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中國會出現第二次「大饑荒」嗎?

人氣 2512

【大紀元2020年04月02日訊】隨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在全球迅速蔓延,引發民眾恐慌性囤積食品,多國出現糧食告急。世界糧農組織正式發布糧食預警;一些糧食出口國停止大米出口;已虧損16年的中國糧食第一股金健米業聞風而動,7天5漲停,逆勢飆升70%;一向先知先覺的糧食期貨更是連續大漲,一路狂奔。可見,如果疫情短期內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或將引發另一場嚴重的全球糧食危機。

大家知道,中共建政後死亡最多的政治運動是「大躍進」、「人民公社化」和「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人間天堂」之後的三年大饑荒。這場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饑荒,至少活活餓死4000萬中國人。

正當外界普遍擔憂中國會不會出現第二次「大饑荒」時,中共喉舌媒體紛紛對外宣稱,中國除了糧食自給率高、糧食儲備充足和對外依存度低這三大應對糧食危機的「祕密武器」之外,還有完備的糧食儲備調控體系、糧食應急保障機制和夏糧豐收有保障這三大保障糧食供應的「定海神針」。

一些「專家」也公開出面表示,「口糧絕對安全、百姓米麵無憂。」 「現在我國糧食安全形勢處於歷史上最好時期,糧食已經多年豐收,主糧庫存比較充足,供應不會出現脫銷斷供的情況。」

為此,不少網友調侃道,「磚家」們的「可防可控」,再次給大家吃下了一顆「定心丸」。上次是不會「人傳人」,不知這次會不會「人吃人」?

一、糧食生產大國成糧食進口大國

有人說,信息時代30年,中國做不了芯片;工業革命300年,中國製造不了發動機;糧食進口,丟了中國幾千年的優勢產業。中國有世界上最多數量的農民,卻進口世界上最多數量的糧食。13億中國人要靠進口糧食來養活,這是一種罪惡、並且是千年之罪、世紀之罪!

中國大陸有一半的省份糧食不足。近年來,作為國家戰略物資之一的大米,對外依賴度持續攀升,國際風險驟然集聚。2011年,中國首次成為大米淨進口國。2012年,中國首次躍升為世界大米第一大進口國。2014年5月,農業部官員表示,我國的糧食自給率已經跌到了87%,全部農產品的自給率差不多是70%左右,30%左右是需要通過國際市場來調節的。

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糧食總進口量為11,144萬噸,其中大豆進口量8,851萬噸。如果不進口大豆,得用4.5億畝土地種植大豆才能滿足油料、飼料的需求,稻麥類的種植面積勢必因此大為減少,根本不能滿足百姓口糧的需要。更何況解決國內糧食危機還必須耗費大量的外匯儲備。

2020年糧食生產受蝗災、乾旱、疫情等影響,全球糧食主產國都面臨減產,糧食危機已現。中國最大的大米進口國越南開始禁止大米出口;世界第二大米出口國泰國由於乾旱影響導致稻穀減產41.6%;澳洲大米因大火產量暴跌創70年新低;哈薩克斯坦限制糧食出口;塞爾維亞已經停止了葵花籽油和其它物資的出口;俄羅斯也開啟為期10天的穀物出口臨時禁令;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印度等糧食出口大國,不排除限制糧食出口。

在病毒肆虐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瑞士和英國之際,歐洲國家對邊境採取了嚴格管控措施,這導致了幾個歐洲國家的糧食供應中斷。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高級經濟學家表示,由於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爆發,各國民眾和政府恐慌性囤積食品,食品通脹可能即將來臨,一場全球性的糧食危機可能一觸即發。糟糕的情況將在4月和5月出現。而飆升的食品價格、崩潰的全球經濟和高失業率極有可能會成為引發社會騷亂的催化劑。

二、賣一斤糧食買不到一瓶礦泉水

2012年11月13日,中共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在人民網與網友互動,有網友問:這十年,房地產投入一百萬,可以賺一億;農民種糧養豬,投入一百元,只能賺十元!

