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闻太师驱兵追袭

作者:石涛

人气 453

诗曰:

忠良去国运将灰,水旱频仍万姓灾。

贤圣太师旋斗柄,奸谗妖孽丧盐梅。

商朝末年,忠臣良将离去,是因为朝廷中出现了妖怪、动物。闻太师有再大的本事,大不过受女娲娘娘法旨而来的狐狸精。闻仲有第三只眼睛,怎么会不知道妲己是妖怪?他又是托孤老臣,纣王对他敬畏有三,但他就不去说破。不说破的另一个含义就是:闻仲在他生命的根本上有不正的地方——他是通天教主的弟子。

三关漫道能留辔,四径纷纭唱草莱。

空把追兵迷白日,彼苍定数莫相猜

这个时候,黄天化出来了——黄飞虎的长子。定数就是定数,闻太师再有本事,但是人外人、天外天,一物降一物。

话说闻太师驱兵追赶,出西门,一路上旗旛招展,镗鼓齐鸣,喊声大作。不表。

且说黄家父子、兄弟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行至渑池县──县中镇守主将张奎。黄飞虎知张奎利害,不敢穿城而走,从城外过了渑池,径往临潼关来。

渑池县,在河南,现在还叫渑池。

黄飞虎反了,离开朝歌的时候,第一关遇到的就是张奎,后来,当《封神演义》快结束的时候,黄飞虎死在张奎的手里面——张奎一战,就把东、西、南、北、中五大山神全给废了。张奎最厉害的就是快,他的速度极快,马也快过别人,而且他也会地遁。在一次的交手过程中,张奎用一把刀,把黄飞虎、崇黑虎他们四个人全给杀了。所以这是首尾相扣——当黄飞虎打回朝歌的时候,最后一关,在张奎这儿死了。

家将徐徐行至白莺林,只听得后面喊声大作,滚滚尘起。飞虎回头一看,却是闻太师的旗号,随后赶来,飞虎俯鞍叹曰:“闻太师兵来,如何抵敌!吾等束手待毙而已。”飞虎见三子天祥──年方七岁,坐在马上。飞虎暗暗嗟叹:“此子幼稚无知,你得何罪,也逢此难。”家将来报:“启千岁:左边有一支人马到了。”飞虎看时,乃青龙关张桂芳人马。又报:“佳梦关魔家四将从右边来了。”

魔家四将,是最早跟西岐对垒的。

又见正中间临潼关总兵官张凤兵来。黄飞虎见四面人马俱来,自思不能逃脱,长吁一声,气冲霄汉。

且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因神仙犯了杀戒,玉虚宫止讲,待子牙封过神方上昆仑,因此闲游五岳。一日往临潼关过,被武成王怨气冲开真人足下祥光。

因神仙犯了杀戒——神仙之界要大清洗了。玉虚宫的元始天尊不再讲法了,一切都要等着姜子牙封过神再从新开始——更新、换代——一个循环往复、一始一终。

这里讲的“神仙犯了杀戒”,有可能指“截教”,封神的过程中就是把截教都给清理了。在清理截教的过程中,“阐教”得以更新、净化,重新来一回。“玉虚宫止讲”,不讲道了,元始天尊的弟子们只能等着,他们没有机会再升华了。

凡是人间出现妖怪的时候,对等的是神界出状况。现在中南海就出现妖怪。今天能托生成人,能赶上这个时代的人,其实都满有来头的,与中南海的妖怪对等而来。如果那不是妖怪,是一般人的话,不会出现现在的场面……人间出现瘟疫不是小事情。因为人是神造的,出了大瘟疫,那是神惩罚人。那是被神造的人做了多大的恶事?其中有些不是人了!被这些妖怪占了——这是我自己理解的。

道德真君“闲游五岳”就是等着黄飞虎到这儿来。就是因为黄飞虎是五岳之首东岳泰山的神。一切事情都是有定数的,人所遇到的事情是跟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对应的,没有私利、有悟性、敏锐的人就有这样的本事能窥视、预感、把握自己命运的归属。

真人拨开云彩,往下一观──原来是武成王有难,贫道不行护救,谁来拔济!真人命黄巾力士:“将吾混元旛遮下,把黄家父子移到僻净山中去;待贫道退了朝歌人马,打发他出关。”黄巾力士领法旨,用混元旛一罩,将黄家父子尽移往深山去了,踪迹全无。

