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力:美國人非常推崇的美德

人氣 794

【大紀元2021年01月08日訊】(Jeff Minick撰文/大紀元記者原泉編譯)感恩節過後的一個寒冷的下午,我站在弗吉尼亞州弗蘭特羅亞爾(Front Royal)一家汽車修理店裡,看著機械師試著拆掉我輪胎上壓力閥的金屬帽。他解釋說,不應該在噴嘴上裝這樣的蓋子,因為它們會被卡住,就像現在這樣,強行取下則會損壞輪胎。他先用WD-40(一種金屬潤滑劑)和一把扳手,然後走進一個房間,拿著噴燈回來,小心翼翼地加熱其中一個金屬帽和閥門,再試著用扳手。

「真棒。」金屬帽摘下來的時候,我說道。他抬頭看了看我﹐說道:「七十年代的時候,我在這附近的一個農場長大。我們的東西不多,反正也沒有什麼好工具。我們習慣了想辦法,所以我才學會了一些這樣的方法。」

這位熟練的男子成功地將四個金屬帽全部拆下,換上了塑料帽,並說:「嗯,這為你節省了大約400美元。」我向他道謝,並問了修理費。他說:「不收錢。」我反對時,他揮手示意我離開。

第二週,我在超市買了三大桶餅干﹐送給他和他的同事們。而我也在思索著他說的在農場長大的事情。

過去的典範

從我們最早的歷史來看,自食其力美國人非常推崇的美德

我們美國人信奉這一美德,因為殖民者從他們踏上這塊大陸的第一天起,就只能依靠自己和自己的資源來生存。此後的幾個世紀裡,定居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特別是拓荒者和離群者,依靠他們土生土長的技能、智慧和常識,以及他們的鄰居﹐來修理他們的馬車、蓋房子、打獵和種植莊稼使桌上有食物、接生、照顧病人。如果他們變得絕望和需要幫助,他們會向家人、朋友或當地教會尋求幫助。

想想「草原上的小屋」(Little House on the Prairie) 相關的書籍和電視連續劇裡的英格爾斯(Ingalls)夫婦。從阿巴拉契亞山脈到大平原,我們數以百萬計的祖先就像這對夫婦一樣,用他們所擁有的一切來維持生活。

美式文化

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詹姆斯‧費尼莫爾‧庫柏 (James Fenimore Cooper)和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等作家都推崇這種獨立和個人主義的思想。在愛默生的作品「自立更生」(Self-Reliance) 中,他為不循規蹈矩和個性提出了強有力的理由,並建議他的讀者們追隨我們自己的指路明燈。

在庫柏的長篇小說「最後的莫希干人」(The Last of the Mohicans)中,主人公納蒂‧邦波(Natty Bumppo) 是典型的拓荒者,不受任何人支配,靠他的智慧、對森林的了解和他的長槍生活。在《瓦爾登湖》(Walden)中,梭羅描述了他兩年來生活在森林裡,儘可能多地親力親為。

從那時起,我們的文學作品就提倡在逆境中的獨立和堅韌。

我們在查爾斯‧波蒂斯(Charles Portis)的小說《真正的勇氣》(True Grit﹐又譯《大地驚雷》)中就能找到這種堅韌不拔的經典例子,好萊塢曾兩次將其拍成電影。女主人公瑪蒂 (Mattie)一心想要為遇害的父親報仇,她僱用了治安官魯斯特‧科格本 (Rooster Cogburn)來追查凶手,並堅持陪他一起參加追捕行動。事實證明,瑪蒂是一個堅強的年輕女子,能夠在這次追捕行動中獨擋一面。

這種美國人的獨立和自立意識也成為我們電影的主旋律。

加里‧庫珀(Gary Cooper)在《正午》(High Noon)中、吉米‧斯圖爾特(Jimmy Stewart)在《史密斯先生到華盛頓》(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中、多蘿西‧奎爾(Dorothy McGuire)在《布魯克林有棵樹》(A Tree Grows in Brooklyn)中、約翰‧韋恩(John Wayne)在他的多部西部片中,這些電影和其它上千部電影把美國人描繪成有勇氣、有能力的人。

教導自食其力

如果考慮這個問題,我們就會意識到自食其力是教育的主要目標。

我們教約翰尼(Johnny)系鞋帶、穿衣服、看書,用叉子和勺子吃飯,而不是用手。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學會了開車、換輪胎、保持收支平衡,還有上千項大大小小的任務,這些都將使他成為一個成年人。

為了推動約翰尼在自立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他的父母堅持讓他打電話給教練或老師預約見面或澄清指示。他們鼓勵他在暑假甚至放學後外出打工,把錢存起來上大學或買車,這樣不僅教他自食其力,還教他享樂在後。通過言傳身教,讓他熟悉邏輯和推理的技能,這樣,當他踏入社會時,他就有能力處理好自己的事情。

