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福的雄狮

作者:史多华
图1:《贝尔福的雄狮》雕塑,1879,奥古斯特‧巴托尔迪,砂岩,11x22m,市政府财产。(Rom3721/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气: 838
【字号】    

世界上最著名的雕像是哪一座?相信很多人会投票给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的确,这个举着火炬、伫立在纽约外海的白色女神像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几乎成了美国的精神象征。但是她的作者是谁呢?这可能就很少有人知道了。我们今天就要谈到这个自由女神的作者——法国雕塑家奥古斯特‧巴托尔迪(Auguste Bartholdi),和他另一件意义深远的作品:贝尔福的雄狮

巴托尔迪于1834年出生在法国东部临近德国的科尔马(Colmar),是位才华横溢的雕刻家,在十九世纪后半创作了许多雕塑作品,分布在法国各城市甚至美国等地。比如,在他的家乡科尔马有《世界的伟大支持者》(Grands soutiens du Monde)群像;在里昂(Lyon)有驾着四马车女神的《巴托尔迪喷泉》(Bartholdi fountain,1888)【注1】;在克莱蒙费朗(Clermont Ferrand)则竖立着法国古代的民族英雄《维钦托利雕像》(Vercingetorix,1903)【注2】;当然自由女神也是其中之一啦,大小不同版本分别坐落在巴黎塞纳河的岛上和纽约外海。然而今天特别要介绍的《贝尔福的雄狮》(Lion de Belfort),就牵涉到一段法国与德国的历史恩怨了。

图2:奥古斯特‧巴托尔迪〈Auguste Bartholdi〉,1834─1904,法国雕塑家。 (公有领域)
图3:奥古斯特‧巴托尔迪作品,在科尔马的《世界的伟大支持者》。(shutterstock)
图4:奥古斯特‧巴托尔迪作品,位于里昂的《巴托尔迪喷泉》(Bartholdi fountain,1888)。(shutterstock)
图5:奥古斯特‧巴托尔迪作品,树立在克莱蒙费朗的《维钦托利雕像》。(Fabien1309/Wikimedia Commons)

1870年9月2日,普法战争结束,拿破仑三世被普鲁士人打败,法国死伤惨重,第三帝国瓦解。愤怒的法国人民完全无法接受这个耻辱!尤其是国防部长雷昂‧刚贝塔(Léon Gambetta,或译莱昂‧甘必大)上校。为什么呢?

刚贝塔任命了丹佛-霍许侯(Denfert-Rochereau)作为指挥官守卫前线贝尔福。贝尔福有一万五千驻军,丹佛-霍许侯就带着这批士兵英勇抵抗了四万普鲁士兵的包围与攻击,当然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普鲁士军出动两百个加农炮,对贝尔福每天5000发炮弹日夜攻击,整个城镇满目疮痍。几十万个炮弹蹂躏下,饥饿、死亡的阴影也随之笼罩。1871年2月,巴黎沦陷、法国政府战败投降;然而,贝尔福最终却骄傲地屹立不摇,自始至终没让普鲁士军拿下。丹佛-霍许侯为法国人保住了尊严,从贝尔福光荣地撤军。

图6:丹佛-霍许侯(Pierre Philippe Denfert-Rochereau)肖像,1878年Étienne Carjat摄。(公有领域)

同年普法两国签署了法兰克福和约,阿尔萨斯与洛林两省割让给了德国,唯独贝尔福(位于阿尔萨斯境内)这个小城仍然属于法国,因为她并没有被征服!也因如此,这块被敌人环绕的法国领地也变得非常重要;它的居民在四十年之内从八千人增加到一万四千人。很多原住阿尔萨斯与洛林的法国人为逃离德国统治而涌向贝尔福,移居到了这小小的城市。

为了纪念这段特殊的历史,贝尔福市议会于1871年12月5日决定一项计划,由市长爱德华‧梅尼邀请出生于科尔马的雕塑家奥古斯特‧巴托尔迪为家乡创作一个地标式的纪念雕像,以纪念这段光荣的事迹及英勇抗敌的丹佛-霍许侯等将士们。由于雕刻家巴托尔迪本身是个赤忱的爱国者,也曾经在1870年参与战争,甚至担任过意大利爱国者加里波第的副官。战争结束后,巴托尔迪对于家乡沦为普鲁士领土非常愤怒,因此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贝尔福市的委托。他设计了一头雄狮的雕像,还特地在巴黎植物园的动物园内观察狮子的各种动态,作了许多习作。大约五年后,一只代表贝尔福骄傲与忠贞的狮子横空出世。

