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看數碼霸權對言論自由的封殺

文:欣文

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1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1月15日訊】言論自由是美國的立國之本。自由女神高舉火炬照亮世界的經典畫面曾經鼓舞了世界上多少嚮往自由的人們。然而,在2020美國大選的這段日子裡,特別是權力交接進入倒計時的時候,在這個世界上最民主、自由的國家,言論自由卻遭到了數碼霸權的強勢封殺,連國家元首川普的聲音都被屏蔽。我們再次請來了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進行分析。

針對川普 封殺不同言論

何良懋介紹,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科技巨頭利用把持的社交媒體、甚至電商都參與了封殺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言論和視頻。川普的Twitter賬戶被永久封閉,他的官方賬戶將被封閉到1月20號,然後交給拜登。

川普作為總統,是公權力的代表人物,雖然臨近權力交接, 但畢竟是在任美國政府的最高領導人。而他的說話、聲音、言論和所拍攝的影片全部都有公眾意義的,不讓其發出來的話,其實就是剝奪了美國公眾評議、分析一個行政領導最新發言的機會。就等於替美國人去篩選什麼是自己喜歡了解的信息。這些做法令人深思:美國這些民間企業、其實是私營企業怎麼可以執行一些公權力才有的審查、甚至有封鎖言論的功能?

四大疑問 直指封殺違法

針對這些私營社交媒體機構的做法,何良懋提出四大疑問。

第一, 權力源。他們這樣做的權力是誰授予的?國家並沒有授予這些私營機構這個權力。

第二, 審查標準。社媒這樣封鎖、屏蔽、刪貼的標準何在?如果說川普的言論有煽動暴力的危險,那麼請問Twitter和 Facebook有沒有將他們現行關於伊朗、關於中共、關於俄羅斯,或者是關於國際上一些恐怖組織或者相關團體的言論也都做同樣處理呢?如果沒有的話,現在這些社交媒體是在針對川普,是雙重標準。而這種雙重標準是公然踐踏美國的公民自由。川普就算不是總統、只是作為一個公民的言論自由都受到侵害,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

第三, 寒蟬效應。他們怎能向其他用戶保證不會受到影響呢?美國是三權分立。公權力是有憲法保護的,總統權力尚且受國會監督,但是現在這些私營的社交媒體卻可以肆意行使這種權力。對國家的領袖尚且可以封殺言論, 無權無勢的用戶權益如何得到保障?

第四, 政治取向性。這個很嚴重,因為這些民間網上平台理論上應該是政治中立、超黨派的,不應該與任何政黨或黨派的利益有關聯。但是現在他們很明顯的出現了政治歸向,涉入了美國的政黨政治,做了民主黨的啦啦隊。如果要這樣做,這些公司就應該向用戶申報利益, 表明政治歸向, 否則是違反美國法律的。

何良懋指,社交媒體用的自訂的標準審查,隨便「搬龍門」(朝令夕改)。這在西方社會裡也是違反了Level playing field(公平競爭原則)。在美國這個崇尚自由市場 、自由競爭的社會裡面, 是不能夠接受的。這就相當於是黑社會,你依靠了一個大佬, 拿著一些有利的武器,去砍殺其它那些市場上的所有你看不順眼的力量,然後得到你的最大利益,搶占地盤,這是屬於黑社會的幫派行為,無法無天。

言論限制違憲 多國政要發聲

何良懋表示,美國憲法第1修正案說明,憲法是要保障每一個個體都有言論自由。國會不能製定任何限制人們言論自由、請願自由、宗教自由、發表自由言論的機會。國會都不可以做的事情為什麼這些私營企業可以限制國會沒有立法限制的事情、凌駕於國會之上,甚至是踐踏美國的憲法?

