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修炼文化.文学名家

【人间云游】诗仙李白一生立志返蓬莱

作者:允嘉徽
李白诗吟“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自述了心神宁静祥和修道初成的境界,以及修炼所见的仙境景象。图是宋 赵伯驹仙山楼阁。(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7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李白出生在蜀地,出生前母亲梦见太白金星而生下他,因而以“太白”为字,蕴藏着他与仙界的连系信息。他初次到京师,贺知章见到他奇姿不凡,看着他的《蜀道难》,连连四度赞叹李白是“谪仙”。“谪仙”的冠号,把李白的前世、今生和此生修道返本归真的心路历程都涵盖进去了。在李白的许多诗歌中也一再显现他寻仙境、返本归真的生命追寻之典范。

李白说:“岧峣广成子,倜傥鲁仲连;卓绝二公外,丹心无间然。”(《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 》),那时他55岁了,诗中表白他一生的追寻,一直就是两座人生标竿,一是授予黄帝修仙之道的广成子,另一是奇功排解一国纷难又辞金辞官的鲁仲连。古典诗词家叶嘉莹说李白的人生“他是把仕和隐结合在一起去追求的”。李白走在隐与仕二条路上,不管是隐是仕,笔者以为其本质是合而为一的,他都带着亦仙亦侠的精神,他衷心里追求的就是和黄帝一样,“丹砂成黄金,骑龙飞上太清家”返回天界。这种在人间云游的心路与历练,从李白诗中可以得到充分的应和。

李白前世今生续前缘

《历代圣贤半身像‧李白》。(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提供)

李白号青莲居士,称自己“青莲居士谪仙人”(《感兴六首. 其四》),自述“十五游神仙,仙游未曾歇”。在《答山中俗人》诗中,豁然开展他的仙境清韵:“问余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彦周诗话》说,贺知章呼李白为谪仙人,他观了此诗后心中信之不疑。

在三十岁左右,李白在诗中自表前生是得道的如来,金粟如来和其前身净名大士都是他的过去世

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
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诗作中的自述隐隐都透露着李白的前今生与仙界的关联。在这一生中,李白早把名利看成累赘、生命自在安闲的拘绊。

名利徒煎熬 安得闲余步

李白少时受一老婆婆“铁杵磨成绣花针”启发,留下励志故事。他读书不为功名、不为出仕,是为了和圣人相通,和出凡的境界相连。他“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上裴长史书》 ),六甲是天干配合地支的历书,也是道家的书籍;百家就是古代诸子百家之书。李白的族叔李阳冰言:“太白不读非圣之书,耻为郑、卫之作,故其言多天仙之辞。”(《草堂集序》)说李白读的都是圣人之书,耻为放荡颓靡之作,诗文多天仙之辞。

《新唐书》记载李白:“十岁通诗书,既长隐岷山。州举有道,不应。”在未离开家乡前,他就隐居在蜀地岷山,也不应州举出仕做官。他还喜爱纵横术和击剑,行侠仗义,轻财重施。

常人最是牵挂的名利,在李白的人生中为何物?在他《古风 》系列古诗中,常见表现修道心迹的文字,像是以下这首,他把名利甩在身后,在烟雾中寻索着上蓬莱之路:

在世复几时,倏如飘风度。
空闻紫金经,白首愁相误。
抚己忽自笑,沈吟为谁故。
名利徒煎熬,安得闲余步。
终留赤玉舄,东上蓬莱路。
秦帝如我求,苍苍但烟雾。

李白:“名利徒煎熬,安得闲余步;终留赤玉舄,东上蓬莱路。”图是清代卢湛画 江山共老册中的溪山仙境。(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赤玉舄”是修炼成仙的安期先生留给秦始皇的一双赤玉做成的鞋子。秦始皇东游求仙术时请见了安期生,恳切和他交谈了三日夜,并赐给他值千万的金璧, 安期生都没带走,留下一双“赤玉舄”为报,并在留书中写下“数年后,求我于蓬莱山”。李白托此表明看空名利,去掉了修佛、神隐修仙的阻碍。《古风》五十九首中,有许多他学道求仙的心迹。

他离开家乡归隐岷山后,住到任城(今山东省济宁市),还是喜爱隐逸的生活,他与鲁中诸生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居住在徂徕山,酣歌纵酒,号“竹溪六逸”。到了天宝初年,年过不惑的李白客游会稽,又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学道一段时间。

李白从年轻到壮年都是在“隐逸”中修道、炼丹、游仙,不同于一般俗世的格局。过程中他与司马承祯、胡紫阳、北海高尊师、丹丘生等等著名道士结成了好友,留下许多佳话。豪放不拘的谪仙展现的是不同于小众、不同于凡俗的胸廓。

李白现存于世的唯一真迹《上阳台帖》。释文:“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可穷。十八日,上阳台书,太白。”(公有领域)

