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安详的天堂

文/戟枫
岛国的深夜令我遐思,浮想联翩。(The Milky Way from Mauritius /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12
【字号】    
   标签: tags: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法语称之为Le débarquement,而中文却有一个美妙的名字,卓欧碧雪。

黝黑的树丛勾勒一线墨色天际,一方方庭院犹如熟睡的美人,姿态别致,神态安详;道路潮湿而又悠长,仿佛在诉说刚刚和阵雨有过一场美丽的邂逅。

偶尔邻家熟睡的狗,会起来冲着天际发出吠叫,引来周围同伴的附和,打破这天堂般的宁静。

然后是田野悉索的虫鸣,伴随着我的思绪,引向那金戈铁马的战场。在那里我将每个文字,每条句子化作愤怒的子弹、火焰。射向这人间的恶魔,扑杀这蝇营狗苟的蝼蚁、蛀虫。

来到岛国一年有余,无论是对岛国风景的欣赏好奇,还是对岛国人悠闲、有致的生活的赞赏,都不如岛国的深夜令我遐思,浮想联翩。

也许这就是天堂的夜晚(马克.吐温赞誉:天堂按照这里的模样塑造),没有忧伤和悲愤。从生活素质而言,岛国人谈不上豪华极奢,甚至不够富足,但他们都可以安详地熟睡,不用担心明天小孩的上学,老人的医病,自己的生计。

每到节假日,依然会奏响音乐,跳起拉风的Sega舞蹈,表达他们对生活的激情和向往。

尽管疫情给岛国,以及整个世界带来冲击,岛国政府还是有序地安排岛国人的生活,拿出过去的积蓄为每个岛国人进行生活的救济。岛国人无论是小贩,还是商界精英,依然满怀信心地等待疫情的结束,岛国重现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

而我在这天堂的深夜里,编织母国美丽的未来,一个新闻联播里才有的景象。当然这是一条荆棘丛生,血与火的道路。

不但要面对颟顸、贪婪的当权者,还要忍受遍地爬行的蝼蚁,无处不在的韭菜。它们没有当权者作恶的机会,却有统治者的意识,从侧面迂回为当权者扫清障碍,清除异见者。

它们会大言不惭地显示它们所谓的智慧,科学认识,尽管它们连最基本的物理、数学概念不清楚,却有着党国无神论者的自豪感,唯物拜物教的真理观。

有时候必须得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些蝼蚁般的生命,尽管自己身处最底层,却总是想要去踩到一块踏脚石,才能让它们有生存的感觉。

战士们也许衣衫褴褛,语言粗俗,意识形态存在缺陷,但他们在战斗;只有蝼蚁们期望从主子的饕餮盛宴中分一杯羹,期望获得主子的青睐,自觉地为主子分担忧愁,对战士们指指点点,挑三拣四,诋毁诽谤。

这些货色生为蝼蚁,死为灰烬。给人世间只是带来聒噪和引来不耐烦的呵斥。
远方山脉浮现微红,山鸟开始飞腾,一抹鱼肚白装饰幽兰的天际。

困意渐渐漫卷书房,我回归梦境,在天堂里睡去。@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 (shown)明人冯梦龙先生编著的《情史》,收集了红尘千万载的迢递时光里,不尽的痴男怨女于这浮丽人世的贪恋缱绻。《情史》于人,是真的故纸旧雨……不知哪一册哪一行里,哪一则情深似海的故事是某一世你我的往事。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很长时间没有写下什么,或应了老子所言:“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越来越沉默。
  • 26岁,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在这个暮春初夏的时节里,天地人间迎来了通透而明净的五月。春风冷暖交替,春云积聚数日,终于下了一场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