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回 恩州驿狐狸死妲己

作者:石涛

人气 1359

色纳狐狸友琴瑟 政由豺虎逐鸾凤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节目,我们已经侃了三回了,应该侃得还OK,大家听起来也觉得还OK,恩州驿站狐狸死妲己,这是第四回。

我们上回说到崇黑虎遇见了郑伦。因为郑伦会(法术)摄人魂魄,所以就把崇黑虎给弄下马,弄到冀州城里。苏护一看是拜把兄弟被自己的家将给抓来了,所以亲自松绑,请他上座,赔不是。大家喝酒,前后就是这么……

在这个时候,散宜生来了,转交了一封西伯侯的书信,就提出了三个要点,说你如果把女儿妲己送给纣王,你就有三个利处,你如果不把妲己送给纣王,你就有三个害……你选择!西伯侯觉得他应该把妲己送给纣王……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

西伯侯在人的环境中去吻合了“人的层次”该做的一切。西伯侯自己会八卦,他是在八卦的基础上演绎出《周易》来的。但即使他会八卦,妲己会出什么事,或者纣王会出什么事,他算不出来。而他的一片好意——救了苏护家所有的人,却也断送了商朝的寿命。反过来讲,没有妲己,狐狸也一定会上一个女人的身上。这事定下来了……

至于狐狸“上”谁身上?只不过是赶上了苏护这件事情。这故事前后,都是有因由的(从人的层面来看)。如果苏护把妲己杀了,商朝就不用亡了吗?他即使把妲己杀了,他们一家全没了,也不能消除纣王内心的那一份贪欲,更改变不了木已成舟的、命运中所定的:商朝只有六百四十年──一定毁在纣王手上。所以这是一层一层的道理,不能跨越、破坏的。

就像后来,云中子来了,他可以把狐狸杀了,他为什么不杀呢?他只能去劝纣王向善,由纣王出手,纣王不出手,那就没招了。所以人的层面一定要用人的道理去解决。

可是我们经常听到很多朋友说,有本事你显示出你本事来。不能显示!在外头显示本事的,都是妖怪。很多人会站在人的贪心角度去找有本事的人“耍一把”。明白的人都知道,“耍一把”的人十有八九都不是正路来的,搞不好“耍一把”的人大多都是狐黄白柳,所以这是一种相生相克的道理。

为什么有那么一句话:“沉默是金,智者无语。”当人走到一定程度(境界)的时候,他不敢说话。人如果可以靠毅力、靠自己的自觉力,控制自己,不去发表因为……所以……那是珍贵的,所以说“沉默是金”。而智者,根本不管了,他不用去遏止自己,他根本一看一乐,走了。

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人的讲法就是他有海量,其实他有什么海量,他根本不往里装!他根本不往里装的话,就不只是有海量,上亿的海量对他来讲都是小数,因为一丝都进不了他的肚子里去。人的东西一丝一毫都进不到他的肚子里头,你说他能承受多少——有多少承受多少!他的承受力远远超过人的环境中对他的压迫,因为人们认为的压迫对于他不是压迫。

周文王写了这封书信,能“抵下十万之师”。从人的层面讲,那是显示出他对人命的珍惜。所以整个故事这都是以“生命是否被伤害”,在这个环境背景中去讨论。

第四回一上来,狐狸就上了妲己身上了:

天下荒荒起战场,致生谗佞乱家邦。忠言不听商容谏,逆语唯知费仲良。

色纳狐狸友琴瑟,政由豺虎逐鸾凰。甘心亡国为污下,赢得人间一捏香。

这个不太好明白,我能理解的意思就是:因色而来、狐狸上身。这个色就是指妲己。妲己是女的,所以狐狸上去,狐狸是有使命来的。“甘心亡国被污下”,其实就是把商朝给毁了(它的使命)。商朝毁了──命已注定。

只不过是在人的层面,找出一个理由来——狐狸上到妲己身上──演出一番文化。当朝代要结束的时候,动物、狐黄白柳就乱来了,人的道德沦丧的结果(其实色欲泛滥是人道德沦丧的结果),动物自然就来了。