这只灰红色的狮子长二十二米,高十一米一,由粉红色砂岩块组成,安置在贝尔福城堡悬崖下的灰岩墙边,至今仍是法国最大的石像。作品表现的是一只被逼到角落的狮子,愤怒中却令人生畏,正如战士们抵抗强敌的英勇与坚忍——这是千百个真正的胜利也无法相比的不屈精神!雕像本来的设计是朝向德国,后来遭德国宰相俾斯麦的抗议而被迫转向西方对着法国。虽然背对敌人,但狮子还是表现出不屑的态度——心有未甘的雕塑家耍了个小心机:他让狮子的爪下踩着一支指向德国的利箭,观众发现后都能会心地一笑。

图7,一个较小的 1/3 青铜复制品矗立在巴黎丹佛-霍许侯广场的中心,青铜座上刻有雕塑家名字A. Bartholdi。(shutterstock)
图8:一个较小的青铜复制品矗立在巴黎丹佛-霍许侯广场的中心,注意它脚下的箭头。(Luise LIU提供)
图9:青铜雕像石座前方有一块丹佛-霍许侯肖像的铜牌,下方标识着他于1870年─1871年保卫了国家。因此,贝尔福的狮子也成了丹佛-霍许侯上校的别称。(Luise LIU提供)

1879年石像落成后立刻造成了轰动,成了贝尔福最受欢迎的景点。它被制作成无数的小型纪念品、明信片,也有音乐节引用来作曲,甚至激起了艺术作品的创作灵感。自此,这尊雄狮雕像成了贝尔福城市景观和历史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如果您想要看到这只雄狮又没有时间跑到法国边境贝尔福的话,别担心。在巴黎市区一个以丹佛-霍许侯上校为名的广场,中央就树立着这座青铜版本的雄狮,虽然只是纪念雕像的三分之一大小,还是足以令人缅怀贝尔福军民保家卫国的那段历史和忠勇精神。天下大势,分合不定。二次大战后,战败的德国又将阿尔萨斯、洛林归还法国。历史就像一盘棋,战争成败只是其中的过程。可贵的还是在过程中人类体现的伟大情操,也幸好有艺术家以美的形式留给世人而得以不朽!@

注释:

注1:《巴托尔迪喷泉》雕像,希腊神话中冥府王后——普西芬妮(Persephone)驾车重返人间的故事,所驾四马化为四条大河灌漑大地(雕像所在为大地广场),象征着春天的到来。

注2:维钦托利(拉丁语:Vercingetorix,约公元前82年─前46年),是高卢阿维尔尼人的部落首领,曾领导高卢人对罗马统治的最后反抗。

——转载自《艺谈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89

(点阅【艺谈】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到了晚年,米开朗基罗开始雕刻《卸下圣体》和《朗达尼尼圣殇像》(Rondanini Pietà,现保存于米兰)。在此期间,他还身兼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师,这是他毕生最艰难的工作之一。
  • 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家博物馆(The Rijks Museum)推出新一期特展《记住我》(Remember Me),重现超过一百位文艺复兴画作中的人物。透过这些肖像画,我们可以看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心中珍视的事物:他们的希望、梦想和成就。
  •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将面临巨大考验——这周是神韵艺术团的专业考核周。这意味着七个艺术团都要接受严格的专业考核。到了三剑客--李宝圆、蒲彧和金志成,背水一战的时候了!
  •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要和时间赛跑,从零开始排练一个节日庆祝活动。
  • 在绘画上自然也涉及到对时间的表现,比如作品里对动势的描绘、连续的叙事画构图等等,就是将时间因素投射到所对应的平面上的办法。最常见的画法是通过构图、光影、色彩,表现一种动势,这种表达方法看似表现了空间定格的一刹那,但又明显包含着时间延续的趋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动势感”。
  • 何以炼就舞蹈三剑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兼神韵演员:李宝圆、蒲彧与金志成,将正面迎击紧张而忙碌的日程所带来的压力。
  • 绘画所表现的情景其实是对可视空间的一种模拟,这种模拟建立在人们已有的视觉基础之上,但又并非完全复制现实中的一切。有写生经验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对繁琐衣褶的概括或削减,还是对物像细节的处理与调整,都会让作品最终的效果与实物或模特之间出现一定的区别。这是因为作画者的主观因素参与到了艺术活动中。不仅如此,人的大脑甚至还能对一些客观现象做出自动处理。
  • 大家可能在前面的内容中发现了一个特点,就是一旦观察者所处的视野基点发生改变,宇宙空间中用于辨别方位的上下左右全都不一样了。就像佛家的卍(万)字符,里面的笔划,这么看是横着的,那么看是竖着的;不过,即使转过来,当横着的笔划变成了竖着的,竖着的变成了横着的,卍还是卍。单从图像上看,卍字符本身各部位结构概念的相对性保证了图形的恒定不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