其实可以理解为障眼法,像现在说的隐形衣,一盖上就没了——空间错位……

且说闻太师大兵赶至中途,前哨报:“青龙关总兵官张桂芳听令。”太师传将令:“来。”桂芳行至军前,欠身躬候。太师问曰:“黄飞虎反出朝歌,必由此关隘,你可曾见否?”桂芳答曰:“末将不曾见。”太师曰:“速回,谨防关隘,不得迟误。”桂芳得令,去讫。

又报:“佳梦关魔家四将听令。”太师命:“令来。”四天王步行至军前,口称:“太师,甲胄在身,不能全礼。”太师道:“黄飞虎曾往佳梦关来否?”四将答曰:“不曾见。”太师传令:“速回佳梦关守御,协同捉贼。”四将得令,去讫。

又报:“临潼关守将张凤听令。”太师命:“令来。”至骑前行礼。太师曰:“老将军,叛贼黄飞虎曾往关上来否?”张凤欠身答曰:“不曾见。”闻太师令回兵,用心防守。张凤得令,去讫。

且说太师坐在骑上暗思:“俱道飞虎既出西门,过孟津,为何不见?三处人马撞来,俱言不曾见。异哉!异哉!也罢,待吾将人马扎住在此,看他往那里去?”

且说清虚道德真君在空中看闻太师住兵不动,真君曰:“若不把闻仲兵退回去,黄飞虎怎的出得五关?”真人随将葫芦盖去了,倒出神砂一捏,望东南上一洒──法去先天一气,炉中炼就玄功。

真君的境界,可称为“法”。“先天一气”不是人间的概念,是表达一种境界。他修行多年,在此展现他的功力。

少时间,闻太师军政官来报:“启太师!武成王领家将倒杀往朝歌去了。”太师闻报,传令:“回兵。”慌忙赶杀,迳奔渑池。一路上果见前边一伙人,簇拥飞走。太师催动三军,赶过了孟津。按下不表。

黄飞虎死难逢生路

黄飞虎是武将之首,而闻太师是文官,怎么会有文官带兵打仗的概念?在传统的历史当中,生命的境界不混淆的,都是对等来的,是吻合天意的,一旦混着来,其实就麻烦了。

我记得跟大家解释过,在古希腊为什么没有宗教?他有,很乱!而希腊故事当中很多神与神兽、人与神兽生了不同的东西,结果,后来就不成形了。苏格拉底传出来的东西,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一种哲学。柏拉图、亚里斯多德讲述的所谓哲学(就是讲述人在人的环境中生存的道理),我以为可以对等孔老夫子。而老子就像苏格拉底,但苏格拉底没留下任何东西,老子留下了《道德经》。孔老夫子当年曾经向老子求过道,有孔老夫子不懂的地方。

柏拉图、亚里斯多德,我觉得就像孔、孟,留下来的是人中的文化——衣、食、住、行的一切概念,给人中树立了一道规范。孔老夫子就是“仁义礼智信”,所以人们可以在“仁义礼智信”当中找到人的回归之路,就是自我约束的一种准则。而在西方,人们看到的就是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留下来的一份哲学(西方哲学),也就是在人的环境中生存的道理,可是,不是宗教。

儒家修不成的!儒家不认识自己的灵魂;而佛与道可以回归到自己生命(灵魂)的本身,就这么大区别。所以生命境界是不能混的,混了就出事了!妲己是妖,跟纣王结合就出事了!而姜子牙,他师父上来就跟他说:“你修不成,你就是个人。”其实就有着“不混”的概念。在人中修行,比如黄天化,那黄天化最后没修成,他掉下来了,但他同样不会在人中活动,他又被封成了三山五岳的三山神。

与人相关境界的神,我以为就是三界里的神。我希望朋友能理解我说的涵义,生命是有层面的,在关键的层面上,就是人的生命真谛。姜子牙,你别看他修行,他就是个人,元始天尊是因为有原因,才收他做徒弟,换句话说,早在姜子牙上山的时候,就已经定格了。我个人理解:当这件事情在不同境界上被安排的时候,如果连女娲都改变不了纣王还有二十八年的朝廷的话,那元始天尊怎么能够随意去挑姜子牙,并且如何呢?换个说法:姜子牙人家也是有来头的,就是为了干这个事儿……

闻太师出手去抓黄飞虎,才会使得道德真君出手,相互都有修行的涵义在其中。

有什么涵义在里头?

