大的压力。

四、中国大陆粮食污染问题触目惊心

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为6.638亿吨(13,277亿斤),再创所谓历史最高水平。但人们不知道这背后,因空气和水污染、以及土壤污染,致使大量粮食农药残留、重金属严重超标。这些高农残、高激素、高抗生素,甚至后期的高防腐剂、高还原剂、高染色等有毒食品,导致大陆各地出现无数触目惊心的“癌症村”。

由于中国长期滥用农药、化肥、激素和转基因等,已成为世界上最典型的化学农业国家。据不完全统计,围绕食物链人类发明并使用的化学物质高达5万多种。食物链不断增加的化学物质,严重污染了生态环境,造成生物多样性下降,再加上中国人吃的80%的以上的大豆是转基因大豆,从而造成人类免疫力严重降低,极易传染上各种流行性疾病,包括这次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

1.“镉大米”事件不断出现

中国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受土壤重金属污染,造成损失每年可达200亿元。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质在农作物中积累,并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发各种疾病,最终危害人体健康。

目前全国耕地重金属污染面积在16%以上,镉污染的耕地涉及11个省25个地区,部分矿区附近的重金属含量超标明显;污水灌溉在国内十分普遍,造成重金属在农作物内富集,湖南省污水中的镉和铅的含量全国最高,砷含量居第二;河南省的铬污染十分严重。一旦土地被污染了,即使不再产生新的污染,也可能要等上百年才能够稀释掉土里的毒素。

2.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施用化肥数量最大的国家

中国化肥的平均施用量是发达国家化肥安全施用上限的2倍,但平均利用率仅40%左右。造成每年上百万吨氮肥在其被作物吸收之前就以气体形态逸失到大气中或从排水沟渠流失,造成土壤、地下水、地表水和空气的污染。

化肥过度使用,又没有休耕,造成土壤板结,地质下降,目前在全球高氮化肥用量国家中,中国是唯一的“增肥低增产”类型,化肥使用量并未与农作物产量成正比。

3. 中国是世界第一农药消费大国

除了不合理使用化肥对土壤造成破坏之外,农药不合理使用也是造成土壤污染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单位面积化学农药的平均用量比世界平均用量高2.5倍—5倍。

目前中国农药的利用率不足30%,近年中国农药的年使用量达120万吨以上,其中10%—20%附在植物体上,其余都散落在土壤和水中,对土壤、水源、空气及农副产品产生了极大危害。农药残留超标已成为中国食品安全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4. 中国农膜使用面积已突破亿亩

中国每年约有50万吨农膜残留于土壤中,残膜率达40%。大部分农膜不易分解,不但破坏了土壤结构,阻碍了作物根系对水的吸收和生长发育,降低了土壤肥力,造成地下水难以下渗,而且残膜在分解过程中会析出铅、锡、酞酸脂类化合物等有毒物质,造成新的土壤环境污染。

5. 农业缺水问题日益严重

中共财政部官员公开表示, 2011年全国18亿多亩耕地中,55%的耕地完全靠天吃饭,大型灌区骨干工程损坏率接近40%,中小型灌区干支渠完好率只有50%左右,到达农田的末端渠系更是老化失修严重,效益衰减。有关数据显示,1980年以前平均每年国家对水利投入占全国基本建设投资比例为6.7%,1980—2007年下降到2.84%。

据调查,中国75%的湖泊水和50%的地下水已遭受污染。75%的土壤已经失去了肥力,并且正在向沙漠化发展。

当前耕作模式更是造成制度性干旱,生产与过去同样多的食物,现在用的水相比过去多了十倍。在尚不具备大规模灌溉的古代中国,为解决供、需水的矛盾,古人发明了以“保墒”为核心的耕作体制。如今因放弃祖辈们干了两千多年的“松土保墒”办法,每年农田蒸发高达890亿立方米,接近于1条黄河再加2条海河的天然水量,相当于10条“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这是中国北方发生“大水荒”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当然,土地的干旱也是大陆各地接连发生森林火灾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外,全国禁烧秸秆将导致土壤缺乏多种微元素,也严重酸碱化,草籽、病虫多样化,粮食减产,粮食质量下降。

五、走私大米造成粮食充足的假象

2019年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显示,中国粮食产量稳步增长,连续4年稳定在6.5亿吨以上水平,其中谷物自给率超过95%,确保了口粮绝对安全。剩下不到10%的粮食需要进口。这其中最多的就是大豆。至于中国粮食产量有多少水分姑且不谈,可以说,只要一旦停止走私大米,中国粮食的家底就会现出原形。

在2011年以前,中国大米价格大都低于泰国和越南等国,导致大米走私出口屡禁不绝。特别是2008年,国际大米价格一度暴涨至每吨1,000美元以上,高于国内大米价格一倍还多。出口利润暴增,导致边贸大米走私出口十分猖獗。

2012年后,这种情况发生了逆转。中共政府年年提高大米收购补贴价格,也就是“粮食最低收购价”。随着国内粮价持续不断上涨、国际大米价格持续走低和人民币持续升值,中国粮食价格逐渐成为世界“高地”,内外价差大幅拉大,中国大米价格高出国际市场一半以上,巨额利润导致大量东南亚国家的大米源源不断走私涌入中国。从而导致高价从农民手中收购的稻谷和小麦进入了国家和地方粮食储备仓库,而低价走私大米却进入了百姓的餐桌。

业内普遍认为,2012年以来,走私进口的大米数量不低于从海关进口的数量。由于中国进口大米的2/3来源于越南,越南也成了大米非法进口的主要来源地。除了越南,中国陆路边境还与印度、缅甸、巴基斯坦等大米主要出口国接壤,都是走私大米的来源地。