“赢得人间一柱香”,就是说:它是只狐狸,它想修得正果,因为女娲答应它(封神),所以它就来了。

话说宜生接了回书,竟往西岐。不题。

因为都还在苏护的大帐里──

且说崇黑虎上前言曰:“仁兄大事已定,可作速收拾行装,将令爱送进朝歌,迟恐有变。小弟回去,放令郎进城。我与家兄收兵回国,具表先达朝廷,以便仁兄朝商谢罪。不得又有他议,致生祸端。”

苏护和崇黑虎是把兄弟──

苏护曰:“蒙贤弟之爱,与西伯之德,吾何爱此一女而自取灭亡哉。即时打点无疑,贤弟放心。只是我苏护止此一子,被令兄囚禁行营,贤弟可速放进城,以慰老妻悬望。举室感德不浅!”

我苏护就这么一个儿子苏全忠,还望贤弟能够帮忙,尽快给他放回来,就这么个儿子传宗接代,儿子放回来,他妈也对他放心。所以基本上讲的都是人之间的情理。

黑虎道:“仁兄宽心,小弟出去,即时就放他来,不必罣念。”二人彼此相谢。

出城,行至崇侯虎行营。两边来报:“启老爷:二老爷已至辕门。”侯虎急传令:“请!”黑虎进营,上帐坐下。

侯虎曰:“西伯侯姬昌好生可恶!今按兵不举,坐观成败。昨遣散宜生来下书,说苏护进女朝商,至今未见回报。贤弟被擒之后,吾日日差人打听,心甚不安。今得贤弟回来,不胜万千之喜!不知苏护果肯朝王谢罪?贤弟自彼处来,定知苏护端的,幸道其详。”

崇候虎一上来先跟兄弟埋怨西伯侯,而黑虎他当然也知道自己兄长是怎么样——

黑虎厉声大叫曰:“长兄,想我兄弟二人,自始祖一脉,相传六世,俺兄弟系同胞一本,古语有言:‘一树之果,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贤。’

这话满有道理。其实大多人说:兄弟如何如何,应该比较相像。其实很多兄弟是背着来的(就是对着来的)。什么叫“对着来”的?特别是有一些有本事的人,你会看到他们兄弟之间正好是背道而驰,兄弟之间处于一个相生相克的道理中。

就这里他说的“有愚有贤”,其实愚是给贤顶着来的,没有兄长或者弟弟的愚笨,也就没有另外这个人的表现──能够锤炼出他的那一份境界。

所以中共计划生育其实是毁了太多人了,它把这样的缘分,生命之间的恩怨和缘分全给毁了,而这一毁,毁几百年、上千年。曾经有过的缘分,应该定好的在这一世彼此是兄弟、彼此是姐妹,结果他被当娘的给人工流产了。所以在医院里头,在很多地方有一些冤魂、孤鬼。

如果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濒死经验的话,里面很多人,我讲的都是西方北美很有名的一些人,很有钱的人,当他经历过濒死经验的时候──他在医院里(一般大多都在医院里)──他的魂魄飘出来,就看到好多这个(冤魂、孤鬼)飘着,他也按照医院的那个门走。他自己也知道,有的是冤魂,就不离开。

所以有本事的人看到:很多国内妇产科的地方,那小孩缺胳膊、少腿的,就在那不走。其实就说这个意思。如果真正从生命的历史性角度去考虑的话,都会遭报应,会遭大恶报。

长兄,你听我说:苏护反商,你先领兵征伐,故此损折军兵。你在朝廷也是一镇大诸侯,你不与朝廷干些好事,专诱天子近于佞臣,故此天下人人怨恶你。五万之师总不如一纸之书,苏护已许进女朝王谢罪。你折兵损将,愧也不愧?辱我崇门。长兄,从今与你一别,我黑虎再不会你!两边的,把苏公子放了!”