在现实的环境中,你看到中共的邪恶,很多朋友说,请神出手吧!神出手,也是按照人的形式出手,神不会大显于空间,当神大显于空间的时候,魔鬼已经没了。神与魔之间的这种搏杀概念,同样是以人的表面形式、方式出现,狐狸是以女人的身体出现的,对吧!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那姜子牙同样是。

元始天尊给了姜子牙杏黄旗、打神鞭,这都是绝对的宝贝,还给了他麒麟——元始天尊把自己的坐骑给他。但他是人,他一定符合人的方式做。这需要人有悟性。那现实中的凡夫俗子,一般的人要知道善、恶。这女人有问题,你不能招她,远离是非之地——这是当初文王给武王留下的话——远离是非。有朋友说:你得见义勇为!……

很多宗教的人,他混着修!人不人、神不神、鬼不鬼……其实我以为很多混着修的原因,就是他在人的贪念中、贪婪中去探讨修行,去探讨信仰。这是我自己的说法啊!

我刚才说,闻太师出手,从而使得道德真君出手,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一山又比一山高。

且说真君在云里命黄巾力士把混元旛移出大道,黄家父子兄弟在马上如醉方醒,如梦方觉,个个马上揉眉擦眼。定睛看时,四路人马去得影迹无踪。

闻太师还以为黄飞虎杀回朝歌去了,其实就是遁入了另外时空了——道德真君说:“给他移到山里去。”这是表面的说法,是一种障眼法,其实就是给他挡住了。

黄明叹曰:“吉人自有天相。”飞虎忙问众弟兄:“方才人马俱不知往那里去了,乘此时速行,过临潼关方好。”众将听令,速速策马前行。

来至临潼关,见一支人马扎住团营,阻住去路。黄飞虎令军辆暂停,正要上前打听,只听得炮声响处,呐喊摇旗,飞虎坐在五色神牛上,只见总兵张凤全妆甲胄,八扎九吞。怎见得:

凤翅盔,黄金胄;柳叶甲挂红袍控。

束腰八宝紫金厢,绒绳双叩梅花镜。

打将钢鞭如豹尾,百炼锤起寒云迸。

斩将刀举似秋霜,马走临崖当取胜。

大红旛上树威名,“坐镇临潼将张凤”。

张凤他是个老人,是个老将。

话说张凤听报,黄飞虎领众已至关前。张凤上马,来至军前,大呼曰:“黄飞虎出来答话!”

因为张凤他们已经见过闻太师了,所以就这样。本来从将官的角度来讲,他们都要受制于黄飞虎的。

武成王乘神牛至营前,欠身,口称:“老叔:小侄乃是难臣,不能全礼。”张凤曰:“黄飞虎,你的父与我一拜之交,你乃纣王之股肱,况是国戚,为何造反,辱没祖宗。今汝父任总帅大权,汝居王位。岂为一妇人而负君德。

那个时候就有男尊女卑了?!托生成男、女,每一个人都在历史的过程中,如果你连轮回转世都不认的话,听《封神演义》这事儿也不好听。我并不是埋汰男尊女卑,不是!我也托生过女人,当你真正的魂魄落到人这一层,你一定要懂得把自己的元神跟自己的身体切割开。

濒死经验里,不同的人都在讲述这个我、那个我合成一体。其实濒死经验是我们借助他人的经验,真正认识我们生命的真实的例子。梦境,很多人解释不了,却能理解,但是梦境不像濒死经验这么清晰。

这里咱讲男尊女卑,都是落在肉身。

今日反叛,如鼠投陷阱,无有昇腾,即老拙闻知,亦惭愧无地,真是可惜!

这就变成了:君臣的概念,高过了人的亲情。

听我老拙之言,早下坐骑受缚,解送朝歌,百官有本,当殿与你分个清浊,辨其罪戾;庶几纣王姑念国戚,将往日功劳,赎今日之罪,保全一家生命。如迷而不悟,悔之晚矣!”

为什么那些人明知不是对方的对手,还要出手去做?就是人的道德素养高,对吧!

那周文王“画地为牢”,利用《周易》能够捕捉到人的灵魂。他如果捕捉不到这个人的灵魂的话,他怎能知道那个人跑到哪儿去了?是活、是死?

洞悉魂魄的人,别人根本不是他对手,原因就是你还没干,他都知道你要干嘛!所以这个魂魄的境界超越了时间。

今天,很多人在国内被灌输了知识,就像洋葱似的层层把你元神包上,你自己分不出谁是谁!?那人家有境界的一看就知道你包了多少层!小样儿!连你自己的灵魂都找不着了,你跑到天边你也是这东西。

所以咱们节目中说,人坏了,全都完了。而我们在节目中阐述的概念就是善、恶的取舍。也就是说,破除掉你那一层一层就像洋葱似的利益之心。你家财万贯,你有八百个女人跟着你,然后呢?你死的时候,没有人理你的,立刻变成一块臭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对不对!你是有钱的男人,找那么多女人?爱你啥呀?一块破肉,对不对!所以人看不懂的时候,炫富、炫耀自己,非常可怜。

就像女人整那张脸,把自己那块肉一通整,比牲口都不如,牲口不会整自己,人会整自己,动刀动枪的。我说的是糟蹋自己,没有任何骂别人的意思,你糟蹋你自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在这儿拍节目,你就一看一乐,对吧!

