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神奇的玉兰

作者:回天

玉兰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不知该称为花中树,还是树中花。玉兰,又曰木兰。花分白红,白是玉兰,红谓辛夷,可入药。

古老得甚至无法寻觅,你的第一株幼苗生于何时,长在何处。穿越一幕幕烟雾历史,透过重重落尘,是否要一直追寻到那混沌初开、天地始作之时。翻阅史书,才知木兰的种植,盛于唐宋。

千年之前,人们慧眼初开,终于认识了你!

历史流云变幻。诗人屈原,曾站在汩罗河畔,吟诵着“朝饮木兰之坠露兮”,修身、求道;一个女扮男妆的奇女子,替父从军,驰骋疆场,千古传唱。她的名字,叫花木兰!

落叶纷纷,万木凋零。瘦骨嶙峋的山,裸露出千崖万壑。有零星的雪片,开始从遥远的天际,飘飘渺渺地飞来。

寒风中的玉兰树,光秃秃的,小鸟在树上瑟瑟发抖。令人惊奇的是,所有枝枝杈杈的梢头,都拱出了芽苞。看上去还极小,一个个毛笔头般,白茸茸的,有如梦语。

大雪舞得疯了,狂风咆哮着,摇晃着大树,翻卷着碎屑,肆无忌惮地把枯草干叶旋上半空,一阵猛似一阵。仿佛是要把玉兰树上所有的芽苞,全都冻碎灭尽!

晚霞喷溅,天空在流血!

坚贞的玉兰,在严寒中坚持着,顽强地挺立着,一任暴风肆虐。再猛烈的风,也吹不落玉兰的一个骨朵。

在煎熬的魔难中,每个小芽苞,都是不屈的精灵,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没有什么能够摧毁她的信念,日夜站在高高的枝头上,渴盼地遥望着春的彼岸!

每一个花蕾,都孕育着一个天国,都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让人痴痴泪流!

雪花终于飘尽了。

秋走过冬,呈现出春的妖娆!

历经寒霜尽傲骨!感受到了春的召唤,凛冽清寒中的玉兰,满树的花苞儿缓缓涨大,吐露出她最娇艳的色彩,白的如玉,红的似霞,流溢着淡淡的幽香。

庭院小区、公园湖畔、菁菁校园,小道旁,大路边,处处都能看到一棵棵高大的玉兰树。秋天里含苞,历经磨难,已然超凡脱俗!

一片片欲放未放的花蕾,好像无数色彩缤纷的音符般,流光溢彩,组成了一曲绚烂的圣歌。哪里有清纯的玉兰,那里的春天,就有祥云缭绕。

一树树,一簇簇,层层叠叠的玉兰花迎春怒放,犹如成千上万只飞舞的彩蝶,衔来开天辟地的神示;又似一群天使般的仙子,翩翩降临,整个天地都为之一新。

火焰般瑰丽的红玉兰,热烈地燃烧着;纤尘不染的白玉兰,雍容华贵,明媚如花神般,美到骨子里。看上去,如同一幅幅美妙的画卷,成为春天里最美的风景。

蓬蓬勃勃的玉兰花,朵朵如圣洁的文字;又好似尊尊善化人间的菩萨。每一次极致的绽放,都是关于未来的箴言。

花开见佛,一花一世界。那花瓣中晶莹滚动的露珠,是神佛滴下的一颗颗泪吗?你花开的声音,是否在阐释一种禅意?

此花只应天上有,不知何故落凡间。于是,便有了“净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1), “红是精神白是魂,仙娥唐女抖清纯”(2),“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赠君”(3)……

真想永远留住你:从诗里,从画里,从梦里,从歌里,从生命里,从滚烫的心里……

什么都不要,历史却把整个春天都给了你!后人会因你而眼睛湿润,从此响起一支感恩的赞歌。

清风晧月,树树花梦。

有人走到玉兰树下,把一方彩纸,轻轻贴到了树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熠熠生辉。

人渐行渐远,只留满树盛开的玉兰花。

(1)佚名
(2)朱廷钟《七律玉兰花》
(3)朱曰藩《感辛夷花曲》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这里静得出奇,偶尔的深夜,舍不得放弃那犹如遥远星辰般的灵感,披衣起床,遥望窗外灯火注视下的村镇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而那寒冷却怀抱希望的冬,与我最气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个哑巴 我喜欢与花草说话 说着说着,爱情就凋谢了 说着说着,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战前,我母亲童年时住在南京,她记得那时大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桂花和腊梅,秋冬两季馥香怡人,腊梅扑鼻,桂香薰漫。
  • 时光在秋季里漫延,晴朗的天气仿佛是打开了天窗,天邃远淡蓝,淡淡的思绪让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属于自己世界的一抹红阳。
  • 冬,始于一场突来的寒风,却不知要止于何时,停于何处。
  • 我的故乡后龙曾经有过高达23座的石沪,现在只余硕果仅存的两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