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见闻:“真疯”

文/言实
她一回到家洗洗手就和面、擀面,煮面。面好了,双手捧给她公爹吃。(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723
【字号】    
   标签: tags: , ,

爸爸的老干妈,我称呼她老干奶。老干奶去世时我还年幼,只记得是一个笑眯眯的老太太。下面的记录,是我奶奶关于老干奶的描述。为便于理解,我把方言换成了普通话的句子,但保留了我奶奶口述的语气。

老干奶三九天穿单衣、喝凉水

你爸的老干妈啊,按娘家辈份我叫她嫂子,可她比你太外婆还大几岁。

她婆婆死了,公公跟着儿子媳妇过。庄里人都说她当家厉害:表面上给老头儿穿得还算体面,但饭食上不好。她公公常年在菜园里忙,天天估摸着家里吃过饭了才回家(吃饭)。这样过了好些年,老头儿越来越瘦。别人都说这老头儿怎么瘦成一把骨头了?老头儿就笑着说:“有钱难买老年瘦。”儿子问老头儿哪里不对付?老头儿啥也不说,直摇头。

我出嫁那年冬天,格外冷,刚交三九,我回娘家住三(注:农村风俗,新娘回娘家小住),正坐在炕上和你太外婆说话。忽然听见外面吵吵嚷嚷挺热闹,你太外婆说,估摸着又来耍猴儿的了,看街门上有喜联儿,准来讨喜钱,快预备零钱打发了,别招不吉利的话。

我这里正忙着拿红纸包零钱,一帮人笑闹着进来了。想不到来的不是耍猴的,是你爸的老干妈。那时候我还没孩子,更想不到以后她给你爸当干妈。她也不说话,自顾自走到厨房里,跟自家人似的拿出碗,从水缸里舀出凉水就喝。跟来的孩子笑着大声数数儿:一、二、三!还是三口!

她到厨房里的时候,我和你太外婆就跟进去了,见她大冷天三口喝下去半碗凉水,都吓了一大跳!她喝完,又舀水把碗洗了放好,对着你太外婆就磕头,嘴里叫着:婶子,谢谢你的水给我净心了。我亏待公爹,犯了大错,天上的神罚我,让我喝全村各家的凉水净心。我错了,你原谅我,我就起来,不原谅我,我就跪着。

你太外婆吓得哆嗦,不敢说话,她就在地上跪着不动,我正不知道怎么好,跟来的孩子们喊着说:“快说原谅,她就起来了,家家都这样,走了大半个庄子了。”我赶紧边说“原谅”边要拉她起来。她摇摇头说:“妹子说了不算,得婶子说话。”你太外婆就赶快说:“原谅,原谅。”快起来。她又磕一个头才起来,嚷着要去别家喝凉水净心、磕头。

我这才看见她光着脚,头发也梳成唱戏的样子(古代发式),身上穿着粗布白单裤、白布衫。那可是三九天啊,大人孩子都里三层外三层,她穿着单衣,还挨家挨户喝凉水。你太外婆忙拿一件棉袄给她披上,她一把甩开,大声喊着不要,说天神罚她,不让她穿暖和了。

跟着来的人都说,她家人想把她送医院,可是几个壮劳力都抓不住她,只好由着她。

只吃剩下的菜汤 晚上睡草垛

那天她光着脚穿着单衣跑遍全庄,每家不落,都喝了半碗凉水、磕了头。等她从最后一家出来,天阳刚落山,她在街上吆喝:该回家烧饭了,今天给俺爹擀面吃,再卧两个大鸡蛋。

跟着看热闹的人说,她一回到家洗洗手就和面、擀面,煮面时还卧了两个鸡蛋。面好了,双手捧给她公爹吃。

家里人看她做饭还是那么麻利,也不凄惶了,都坐下吃饭。她等别人吃完,把剩菜汤喝了。嘴里还说先前让公爹吃剩饭,我错了,我还。收拾完锅碗她又从家里往出跑。天都黑了,她家人不放心要跟着,她一抬手就把人推回家门里面了。

冬天的晚上又黑又冷,看热闹的人好奇劲儿过去,回家吃饭,没几个人跟着她了。第二天,人们发现她睡在草垛里的痕迹。没几天人们就知道,夜晚她在街上蹓跶够了,就随便在草垛睡下。太阳一出来,她从草窝爬起来回家,扫院子、做饭,啥活也不耽误,还干得挺好。

农村冬天常有小偷,偷牛羊猪只,因为她晚上穿着一身白在街上走,小偷都不敢去他们庄上偷盗了。

活儿抢着干  吃驴粪蛋像吃炸丸子

春天一到,农活开始了,她挑粪、锄地,先前嫌脏不粘手的活儿,抢着干,干活也不分自家的人家的,干不完不撒手,谁也拦不住。没有活要干的时候,她就疯跑,不管刮风下雨,夏天大毒日头底下、冬天大雪天里,越是天气恶劣她越往出跑,看路上有碎石砖头就捡起来放不碍事的地方。来了要饭的,她领回家拿干粮给人家吃,要几个给几个。