看看糧食價格在過去10年間的變化。以玉米為例,2007年12月份玉米每噸1,472元,2018年5月黑龍江哈爾濱地區水分15%玉米貿易商收購價格為每噸1,570元-1,630元,十年之間只增長了100元左右。

再看10年來房價的變化。如果10年前,你有幸在上海浦東以150萬的總價(可以貸款)買了房子,2017年以1,100萬成交,十年之間漲價了950萬。那麼,一年漲95萬,一個月漲79,166元,每一天漲2,638元,每小時漲110元,即便你在睡夢中,這套房子還是以每分鐘1.83元的速度在增值。從這裡可得出結論,糧食價格每年只漲了10元,而房價卻翻了接近10倍。

十幾年來,除了糧食價格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之外,中國糧食生產的勞動力成本和土地、農藥、化肥等生產資料投入要素的價格都在不斷上漲,農民「增產不增收」,一年下來賺的錢都不夠外出打工一個月的錢多。

正因為農業相對收益連年下降、成本節節攀升,重挫農民積極性,大量的年輕人進城務工,如今的農村,「空心村」現象日漸嚴重。很大一部分的農村家庭都不再以農業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新一代的年輕人無人願意種地,導致中國糧食生產勞動力將面臨斷代危機。

三、18億畝耕地被城鎮化建設圈占

人類歷史上曾出現過英國的「羊吃人」圈地運動,如今中國則出現了「房吃人」圈地運動。

中共國土資源部最近印發了《關於全面實行永久基本農田特殊保護的通知》。其中提到2020年全國永久基本農田保護面積不少於15.46億畝,立即引起軒然大波。過去中共一直信誓旦旦要堅決守住18.65億畝耕地的紅線,結果,突然一下子消失了3.19億畝。

為了一夜暴富,中共當局不惜飲鴆止渴,殺雞取卵,事關14億人生存的糧食問題一直未引起足夠的重視。近十幾年,隨著中國農村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和房地產泡沫迅速膨脹,城鎮周邊的良田已經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和一望無際的開發區。

除了大量的農田被城市迅速擴張所占用,隨著年輕一代進城務工,農村還出現非常的嚴重土地拋荒、撂荒現象。一些農民為了脫貧和獲取較高的經濟收入,不惜將大量的耕地改種樹木和其他經濟作物,甚至用作養魚、養蝦等等。

中國的人均耕地是美國的十三分之一,加拿大的十八分之一,就連印度的人均土地也是中國的1.2倍。中國比美國多十億人口,但美國卻比中國多近十億畝耕地。

以2011年數據為例,中國的農業人口為6.7億,而美國的農業人口僅為284萬。美國以不到300萬農業人口,成為了世界糧食生產出口第一大國,一個國家的糧食出口,就占到了世界糧食出口總量的一半。也就是說,「236個中國農民的生產力不抵1個美國農民。」因此,有人形容,「中國遍地是樓房,美國到處是農場。」「中國人吃著進口糧,卻荒著自家地。」

中共官員還不知輕重,大談特談國際糧食價格低,中國只需要發展工業,成為「世界工廠」,有了外匯儲備,就可以滿足各方面的需求。

諸不知,自古以來「民以食為天」,而不是「以房為天」。如果糧食嚴重依賴進口,一旦出現戰爭和瘟疫,世界各國宣布禁止糧食出口,中國將嚴重受制於人。那時大陸人也許只能 「油炸鋼筋,爆炒水泥,紅燒磚頭。」

此外,在中美貿易戰導致外企大規模撤離中國、疫情對出口經濟的重創之下,若今年中國糧食產量減少,糧食危機加劇,即使不考慮資本外逃和人民幣貶值的情況,中國外匯儲備也將面臨極大的壓力。