两边不敢违令,放了全忠,上帐谢黑虎曰:“叔父天恩,赦小侄再生,顶戴不尽。”

崇黑虎曰:“贤侄可与令尊说,叫他速收拾朝王,毋得迟滞。我与他上表,转达天子,以便你父子进朝谢罪。”全忠拜谢出营,上马回冀州。不题。

崇黑虎怒发如雷,领了三千人马,上了金睛兽,自回曹州去了。

崇黑虎跟哥哥一刀两断。最惨的就是崇候虎,因为他打败仗了,人家西伯侯写张纸就圆满了。你上来又损兵、又折将,然后又死人、又费粮,对纣王来讲,那他当然也只能说你是笨蛋,你不如西伯侯也。

单言苏全忠进了冀州,见了父母,彼此感慰毕。护曰:“姬伯前日来书,真是救我苏氏灭门之祸。此德此恩,何敢有忘!我儿,我想君臣之义至重,君叫臣死,不敢不死,我安敢惜一女,自取败亡哉。今只得将你妹子进往朝歌,面君赎罪。你可权镇冀川,不得生事扰民。我不日就回。”

全忠拜领父言。苏护随进内,对夫人杨氏将“姬伯来书劝我朝王”一节细说一遍。夫人放声大哭。苏护再三安慰。夫人含泪言曰:“此女生来娇柔,恐不谙侍君之礼,反又惹事。”苏护曰:“这也没奈何,只得听之而已。”夫妻二人不觉伤感一夜。

次日,点三千人马,五百家将,整备毡军,令妲己梳妆起程。妲己闻令,泪下如雨,拜别母亲、长兄,婉转悲啼,百千娇媚,真如笼烟芍药,带雨梨花。子母怎生割舍。只见左右侍儿苦劝,夫人方哭进府中,小姐也含泪上车。兄全忠送至五里而回。苏护压后,保妲己前进。

“笼烟芍药,带雨梨花。”一般都这么说。

苏护压后,保妲己前进。前面要打出旗子(贵人旗)。

纣王进妲己 朝朝宴乐 朝政废弛

只见前面打两杆贵人旗旛,一路上饥餐渴饮,朝登紫陌,暮践红麈,过了些绿杨古道,红杏园林,见了些啼鸦唤春,杜鹃叫月。

他已经打出贵人旗了,因为纣王召她嘛!所以就要打出贵人旗。那贵人旗一打出来,场面就完全不一样了……

古文是这样:两三个字就给你一分场面。你想“绿杨古道、红杏园林”,这几个字画面就出来了──这是条大路,对吧!两边都是杨树,顺着路走的过程中,边上有院子,这个庭院里有红杏出墙来……出墙来!(你别想歪了)

那绿道、红杏,全样,会画画的已经可以画出来了。所以古时候人们用文字描写的时候,很珍惜文字,不轻易多写。现在你看……写多少字?

在路行程非止一两日,逢州过县,涉水登山。那日抵暮,已至恩州。只见恩州驿驿丞接见。

商朝在当时肯定在各地方都有驿站。就是官家的旅馆、酒店。

护曰:“驿丞,收拾厅堂,安置贵人。”驿丞曰:“启老爷:此驿三年前出一妖精,以后凡有一应过往老爷,俱不在里面安歇。可请贵人权在行营安歇,庶保无虞。不知老爷尊意如何?”

苏护大喝曰:“天子贵人,岂惧什么邪魅。况有馆驿,安得停居行营之礼!快去打扫驿中厅堂住室,毋得迟误取罪!”

这苏护的性格在这儿……他的麻烦,几次的麻烦都在他性格上,就是说,他只去认自己的脸(他真认自己的脸),而且性情太暴躁。那一个开驿馆的,他惹不起这个王爷,更惹不起“贵人”,对不对!

他当然惹不起了,但是他有责任告知。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讲的就是……当经历过妖怪、妖精的时候,这地方就脏了。原来有一种说法,就是“脏”了。

就像现在,很多地方也是有鬼屋,对吧!鬼屋有人敢去住,他能够感觉到一些事情,但一般都是身体弱的,或者女人。女人是有她一个生理的状况。另外,有些人就是身体弱。那正壮的男人,一般鬼也不招你。它其实就是阳气盛……

但是这里,它讲的意思就是:它恰恰住了一个地方,三年前有过妖精,所以,“前有车,后有辙”(早有先例)。在它的故事讲述中,都在提示着人们,即使鬼来,也是有它的因由。一个人行的正、心正──脚正不怕鞋歪──你不去招,他这东西根本就上不来的。