現在這些大型社交媒體自己變成了數碼霸權,顛覆了美國社會人民享有言論自由的傳統,成了美國科技界的異端裁判所。這種封殺舞弊指控的做法更接近於中共的一言堂、統一思想的做法,變相成了美國的「中宣部」。如果把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也列為恐怖主義的口號,就可能會引發內戰。如果這樣做,民主黨就算未來執政也會面臨很大障礙。

近日,就美國社交媒體的瘋狂舉動,以歐洲為主的很多國家的政要,及五眼聯盟的部分政要紛紛表示不同意這些社交媒體的做法。如德國總理默克爾就表示Twitter和Facebook這些做法是有問題的,深以為憂; 法國的議員也說這些社交媒體這樣封殺美國總統是破壞了美國的言論自由;澳洲代總理也表示這種做法對美國社會是一種很大的傷害,不能夠接受。

作惡要承擔後果 報應開始

由於川普及支持者大量搬家到Parler,電商巨頭亞馬遜對Parler也實施了封殺。何良懋認為,Parler可以商業糾紛的形式告其違約。現在也有些人要告Facebook跟中共分享用戶信息。

自由是有代價的,行使霸權的人更要為其惡行承擔後果。其實報應已經開始。

1.股價暴跌,資金外流。這些社交媒體全力打壓川普及支持者之後, 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等五大社交媒體公司的市值總共蒸發了1466億美元,Twitter更是重傷, 股價一度跌破12%, 當天收市時跌了超過6%。何良懋分析,股價損失很多都是幾十到幾百億,他們是受到市場投資者的打臉。

2.客戶大逃亡,轉投新媒體。近日,很多不認同這些媒體的客戶紛紛銷戶、搬家到其他的新興媒體平台,這個正大逃亡潮方興未艾。美國人民現在用離開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WhatsApp這些社交媒體的的方式來投票,從而證明打壓川普是不得人心的,不能代表主流的民意。

何良懋進一步分析, 對於這些在政治上向拜登遞出投名狀的社交媒體,投資者和市場已經向他們交出的最清晰選票——撤走資金。這種用政治歸邊的方式來換取商業利益的做法,很可能得不償失。估計2021年第1季度,他們的業績也會十分慘淡。

3.前景堪虞,人才流失。何良懋認為, 人才流失是由於不但股價下跌、資金流走、客戶也出現了大逃亡,惡行所帶來的報應使這些公司的員工看到前景堪虞。有報導說,矽谷方面數以千計的高科技人才在轉投其他科技公司。

4.決策錯誤,或會現高層「大炒魷」。何良懋指,川普也說這些社交媒體是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這包括了兩個方面。

首先,以政治取向作為他們的決策,取代以客戶利益、市場利益作為決策取向。違背了市場原則就會受到市場的懲罰。由於業績不佳,政治決策錯誤,所以未來可以估計社媒的高層會出現「大炒魷」。

其次,他們不惜為了短期的利益作出政治決定,來封殺川普,打錯了算盤。現在這場攻防戰才剛剛開始。川普有超過7500萬選民支持他,加上那些沒去投票和沒有資格投票的人,估計會有上億的人都是某種程度的川普支持者,也就是說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是站在川普一邊的,這些社交媒體居然跟上億的美國人作對,是不是一個政治自殺呢?

對於有傳總部設在愛德荷州的網絡供應商T1 WiFi 準備不再為Facebook和Twitter這兩間公司提供網絡服務,何良懋認為這是美國有局部地區抵制這些數碼霸權者,但是這釋出一個信號,讓公眾知道這些社交媒體作惡是要付出代價的,他們不能夠橫行無忌。

離任社媒高層加入拜登團隊涉利益衝突

從公布出來的名單看,離任後的多個社交媒體高層紛紛加入拜登政府團隊。何良懋認為這是出現了角色衝突,這在國會將受到質疑,提名能否通過是個疑問。因為既然你這麼明顯在選舉期間表現出傾向性,那就是說你用了不公正的手法去助選,化公為私,謀取政黨私利,而不是為了美國的公眾利益服務,這種操守是很有問題的。 230條款只是豁免了社交媒體在言論上的法律責任,但如果是行政錯失他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