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皇家珍寶 神奇的鮫綃

作者:宋寶藍
張建章忽然看見一人身著青衣,駕著一葉小舟翩然而來。圖為清 金廷標畫《仙舟笛韻軸》。(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7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在歷代詩詞作品中,文人墨客常提到一種精美的絲織品「鮫綃」。比如南唐馮延巳吟詠「一晌憑欄人不見,鮫綃掩淚思量遍。」蘇軾則曰:「鮫綃剪碎玉簪輕,檀暈妝成雪月明。」陸游也曾醉詠:「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除此之外,還有不少有關鮫綃的詩詞。

鮫,即人魚。由人魚織成的綃紗,入水不濕,具有神奇的功效。相思的眼淚若能浸透鮫綃,也足以見其愛意至深了。文人筆下的鮫綃,難道只是藉以聊表思念嗎?在一些古文記載中,鮫綃似乎並非傳說,在大唐皇宮就有這麼一件稀世罕見的珍寶呢。

唐朝時期,有位官員張建章(806年—866年),曾任幽州行軍司馬,後來還擔任過郡守。其人博學多才,喜愛閱讀儒家經典及史學著作。由於酷愛讀書,他收藏了上萬卷著作。

唐文宗大和七年(833年),他奉命回訪渤海國。途中,他乘坐的官船遭遇巨大的風浪,船舶難以航行,於是停靠在港灣,等待風浪停歇。渤海國為唐朝的藩屬國,與唐朝交往頻繁。

《鏤繪集錦.仙山樓閣》
但見島上的樓台亭閣巋然高聳。圖為《鏤繪集錦.仙山樓閣》,作者、年代不詳。(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忽然,他看見一人身著青衣,駕著一葉小舟翩然而來。青衣人對張說:「奉大仙之命,請大夫一敘。」建章答應了,隨著他來到一座大島。但見島上的樓台亭閣巋然高聳。

張建章登上樓台,看見有位女仙已在等他。女仙身邊站著許多侍從。仙人款待張的飲食,都是他家鄉的家常味。張吃完後,準備告退。女仙對他說:「你不欺暗室,是位正人君子。忽然遭受風濤之苦,我令這名青衣侍者把你接到島上。」

在仙人的眼中,張建章即使在無人之處也不做虧心之事。神目如電,洞悉他的為人與美德,所以派人保護他。

張建章再起程時,驚濤駭浪已經平息,心中也不再恐懼。當時女仙還贈送他「鮫綃」,即由海裡的人魚(鮫人)所織的一種絲織品,稱為綃(音消)。

鮫綃是一種稀世罕見的珍寶。每當夏日炎炎,酷暑難耐,展開鮫綃,就可以使滿室頓時清涼。如果傳說為真,在沒有空調的古代,僅一方鮫綃,效用堪比今日的中央空調。

張大夫返回朝廷後,將女仙所賜珍寶獻給當朝天子,成為皇宮珍寶。據亳州太清宮道士所說,後唐明宗皇帝李嗣源(867年—933年)有一年舉行祭天大典。按照祭禮,朝廷要供奉宮廷重寶,以示對上天的敬仰。除了傳國玉璽,其中就包括張建章進獻的鮫綃。

事據《北夢瑣言》卷十三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南極仙翁
    他責備齊映,說:「你為何輕易地將事情洩露出去?你做神仙的事本可能成的,現在不行了。」
  • 唐高宗顯慶年間,蜀郡青城有個採藥人,人們已經不知他叫什麼名,他曾經有過一次採藥奇遇,誤入桃花源。仙境別有洞天,和人間時間不同,回到人間已經人事全非。不過他倒是得到仙緣,得以二次來回,記得回去的路。
  • 在唐朝諸多或者好道或者信佛的皇帝中,中晚唐時期的唐憲宗李純(778年—820年)算得上是有仙緣的皇帝之一。唐憲宗是唐朝第十一位皇帝、唐順宗的長子。
  •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中共發動了慘絕人寰的「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文革期間,中共煽動批鬥、武鬥、告密、抄家等行為,導致中華傳統文化與道德淪喪。在如此險惡時局下,慈悲的上天另闢蹊徑,為有心求道者,打開一扇天窗。福建有位僧人法號寬淨,於一九六七年黃曆十月廿五日,在九仙山彌勒洞打坐煉功,元神離體來到極樂世界,帶回許多醒世奇聞。他的事蹟,為心存善良的世人,帶來許多慰藉。
  • 從古至今,東西方留下不少奇聞,為後人揭曉邪淫者的去向。
  • 漢朝時期,一位方士遭人誣陷,下了大獄。獄官為他戴上刑具,刑具竟自動打開,掉在了地上。一名書生臨終贈金,王忳代為安葬,不貪餘金,悉數埋葬。多年以後,一陣奇特的旋風引發的故事,原來是在昭彰人的美好德行。
  • 「自寫履歷」,自己寫自身的經歷,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如果換一個場地,如此簡單的事,會讓人恐懼到手不停地發抖。這其中有著怎樣的故事?
  • 北宋末年出現二位奇人:盲人王俊明與狂生龍伯康。眼盲之人,卻提前「看見」了天星不照,地脈又絕,開封再難做都城。狂生醉酒,大顯射箭神術,留下「火龍騎日,飛雪滿天」的亡國預言。一場靖康之禍,讓宋人受盡了屈辱。如果時光倒流,人們是否會選擇相信預言?
  • 喇嘛致書將軍,指參領猶如漢朝蘇武身陷敵營,仍終守節操而不變節。將軍於是前去,接回了參領。後來,參領官至護軍參將,他因喇嘛的傳授,精通堪輿術,日後因此譽滿京城。
  • 在中國民間,有一個代代相傳的故事,即紅眼石獅的故事。對於故事的解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如今重溫中國古老的故事,又帶給人新的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