驿丞忙叫众人打点厅堂内室,准备铺陈,注香洒扫,一色收拾停当,来请贵人。苏护将妲己安置在后面内室里,有五十名侍儿在左右奉侍。将三千人马俱在驿外边围绕;五百家将在馆驿门首屯札。

作为苏护来讲,他认为只要兵营围上就OK了。你可以解释成另外一个概念:因为军人都是男人,正壮的男人,所以他的阳气很盛。那五百家将挡住门口了,应该没有麻烦。

就像我说的,有濒死经验的那些人他也看到一些鬼,当他拨开身体的时候,他能看到一些鬼,那鬼也跟人一样走医院那个门、穿那个洞。他也那么走,只不过他不用推门,他直接过去。所以,人跟鬼近(层次近)。

咱们原来节目中跟大家介绍过,我说到罗马,米开朗基罗画那个大审判,人、鬼、妖是一个层面,就是生活在一个时空里头。原来我也不理解(生活在一个时空上?),现在想想是这样。

狐黄白柳附体,那就是妖怪,上了人身体,它和人不就一起了嘛!那人死了之后(濒死经验一样)和人这边还是通的。相比之下,人是最笨的。因为人有人形这个物体(肉身),人们去纵欲,盯在自己肉身上,使得自己完全受制于周围的任何一个生命、任何一个观念。表面上你放纵了,你快乐,实际你就完蛋了。

苏护正在厅上坐着,点上蜡烛。苏护暗想:“方才驿丞言此处有妖怪,此乃皇华驻节之所,人烟凑集之处,焉有此事?然亦不可不防。”将一根豹尾鞭放在案桌之旁,剔灯展玩兵书。只听得恩州城中戍鼓初敲,已是一更时分。

那苏护终归是八百诸侯当中一个,他就在正厅坐着,点上蜡烛。暗想:“刚才那个酒店经理说了,这里头来过妖女、妖怪,但是这里是皇家驻节之所,人烟凑集之处,阳气应该更盛,怎么会有妖怪?”(在我眼睛里看就是:它也是一个定数所在!)

豹尾鞭,应该是有点“避邪”那意思吧!所以他不是不懂,他也知道这些,他也知道大概应该怎么办。但是,人躲不开命运。

苏护终是放心不下,乃手提铁鞭,悄步后堂,于左右室内点视一番;见诸侍儿并小姐寂然安寝,方才放心;复至厅上再看兵书,不觉又是二更。不一时,将交三鼓,可煞作怪,忽然一阵风响,透人肌肤,将灯灭而复明。

就是说,那个妖怪来了。灯灭的时候是狐狸的身体过去,身体过去后,灯又着了。但有风响──那狐狸道行不太高,有动静。

怎见得:

非干虎啸,岂是龙吟。

淅凛凛寒风扑面,清冷冷恶气侵人,

到不能开花谢柳,多暗藏水怪山精。

悲风影里露双睛,一似金灯在惨雾之中;

黑夜丛中探四爪,浑如钢钩出紫霞之外;

尾摆头摇如狴犴;狰狞雄猛似狻猊。

他怎么形容都是阴邪的。这种阴邪的东西,不在于你什么天气好坏,当它来的时候,虽然人的身体是阳的,你在阳世这一边,但它是能够穿透人的身体的,所以在它穿透人的身体的时候,人们就打激泠。

这里他是叫水怪山精。“悲风影里露双睛,一似金灯在惨雾之中。”两个眼睛贼亮。形容那种凄惨悲凉之风。

所以,这只狐狸是被女娲找来的,苏护无力抵挡。反过来说,苏护的一切,包括苏护反商、题反诗、反出朝歌,都是命中注定的。因为连狐狸都是有使命来的,不是随便挑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这也表现在:生命在天、地、人之间丝丝相扣的相互关联。

神开天、辟地、造人──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人、禽兽同生于一个时代,在一个天地间。表明当初神造人的时候,就有着他的缘由。

