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像监管公共事业一样监管社交媒体

人气 556

【大纪元2021年01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etsy McCaughey撰文/原泉编译)当推特(Twitter)关闭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的账户、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封杀了数百万保守派青睐的社交网站Parler时,民主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由左派经营的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剥夺美国人自由沟通和交流想法的权利。

开国元勋们担心政府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来封杀和压制不同的观点,他们的补救措施是第一修正案,保障我们所有人的言论和结社自由,禁止政府审查。他们无法预料科技公司会变得比政府更强大,并有压制或封杀政治观点的垄断能力。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简称ACLU)的律师凯特‧鲁恩(Kate Ruane)解释说,脸书和推特现在“行使不受约束的权力,将人们从那些已成为数十亿人不可或缺的社交平台上删除”。

而谷歌,现在是所有互联网搜索的代名词,通过将内容放在很少有搜索者会进入的极靠后的页面上,来压制内容。

曾经,报纸是第一修正案和思想市场最坚定的捍卫者。现在不一样了,在川普的推特账户被关闭后,《纽约时报》的科技通讯倡导更多的审查制度,而不是更少。文章呼吁审查“习惯性的网络误导者”,并打击大约25位“有影响力的虚假信息重复传播者”,如保守电台主持人、福克斯新闻评论员丹‧邦吉诺(Dan Bongino)。

谁来决定对错?200年来,美国人相信,用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的话说,“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是思想在市场竞争中被接受的能力”。

现在看来,那些为推特和其它科技巨头工作的左派们所认为是对的,公众就不能置疑。

推特和脸书假扮“事实核查员”,限制《纽约邮报》关于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上罪证内容的准确报导的传播。他们想确保普通美国选民在投票前不会看到这些内容。

美国人应该对这种高科技暴政感到愤怒。它剥夺了他们进入思想市场的机会,并有可能破坏政治自由。如果不让选民听到相互竞争的观点和候选人的真实情况,选举就不公平。

解决办法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人们关注的焦点是废除《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tcy Act)第230条,该条保护科技巨头不因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前提是它们是公正的平台。共和党人希望免除它们的法律豁免权,但这可能会促使它们更多地限制内容,正如许多民主党人所希望的那样。

更好的办法是把这些科技平台当作公共事业,就像水、电、电话、煤气公司一样,把它们当作公用事业来监管。它们是垄断企业,它们为依赖的公众提供基本服务。公共事业公司不能因为某些客户的政治观点而拒绝向他们提供服务。

川普去年7月提出了类似的做法。但由于现在民主党控制着国会和白宫,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当诉讼当事人对科技巨头的审查提出异议时,最高法院更有可能提供帮助。大法官们准备将使用社交媒体作为一项基本权利加以保护。

2017年,高等法院驳回了北卡罗来纳州的一项法律,该法律禁止有性犯罪前科的人使用脸书、推特和类似的科技平台。大法官们一致裁定,北卡罗来纳州的法律剥夺了性犯罪者了解政府成员言行的权利。大法官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称社交媒体是“至关重要的政治沟通渠道”。

如果性侵者可以使用社交媒体,有什么道理屏蔽保守派?

期待大法官们扩大第一修正案的范围,限制科技滥用。

宪法禁止政府限制我们的所见所闻,那么为什么五家未经民选的科技公司就应该拥有这样的权力?

原文Regulate Social Media Like Public Utiliti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贝茜‧麦考伊(Betsy McCaughey)博士是一位政治评论员、宪法专家、辛迪加专栏作家,并著有多本著作,包括《奥巴马健康法:它说了什么以及如何废除》(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和《下一个大流行》(The Next Pandemic)。她曾任纽约州副州长。

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媒体在学舌北京之前应三思
【名家专栏】媒体喊狼来了 人们不再相信
【名家专栏】媒体公司操纵竞选 以失败告终
【名家专栏】Parler被噤声
最热视频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大家谈】修路到台北?中共吓台招术不灵
【重播】布林肯发表外交政策讲话 八大要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