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皇家珍宝 神奇的鲛绡

作者:宋宝蓝
张建章忽然看见一人身着青衣,驾着一叶小舟翩然而来。图为清 金廷标画《仙舟笛韵轴》。(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7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在历代诗词作品中,文人墨客常提到一种精美的丝织品“鲛绡”。比如南唐冯延巳吟咏“一晌凭栏人不见,鲛绡掩泪思量遍。”苏轼则曰:“鲛绡剪碎玉簪轻,檀晕妆成雪月明。”陆游也曾醉咏:“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有关鲛绡的诗词。

鲛,即人鱼。由人鱼织成的绡纱,入水不湿,具有神奇的功效。相思的眼泪若能浸透鲛绡,也足以见其爱意至深了。文人笔下的鲛绡,难道只是藉以聊表思念吗?在一些古文记载中,鲛绡似乎并非传说,在大唐皇宫就有这么一件稀世罕见的珍宝呢。

唐朝时期,有位官员张建章(806年—866年),曾任幽州行军司马,后来还担任过郡守。其人博学多才,喜爱阅读儒家经典及史学著作。由于酷爱读书,他收藏了上万卷著作。

唐文宗大和七年(833年),他奉命回访渤海国。途中,他乘坐的官船遭遇巨大的风浪,船舶难以航行,于是停靠在港湾,等待风浪停歇。渤海国为唐朝的藩属国,与唐朝交往频繁。

《镂绘集锦.仙山楼阁》
但见岛上的楼台亭阁岿然高耸。图为《镂绘集锦.仙山楼阁》,作者、年代不详。(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忽然,他看见一人身着青衣,驾着一叶小舟翩然而来。青衣人对张说:“奉大仙之命,请大夫一叙。”建章答应了,随着他来到一座大岛。但见岛上的楼台亭阁岿然高耸。

张建章登上楼台,看见有位女仙已在等他。女仙身边站着许多侍从。仙人款待张的饮食,都是他家乡的家常味。张吃完后,准备告退。女仙对他说:“你不欺暗室,是位正人君子。忽然遭受风涛之苦,我令这名青衣侍者把你接到岛上。”

在仙人的眼中,张建章即使在无人之处也不做亏心之事。神目如电,洞悉他的为人与美德,所以派人保护他。

张建章再起程时,惊涛骇浪已经平息,心中也不再恐惧。当时女仙还赠送他“鲛绡”,即由海里的人鱼(鲛人)所织的一种丝织品,称为绡(音消)。

鲛绡是一种稀世罕见的珍宝。每当夏日炎炎,酷暑难耐,展开鲛绡,就可以使满室顿时清凉。如果传说为真,在没有空调的古代,仅一方鲛绡,效用堪比今日的中央空调。

张大夫返回朝廷后,将女仙所赐珍宝献给当朝天子,成为皇宫珍宝。据亳州太清宫道士所说,后唐明宗皇帝李嗣源(867年—933年)有一年举行祭天大典。按照祭礼,朝廷要供奉宫廷重宝,以示对上天的敬仰。除了传国玉玺,其中就包括张建章进献的鲛绡。

事据《北梦琐言》卷十三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极仙翁
    他责备齐映,说:“你为何轻易地将事情泄露出去?你做神仙的事本可能成的,现在不行了。”
  • 唐高宗显庆年间,蜀郡青城有个采药人,人们已经不知他叫什么名,他曾经有过一次采药奇遇,误入桃花源。仙境别有洞天,和人间时间不同,回到人间已经人事全非。不过他倒是得到仙缘,得以二次来回,记得回去的路。
  • 在唐朝诸多或者好道或者信佛的皇帝中,中晚唐时期的唐宪宗李纯(778年—820年)算得上是有仙缘的皇帝之一。唐宪宗是唐朝第十一位皇帝、唐顺宗的长子。
  •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中共发动了惨绝人寰的“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文革期间,中共煽动批斗、武斗、告密、抄家等行为,导致中华传统文化与道德沦丧。在如此险恶时局下,慈悲的上天另辟蹊径,为有心求道者,打开一扇天窗。福建有位僧人法号宽净,于一九六七年黄历十月廿五日,在九仙山弥勒洞打坐炼功,元神离体来到极乐世界,带回许多醒世奇闻。他的事迹,为心存善良的世人,带来许多慰藉。
  • 从古至今,东西方留下不少奇闻,为后人揭晓邪淫者的去向。
  • 汉朝时期,一位方士遭人诬陷,下了大狱。狱官为他戴上刑具,刑具竟自动打开,掉在了地上。一名书生临终赠金,王忳代为安葬,不贪余金,悉数埋葬。多年以后,一阵奇特的旋风引发的故事,原来是在昭彰人的美好德行。
  • “自写履历”,自己写自身的经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如果换一个场地,如此简单的事,会让人恐惧到手不停地发抖。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
  • 北宋末年出现二位奇人:盲人王俊明与狂生龙伯康。眼盲之人,却提前“看见”了天星不照,地脉又绝,开封再难做都城。狂生醉酒,大显射箭神术,留下“火龙骑日,飞雪满天”的亡国预言。一场靖康之祸,让宋人受尽了屈辱。如果时光倒流,人们是否会选择相信预言?
  • 喇嘛致书将军,指参领犹如汉朝苏武身陷敌营,仍终守节操而不变节。将军于是前去,接回了参领。后来,参领官至护军参将,他因喇嘛的传授,精通堪舆术,日后因此誉满京城。
  • 在中国民间,有一个代代相传的故事,即红眼石狮的故事。对于故事的解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今重温中国古老的故事,又带给人新的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