苏护被这阵怪风吹得毛骨耸然。心下正疑惑之间,忽听后厅侍儿一声喊叫:“有妖精来了!”苏护听说后边有妖精,急忙提鞭在手,抢进后厅,左手执灯,右手执鞭,将转大厅背后,手中灯已被妖风扑灭。

灯如果被那个妖风扑灭的话,就是说,那个妖精还是有功力的。

苏护急转身,再过大厅,急叫家将取进灯火来时,复进后厅,只见众侍儿慌张无措。苏护急到妲己寝榻之前,用手揭起幔帐,问曰:“我儿,方才妖气相侵,你曾见否?”妲己答曰:“孩儿梦中听得侍儿喊叫‘妖精来了’,孩儿急待看时,又见灯光,不知是爹爹前来,并不曾看见什么妖怪。”

护曰:“这个感谢天地庇佑,不曾惊吓了你,这也罢了。”护复安慰女儿安息,自己巡视,不敢安寝──不知这个回话的乃是千年狐狸,不是妲己。方才灭灯之时,再出厅前取得灯火来,这是多少时候了,妲己魂魄已被狐狸吸去,死之久矣;乃借体成形,迷惑纣王,断送他锦绣江山。此是天数,非人力所为。

这里他就讲了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咱讲:这个狐狸还没那么大本事,别看他修了一千年了。他的本事就是需要一个时间。他把灯弄灭了,那个时候苏护如果不去找灯,仗着胆子过去,可能这狐狸还真不好办了──都是事后诸葛啦(那时候还没有诸葛亮呢)!我说的是这个意思。

他需要时间,他吸妲己的魂魄也需要时间。所以在他的活动空间、活动范围,他是可以穿透到人这边,同样,两个时空他可以相互转换,但是中间有个时间差──这边一个转身功夫,那边可能三小时过去了。

谁能说自己没有魂!?

说你这个人没魂、没有魂魄、没有原神、没有真正的“你”,谁也不愿意,谁也不答应,对不对!那魂在哪呢?谁看见过?(一点都没抬杠!)

有人说我有思想就行了。你思想怎么来的?思想是被灌输的。往哪儿灌?那脑袋是个痰盂?(不是那码子事,对不对!)人的身体像是一个壳,像汽车一样,谁钻进去算谁的。所以这块肉,如果像高速路上的汽车一样(编注:车是壳,人是魂。是人钻进车里,车才开在高速路上),当人们完全注重这个“人壳”,靠钱摆弄它的时候,同样就像没有魂魄一样。

现在的女孩都弄蛇精脸,男孩弄得像女人一样似的。他弄肉这边,那边是人?是鬼?是妖?

狐狸借体成形,迷惑纣王,断送他锦绣江山。这是天数,非人力可为之──就这么一句话,这是天意。所以告诫着人们从善,而这些东西(故事)告诫人们从善的背后,有着他的定数。这个定数又给我们今天的每一个看客,用以醒悟人为什么要从善。

有诗为证:

“恩州驿内怪风惊,苏护提鞭扑灭灯。二八娇容今已丧,错看妖魅当亲生。”

二八娇容,二八应该是讲:十六岁。

苏护心慌,一夜不曾着枕:“幸喜不曾惊了贵人,托赖天地祖宗庇佑;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如何解释。”

等待天明,离了恩州驿,前往朝歌而来。晓行夜住,饥餐渴饮,在路行程,非止一日。渡了黄河,来至朝歌,按下营寨。苏护先差官进城,用“脚色”见武成王黄飞虎。

飞虎见了苏护进女赎罪文书,忙差龙环出城,吩咐苏护,把人马札在城外,令护同女进城,到金亭馆驿安置。

苏护先差官进城,去见武成王黄飞虎。他为什么要找黄飞虎?文是太师,武是黄飞虎。整个朝歌的保安措施,都是由他来。那苏护带着人马来了,三千人马加五百家将,那是有枪有炮,所以他要跟人家地方官先打招呼。因为都是打仗的人,有道理相信苏护跟黄飞虎之间关系不错。

当时权臣费仲、尤浑见苏护又不先送礼物,叹曰:“这逆贼,你虽则献女赎罪,天子之喜怒不测,凡事俱在我二人点缀,其生死存亡,只在我等掌握之中,他全然不理我等,甚是可恶!”