要是光这样还不算很疯,可怜她作贱自己,那罪遭的,别提了!冬天脚都冻裂了还那么光着不穿鞋,她从雪地里走过去,都能留下两串血印子。大风大雪天,路边的驴粪蛋儿冻的石头似的,她拾起来啃着吃,谁也夺不下来,还说是吃“炸丸子,香!”谁家骡马拴门外,她看见畜生撒尿,就跑过去用手捧着喝。庄里人可怜她,都不敢把骡马拴外面了。

她家里人又心疼又难过,把她锁屋里,不让她出去。都不知道她怎么开的锁,锁门的人刚一回头,她已经站在门外了;拿多粗的绳子都捆不住、铁链子也没有用。逢年过节吃顿好的,给她个鸡腿,她转身喂了邻家的狗。

她疯成这样,有时候说话可一点不傻,过年时端端正正坐着等两个儿子给她磕头,等儿子磕完头,还教训儿子做人不要学她以前的样子,话说得头头是道。

她天天穿着那一套白单裤白布衫,谁也没见她洗过,总是白白的,一点儿脏印儿也没有。要是不干活天天在屋里坐着,衣服不脏也不算太蹊跷,可她啥脏活累活都干哪。

疯了三年突然恢复正常

整整疯了三年。到了她三年前发疯的那天下午,她一下子就好了。家里人见她收拾完锅碗没往外跑,而是自己烧了一锅水,洗头、洗澡,然后换上先前的衣裳,穿上鞋袜。自己又把头发剪去一截,梳成原来的样子。

庄上人都说:“她不疯了,老头儿的福享到头了,又该吃剩饭了。”没想到,她对待公爹跟疯的时候一样好。不光待老头儿孝顺,待谁都和和气气的了。

有不懂事的人问她:“记不记的以前啃驴粪蛋、喝马尿的事?”她只是抿着嘴儿乐。要换了别人,这样被人揭短,早骂上了。

你爸刚满月就得了病,我吓得不行。你爷爷请当地最出名的大夫给看,人家不给开药了,只说:“还年轻,再生一个。”

我哭得不行,你爷爷只好送我和你爸到你太外婆家。刚坐下,你爸的老干妈就来了。没等我们开口,她看了你爸一眼就说:“让这小娃认下我这个老干妈,给我当干儿子吧。”说着双手捧起你爸的头刚吹了三口气,你爸就哭出声来。

我和你爷爷知道有救了,连声答应让你爸认她做干妈。她笑着说:别嫌我这干妈老,我能活到干儿娶媳妇生孩子。她把你爸抱在怀里,你爸出一身汗,睡醒了,病就好了。

后来你爸到城里念书,赶上闹文革,就回到乡下。常有人招呼他去串联、开批斗会,你爸只好到你太外婆家躲着。

有天晚上,老干妈到你太外婆家嘱咐你爸:“过三天就有人要砸庙,你可千万别去!”你爸答应了。幸亏没去,砸庙的人回家个个头疼得撞墙,领头的还让不知哪跑来的疯狗咬了,得了疯狗病,不出十天就死了。

老干妈也不让自己家的孙子孙女们掺和砸庙、抓人游街那些事儿。后来政府让考大学了,她的孙子孙女们都考到了城里去了。

那年六月初二,按风俗要用当年的新麦子做的馒头拜干妈。你爸和你妈去拜干妈,你太淘气,没带你去,让你跟奶奶留家里。你爸妈刚到,你老干奶在她家街门口说你爸:去把我干孙接来,干孙不来,不让你们进门。你爸只好回来把你抱过去。

我记忆中的老干奶

那天我正在玩泥巴,被我爸爸喊回家洗手洗脸,又换了件新衣服,我爸爸、我妈骑自行车把我带到一家人家。一进门一个老太太笑着让我喊她“老干奶”。我还记得老干奶给我一个很甜的桃子吃,还对我妈说:“这孩子福份大……”

那天中午,老干奶吃了一碗饺子。我妈礼貌的赞说:“岁数大了,饭量好身体就好。”她儿媳也让着说:“再吃几个,南瓜素饺好消化。”老干奶笑着说:“吃饱了,不吃了。”

回家没几天就听说老干奶自那天中午吃了饺子后就不吃饭了,每顿饭就只喝一小碗白开水。于是我爸妈和我奶奶又带着我去看望老干奶。

那天她正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坐着,见我们去了,站起来迎接我们,走路、说话和上次我见她时没啥变化,脸也没变瘦。中午吃饭前,老干奶对我们说:“不陪你们了。”说完就摇着蒲扇去了她睡觉的里屋。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老干奶。