好闲复爱仙 为何情牵

一介“好闲复爱仙 ”的高士李白,为何又走入仕途?人们称李白为谪仙,但不知他因何执著而落凡尘。人们看到他轻财舍名,从年少就走上求道之路,而他心中一角又一直矗立着任侠高士鲁仲连的雕像,让他临机遇就想去实践,成了他这一世的一大关。他出仕的理想不为仕宦贵职,而意在建立鲁仲连般的超凡奇功,然后不受千金、不受官禄,飘然而隐。宛然似《大鹏赋》中气概不凡的大鹏展姿,举羽一振,飞溅海浪三千里,一飞冲天九万里,充满仙人的气势。

唐玄宗天宝三年,李白人生中第一次从道途转入仕途。这一年,吴筠待诏翰林时,曾与吴筠隐居学道而相善的李白因此也到了长安。吴筠和另一位道人司马承祯赞扬推介李白给玄宗皇帝。李白无意科考,而他的求道之途就牵引着他走上仕途面对考验。唐玄宗在金銮殿召见李白,论当世之事,李白奏颂一篇。玄宗“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授他翰林待诏一职。李白成了玄宗身边待诏的御用文学家。唐玄宗在宫人行乐时,对着良辰美景,想得逸才词人吟咏,以夸耀于后,当时就命人召来李白。 (《本事诗.高逸第三》)

次日早朝,天子召李白上殿。李白宿醉未醒,两眼带有朦胧之意。图为元 任仁发《饮中八仙图》。(公有领域)
元 任仁发画《饮中八仙图》中的李白。(公有领域)

李白发现自己的待诏,只不过是为玄宗游宴写写宫中行乐词罢了,例如《白莲池序》、《清平调》和《宫中行乐词》等等,这对李白来说有如“以倡优畜之”。这种情境下,他得到的名利反而折煞他崇高的志节。而且“引足令高力士脱靴 ”得罪了高力士,让他“不为亲近所容”,不能发挥仕途的理想。李白于是求去,他有意“放骜不自修,与知章等八人为酒八仙”,终于“帝赐金放还”。

李白“能言终见弃,还向陇山飞”,结束他最初的从仕之路。离京后,他请北海高如贵天师授箓(这次是高级授箓) ,且正式成为道士。自此展开周游之路,他游历了黄河大江南北,“五岳寻仙不辞远”,前后约十二年之久。

后来他隐居浔阳(今江西九江)庐山时,遭逢安史乱起,乱世中遇到人生路上最大的一个考验。

李白《望庐山瀑布水》诗句:“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而我乐名山,对之心益闲。无论漱琼液,还得洗尘颜。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图为 金廷标《庐山观瀑》(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提供)

安史之乱中,唐玄宗离京幸川,任命第十六子永王李璘、江陵大都督为山南东路黔中江南西路节度使,招兵马抵抗叛军南下。永王军队经过浔阳,把李白召入幕府。后来,肃宗继位永王反叛,李白成了“附逆”罪犯。短短几个月幕府僚佐经历,把李白卷入了一场“附逆”灾难,几乎让他遭“死刑”丧命。李白《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中自序说:

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
从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

李白对名对利都不爱不惜,得永王“从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又是一心向往救国高士鲁仲连、救国名相谢安的太白,岂是“附逆”为乱之辈?又为何“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呢?

在李白的《永王东巡》诗中,可以找到一些端倪: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李白早年学纵横之术,以游侠自任,时逢四海不宁社稷危乱,又身在当年淝水之战的长江边,他怎么自处?诗中的他自比“东山谢安石”,展现了出山救天下之乱、谈笑中靖胡乱的理想豪气。应是这种“情结”造成他人生路上最大的关卡。为何说是最大的关呢?因次这次入永王幕府,李白失去了大鹏鸟得以为大鹏的“自由自主”。你看他“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最初入幕府出于“迫胁”,最后招致“死罪”,更是身不由己了。后来,宋若思中丞审案清雪他“无辜”,郭子仪报恩奏请解职换赎,让李白得以改判流放夜郎,途中适遇大赦天下得以恢复自主之身。

李白怎样过的这大磨难的关呢?回顾他当时期的诗《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可以看到他遭流放时的心境:“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对他来说,显然生花妙笔都枯槁了,打击不大乎?不过对获罪,他是豁达的,见他在另一首诗《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自陈:“黄口为人罗,白龙乃鱼服”、“得罪岂怨天,以愚陷网目”。驭风而行的天龙落水变鱼身,一向豪放不拘的天才谪星以“愚”来自况,在此之前从未曾有,可以说这次的磨难助了他,未炼还丹且炼心,平了傲气,炼出“百炼铅”的柔顺,提升了生命层次。在另一首《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诗中,他说“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显然清澈心镜中,把效法谢安运筹帷幄安苍生的挂念放下了,人生境界自此不同了。

早服还丹无世情 琴心三叠道初成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李白自述了心神宁静祥和修道初成的境界,以及修炼所见的仙境景象。图是宋 赵伯驹仙山楼阁。(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李白一生二度入仕途的遭遇“遭逢二明主,前后两迁逐”,迁逐的挫折让他放下了生命中隐、仕两立的执著。流放获赦,他写《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心境明显转变。

