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力:美国人非常推崇的美德

人气 794

【大纪元2021年01月08日讯】(Jeff Minick撰文/大纪元记者原泉编译)感恩节过后的一个寒冷的下午,我站在弗吉尼亚州弗兰特罗亚尔(Front Royal)一家汽车修理店里,看着机械师试着拆掉我轮胎上压力阀的金属帽。他解释说,不应该在喷嘴上装这样的盖子,因为它们会被卡住,就像现在这样,强行取下则会损坏轮胎。他先用WD-40(一种金属润滑剂)和一把扳手,然后走进一个房间,拿着喷灯回来,小心翼翼地加热其中一个金属帽和阀门,再试着用扳手。

“真棒。”金属帽摘下来的时候,我说道。他抬头看了看我﹐说道:“七十年代的时候,我在这附近的一个农场长大。我们的东西不多,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工具。我们习惯了想办法,所以我才学会了一些这样的方法。”

这位熟练的男子成功地将四个金属帽全部拆下,换上了塑料帽,并说:“嗯,这为你节省了大约400美元。”我向他道谢,并问了修理费。他说:“不收钱。”我反对时,他挥手示意我离开。

第二周,我在超市买了三大桶饼干﹐送给他和他的同事们。而我也在思索着他说的在农场长大的事情。

过去的典范

从我们最早的历史来看,自食其力美国人非常推崇的美德

我们美国人信奉这一美德,因为殖民者从他们踏上这块大陆的第一天起,就只能依靠自己和自己的资源来生存。此后的几个世纪里,定居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特别是拓荒者和离群者,依靠他们土生土长的技能、智慧和常识,以及他们的邻居﹐来修理他们的马车、盖房子、打猎和种植庄稼使桌上有食物、接生、照顾病人。如果他们变得绝望和需要帮助,他们会向家人、朋友或当地教会寻求帮助。

想想“草原上的小屋”(Little House on the Prairie) 相关的书籍和电视连续剧里的英格尔斯(Ingalls)夫妇。从阿巴拉契亚山脉到大平原,我们数以百万计的祖先就像这对夫妇一样,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来维持生活。

美式文化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詹姆斯‧费尼莫尔‧库柏 (James Fenimore Cooper)和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等作家都推崇这种独立和个人主义的思想。在爱默生的作品“自立更生”(Self-Reliance) 中,他为不循规蹈矩和个性提出了强有力的理由,并建议他的读者们追随我们自己的指路明灯。

在库柏的长篇小说“最后的莫希干人”(The Last of the Mohicans)中,主人公纳蒂‧邦波(Natty Bumppo) 是典型的拓荒者,不受任何人支配,靠他的智慧、对森林的了解和他的长枪生活。在《瓦尔登湖》(Walden)中,梭罗描述了他两年来生活在森林里,尽可能多地亲力亲为。

从那时起,我们的文学作品就提倡在逆境中的独立和坚韧。

我们在查尔斯‧波蒂斯(Charles Portis)的小说《真正的勇气》(True Grit﹐又译《大地惊雷》)中就能找到这种坚韧不拔的经典例子,好莱坞曾两次将其拍成电影。女主人公玛蒂 (Mattie)一心想要为遇害的父亲报仇,她雇用了治安官鲁斯特‧科格本 (Rooster Cogburn)来追查凶手,并坚持陪他一起参加追捕行动。事实证明,玛蒂是一个坚强的年轻女子,能够在这次追捕行动中独挡一面。

这种美国人的独立和自立意识也成为我们电影的主旋律。

加里‧库珀(Gary Cooper)在《正午》(High Noon)中、吉米‧斯图尔特(Jimmy Stewart)在《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中、多萝西‧奎尔(Dorothy McGuire)在《布鲁克林有棵树》(A Tree Grows in Brooklyn)中、约翰‧韦恩(John Wayne)在他的多部西部片中,这些电影和其它上千部电影把美国人描绘成有勇气、有能力的人。

教导自食其力

如果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就会意识到自食其力是教育的主要目标。

我们教约翰尼(Johnny)系鞋带、穿衣服、看书,用叉子和勺子吃饭,而不是用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学会了开车、换轮胎、保持收支平衡,还有上千项大大小小的任务,这些都将使他成为一个成年人。

