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斥社交媒体封禁川普是践踏言论自由

编写:袁斌

人气 182

【大纪元2021年01月14日讯】美国社交媒体推特脸书等对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账号的封杀事关言论自由,不仅在英文也在中文舆论场引发了巨大争议,赞成者有之,反对者更是不乏其人。

为什么许多人反对社交媒体巨头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账号呢?让我们来看看网友们是怎么说的——

“美国互联网大资本家封禁川普的理由是川普说谎,所以要封禁川普,这个理由是非常荒谬的。基于人性(利益),反方一定会把说真相的人言论说成是谎言,因此是否是谎言的判断,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所以,只要禁言,基于人性,强者一定会以谎言为理由剥夺弱者说出真相的机会。”

“未经审批审判之前,待审判的只是嫌疑犯,法庭都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哪怕审判之后,被判有罪,他还是可以说话,只要证据充分,罪犯仍然可以翻案。美国大资本封禁川普,等于直接判了川普的死刑,这是非常恐怖的,虽然说他们是企业,但是美国政府是没有自己的官方媒体的,开国前辈充分相信民间媒体,但是到了高科技社会,几家公司就垄断了媒体,他们几乎等同于政府的职能部门。”

“什么是‘谎言’,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一个绝对客观的标准。

即使是99%认同的,仍然可能在将来证明是错误的,更不必说像‘美国选举没有舞弊’这种‘官方’认同率略大于50%、真实认同率很可能不到50%的。

甚至于绝大多数科学家都认同的现象或‘规律’,也不能保证绝对正确。所以科学界也不能禁止少数派的观点,只能提出质疑。

那些认为推特可以根据是否谎言而禁止言论的,实际上就是默认推特可以裁决真理,等于给了推特宗教裁判所的权力,相当于推翻启蒙时代以来一起进步。

当然,即使在现代社会,人们一般还是默认媒体和平台应当限制或禁止某些绝大部分人实在不能容忍的言行,如色情暴力,但这属于道德问题,不是真假问题(所有人都清楚,不是禁止传播了,这些就不存在了),并且其尺度也会因为国情、时代而发生变化。”

“美国华尔街互联网大资本家封禁川普再次证明了他们操纵大选,甚至舞弊。”

“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就让法律来解决。除了法官,谁都没有权力下判决。社交媒体是个平台,没有充当判官的资格,它就不应该有自行删除任何言论的权力。”

“哪怕就是死刑,在他没有执行死刑之前,他仍然有说话的权利,所以太多国家,为了避免冤案,废除了死刑,让罪犯一直有说话的机会。 美国华尔街、科技巨头 封禁川普己经破坏了自由民主的基石了。”

“以后嫌疑人只有上电视认罪 才有讲话的机会。”

“美国华尔街科技巨头的利益是全球化,他们根本不在乎任何国家平民的利益,他们是没有祖国的,他们的目标是统治全球,全球割韭菜。土工和华尔街勾兑,成为华尔街统治中国的合作者(拿摩温)。”

“这些社交媒体的问题在于他们是私企,未经任何人授权却有审查言论的权力。”

“华尔街科技大资本家掌握了舆论,发动了政变,颠覆了自由民主的美国。

科技时代,大资本家更加容易奴役平民。”

“今天能封川普,明天就能封遭遇不公的普通民众,一群白左还傻呵呵的觉得封的好。看来白人也不比国人高明到哪儿去,真希望铁拳来的快点。”

“其实言论分为两种,一种叫“事实性言论”,比如“张三偷了李四的东西”;另一种叫做“观点性言论”,比如“中共是邪恶的”。事实性言论有真假之分,而观点性言论则没有(只有是否认同)。

不过现实生活中这两种言论的界限要更模糊一些。比如“本次美国大选存在舞弊现象”是一个事实性言论,而“大选舞弊的定义”则是一个观点性言论。想要讨论这件事是否发生势必绕不开这些观点性的东西,而对观点性言论的审查是不道德的,因此我认为对这次大选的言论审查不道德。”

“依据常识,facebook和twitter这种公众媒体平台,显然限制了有7300万选民支持的总统的言论自由。与美国宪法基本精神是违背的。这还要什么复杂的法律知识吗?社会效果就是如此。”

“我的观点是,facebook等肯定是限制了言论自由的。任何具有垄断特征的力量,都是会对公众权益产生侵犯的。Facebook和twitter,今天的限制川普的作为,也不是自由市场的结果,而是政府干预的结果,也就是203条款。互联网平台,已经不是工业革命时期的垄断规律啦。工业革命的法律和认知标准,已经不适应后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 。工业革命事情,形成的原来的反垄断法,对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公权力的无边界企业,他们对私权的侵犯, 尤其是数据隐私权的侵犯,法律还没有数据私有产权保护。社交媒体,因为具有嬴者通吃的特征,具有无边界企业的特征,他们其实承担了许多社会公器和基础设施的作用,当然不能用工业革命时期,那种地位和办法来解释和治理。”

“推特,脸书等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或者叫平台主张,风沙川普也就罢了,为啥还集体风沙parler?这个怎么说?”

“川普并没有说过鼓励用暴力的话。而且据时间计算,他的讲演结束和国会失控之间的时间差太小,不足以让听众赶到国会去参加暴力行动。川普的个人作风我不喜欢,但是他有权在法律框架内挑战选举结果。美国法院通常要在收集到70%证据时才会有所行动。所以我们可以断定证据不足,但不能判断做法律诉讼是无理取闹。”

“社交媒体或建立社交媒体的公司本身不具备对‘言论严重不当’的定义权利。因此,如果我们把达到封号标准的“言论不当严重程度”决定权交给社交媒体,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被社交媒体封号。这是我们中国人都有的切身体会”。

“关闭支持特朗普的普通公民的社交媒体账号更是明显的错误。社交媒体给出的封号理由是这些账号散布2020年大选被窃的言论。但判断和确定2020年大选是否被窃,远远超出了社交媒体的权限。社交媒体例如推特和脸书作为公司和其管理者作为个人,完全可以反对和批评那些窃选的言论,但是作为社交媒体,他们没有这样的权限去阻止人们发布窃选言论。实际上,2016年大选后,脸书和推特上充满特朗普通过‘通俄门’窃选的言论,但这两大社交媒体都对此完全置之不理。即使国会专案调查了通俄门并且没有得到通俄门的证据以后,这样的言论照样保持甚至有人再次发布在推特和脸书上。”

“民主国家对大范围出现的窃选谣言(我本人不相信2020年美国大选存在大规模窃选)的应对方式,是直面它,是针对每一个窃选指控给出合乎法律的驳斥,是像比如通俄门调查那样对全国选民做出说明,而不是禁言。禁言只会让窃选论更加盛行,让更多人怀疑可能存在窃选(否则为什么要禁言呢?),从而进一步推动动乱;禁言还在美国历史上开创一个极其恶劣的先例,使今后对美国选举结果的任何质疑都将受到压制甚至禁止。而如果选举结果不容许质疑,民主制度也就失去了它的根基。”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胡少江:疫情蔓延的危机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升级需求
华裔选民:保护好美国民主制度
日知名媒体人:该弹劾的不是川普 而是主流媒体
川普推特被停 中共官媒人士推文被讥讽
最热视频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散文:读〈天台二女〉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