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马仲仪:香港公民社会消失 赴英国执业守医道

人气 900

【大纪元2021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本报《珍言真语》今次继续报导离开或者留下的香港人故事的系列访问。我们请到已经身处英国,香港前公共医疗医生协会的会长马仲仪医生,分享一下她的故事。

“其实决定离开是想尝试转换工作环境。这次不是在香港转换,而是尝试在其它国家做医生这个岗位。这个想法是由2021年第一季末,到第二季就已经有了。实际确立了行动是在2021年的夏天,落实在这边有工作,而且那时香港的社会情况也转变得比较激烈,我觉得都是决定要转换去别的地方。”

“不可以说是不得不走的。我暂时没有任何人身安全上的问题。”马仲仪指日常生活是有压力的,是因为工作环境,但上司同事其实对她没有任何欺压和针对。

香港公民社会空间消失 英国社会认证你的专业

她立定志向要出外闯一闯有几个因素。作为一个医生、一个市民,她觉得这两年社会气氛、政府处理疫情的方法,在医学和科学上,都和她的想法是不一致的。她曾经很努力参与公民社会,但却发现这个社会,希望和喜欢是很低微的。

“作为一个医生,仍然在香港这一刻,都还可以遵守专业对每一个病人,做好自己,暂时在香港这一刻是可以的。”但是公民社会这个空间就真是没有了。因为她自己的心情很受社会转变的影响,心情也都有点影响到了日常生活,甚至工作上都受到了心情的影响,所以她觉得需要去其它环境尝试一下。

“我知道,现在在英国都有一些护士的组织,都已经是香港人护士组织起来的。暂时我们新来的医生自己都有一个群组,大家打个招呼,但是就不可以说得上是什么组织。但是我都是有一帮医生,大家都是近这一年几个月来到英国,有些就像我一样投入了医院的工作。”

马仲仪说她在香港受训,也在香港有专科资格,工作环境辛苦,但是待遇也不错,所以一向以来医生考虑移民并不是太多。但是香港现在的变化也不是大家所预料得到。幸好经训练以后,她也都可以在英国工作,旧有制度下和外国有接轨,一些资历在欧美国家可以被认证,就能继续行医。

马仲仪说来到英国工作,真的是有一些新挑战。例如找工作、或者适应新的工作,除了工资比香港差一点,职位也可能要往后退,要重新学习,慢慢再爬上去。但是决心来英国生活,就代表要接受这个挑战。医生想来英国工作,也是要放下身段,接受挑战。

“这里能够有一个社会认证你的专业,也给你参与这个社会的公共医疗服务。”因此她并不觉得自己像林郑所说“很凄凉”。至于最大的挑战,她说虽然香港的医生也是英语受训的环境,但是日常和病人沟通,同事之间的沟通,都是多以广东话为主,现在就要转换语言。英国也有很多不同地方的人,口音都不一样的,都是要适应的。

另外虽然她学的医学都是从英式出发,但是每一家医院,电脑、开药都有不同的方式,都要慢慢适应。但整体来说,英国对于接受不同背景的人,其实都是一个很开放和很真诚的态度。

这次的离散比1997年更伤感

“以前医院的同事,大家知道我离开都有一段时间了,即都有一些人道别了。我想大家当然共事这么多年,都有不舍得,当中在香港也认识很多朋友,我也都是有不舍得,以及都会担心自己离开,会不会影响大家的工作量。”

马仲仪庆幸身边的同事、朋友都很支持她去找一个新的工作地方,所以她离开前,基本上有一个月是不停地践行和道别,尽量抽时间见朋友、家人。

“我想大家真是变得敏感了,对于离散是很敏感的,因为这次的离散是在很多人的身边发生,可能比1997年更多伤感,这次的离散,舆论有时都会有攻击,所以部分人都好像我在离开之前,都尽量低调。香港是一个流动性很大的地方,但是这一种形式的离散,这个气氛,其实就应该是一个新的常态。”

马仲仪曾经被所谓的亲共媒体关注过,而且接受本报采访都会被编一些罪名。马仲仪说:“压力一定有的,首先大家都少讲话了,也都知道现在那些媒体的文章是一个寒暑表,就是如果你有一些文章关注呢,你就小心一些。说如何应对,我就绝对不是专家。那些媒体不是我自己喜欢阅读的,就算他们有写我,我都不去关注了,我不会去理它。他们写的多是不好的东西,那段时间自己都会沉寂一点。”

整体来说其实对她是有影响,造成心里面有些压力、情绪啦,那也是她离开的一部分原因。

不认同非官员需要宣誓

谈到要宣誓是否是其中一个令她离开的导火线,马仲仪表示由始至终她都不同意在医管局工作的,非官员,非从事任何政治工作的医生、同事要宣誓。但是现在的政治气氛,是不会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政府想做的事。

“我自己不会,其实我只是很简单,我不想去做一些我根本自己不认同的事。”至于海外医生的问题,她自己现在英国也是海外医生,所以她觉得从来都不是说有任何抗拒的,而是要跟从规矩,保障地方的医疗水平为依归。“香港医生来英国都需要考一个执业试,维持医疗水平啊,让那些适合的医生来做这件事,是重要的。”

香港人仍然有希望 自由的心灵没法钳制

“对于以后香港的前途,首先我从来都觉得我对香港人,真心的香港人,我是觉得有信心的。特别是我觉得经过这两年,大家看清楚你身处的地方、境况,心清醒了的人,我觉得更加有信心。因为每一个人,每一个族群,都是要经过磨难才能茁壮成长,我们开始有点磨难,我觉得也是,希望可以走一些更清晰的路。”

马仲仪指香港是一个历史很短的地方,真的要学一学世界各地,有些民族走过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拥有自己的一个声音。历史是要长久的,可能我们的下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我觉得都是有希望在的。”

最后马仲仪对香港人说:“肉体的自由可能可以被箝制,但是我觉得心灵的自由没有人可以箝制你。希望大家都仍然有思想与心灵的自由,任何时候都要问自己究竟这件事情是对还是错,就算我被迫要做,又代不代表这件事情是对的呢?自己时常都要有清醒的心,而且要和你身边的下一代去说,我们不可以让那些根本不合理的事情变成逆来顺受。”

她提起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一直都没钱、没会址,也没有任何利益、没有光环,也没有什么政治能量,其实大家都是为业界、为同事,从来都不是一个蛇斋饼粽、围炉取暖的地方。@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港版健康码下月上架 强制使用“安心出行”
何良懋:港府力推立法会选举 港民冷待
吴明德:台企远东被“开刀”具示范作用
沈四海:张高丽丑闻续炒热 两派各怀鬼胎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天津传20日清零 北京承认共存?
【探索时分】中日最新护卫舰 谁更强?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拍案惊奇】“护航20大”直指江曾
【军事热点】美陆海军合作开发高超音速武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