为了推动约翰尼在自立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他的父母坚持让他打电话给教练或老师预约见面或澄清指示。他们鼓励他在暑假甚至放学后外出打工,把钱存起来上大学或买车,这样不仅教他自食其力,还教他享乐在后。通过言传身教,让他熟悉逻辑和推理的技能,这样,当他踏入社会时,他就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忽视自食其力的代价

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这样做,尤其是当他们的孩子长大后。他们成了一些人所说的“直升机父母”,即使在孩子到了大学之后,也会盘旋在孩子上方,为他们排除困难,铺平道路。比如,在女儿的英语作文得了B而不是A之后,他们会给教授打电话;或者找儿子的雇主谈工作中的问题。

(译者注:helicopter parents直升机父母是指过分介入儿女生活,保护或是干预其生活的父母,因为类似直升机一样地盘旋在儿女身边,故称为直升机父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试图帮助孩子的努力,却成了他们自立和成熟道路上的绊脚石。

在我们这个时代,自食其力意识的减弱也给我们带来了大政府的危险。我们曾经自己面对问题和困难,或者寻求周围人的帮助,而现在﹐许多人自动期待政府提供这种援助。我们希望政府能教育我们的孩子,在我们生病的时候照顾我们,在我们不工作的时候给我们钱,并且没收一些人的钱,发给其他人。

这种脱离自食其力的长期运动,这种对我们的官员和政客们屈膝的态度,给了我们的政客和官僚越来越多的权力。

大流行就是这种趋势的最佳例子。我们的一些市长和州长没有像对待成年人一样对待他们的选民,向他们提出如何保持安全的建议,而是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和限制,把这些公民当作儿童对待。这种做法激怒了许多人,但其部分原因是我们放弃了自食其力和自我约束。

限制

当然,我们没有人能够一直像鲁滨逊‧克鲁索(Robinson Crusoe)那样生活,自食其力不应该排除接受他人的帮助。就像我需要那位技师帮我换轮胎一样,其他人也可以帮助我们挑起重担。

(译者注:鲁滨逊‧克鲁索是丹尼尔‧笛福所着的小说《鲁滨逊漂流记》的主人公﹐小说讲述了一位海难的幸存者鲁滨逊在一个偏僻荒凉的热带小岛上度过28年的故事。)

比如我妻子去世后,朋友和我所教的学生家长帮助我数月,他们给我的家人送来了食物,在我教课的时候照顾我9岁的儿子,还把钱捐给了我为纪念妻子而设立的为孩子上大学的基金。如果没有这种帮助,我能应付得来吗?也许能。但我当时和现在对这些人和他们给予我的帮助的感激之情是无止境的。

有一次,一群父母筹集了一大笔钱送我去欧洲。当我告诉女儿我觉得接受这份礼物不舒服,可能会拒绝时,她说:“那是一种罪恶。你剥夺了他们做慈善的权利。拿这笔钱去欧洲吧,爸爸。”

她是对的,我错了。如果放任的话,自食其力可能会变成傲慢自大。

捍卫尊严

文学家威廉‧乔治‧乔丹(William George Jordan)的《自我控制:它的王权和威严》(Self-Control: Its Kingship and Majesty)出版于1898年,是一本古老的自助书籍。在第十三章“自食其力的尊严”中,乔丹写道:“自食其力的人说:‘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实现我的潜能;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使我变好或变坏。’他在经济上、社会上、精神上、身体上和道德上都找到了自己的救赎。”

这在当时是很好的建议,现在也是很好的建议,特别是考虑到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新的一年的到来。

换句话说,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要对我们是谁和我们是什么而负责任。当我们否认这一观点时,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就是在否认我们自己的人性。

在我们进入新的一年之际,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的国家,让我们下定决心更加自食其力。

原文Self-Reliance: An American Virtu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介绍:

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是四个孩子的父亲,20年来,他在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的家庭学校学生研讨会上教授历史、文学和拉丁语。他是小说《阿曼达‧贝尔》和《尘土飞扬》和非小说类作品“边走边学”和“电影造人”的作者。目前,他居住在弗吉尼亚州的Front Royal从事写作。请访问JeffMinick.com,关注他的博客。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美德州宣布5月进入经济复苏“第一阶段”
展现传统中华美德 明慧学校夏令营收硕果
川普拟重建学校教育 聚焦普世价值观和美德
探索黑洞秘密 英美德科学家获诺贝尔物理奖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