他感悟“愧无秋豪(*毫)力,谁念矍铄翁”,在天地逆旅中,建立奇功又若何?奇功倏忽成空!他从而放下了执念,转身“高飞仰冥鸿”、“弃剑学丹砂”,了离世情而归道炼丹砂,专心修仙去!他觉悟了生命蹉跎多时,“岁晚陟方蓬”,表明他弃俗修道登仙的决心。

遇赦次年,他写了《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一诗,表达修道初有成“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体内丹田叠积着祥和之气,心神宁静祥和;修炼中的他看到仙界景况,“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显然这是经历一番磨炼后的升华。

后语

唐代皇室最为推崇道教,修仙得道的思想发展到最高峰,李白最是当代爱修道的文人代表。后代许多研究李白的人把李白的修道归诸于他仕宦之途的挫败,其实是本末倒置了。谪仙李白带着前世的大根基而来,“吾营紫河车,千载落风尘”,这一世是来续成他生命修炼的历程。他诚惶诚恐这一生来不及修成,“尚恐丹液迟,志愿不及申;徒霜镜中发,羞彼鹤上人”,但又坚信自己的真乡在仙乡,“桃李何处开,此花非我春;唯应清都境(*仙境),长与韩众(*神仙)亲”。

他希望修道返本归真,回到生命来处,“飘飘入无倪,稽首祈上皇”,在那浩瀚宇宙的某处,见到天上上皇。那里是生命的真乡,“一餐历万岁,何用还故乡”,生生世世不用再寻寻觅觅。这种返本归真的追寻不是神话,中华民族从黄帝以来,代代许许多多修行人在这条路上探索着、追寻着,一直到今天。而诗仙李白来世,坚定的意志与行动表现给人深刻的触发:

五色粉图安足珍,真仙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

参考资料:

《李太白集注》
《草堂集序》
《新唐书》
《旧唐书》
《本事诗》
《唐才子传》
《诗林广记》
《彦周诗话》
《唐翰林李太白年谱》
《叶嘉莹谈“谪仙”李白:一个不受约束的天才》
大纪元文化小组:《【诗仙李白】》系列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多人都读过贾岛的诗歌《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唐朝的寻隐诗自成一派,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唐朝诗人,一次次走进山水佳境,踏上寻仙问道之旅。大唐诗坛最耀眼的明星——诗仙李白,他的寻隐之旅有怎样的玄妙意境呢?(《古韵流芳》提供)
  • 当大唐进入鼎盛阶段,乐舞艺术也达到了中华历史的最高峰。其中有一位舞姬、一支舞蹈,留给大诗人杜甫最深的印象。哪怕经过五十年之久,他永远铭记着观者如山、一舞动四方的盛况。
  • 炼丹 中国画
    刘商感叹光阴实在太急促短暂,在世劳累辛苦,求得虚浮的荣耀和世间的官位,又有什么好处呢?刘商心想,古代的贤人都弃官去寻求道术,大多都能超脱尘世而仙去。而自己的儿女都已经完成婚姻嫁娶,他告诉自己实在不应再被世俗所累了。
  • 刘庭式坚持娶了盲女做妻子,两人一直白头到老,后来盲妻去世,刘庭式十分的悲伤,一直都不肯再娶。
  • 隐士陶渊明的真实生活,平淡自然,既有烟火气息,也蕴含超然境界。归隐田园是他的人生归宿,他固守之,吟咏之,将其打造成充满诗意的精神乐园,并开创了自成一派的隐逸田园诗歌。
  • 他是庭院中咏梅吟霜的寒门书生,也是江水畔登高抚琴的悲秋文人。他生于动荡乱世,怀抱治世理想,却长年辗转宦游,难以施展才智。故而他笔下的诗文,多慷慨不平之气,奔涌恣肆之情,唱出了失意文士的心声。
  • 近二百年历史的南朝,偏安烟雨江南,却缔造了绮丽诗文,上承魏晋风骨,下启隋唐气象。这其中,出身皇族的萧统,居储君之尊,纳才学之士,唱和诗赋,编纂文集,成就六朝以来最繁荣的文学盛况。
  • 中国人都知道,苏东坡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在文学史上占有不可磨灭的地位。然而写文章行云流水的他,更有一悲天悯人的胸怀,他不畏强权,勇于为民喉舌。
  • “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是陶侃的曾孙,祖父外祖父虽是东晋的名士,但是到陶渊明时,家世已经衰落。然而自幼就贫困的他,并不以贫为苦,他一生虽没有显赫的功业,但他高尚的人格和诗文的成就,却受后人崇仰传诵不已。
  • 书法这种艺术形式也是和天上有对应的,能在人间流传也是神为了丰富人这一层的生活,同时给人返本归真的一种点化,所以必须把非常高水平的作品留在人间,王羲之就是这样一个被挑选的生命。当然不单是书法,其它很多的艺术形式也是如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