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看数码霸权对言论自由的封杀

文:欣文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灵犀/大纪元)
人气: 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1月15日讯】言论自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自由女神高举火炬照亮世界的经典画面曾经鼓舞了世界上多少向往自由的人们。然而,在2020美国大选的这段日子里,特别是权力交接进入倒计时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最民主、自由的国家,言论自由却遭到了数码霸权的强势封杀,连国家元首川普的声音都被屏蔽。我们再次请来了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进行分析。

针对川普 封杀不同言论

何良懋介绍,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科技巨头利用把持的社交媒体、甚至电商都参与了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言论和视频。川普的Twitter账户被永久封闭,他的官方账户将被封闭到1月20号,然后交给拜登。

川普作为总统,是公权力的代表人物,虽然临近权力交接, 但毕竟是在任美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而他的说话、声音、言论和所拍摄的影片全部都有公众意义的,不让其发出来的话,其实就是剥夺了美国公众评议、分析一个行政领导最新发言的机会。就等于替美国人去筛选什么是自己喜欢了解的信息。这些做法令人深思:美国这些民间企业、其实是私营企业怎么可以执行一些公权力才有的审查、甚至有封锁言论的功能?

四大疑问 直指封杀违法

针对这些私营社交媒体机构的做法,何良懋提出四大疑问。

第一, 权力源。他们这样做的权力是谁授予的?国家并没有授予这些私营机构这个权力。

第二, 审查标准。社媒这样封锁、屏蔽、删贴的标准何在?如果说川普的言论有煽动暴力的危险,那么请问Twitter和 Facebook有没有将他们现行关于伊朗、关于中共、关于俄罗斯,或者是关于国际上一些恐怖组织或者相关团体的言论也都做同样处理呢?如果没有的话,现在这些社交媒体是在针对川普,是双重标准。而这种双重标准是公然践踏美国的公民自由。川普就算不是总统、只是作为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侵害,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

第三, 寒蝉效应。他们怎能向其他用户保证不会受到影响呢?美国是三权分立。公权力是有宪法保护的,总统权力尚且受国会监督,但是现在这些私营的社交媒体却可以肆意行使这种权力。对国家的领袖尚且可以封杀言论, 无权无势的用户权益如何得到保障?

第四, 政治取向性。这个很严重,因为这些民间网上平台理论上应该是政治中立、超党派的,不应该与任何政党或党派的利益有关联。但是现在他们很明显的出现了政治归向,涉入了美国的政党政治,做了民主党的啦啦队。如果要这样做,这些公司就应该向用户申报利益, 表明政治归向, 否则是违反美国法律的。

何良懋指,社交媒体用的自订的标准审查,随便“搬龙门”(朝令夕改)。这在西方社会里也是违反了Level playing field(公平竞争原则)。在美国这个崇尚自由市场 、自由竞争的社会里面, 是不能够接受的。这就相当于是黑社会,你依靠了一个大佬, 拿着一些有利的武器,去砍杀其它那些市场上的所有你看不顺眼的力量,然后得到你的最大利益,抢占地盘,这是属于黑社会的帮派行为,无法无天。

言论限制违宪 多国政要发声

何良懋表示,美国宪法第1修正案说明,宪法是要保障每一个个体都有言论自由。国会不能制定任何限制人们言论自由、请愿自由、宗教自由、发表自由言论的机会。国会都不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这些私营企业可以限制国会没有立法限制的事情、凌驾于国会之上,甚至是践踏美国的宪法?

现在这些大型社交媒体自己变成了数码霸权,颠覆了美国社会人民享有言论自由的传统,成了美国科技界的异端裁判所。这种封杀舞弊指控的做法更接近于中共的一言堂、统一思想的做法,变相成了美国的“中宣部”。如果把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也列为恐怖主义的口号,就可能会引发内战。如果这样做,民主党就算未来执政也会面临很大障碍。

近日,就美国社交媒体的疯狂举动,以欧洲为主的很多国家的政要,及五眼联盟的部分政要纷纷表示不同意这些社交媒体的做法。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表示Twitter和Facebook这些做法是有问题的,深以为忧; 法国的议员也说这些社交媒体这样封杀美国总统是破坏了美国的言论自由;澳洲代总理也表示这种做法对美国社会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不能够接受。

作恶要承担后果 报应开始

由于川普及支持者大量搬家到Parler,电商巨头亚马逊对Parler也实施了封杀。何良懋认为,Parler可以商业纠纷的形式告其违约。现在也有些人要告Facebook跟中共分享用户信息。

自由是有代价的,行使霸权的人更要为其恶行承担后果。其实报应已经开始。

1.股价暴跌,资金外流。这些社交媒体全力打压川普及支持者之后, 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等五大社交媒体公司的市值总共蒸发了1466亿美元,Twitter更是重伤, 股价一度跌破12%, 当天收市时跌了超过6%。何良懋分析,股价损失很多都是几十到几百亿,他们是受到市场投资者的打脸。

2.客户大逃亡,转投新媒体。近日,很多不认同这些媒体的客户纷纷销户、搬家到其他的新兴媒体平台,这个正大逃亡潮方兴未艾。美国人民现在用离开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WhatsApp这些社交媒体的的方式来投票,从而证明打压川普是不得人心的,不能代表主流的民意。

何良懋进一步分析, 对于这些在政治上向拜登递出投名状的社交媒体,投资者和市场已经向他们交出的最清晰选票——撤走资金。这种用政治归边的方式来换取商业利益的做法,很可能得不偿失。估计2021年第1季度,他们的业绩也会十分惨淡。

3.前景堪虞,人才流失。何良懋认为, 人才流失是由于不但股价下跌、资金流走、客户也出现了大逃亡,恶行所带来的报应使这些公司的员工看到前景堪虞。有报导说,硅谷方面数以千计的高科技人才在转投其他科技公司。

4.决策错误,或会现高层“大炒鱿”。何良懋指,川普也说这些社交媒体是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包括了两个方面。

首先,以政治取向作为他们的决策,取代以客户利益、市场利益作为决策取向。违背了市场原则就会受到市场的惩罚。由于业绩不佳,政治决策错误,所以未来可以估计社媒的高层会出现“大炒鱿”。

其次,他们不惜为了短期的利益作出政治决定,来封杀川普,打错了算盘。现在这场攻防战才刚刚开始。川普有超过7500万选民支持他,加上那些没去投票和没有资格投票的人,估计会有上亿的人都是某种程度的川普支持者,也就是说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是站在川普一边的,这些社交媒体居然跟上亿的美国人作对,是不是一个政治自杀呢?

对于有传总部设在爱德荷州的网络供应商T1 WiFi 准备不再为Facebook和Twitter这两间公司提供网络服务,何良懋认为这是美国有局部地区抵制这些数码霸权者,但是这释出一个信号,让公众知道这些社交媒体作恶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不能够横行无忌。

离任社媒高层加入拜登团队涉利益冲突

从公布出来的名单看,离任后的多个社交媒体高层纷纷加入拜登政府团队。何良懋认为这是出现了角色冲突,这在国会将受到质疑,提名能否通过是个疑问。因为既然你这么明显在选举期间表现出倾向性,那就是说你用了不公正的手法去助选,化公为私,谋取政党私利,而不是为了美国的公众利益服务,这种操守是很有问题的。 230条款只是豁免了社交媒体在言论上的法律责任,但如果是行政错失他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