黄飞虎告曰:“老叔在上,小侄为人,老叔尽知。纣王不荒淫酒色,听奸退贤,颠倒朝政,人民思乱久矣。况君欺臣妻,逆礼悖伦,杀妻灭义。我兵平东海,立大功二百余场。定天下,安社稷,沥胆披肝;治诸侯,练士卒,神劳形瘁,有所不恤。天下太平,不念功臣,反行不道,而欲使臣下倾心难矣。

叫“老叔”是因为张凤比黄飞虎的父亲小。黄飞虎在陈述纣王个人生命的败落。当年的纣王毁了武成王。你说你欺负人家老婆干什么。但是酒壮怂人胆……

就说张凤本身空念其理,其实那些守着纣王的人,同样是空念其理,那些守着中共跟习近平的人同样是空念其理。其实这个人自私,他不能够切身触及、珍惜生命,只珍惜道理。大凡邪恶的,都是这个。

望老叔开天地之心,发慈悲之德,放小侄出关,投其明主。久后结草衔环,补报不迟。不识尊叔意下何如?”张凤大怒:“好逆贼!敢出此污蔑之言,欺吾老迈!”手起一刀砍来。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在不同的环境中都能讲出一番道理。大家听的是道理,但大家很难感受到他对生命的体悟。

黄飞虎将手中枪架住,“老叔息怒。我与老叔皆是一样臣子,倘老叔被屈,必定也投他处,总是一般。从来有言:‘君不正,臣投外国。’礼之当然。老叔何苦认真,不行方便。”

人家讲的都是真正生命之道理,那张凤喝斥的就是所谓的礼仪。为什么王沪宁说“人之初,性本恶”,能被人接受?就是利益之心的邪恶。

张凤大喝曰:“好反贼!焉敢巧舌!”又一刀劈来。飞虎大怒,纵骑挺枪。牛马相交,刀枪并举。战三十回合,张凤力怯,拨马便走。飞虎逞势赶来。张凤闻脑后铃响,料飞虎赶来,鸟翅环挂下刀,揭开战袍,取百炼锤,紫绒绳理得停当,发手打来。怎见得好锤:

圆的好:冰盘大,碗口小。

神见愁,鬼见怕;

伤人心,碎人脑。

断筋骨,真稀少。

顺手轻持百炼锤,暗带随身人不晓。

大将逢着命难逃,着重人亡并马倒。

话说张凤回马一锤打来,黄飞虎见锤将近,用宝剑望上一掠,将绳截为两断,收了张凤百炼锤。张凤败进帅府,黄飞虎也不追赶,命家将将车辆围遶营中,就草茵而坐,与众弟兄商议出关之策。

所以一般这种情况你可以看到他都不强追的。里面总是有一个恩情,有一个礼仪。

且说张凤败进关,坐在殿上,自思:“黄飞虎勇贯三军,吾老迈安能取胜。倘然走了,吾又得罪于天子。”叫:“萧银在那里?”萧银上殿,见张凤曰:“末将听令。”张凤曰:“黄飞虎力敌万夫,又收我百炼锤,似不可以力敌。你可黄昏时候,传长箭手三千,至二更时分,领至大营,听梆子响,一齐发箭,射死反贼;将首级献上朝歌请功,方保无虞。”

张凤他知道打不过黄飞虎,所以他就使计了。因为黄飞虎带的自己的家将是有数的,那近距离取不了,就用箭射了。

萧银领令出府,乃自忖曰:“黄将军昔在都城,我在他麾下,荷蒙提携,奖荐升用将职,未曾以不肖相看,今点临潼副将。我岂敢忘恩,忍令恩主一门反遭横祸,我心安忍!”

黄飞虎对萧银非常好,萧银能有今天的将位全是黄飞虎一手提携的,成为今天的临潼副将。萧银在这地方就跟张凤形成了一正一负,相互对应。萧银念的是仁,对吧!那张凤讲的是所谓的理,而这一份理呢,其实就已经被黄飞虎说破了(说:老叔,如果你跟我一样,你受屈了,你难道就这么忍了吗?你难道还要用你刚才那一番道理跟我去讲吗?)