2016年4月,中国海关总署统一部署,昆明海关、贵阳海关联合行动,打掉一个跨省走私大米团伙,初步查明走私团伙自2013年起从越南走私进境大米5.06万吨,销售收入1.8亿余元,预估案值2.7亿元,涉嫌偷逃税款1.23亿元。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按其销售收入测算,每斤大米仅1.8元,这个价格至少低于国内市场的一半,比牲畜吃的饲料还便宜。如果再将走私低档大米与高档大米,如东北、泰国大米混装一起出售,售价则可高达每斤8元,从而赚取巨额的非法暴利。

六、令人闻风丧胆的“粮食杀手”蝗虫

在农村有这样一句老话,“闰四月,吃树叶。”意思是说,如果这一年是闰4月,那么庄稼收成不好,光景不好,农民们可能会没有粮食吃,只能啃食树叶了。今年恰好是闰4月,如果虫灾和气候等原因造成庄稼减产,不知刚刚“脱贫”的大陆百姓拿什么充饥果腹。

中共国家林草局曾于3月2日发紧急通知,蝗灾恐随季风通过三条路线杀入中国,分别从巴基斯坦到西藏、从缅甸到云南及从哈萨克到新疆。目前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已在中国大地肆虐3个多月,而非洲猪瘟、禽流感、草地贪夜蛾、蝗虫等疫情虫害也持续不断。沙漠蝗虫一旦进入中国亦有机会破坏生态平衡,将是又一个重大危机。

3月27日,中共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刘莉华表示,夺取今年的夏粮和全年粮食丰收,防病治虫的任务十分繁重。今年我国农作物重大病虫害总体是呈偏重发生态势、程度可能重于上年,威胁玉米生产的主要是草地贪夜蛾,威胁水稻生产的主要是稻飞虱和稻纵卷叶螟,威胁小麦生产的主要是小麦条锈病、赤霉病、白粉病。目前小麦条锈病已在9个省发生了1,300多万亩,是近10年来发生程度最重的一年。

今年初在非洲爆发的世纪蝗灾,席卷亚欧非数十国家,所到之处农作物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在夏天还可能会形成更大规模的虫害。去年造成中国农作物大规模损失的“粮食杀手”草地贪夜蛾2月份在云南四川“卷土重来”,数量较去年暴增90倍。2019年草地贪夜蛾首次进入大陆25个省繁殖,该种昆虫扩散快,极大面积殃及粮食作物,且几乎无法根除。目前这种害虫正在严重威胁南方地区的粮食作物,恐造成现有农作物的巨大生产损失。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国大陆尚未消失,蝗虫又来压境。外有蝗虫,内有军虫,以及2019年出现的历史上罕见的夏秋冬连续旱情目前仍在持续,从而加剧了今年中国发生粮食危机的风险。

七、“粮耗子”掏空了天下粮仓

中共央视《焦点访谈》2015年4月17日报导,记者根据粮商实名举报,赴辽宁、吉林等地调查发现,当地一些中储粮粮库和粮商相互勾结,用陈粮顶替新粮赚取差价,每吨达700元,若买2万吨,差价可达千万。从业10年的粮商更是透露,“陈粮变新粮在业界已不是秘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辽宁和吉林还刚刚获得了“2014年度全国粮食质量安全监管工作优秀单位”。

众所周知,所谓粮食储备,就是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或紧急事件。没想到的是,恰恰是这些给予了充分信任的中央国有企业,玩起了耗子捉猫的游戏,当起了名符其实的“粮耗子”。

河南堪称“天下粮仓”, 2013年检察机关在中储粮河南分公司一个分系统就挖出了110名“硕鼠”,惊动了中共反腐最高机构。当年7月16日,中储粮河南公司原总经理、党委书记李长轩因受贿1,407.9万元人民币、4.5万美元及巨额财产来路不明,被判无期徒刑。

中储粮周口直属库主任乔建军任职10余年,与粮商勾结,通过“转圈粮”,或虚报“托市粮”共计28亿斤,骗取国家粮食资金高达7亿元。案发前,乔建军已携带巨款外逃,不仅和前妻在美国购置了豪宅,还注册有公司。

更深层的隐患是,“转圈粮”使国家粮食储备的家底变得扑朔迷离,让“天下粮仓”沦为“天下粮荒”,直接危害国家粮食安全。按照中储粮河南分公司2009年、2010年账面显示,当年从农民手中收购了全省80%以上的粮食,而实际收购量不到50%。据业内人士估计,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每年存储的粮食至少有1/6是“转圈粮”。

尽管中共每年都对国家和地方存储粮食进行全面检查,但粮食储备企业却千方百计逃脱各种大清查。2013年5月31日,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不久,位于中储粮所属黑龙江林甸直属库便发生了一场大火,这场火灾让中储粮遭受重大损失,从官方先称损失过亿到后来改口直接经济损失307万元,凸显出中国粮食庞大的收储规模与存储安全的矛盾。

中共官方声称每年全国储备数量达2.1亿吨至2.7亿吨,可保证全国人民食用4至6个月。再加上当年1亿吨左右余粮,可供全国人民食用18个月至20个月左右。如果用当下一句流行语来形容,“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最后,不妨引用《诗·魏风·硕鼠》中的诗句来奉劝和告诫人们:“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恶疫当前,远离中共,退出中共,才是人们唯一正确选择,才能遇难呈祥!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习近平当局规范领导人待遇 暗藏两大玄机
习核心强势动作 改变江祸国政策(完整版)
大饥荒是中共有计划的屠杀手段(上)
贸易战中共让步 进口美国大豆背后有隐情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现场视频】广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县遭遇洪灾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