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东盟峰会两件事让北京再现难堪

人气 1658

【大纪元2021年11月24日讯】在内外交困下,中共近日在又一外交场合遭遇难堪。11月22日,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召开,习近平通过视频方式出席、主持会议并发表讲话。讲话中习正式宣布建立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强调“坚持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他还称,北京不寻求霸权、反对强权政治,不会欺凌周边邻国,要共同维护南海稳定。此外,中共还许诺未来五年力争进口1500亿美元东盟农产品,同时再次提供1.5亿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

无疑,中共依旧是通过许愿和“画大饼”意图维持其在东盟国家的影响力。目前,东盟由文莱、柬埔寨、印尼、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老挝10个国家组成。这些东盟国家完全相信北京的说辞吗?

至少对于中共再提供的疫苗,东盟国家未必有几个感兴趣。据路透社7月报导,根据独立数据集团Lapor COVID-19的数据,自6月以来,印尼已有131名医护人员染疫死亡,其中大部分人接种了中国的科兴疫苗,其中50人在7月死亡。此外,新加坡、泰国等国亦质疑中共疫苗,认为其缺乏有效性。杜特尔特曾要求中共大使馆收回1000支捐赠的国药疫苗,并说自己已经打了该疫苗,呼吁其他人千万别跟自己学,因为“很危险 ”。

而发生在峰会前和峰会中的两件事可看出东盟国家的微妙态度。一件是东盟继上个月反对缅甸军政权派员参加峰会后,本次不顾中共的游说,再次反对缅甸参加,以试图向军政权施压。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推翻了民主选举产生的文官政府并拘捕了昂山素季等领导人,引发了一场血腥动乱。

据路透社报导,印度尼西亚、文莱、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希望禁止缅甸军事领导人敏昂莱参加由习近平主持的中国-东盟会议。而早前中共曾派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出访新加坡、文莱和缅甸。在缅甸,他会晤了敏昂莱等重要官员,并表示中共不得不接受东盟的立场。

中共外交部对于路透社的报导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其后冠冕堂皇地表示“北京将同国际社会一道,为缅甸尽早恢复国家社会稳定, 促进双方各领域合作将同缅方共同努力,重启国内民主转型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继续推动中国东盟关系取得更大发展”,云云。显然,中共的表态证明路透社报导的是准确的,即东盟几国在缅甸问题上,并没有给中共特使面子,力挺缅甸军方的中共在当前形势下,也只能接受。

另一件事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峰会上罕见谴责北京在南海地区的挑衅行为。他说:“我们对最近发生在阿永金暗沙(中国称仁爱礁,西方称第二托马斯浅滩)事件感到憎恶,并对其他类似的事态发展表示严重关切。这对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好处。”在讲话中,杜特尔特使用了菲律宾方面对该争议岛屿的名称,暗示该岛屿属于菲律宾。

杜特尔特提到的阿永金暗沙事件指的是11月16日,中共海警船阻拦两艘菲律宾补给船前往该岛屿,中方在行动中动用了水炮,菲律宾船只最终被迫折返。当时除了菲律宾予以谴责,指责中共并无在这些地区及其周边的执法权外,美国也发表声明警告,称中共的行动是“危险的、具有挑衅性的和不合理的”。

对于中共的嚣张行为,杜特尔特认为,法治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他希望中共尊重规范海洋权益和海洋区域主权的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2016年的海牙仲裁法庭的裁决。2016年的海牙仲裁法庭宣布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诉求基本无效。然而,中共当局一直拒绝承认该裁决。

杜特尔特的呛声,显然让发出“北京不寻求霸权、反对强权政治,不会欺凌周边邻国,要共同维护南海稳定”话音刚落的北京领导人很尴尬和难堪。

与杜特尔特直呛中共不同,马来西亚首相沙比里在谈到南海主权问题相对婉转,但实际上与菲律宾持同样立场。他说:“作为申索国,我们坚决认为必须根据公认的国际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平及有建设性地解决与南中国海有关问题。”他希望“相关各国应保持克制,不采取挑衅行动,避免使局势进一步激化和复杂化”。这个“相关各国”自然包括中共国。

杜特尔特对中共的直言不讳,一方面是基于国内的压力,因为他过去一直因为没能谴责中共在有争议水域的行为而受到国内批评。一方面与其转向亲美有关。7月30日,菲律宾完全恢复了美国和菲律宾之间的《访问部队协议》,美国军方还在6月批准了向菲律宾出售售价达到24.3亿美元的12架F-16V战斗机以及配套发动机和武器装备。对此,北京是十分担心的。

8月底,习近平曾与杜特尔特通电话,这应该与南海问题和美军加强在印太的部署有关。习提到了过去几年中菲关系的提升,表示将继续“加强抗疫合作,为菲方抗击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推动更多合作项目落地”。而依照中共官媒报导,杜特尔特也称赞两国关系,赞赏中方为菲方提供疫苗等帮助,希望同中方继续加强抗疫合作,希望两国基础设施、农业等领域务实合作取得更多成果。他还保证“不会在地缘政治中做伤害中方利益的事情,愿积极推动东盟同中国关系持续发展”等。

如果说北京得到了杜特尔特的“不伤害中方利益”的保证,那么在菲律宾的利益受到中共的伤害后,这个保证还有效吗?北京不得不好好想一想。

从发生在东盟会场内外的这两件让中共有些难堪的事情看,东盟虽然因为中共国是其重要的市场和投资国,且中国的体量不是他们这些小国能够抗衡的,但在涉及自身利益方面,东盟各国还是通过抱团与北京周旋,这也是中共迄今未能就南海行为准则取得任何进展的原因。而随着中共在国际社会越来越不受待见,这样难堪的事应还会出现。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独家】中国东盟峰会 中共防嘉宾不利言论
缅甸军事政变 专家:暗藏美中角力
中国疫苗效力可疑 新加坡不纳入接种数据
颜丹:中国疫苗在国外大卖?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