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开在寒冬里的花

作者:宇飞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开在寒冬里的花注定有着不凡的风采。

雪花,是开在天空中的奇葩,它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它的家园在何处?为什么在虚空中绽开?它的到来让大地也陷入沉思,使太阳也不忍直视,它令单调而萧条的季节多了气氛,也有了生机。它让人难以辨识它素洁的花瓣,更难觅花蕊,它收敛了所有的芬芳,以其冷艳的姿容、肃穆和优雅书写着不败的信念。

没有风,雪花以不变的姿势向着大地,不管河流还是山谷,也不论是人家还是厂区,赴汤蹈火,前赴后继,数以亿计的花瓣重叠着,一刻不停地重叠着,重叠出银白的世界。那飞舞而来的花瓣让你清晰地感知着它那不可逆转的意志。它令四季所有的美艳花树都黯然失色,它对那些傲慢狂妄的一切都不屑一理。

雪是来弥合大地的创伤的,也是来疗治人的心灵的吧?大地的伤痕就是人类的伤痕。家园还在,山河依稀,却非昨日故国。土地毒化流失,河流失去灵光,空气难见清澈,雾霾重重,疾病频现,灾患无穷。人们心底的呼唤,只有雪才听得懂吧?于是,雪便来了。人们都看到了它的身影,于是发出由衷的赞美和感慨。它有时步履款款,散漫飘逸;有时又行色匆匆,似有心事。它飞舞在空中时,它是藏着一个心愿的吧?

雪花不同于别的季节里的花,对于所处的环境,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雪花不同,它是雪中送炭,在一个生命落寞的季节,在一个没有花的季节,在人们期望幸福的季节,它才来的,它是带着使命来的。人们看到它就想到一簇簇梨花,想到春,它应该是最早的“报春花”吧?文人墨客因雪而生灵感,吟诗作文绘画,演绎出一幕幕有趣的“冬雪图”。

它是严冬季节独一无二的花,尤为珍贵的是,它是那么富于灵性,能够激发人的想像力。还记得元代的那场“六月飞雪”吗?今天的华夏,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何止“六月飞雪”,甚至七月、八月也雪花纷飞,难道不是上天给人类接连发出的严厉警示?善恶若不报,天理岂能容?

雪花开出神奇,开出圣洁,它能净化环境,净化心灵。当人们把雪的洁白装进心里的时候,当这心中的雪被你的真诚感动化成河流的时候,世界上便是一个明艳艳的春天了。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冬,始于一场突来的寒风,却不知要止于何时,停于何处。
  • 不知该称为花中树,还是树中花。玉兰,又曰木兰。花分白红,白是玉兰,红谓辛夷,可入药。
  • 1950年代初期,我们全家落脚在台湾南部,高雄县凤山镇的黄埔新村。那时候,高雄五块厝的“卫武营”还是陆军二军团(大概是现今之八军团)之总部,方圆五十公里内,少说也驻扎有两个师的陆军战斗部队,还有好几所军事院校,再加上联勤的兵工厂与被服厂等,当年的“六十万大军”,可能有四、五万以上的陆军人员就在凤山镇附近工作,所以每逢周末与假日,满街熙来攘往的,都是穿着草绿色军服的陆军人员,他们除“瞎拼”外,多半是在夜市里逛逛,或是看场电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