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当政府不作为时 社会需要义警

人气 477

【大纪元2021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Dinesh D’ Souza撰文/曲志卓编译)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案的判决令我感到兴奋。事实上,当法庭宣读判决书时,我的情绪高涨。与我平常坚忍的性格相反,我甚至差点流泪。我的激动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里滕豪斯,一个年仅18岁的人,他的生命得到了挽救,但也因为整个欺骗性的左翼叙事被推翻了。即使面对恐吓,这个案件的陪审团也做了正确的事情,它的一致决定将对我们的文化产生持久的影响。

我承认,CNN、MSNBC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记者和专家的痛苦和尴尬的反应令我感到很有趣,甚至有一丝幸灾乐祸。这些人不停地编造虚假的故事:里滕豪斯没有正当的理由前往基诺沙,他是一个糊涂的游客,他携带非法武器跨越州界,他对抗“安提法”(Antifa)抗议者,从而挑起冲突,等等。每一个谎言都在审判中被揭穿,并最终被陪审团驳回。

我意识到,指望虚假的媒体认识到他们已经败坏了,承认他们计划已经失败,表达忏悔,并发誓下次做得更好,那就太过分了。这就像要求弥尔顿(Milton)的悖逆魔鬼与上帝和好。正是这些骗子宣扬了“通俄门”骗局、弹劾骗局、1月6日的国会骚乱骗局和“史上最安全的选举”骗局。他们从未表现出一丝正派,现在他们也不会这样做。(注:在弥尔顿的诗作《失乐园》中,叛逆之神撒旦,因为反抗上帝的权威被打入地狱,为复仇寻至伊甸园,最终遭谴变成蛇。)

因此,左翼正在编造一种新的关于里滕豪斯的说法,甚至右翼的某些人也在这么说。根据这种修改后的说法,里滕豪斯是一个自发组织的治安团体的成员(vigilante),在那个特定情况下,他可能采取了自卫行动。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里滕豪斯给社会的教训是,虽然里滕豪斯没有被惩罚,但我们的社会并不需要义务警察(义警,vigilantism)。义警,而不是“安提法”抢劫者,暴徒和纵火犯,是我国面临的真正威胁。这是乔‧拜登总统、媒体大亨,甚至一些右倾专家现在发出的信息。

这种关于义警的说法的问题在于,它基于事实的错误和理解的错误,对于一个论点来说,这是相当致命的。事实的错误是,里滕豪斯不是自发治安队队员。他在基诺沙有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所以他是在保护自己的社区。在任何情况下,他的行为都不像查尔斯‧布朗森(Charles Bronson)在《死亡愿望》(Death Wish)等老版义警电影中的表现。在这些电影中,布朗森追踪罪犯,追上之后就枪杀他们。相比之下,里滕豪斯只在受到约瑟夫‧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安东尼‧胡贝尔(Anthony Huber)和盖奇‧格罗斯克鲁茨(Gaige Grosskreutz)的直接攻击时才开枪。

但是,让我们来谈谈更广泛的义务警员问题,因为在这里,左派的说法揭示了他们在理解上的更深的失败。我讨论这个问题的不是通过分析《死亡愿望》,而是通过分析1960年代初的经典西部片之一,约翰‧福特(John Ford)的《枪杀“自由帷幔”的人》(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这部电影以19世纪中叶为背景,描绘了从狂野西部(一个由枪手和不法分子主导的无法无天的社会)到由治安官、律师和法院定义的合法社会的过渡,以执行秩序和正义。

在电影中,约翰‧韦恩(John Wayne)饰演的枪手枪杀了不法之徒“自由帷幔”。这个功劳——整个Shinbone镇都在庆祝——被错误地归功于吉米‧斯图尔特(Jimmy Stewart)饰演的律师。在新美国,在法律之上的枪手没有生存空间,也不应该有像“自由帷幔”这样法律之外的暴徒,只有圆滑的律师型人物才能发展。所以,毫不奇怪,在电影中吉米‧斯图尔特后来成为一名有影响力的参议员。因此,这部电影最终庆祝了打败义警的胜利。

即便如此,这部电影的逻辑本身就提出了一个挑衅性的问题。如果社会从无法无天到守法,随后又倒退到无法无天,我们该怎么办?毕竟,这就是里滕豪斯与“安提法”亡命之徒对峙的那天晚上基诺沙的情况。如果“安提法”暴徒外出抢劫、骚乱和焚烧,而警察却毫无踪影——当局已经默许混乱——甚至基诺沙的男性公民也在家中畏缩,害怕“安提法”和“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掠夺者,我们该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事实上,社会对像里滕豪斯这样的人有着深刻的需求。我们可以考虑一个假设的电影中的Shinbone镇来看到这一点。在这个城镇中,统治当局允许一种新型的非法者去抢劫、骚乱和烧毁农场、商店和民宅。在这样的世界里,治安官和副手是存在的,但他们被指示远离骚乱,让掠夺继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Shinbone的居民难道不会再次需要约翰‧韦恩(电影中的义警)的服务吗?

当然需要。因此,我的结论是,正是缺乏法律和秩序造成了对义警的需求。义警正义是粗糙和不完美的,但它仍然比没有正义要好。它仍然比无政府状态或猖獗的犯罪活动要好。如果我是里滕豪斯的父母,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去基诺沙。但是,如果基诺沙的成年公民一起出现,武装起来,以防止混乱,我会完全不同地看待这个问题。

你可以称他们为自发治安队员。随便你叫。在没有警察和官方机构的情况下,他们是具有警惕性的人,是保护社区免受野蛮行径之害的细蓝线。野蛮行径不仅摧毁财产,而且摧毁生命和文明本身。就像里滕豪斯本人在这种溃乱的情况下一样,义警是值得我们尊重和感激的英雄。

作者简介:

迪内什‧德苏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电影制作人和迪内什‧德苏扎播客主持人。

原文“Vigilance and Vigilantism”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美国少年涉枪击抗议者遭控谋杀 律师:自卫
美陪审团:少年击毙抗议者属自卫 谋杀罪不成立
里腾豪斯案判决引发纽约抗议事件 五人被捕
分析:里滕豪斯案的错误信息为何被广传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