四、中國大陸糧食污染問題觸目驚心

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2019年全國糧食總產量為6.638億噸(13,277億斤),再創所謂歷史最高水平。但人們不知道這背後,因空氣和水污染、以及土壤污染,致使大量糧食農藥殘留、重金屬嚴重超標。這些高農殘、高激素、高抗生素,甚至後期的高防腐劑、高還原劑、高染色等有毒食品,導致大陸各地出現無數觸目驚心的「癌症村」。

由於中國長期濫用農藥、化肥、激素和轉基因等,已成為世界上最典型的化學農業國家。據不完全統計,圍繞食物鏈人類發明並使用的化學物質高達5萬多種。食物鏈不斷增加的化學物質,嚴重污染了生態環境,造成生物多樣性下降,再加上中國人吃的80%的以上的大豆是轉基因大豆,從而造成人類免疫力嚴重降低,極易傳染上各種流行性疾病,包括這次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1.「鎘大米」事件不斷出現

中國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受土壤重金屬污染,造成損失每年可達200億元。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質在農作物中積累,並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引發各種疾病,最終危害人體健康。

目前全國耕地重金屬污染面積在16%以上,鎘污染的耕地涉及11個省25個地區,部分礦區附近的重金屬含量超標明顯;污水灌溉在國內十分普遍,造成重金屬在農作物內富集,湖南省污水中的鎘和鉛的含量全國最高,砷含量居第二;河南省的鉻污染十分嚴重。一旦土地被污染了,即使不再產生新的污染,也可能要等上百年才能夠稀釋掉土裡的毒素。

2. 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施用化肥數量最大的國家

中國化肥的平均施用量是發達國家化肥安全施用上限的2倍,但平均利用率僅40%左右。造成每年上百萬噸氮肥在其被作物吸收之前就以氣體形態逸失到大氣中或從排水溝渠流失,造成土壤、地下水、地表水和空氣的污染。

化肥過度使用,又沒有休耕,造成土壤板結,地質下降,目前在全球高氮化肥用量國家中,中國是唯一的「增肥低增產」類型,化肥使用量並未與農作物產量成正比。

3. 中國是世界第一農藥消費大國

除了不合理使用化肥對土壤造成破壞之外,農藥不合理使用也是造成土壤污染的一個重要因素。中國單位面積化學農藥的平均用量比世界平均用量高2.5倍—5倍。

目前中國農藥的利用率不足30%,近年中國農藥的年使用量達120萬噸以上,其中10%—20%附在植物體上,其餘都散落在土壤和水中,對土壤、水源、空氣及農副產品產生了極大危害。農藥殘留超標已成為中國食品安全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

4. 中國農膜使用面積已突破億畝

中國每年約有50萬噸農膜殘留於土壤中,殘膜率達40%。大部分農膜不易分解,不但破壞了土壤結構,阻礙了作物根系對水的吸收和生長發育,降低了土壤肥力,造成地下水難以下滲,而且殘膜在分解過程中會析出鉛、錫、酞酸脂類化合物等有毒物質,造成新的土壤環境污染。

5. 農業缺水問題日益嚴重

中共財政部官員公開表示, 2011年全國18億多畝耕地中,55%的耕地完全靠天吃飯,大型灌區骨幹工程損壞率接近40%,中小型灌區干支渠完好率只有50%左右,到達農田的末端渠系更是老化失修嚴重,效益衰減。有關數據顯示,1980年以前平均每年國家對水利投入占全國基本建設投資比例為6.7%,1980—2007年下降到2.84%。

據調查,中國75%的湖泊水和50%的地下水已遭受污染。75%的土壤已經失去了肥力,並且正在向沙漠化發展。

當前耕作模式更是造成制度性乾旱,生產與過去同樣多的食物,現在用的水相比過去多了十倍。在尚不具備大規模灌溉的古代中國,為解決供、需水的矛盾,古人發明了以「保墒」為核心的耕作體制。如今因放棄祖輩們幹了兩千多年的「鬆土保墒」辦法,每年農田蒸發高達890億立方米,接近於1條黃河再加2條海河的天然水量,相當於10條「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這是中國北方發生「大水荒」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當然,土地的乾旱也是大陸各地接連發生森林火災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外,全國禁燒秸稈將導致土壤缺乏多種微元素,也嚴重酸鹼化,草籽、病蟲多樣化,糧食減產,糧食質量下降。

