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复苏牛”来了 死里逃生机会也来了

人气 363

【大纪元2020年07月09日讯】7月6日,上证指数连续突破3,200点、3,300点两道关口,创出2015年7月以来5年最大涨幅。当天收盘后,段子手在网上传出一幅漫画,表现的是一个妇女跪在地上,面对已经昏倒在韭菜地里的男子大声疾呼:“同志,快醒醒!大盘站在3000点了”。这段文字下面是3100、3200、3300,表示沪指被不断刷新的三排数字。针对A股逆势暴涨,也有股民反问,危机才刚刚开始,不知哪来的“复苏牛”?

一、GDP增长呈负数,财政状况严重告急

7月6日晚间,中共“遭殃”电视台又如同打鸡血般,罕见的用时1分12秒大肆吹嘘A股:沪指涨近6%,创2年半新高,两市成交量逾1.5万亿。专家认为,中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是中国经济复苏和股市上涨的最大动能。

有网友立即在跟帖中指出,“难道美股大涨,也是美国出色的疫情防控能力与防控成绩造成的?!”“那为什么这次涨到比疫情未爆发之前还高呢,难道说现在的经济形势比2年半前还好?”

从中共统计局的数据来看,全国第一季度的GDP增速为-6.8%;从行业来看,几乎所有行业都是负数,特别是住宿、餐饮、旅游、娱乐等行业,更是接近一半的企业都面临生死存亡。而上一次出现这样的负增长是在三年“大饥荒”的1961—1962年。

今年1-3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984亿元,同比下降14.3%,较去年同期增速(6.2%)降低20.5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39,029亿元,同比下降16.4%,较去年同期增速(5.4%)降低21.8个百分点。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发不出工资,中共今年的财政缺口可能有10万亿之巨。因此北京当局多次强调要压缩政府开支,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

二、房地产泡沫到顶,土地财政难以为继

海外学者指出,由于经济下行、整个经济的萎缩,房地产泡沫已经到了顶了,所以房地产拉动经济这条路已经走到头了,中共没有办法重新挽救经济,所以经济已经告别繁荣,正逐渐走向困境。

一季度全国房地产收入1.5172万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约33%,占全国税收收入约39%,占全国地方财政收入61%。但是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中,契税1,212亿元,同比下降19.9%;土地增值税1,467亿元,同比下降12%;房产税606亿元,同比下降5.8%;耕地占用税296亿元,同比下降23.7%;城镇土地使用税474亿元,同比下降12.4%。

今年以来,因商品房销售陡降,合肥、长沙、太原、广州、沈阳、西安、郑州等重点城市进入土地流拍率十强,其中合肥、长沙、太原土拍流拍率超过30%。

2020年大陆房地产行业的到期债务约在1.46万亿,其中7月份是到期高峰,达到1,490亿,成为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掉下来要了开发商的命。

前不久,全国各地“抢房潮”尚未结束,“抛房潮”便接踵而至。上海市中心的房子一天降价100万仍卖不出去。北京商住二手房成交价格几乎仅是高峰时的一半,所卖房款甚至已无法偿还当年买房的银行贷款。

三、2亿工人失业,50万企业倒闭

受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冲击,1-4月,国有企业利润总额4,120.1亿元,同比下降63.0%;税后净利润2,105.6亿元,同比下降74.3%。其中,中央企业净利润2,342.5亿元,同比下降59.5%;地方国有企业-236.9亿元,同比下降109.8%。

因外贸订单取消,出口严重受阻,近50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大约2.05亿工人(包括农民工)失业。因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今年可以说是874万高校毕业生就业“地狱难度”的一年。

四、6亿人月收入千元,一半家庭未脱贫

5月28日下午,在人大记者会上,中共总理李克强被问及今年的“脱贫攻坚”任务能否顺利完成时,他表示:中国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简单的讲,就是中国有一半家庭月收入不到4,000,仍为贫困家庭。

2019年末,中国居民债务占可支配收入比例飙升至的128.6%,这个比率不但远超发展中国家,而且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发达国家,如美国的居民杠杆率。2019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高达30.07万亿元,同比增长16.7%。

今年以来,总共有870万人的信用卡刷爆,有3000万人的房贷车贷违约,超过1亿人出现各种各样的信用违约,3亿人在家待岗。广深等地仅2019年1-2月份法拍房增加数量,甚至超过了2018全年。
中共“砖家”鼓吹的疫后报复性消费没来,“地摊”经济刚开放没几天,又因影响城市形象而被迫取消。

五、银行发生挤兑,债务引爆金融危机

中共官方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为3.06万亿美元,外债余额达2.06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共真正能动用的外汇储备只有不足1,000多亿。而今明两年是偿债高峰期,业界预料,中国债务负担沉重,违约案件将随之攀升,金融危机也将开始浮出水面。

以中小银行为例,2019年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规模达到1.53亿元,同比暴涨820%。6月16日,山西阳泉市商业银行发生挤兑现象。6月30日,贵阳银行连收10张罚单共被罚280万,一季度不良率再攀升。但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因经济全面下滑而导致银行的实际坏帐,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

P2P爆雷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私募基金理财爆雷也已屡见不鲜,而比P2P还惨的是信托的雷爆。仅以房地产企业为例,截至2020年6月8日,中国有209家房地产公司倒闭破产,这意味着投资给这些房地产的信托产品当然也是血本无归。

因此中共银保监会在6月24日发布的《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指出,一些银行“人为操纵风险分类结果,隐匿资产质量;违规通过以贷还贷、以贷收息、虚假盘活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违规通过第三方代持、为不良资产受让人提供融资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的非洁净出表;直接或借道各类资管计划在信用风险等未转移或未完全转移的情况下将不良资产移出资产负债表。”

六、强推港版“国安法”,中共与世界脱钩加速

近期美中关系恶化加深,中共对美国出口锐减,来自美国的高科技产品被禁止,美国收紧对华投资,中概股受到严格监管。美中贸易战的硝烟尚未散去,又因中共隐瞒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遭全球围堵;世界各国追责和索赔才刚刚开始,又由于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与世界主流国家全面交恶。尤其是美国政府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香港会出现大量资本的撤离潮,股、汇、债、楼市等资产都将被抛售,出现多杀的局面,甚至导致港币兑美元汇率的崩盘,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

中国大陆吸引的外商投资有70%是经过香港进来的,香港资本的撤离必然也会带动深圳、广州、乃至整个内地的资本撤离,而且整个体量是相当之大。外资外企的撤出,必然加速中国经济的熄火,遭遇“百年未有之变局”。

一般来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从上面简单分析来看,可以说找不到对“赌场都不如”的中国股市任何实质性的利好,更看不到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任何复苏的迹象;这还不算最近大陆各地接连不断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以及仍在全球180多个国家继续蔓延的中共病毒。

据中共前证监会主席肖钢透露,“党中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重视资本市场”。其实,这只不过是病入膏肓,已经找不到任何出路的中共,企图通过“大水漫灌”,人造牛市,来给自己“冲喜”而已。当然,这也可能反过来给长期被套牢的大陆韭菜们,最后一次死里逃生的机会。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因应中国债务风险 台央行拟办金融汉光演习
中国债务占GDP比重飙升 将成“计时炸弹”
中国债务违约恶化 台11银行联合贷款中企踩雷
乐视退市 中国半个娱乐圈明星血本无归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美最大退休基金华裔高管闪辞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惊人 战狼放软6大因素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罗厨寻味】姜葱水浸鲩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