苏护没去见费仲、尤浑,先见黄飞虎,人家是正经八百人,不走邪路。结果权臣费仲跟尤浑见苏护又不先送礼物──所以任何事,边上都有坏官。习近平身边出了一个“人之初性本恶”的王沪宁,那就完了,对吧!你看习近平把很多人都给得罪了。

不讲二人怀恨,且言纣王在龙德殿,有随侍官启驾:“费仲候旨。”天子命:“传宣。”只见费仲进朝,称呼礼毕,俯伏奏曰:“今苏护进女,已在都城候旨定夺。”纣王闻奏,大怒曰:“这匹夫,当日强辞乱政,朕欲置于法,赖卿等谏止,赦归本国;岂意此贼题诗午门,欺藐朕躬,殊属可恨。明日朝见,定正国法,以惩欺君之罪。”

费仲乘机奏曰:“天子之法,原非为天子而重,乃为万姓而立。今叛臣贼子不除,是为无法。无法之朝,为天下之所弃。”王曰:“卿言极善。明日朕自有说。”费仲退散已毕。

你看人家特会说话:为百姓而立的法。权贵之人就是奸臣,一定都是“依法”的说法。当权力者以法律之名去行使权力的时候,都是恶的,跟现在的共产党完全一样的。

法律应该是独立的,法律跟权力应该是切割开的。所以任何时候、年代,这种奸臣、坏官都用同样的道理(歪理)。

次日天子登殿,钟鼓齐鸣,文武侍立。但见: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池边弱柳垂青琐,百转流莺绕建章。

剑佩风随凤池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天子陞殿,百官朝贺毕。王曰:“有奏章者出班,无事且散。”言未毕,午门官启驾:“冀州侯苏护候旨午门,进女请罪。”王命:“传旨宣来。”

苏护身服犯官之服,不敢冠冕衣裳,来至丹墀之下俯伏,口称:“犯臣苏护,死罪!死罪!”王曰:“冀州苏护,你题反诗午门,‘永不朝商’,及至崇侯虎奉敕问罪,你尚拒敌天兵,损坏命官军将,你有何说,今又朝君!”着随侍官:“拿出午门枭首,以正国法!”

言未毕,只见首相商容出班谏曰:“苏护反商,理当正法;但前日西伯侯姬昌有本,令苏护进女赎罪,以完君臣大义。今苏护既尊王法,进女朝王赎罪,情有可原。且陛下因不进女而致罪,今已进女而又加罪,甚非陛下本心。乞陛下怜而赦之。”

纣王犹豫未定,有费仲出班奏曰:“丞相所奏,望陛下从之。且宣苏护女妲己朝见。如果容貌出众,礼度幽闲,可任役使,陛下便赦苏护之罪;如不称圣意,可连女斩于市曹,以正其罪。庶陛下不失信于臣民矣。”王曰:“卿言有理。”──看官:只因这费仲一语,将成汤六百年基业送与他人。这且不题。但言──纣王命随侍官:“宣妲己朝见。”

只因费仲这一句话,将成汤六百年基业送与他人。他坏,但他说的仍然有道理,大家要明白。费仲说的句句都在理,真的。但他是坏、恶。

所以咱们说生命讲善、恶,不在辩因为、所以。那个因为、所以的“理”,就像一把菜刀,放在厨子手里面,那就是佳肴。厨子一不高兴,就可以把人脑袋剁下来。

要知纣王看见妲己什么样,且听下回分解。

岂是纣王求妲己 应知天意属东周

前回讲到西伯侯写了封书信,让苏护回心转意,愿意送女儿进朝歌,请罪。在进入朝歌的途中,经过恩州住进驿站,遇见狐狸,灯灭瞬息之间,狐狸把妲己的魂魄毁了,狐狸进入妲己的身体。妲己元神死了,她的身体成了狐狸的代言人。

佛家说:人身,就像件衣服,谁穿上是谁。在濒死经验中,同样可以表现出来。这也是我们节目中经常陈述的生命概念:人的生命有两个部分,“肉体”的部分是我们现实能看到的,但它代表的是恶。为什么“人之初性本恶”会被很多人接受。越接近现实越能接受,原因在于他肉体所造成的、所带来的欲望,对人们的影响。他完全吻合这个层面的现实。但他却是恶的。