我奶说,老干奶走得“爽利”:过中秋节,孙子们带着老婆孩子都回家过节来了,连在省城的孙女一家也来了。八月十五晚上,老干奶还和大家一起坐在院子里,看着家人吃西瓜。临睡前挨个抱了抱重孙辈的孩子。

第二天早上,老干奶当医生的孙媳妇到屋里去看看奶奶起来了没有,进门看到奶奶倚着叠好的被子闭着眼盘腿坐在炕上。孙媳边说:“奶奶,您打瞌睡呢?”边说边走上前,才知道老人去世了。

终于了解老干奶不是真的发疯了

爸爸的老干妈令我难忘。上大学的时候,我多次去图书馆查找资料,想弄明白一个人没有任何前兆的精神失常,然后又没有前兆就自愈,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都没有找到解释。直到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我才豁然开朗!

从以上论述中,我悟到,爸爸的老干妈可能就是一个“真疯”的实例。老干奶的事虽然在本地被传为奇谈,但那时讯息传播方面很落后,况且也没有媒体报导过。即使听到类似的传奇故事也可能没有几个人相信。

我能够亲眼见过这样一个人,并能在法轮佛法中找到当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的答案,实在太幸运了!当然,佛法是度人的,不是为给常人解释疑惑的,但万事万物都可以从佛法中找到答案。这就是佛法博大精深,圆容不败之体现吧!

——转自《明慧之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欧阳修平常所做的文章,多在“三上”,即马上、枕上,厕上。一生嗜读,到了中年,居住在颖地,他搜集了古书一千卷,藏书高达一万卷。后人都知道他自号六一居士。欧阳修曾经这样解释这个自号的来历。原来他居住的环境,家中藏书是一,金石是一, 琴是一,棋是一,酒是一,再加上一个老翁。他自己调侃,一个老翁穿梭在这五样东西之间,因而自号六一居士。
  • 龚孝拱,清朝著名学者龚自珍之子。他在文学、史学上,颇有造诣。然而,他恃才而傲,好谩骂他人,有时用白眼看人。世人畏惧他的容貌,视其为怪物,每次见到他,就绕道而行。龚孝拱有着令人畏惧的容貌。说起他的来历颇为传奇,民间传说他是毒龙降世。昔日毒龙曾经为非作歹,它又是如何成了寺中护法,又获得机会降世为人呢?
  • 在天界的瑶池会上,金童玉女动了思凡之念,天帝罚他们谪降,投胎下界。金童转生到了潮州张家,名叫张羽。自幼习字读书,精通儒家经典,是一个秀才。玉女则转生到东海龙宫,小名叫琼莲。
  • 《水浒传》中的“浪子”燕青,论武,他有凌云壮志,拳脚棍棒鼎鼎有名;论文,他才艺专精,风月丛中他是第一。文武双全,才貌俱佳。不恋权势官位,让他在进退存亡之机,得以及时脱身,功成身退。
  • 昔日,张翁因为财物被窃,无法交差,幸亏遇到单廷玑父亲慷慨相助,帮助张关吏解除了难关。单父去世后,单廷玑沦落为乞丐,张翁不以其为辱,信守婚约,让女儿和廷玑完婚。张翁收留他,教诲他,也不负单父昔日的恩德。张翁的女儿几十年信守约定,誓心守义,也真是一个贤淑的女子。
  • 书生救人心切,得到神明嘉奖。城隍保他功名,判官借给他一副胡须,从此书生容貌大变。岳飞三子岳霖流放二十年后,朝廷为岳飞昭雪,连神明都悄然协助岳霖,为他做了一场换骨手术。奇梦的背后,有人为善的夙愿,有神明庇护于人的传奇。
  • 阅卷考官梦到一个长髯赤面人,正在批阅一张落选的卷子,并且写下一行字“裸形妇,狐裘裹。秉烛达旦,你和我。”一袭狐裘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辛得仁梦到一幅对联“关关金锁户,卷卷玉钩帘”,这个梦又预示了哪件事?奇梦背后必有传奇,传奇之人也必有他过人之处。
  • 赵榛七岁那年,乡里爆发大瘟疫,母亲兄弟染疫身亡,生父也弃他而去,年幼残疾的他尝尽艰辛苦难。成人后赵榛辗转大江南北探寻父亲,历经十五年,犹如浮萍浪迹天涯,终于孝感动天,找回了父亲……
  • 古时候,吴江有个秀才叫萧王宾,很有才学,胸藏锦绣,笔走龙蛇。因为家境贫穷,他在不远处的一家私塾中教书,早出晚归。那家的隔壁是个酒馆,店主叫熊敬溪。酒馆的店前有一个小堂子,供奉着五显灵官(又称马天君,五圣大帝)。萧秀才因为经常出入私塾,与熊店主很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