五、走私大米造成糧食充足的假象

2019年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顯示,中國糧食產量穩步增長,連續4年穩定在6.5億噸以上水平,其中穀物自給率超過95%,確保了口糧絕對安全。剩下不到10%的糧食需要進口。這其中最多的就是大豆。至於中國糧食產量有多少水分姑且不談,可以說,只要一旦停止走私大米,中國糧食的家底就會現出原形。

在2011年以前,中國大米價格大都低於泰國和越南等國,導致大米走私出口屢禁不絕。特別是2008年,國際大米價格一度暴漲至每噸1,000美元以上,高於國內大米價格一倍還多。出口利潤暴增,導致邊貿大米走私出口十分猖獗。

2012年後,這種情況發生了逆轉。中共政府年年提高大米收購補貼價格,也就是「糧食最低收購價」。隨著國內糧價持續不斷上漲、國際大米價格持續走低和人民幣持續升值,中國糧食價格逐漸成為世界「高地」,內外價差大幅拉大,中國大米價格高出國際市場一半以上,巨額利潤導致大量東南亞國家的大米源源不斷走私湧入中國。從而導致高價從農民手中收購的稻穀和小麥進入了國家和地方糧食儲備倉庫,而低價走私大米卻進入了百姓的餐桌。

業內普遍認為,2012年以來,走私進口的大米數量不低於從海關進口的數量。由於中國進口大米的2/3來源於越南,越南也成了大米非法進口的主要來源地。除了越南,中國陸路邊境還與印度、緬甸、巴基斯坦等大米主要出口國接壤,都是走私大米的來源地。

2016年4月,中國海關總署統一部署,昆明海關、貴陽海關聯合行動,打掉一個跨省走私大米團伙,初步查明走私團伙自2013年起從越南走私進境大米5.06萬噸,銷售收入1.8億餘元,預估案值2.7億元,涉嫌偷逃稅款1.23億元。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按其銷售收入測算,每斤大米僅1.8元,這個價格至少低於國內市場的一半,比牲畜吃的飼料還便宜。如果再將走私低檔大米與高檔大米,如東北、泰國大米混裝一起出售,售價則可高達每斤8元,從而賺取巨額的非法暴利。

六、令人聞風喪膽的「糧食殺手」蝗蟲

在農村有這樣一句老話,「閏四月,吃樹葉。」意思是說,如果這一年是閏4月,那麼莊稼收成不好,光景不好,農民們可能會沒有糧食吃,只能啃食樹葉了。今年恰好是閏4月,如果蟲災和氣候等原因造成莊稼減產,不知剛剛「脫貧」的大陸百姓拿什麼充飢果腹。

中共國家林草局曾於3月2日發緊急通知,蝗災恐隨季風通過三條路線殺入中國,分別從巴基斯坦到西藏、從緬甸到雲南及從哈薩克到新疆。目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已在中國大地肆虐3個多月,而非洲豬瘟、禽流感、草地貪夜蛾、蝗蟲等疫情蟲害也持續不斷。沙漠蝗蟲一旦進入中國亦有機會破壞生態平衡,將是又一個重大危機。

3月27日,中共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劉莉華表示,奪取今年的夏糧和全年糧食豐收,防病治蟲的任務十分繁重。今年我國農作物重大病蟲害總體是呈偏重發生態勢、程度可能重於上年,威脅玉米生產的主要是草地貪夜蛾,威脅水稻生產的主要是稻飛虱和稻縱卷葉螟,威脅小麥生產的主要是小麥條鏽病、赤霉病、白粉病。目前小麥條鏽病已在9個省發生了1,300多萬畝,是近10年來發生程度最重的一年。