忽視自食其力的代價

並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會這樣做,尤其是當他們的孩子長大後。他們成了一些人所說的「直升機父母」,即使在孩子到了大學之後,也會盤旋在孩子上方,為他們排除困難,鋪平道路。比如,在女兒的英語作文得了B而不是A之後,他們會給教授打電話;或者找兒子的雇主談工作中的問題。

(譯者註:helicopter parents直升機父母是指過分介入兒女生活,保護或是干預其生活的父母,因為類似直升機一樣地盤旋在兒女身邊,故稱為直升機父母。)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試圖幫助孩子的努力,卻成了他們自立和成熟道路上的絆腳石。

在我們這個時代,自食其力意識的減弱也給我們帶來了大政府的危險。我們曾經自己面對問題和困難,或者尋求周圍人的幫助,而現在﹐許多人自動期待政府提供這種援助。我們希望政府能教育我們的孩子,在我們生病的時候照顧我們,在我們不工作的時候給我們錢,並且沒收一些人的錢,發給其他人。

這種脫離自食其力的長期運動,這種對我們的官員和政客們屈膝的態度,給了我們的政客和官僚越來越多的權力。

大流行就是這種趨勢的最佳例子。我們的一些市長和州長沒有像對待成年人一樣對待他們的選民,向他們提出如何保持安全的建議,而是頒布了一系列法令和限制,把這些公民當作兒童對待。這種做法激怒了許多人,但其部分原因是我們放棄了自食其力和自我約束。

限制

當然,我們沒有人能夠一直像魯濱遜‧克魯索(Robinson Crusoe)那樣生活,自食其力不應該排除接受他人的幫助。就像我需要那位技師幫我換輪胎一樣,其他人也可以幫助我們挑起重擔。

(譯者註:魯濱遜‧克魯索是丹尼爾‧笛福所著的小說《魯濱遜漂流記》的主人公﹐小說講述了一位海難的倖存者魯濱遜在一個偏僻荒涼的熱帶小島上度過28年的故事。)

比如我妻子去世後,朋友和我所教的學生家長幫助我數月,他們給我的家人送來了食物,在我教課的時候照顧我9歲的兒子,還把錢捐給了我為紀念妻子而設立的為孩子上大學的基金。如果沒有這種幫助,我能應付得來嗎?也許能。但我當時和現在對這些人和他們給予我的幫助的感激之情是無止境的。

有一次,一群父母籌集了一大筆錢送我去歐洲。當我告訴女兒我覺得接受這份禮物不舒服,可能會拒絕時,她說:「那是一種罪惡。你剝奪了他們做慈善的權利。拿這筆錢去歐洲吧,爸爸。」

她是對的,我錯了。如果放任的話,自食其力可能會變成傲慢自大。

捍衛尊嚴

文學家威廉‧喬治‧喬丹(William George Jordan)的《自我控制:它的王權和威嚴》(Self-Control: Its Kingship and Majesty)出版於1898年,是一本古老的自助書籍。在第十三章「自食其力的尊嚴」中,喬丹寫道:「自食其力的人說:『除了我自己,沒有人能實現我的潛能;除了我自己,沒有人能使我變好或變壞。』他在經濟上、社會上、精神上、身體上和道德上都找到了自己的救贖。」

這在當時是很好的建議,現在也是很好的建議,特別是考慮到我們所處的時代和新的一年的到來。

換句話說,在很大程度上,我們要對我們是誰和我們是什麼而負責任。當我們否認這一觀點時,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就是在否認我們自己的人性。

在我們進入新的一年之際,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我們的國家,讓我們下定決心更加自食其力。

原文Self-Reliance: An American Virtu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介紹:

傑夫‧米尼克(Jeff Minick)是四個孩子的父親,20年來,他在北卡羅來納州阿什維爾的家庭學校學生研討會上教授歷史、文學和拉丁語。他是小說《阿曼達‧貝爾》和《塵土飛揚》和非小說類作品「邊走邊學」和「電影造人」的作者。目前,他居住在弗吉尼亞州的Front Royal從事寫作。請訪問JeffMinick.com,關注他的博客。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美德州宣布5月進入經濟復甦「第一階段」
展現傳統中華美德 明慧學校夏令營收碩果
川普擬重建學校教育 聚焦普世價值觀和美德
探索黑洞祕密 英美德科學家獲諾貝爾物理獎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拍案驚奇】兩會中共洩5野心 美軍視為頭號挑戰
【珍言真語】劉慧卿:47人無罪 中共毀港令人痛心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