人的肉身,只是一个生命的“过程”,肉身必定走向死亡,而“元神”是不死的。一个生命在轮回转世中,元神是不死的,是永恒的。生命的元神突破了时间,只不过在他现在的位置中,根据业力,每个人的境界不同。

所以一个人对生命的理解,基点是在你的元神或者肉体上?我们都可以从这故事里面看出来。

苏护就送女儿进了朝歌,纣王一开始不高兴,他一听说苏护来了,敢题反诗,说“我苏护永不朝商”,那你今天又回来,你不送死吗?推出午门外杀了他!

老宰相商容一听就说:大王别杀啊!他一开始不送女儿你要杀他,今天人家送女儿请罪来了,你还要杀他,这于天下、于苏护都是不公平的。他讲的是:作为王的一种诚信的道理。

所以商容应该说是一位良相,是个真正懂得道理、懂得生命缘由的这么一个好宰相。可是,麻烦也是商容找来的。也是因为他懂得生命的道理:“仁、义、礼、智、信”。

但是当时没有“仁、义、礼、智、信”,这个道理有它的时代背景作为前提……所以人间的理都是在一个“时间”的框架下,而产生约束作用。

纣王的目的不在于杀苏护,纣王的目的在于要他女儿。在商容劝阻纣王而纣王犹豫的时候,费仲就出列……所以坏官一定是满足王的欲望,而败落的王最容易听信这样的话。

纣王犹豫未定,有费仲出班奏曰:“丞相所奏,望陛下从之。且宣苏护女妲己朝见。如果容貌出众,礼度幽闲,可任役使,陛下便赦苏护之罪;如不称圣意,可连女斩于市曹,以正其罪。庶陛下不失信于臣民矣。”王曰:“卿言有理。”──看官:只因这费仲一语,将成汤六百年基业送与他人。

如果苏护之女貌美出众,可留,反之,杀了他们。所以他落在“肉”上。这就是我们说的:在今天的环境中,一个生命的善与恶,人丧失了识别能力。他们通常讲的那些道理,基点是在利益上。

刚才商容讲的道理,基点不在利益上,他在于生命的尊严上。所以纣王听费仲的。作者说:看官哪,只因费仲这一说法,就将成汤六百年基业送与他人。

这且不题。但言──纣王命随侍官:“宣妲己朝见。”妲己进午门,过九龙桥,至九间殿滴水檐前,高擎牙笏,进礼下拜,口称万岁。纣王定睛观看,见妲己乌云叠鬓,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娇柔柳腰,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不亚九天仙女下瑶池,月里嫦娥离玉阙。

这基本上是形容妲己的相貌。这有一比:在纣王见女娲像的时候,他的形容也是在相貌。但是,形容女娲跟妲己有相当大的差别。形容妲己,是形容她的身体。这其中的差距在于:女娲是上古的女神,妲己是狐狸进身体的一个女孩。这两边差距太大,但在两个女人的身体上纣王却表现出等同的兴趣。

也就是讲述无论是神、佛、道、境界至高的生命和妖、凡是与人不同的生命,都可以诱惑人。当人的欲望难填的时候、人的内心肮脏的时候、欲火焚身的时候,他都会落在诱惑上。

而神或妖,对人的诱惑是无法抵御的,人也是不可分辨的──这一点值得人引以为鉴。王林跟妖差不多,那些女人想出名、想挣钱、想保持自己青春常在(她是想保持自己诱惑之本钱),都去王林那儿找他近乎……

同样的道理,也有些女演员到一些宗教场所,去寻求她内心中的宁静,她也是想从内心里边去满足某种欲望……其他的女人去找王林,那她的立足点同样是在欲望上。

你找谁都是一样。如果站在欲望上,就像纣王看到女娲的石头像他也受不了,他看见狐狸上身的妲己,他还是受不了。所以问题出在自身上,而不是对方有多么的诱惑。

妲己启朱唇似一点樱桃,舌尖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如双弯凤目,眼角里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口称:“犯臣女妲己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只这几句,就把纣王叫的魂游天外,魄散九霄,骨软筋酥,耳热眼跳,不知如何是好。