今年初在非洲爆發的世紀蝗災,席捲亞歐非數十國家,所到之處農作物大面積減產甚至絕收,在夏天還可能會形成更大規模的蟲害。去年造成中國農作物大規模損失的「糧食殺手」草地貪夜蛾2月份在雲南四川「捲土重來」,數量較去年暴增90倍。2019年草地貪夜蛾首次進入大陸25個省繁殖,該種昆蟲擴散快,極大面積殃及糧食作物,且幾乎無法根除。目前這種害蟲正在嚴重威脅南方地區的糧食作物,恐造成現有農作物的巨大生產損失。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尚未消失,蝗蟲又來壓境。外有蝗蟲,內有軍蟲,以及2019年出現的歷史上罕見的夏秋冬連續旱情目前仍在持續,從而加劇了今年中國發生糧食危機的風險。

七、「糧耗子」掏空了天下糧倉

中共央視《焦點訪談》2015年4月17日報導,記者根據糧商實名舉報,赴遼寧、吉林等地調查發現,當地一些中儲糧糧庫和糧商相互勾結,用陳糧頂替新糧賺取差價,每噸達700元,若買2萬噸,差價可達千萬。從業10年的糧商更是透露,「陳糧變新糧在業界已不是祕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遼寧和吉林還剛剛獲得了「2014年度全國糧食質量安全監管工作優秀單位」。

眾所周知,所謂糧食儲備,就是為了應對可能發生的自然災害或緊急事件。沒想到的是,恰恰是這些給予了充分信任的中央國有企業,玩起了耗子捉貓的遊戲,當起了名符其實的「糧耗子」。

河南堪稱「天下糧倉」, 2013年檢察機關在中儲糧河南分公司一個分系統就挖出了110名「碩鼠」,驚動了中共反腐最高機構。當年7月16日,中儲糧河南公司原總經理、黨委書記李長軒因受賄1,407.9萬元人民幣、4.5萬美元及巨額財產來路不明,被判無期徒刑。

中儲糧周口直屬庫主任喬建軍任職10餘年,與糧商勾結,通過「轉圈糧」,或虛報「托市糧」共計28億斤,騙取國家糧食資金高達7億元。案發前,喬建軍已攜帶巨款外逃,不僅和前妻在美國購置了豪宅,還註冊有公司。

更深層的隱患是,「轉圈糧」使國家糧食儲備的家底變得撲朔迷離,讓「天下糧倉」淪為「天下糧荒」,直接危害國家糧食安全。按照中儲糧河南分公司2009年、2010年帳面顯示,當年從農民手中收購了全省80%以上的糧食,而實際收購量不到50%。據業內人士估計,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每年存儲的糧食至少有1/6是「轉圈糧」。

儘管中共每年都對國家和地方存儲糧食進行全面檢查,但糧食儲備企業卻千方百計逃脫各種大清查。2013年5月31日,中央第一巡視組進駐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不久,位於中儲糧所屬黑龍江林甸直屬庫便發生了一場大火,這場火災讓中儲糧遭受重大損失,從官方先稱損失過億到後來改口直接經濟損失307萬元,凸顯出中國糧食龐大的收儲規模與存儲安全的矛盾。

中共官方聲稱每年全國儲備數量達2.1億噸至2.7億噸,可保證全國人民食用4至6個月。再加上當年1億噸左右餘糧,可供全國人民食用18個月至20個月左右。如果用當下一句流行語來形容,「只有當潮水退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

最後,不妨引用《詩·魏風·碩鼠》中的詩句來奉勸和告誡人們:「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惡疫當前,遠離中共,退出中共,才是人們唯一正確選擇,才能遇難呈祥!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習近平當局規範領導人待遇 暗藏兩大玄機
習核心強勢動作 改變江禍國政策(完整版)
大饑荒是中共有計劃的屠殺手段(上)
貿易戰中共讓步 進口美國大豆背後有隱情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現場視頻】廣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縣遭遇洪災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