妲己回眸一笑也好、万种风情也好,讲的全都是诱惑。而纣王当初看到女娲像的时候可不是诱惑,女娲像是没有诱惑的。女娲像是端庄、大方的,她是神。

等到动物上妲己的时候,她是诱惑的,是纣王内在的心态促成的。对纣王而言,他没有分辨能力。所以他只有投降的分,只有站不住的分。这是狐狸的“诱惑”所在。

不是所有人都禁不住诱惑,而是纣王心有所想,日有所思,欲望难填。当妖兽上来时,借住人的身体,一分的情思能展现百分的诱惑,正好对应了纣王的贪婪需要,有点类似王沪宁说的“人之初性本恶”。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这种欲海难填的背景之下,一而再、再而三,从而使自己“熬干锅”完了,欲罢而不能!所以,才出现“色鬼”的说法──这或许跟妲己有关。

反过来说,纣王见了妲己,自己就站了起来──天下,多大的王!却逃不出这一点,逃不出他的脆弱、无奈。

当时纣王起立御案之旁,命:“美人平身。”

令左右宫妃:“挽苏娘娘进寿仙宫,候朕躬回宫。”忙叫当驾官传旨:“赦苏护满门无罪,听朕加封:官还旧职,国戚新增,每月加俸二千担。显庆殿筵宴三日,众百官首相庆贺皇亲,夸官三日。文官二员、武官三员送卿荣归故地。”

苏护谢恩,两班文武见天子这等爱色,都有不悦之意,奈天子起驾还宫,无可诤谏,只得都到显庆殿陪宴。

三,就是天、地、人。很多东西都是三(定数),三走完才定案。所以咱说天灭中共,也是从天、地、人那儿来的。天灭中共是反着走的,先是人,后是地,再是天。

这是苏护进女儿,我们看到的故事。

刚刚我跟大家比较人与妖:人无论多么伟岸,却禁不住妖看你一眼、张嘴一说话。对比现在来讲,习近平四中全会开完之后,就去了上海,他在上海待了好几天,他很少在上海待这么长时间,他主动到上海参加第二届“进博会”,而这个会,其实就是瞎掰,他是送人机票、送人东西请人来,至于是否达成?──就是“吹牛”的会。

他为什么在上海待这么长时间?

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江泽民是蛤蟆,曾庆红是螃蟹)。就习近平而言,他以“党”为中心,去完成自己意愿的时候,他根本逃不出江泽民“蛤蟆的老巢”。

不是他想逃不想逃。对比一下,2017年,当十九大刚一召开的第一天,他挂上“不忘初衷,方得始终”的时候,他可以那么去污辱江泽民(媒体不给任何正面照),当习近平屈就“中共”的时候,把“方得始终”这番话改成“牢记使命”,变成“党的使命”的时候,他对江泽民就骤然没有能力了。他有他的理由(不抓),但他也绝对做不出来(抓人)。

不言苏护进女荣归:天子同妲己在寿仙宫筵宴,当夜成就凤友鸾交,恩爱如同胶漆。纣王自进妲己之后,朝朝宴乐,夜夜欢娱,朝政隳堕,章奏混淆。群臣便有谏章,纣王视同儿戏。日夜荒淫,不觉光阴瞬息,岁月如流,已是二月不曾设朝;只在寿仙宫同妲己宴乐。

纣王两个月都不上朝,不理国事。赶上玩的就高兴,国家根本没人管了──办公室不办公、总统办公室不开门。这就是在我眼中所说的故事。

天下八百镇诸侯多少本到朝歌,文书房本积如山,不能面君,其命焉能得下。眼见天下大乱。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直播】白宫简报会:新增3.8万例死亡774
【珍言真语】黄伟国:腐化亲共 梵谛冈将付代价
【新闻第一现场】总统辩论激烈 纽约侨领谈观感
【一线采访视频版】北京数十位访民申请游行被抓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薇羽看世间】美总统大选辩论 有人怕了
【纽约调查】美资深护士谈疫后护理业前景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两美国 中共威胁是共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