没跟你说吗?中共赖以生存的方式就是欺骗,这就是它生存的概念。当我们遇到了共产党,是“真实的遇到了骗子”,而它的骗,也是“真实的”。欺骗就是欺骗,如果连这都分不清的话,说句难听话,这人挺自我的,都是站在自我的角度说。没有恶意啊!节目中一再跟大家讲:提升生命的境界,不能自己毁自己。

萧银随改妆束,暗出行营,黑地潜行,来至黄飞虎营前问曰:“可有人么?”巡营军曰:“你是何人?”萧银答曰:“我原是老爷门下萧银,特来报机密重情。”巡营军急进营报知,飞虎命:“速令进见。”

萧银黑地参见,下拜曰:“末将乃旧门下萧银,蒙老爷点发临潼关;今日张凤密令末将二更时,带领攒箭手,射死老爷满门,将首级献上朝歌请功。末将自思:岂肯欺心,有伤天道!故此改妆,先来报知。”

临潼关的将官也都是黄飞虎派过去的。

生命是最珍贵的。伤人就是“有伤天道”。顺应天意的就是对的。

飞虎听毕,大惊曰:“多感将军盛德!不然黄门老少死于非命矣。实系再生之恩,何时能报。为今之计,事属燃眉,将军何以救我?”

人家萧银是报恩来的。

萧银曰:“大王速上马,领车辆杀出临潼关,末将开关等候。事不宜迟,恐机泄有误。”飞虎等急忙上骑,各持兵器,喊声杀来,势如猛虎。

时方初更,未及二鼓,士卒皆未有备。萧银开了栓锁,黄家众将一拥杀出关门去了。且说张凤正坐厅上,忽报:“黄家众将闯关杀出去了!”张凤厉声叫苦曰:“是我错用了人!萧银乃黄飞虎旧将,今日串同黄飞虎斩关落锁而去,情殊可恨!”

这就是对比了。

张凤急上马提刀来赶飞虎。不防萧银乘马隐在关傍,听得马铃响处,料是张凤来赶!不期果然。张凤走马方出关门,萧银一戟刺张凤于马下。

都是“配对”来的。相互一对应,故事就完了。

有诗为证,诗曰:

凛凛英才汉,堂堂忠义隆,

只因飞虎皮,听令发千弓。

知恩行大义,落锁放雕笼。

戟刺张凤死,辅佐出临潼。

话说萧银杀了张凤,走马赶来,大叫:“黄老爷慢行!末将萧银已刺死了张凤,大王前途保重!末将如今将临潼扎板下了,命兵卒将士壅塞,恐有追兵赶来,再去了土板,可以羁滞时候,及至来时,大王去之已远。此一别又不知何日再睹尊颜!”飞虎称谢曰:“今日之恩,不知甚日能报!”彼此各分路而别──后来萧银要会在“十绝阵内”。此是后话。不表。

所以萧银一不做二不休,把城门用土给堵了。那后面肯定有追兵来,萧银给他拖延时间,他对自己原来的主公非常的尽力。

后来萧银会在“十绝阵内”出现。他是一个普通的人,当他进入“十绝阵内”的时候就死掉了。人跟那些修行的人没办法比,但是当萧银以这样方式死掉的时候,一步登天!也就是说,萧银没有人中的修炼的概念,可是呢,他在关键的问题上,做出了“极其重大的选择”。

黄天化修炼那么长时间,他没修成;萧银顺天意就做了这么一件恩义之事,选择生命善的表现,却同修行的人一样,用自己的肉身,换来了灵魂元神的境界。有多少朋友能理解这一份生命的真谛!谁都珍惜生命,但是死了就死了(谁都喜欢自己那辆车,但车坏了也就坏了,一个道理的),所以佛家说肉身像一件衣服。

黄飞虎火龙标伤身而亡

且说黄飞虎离了临潼,八十余里,行至潼关。潼关守将陈桐有探马报到:“黄飞虎同家将至关,扎住了行营。”陈桐笑曰:“黄飞虎,你指望成汤王位坐守千年,一般也有今日!”传令:“将人马排开,鹿角阻住咽喉。”

黄飞虎曾经整过陈桐,所以就很有意思:黄飞虎有恩于萧银,所以萧银放了他;而黄飞虎整了陈桐,人家报仇!

黄飞虎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背叛纣王,也从来没想过纣王会欺负他老婆,对不对!在百官之中,黄飞虎是百官之首,所有将官都得听他的,而且黄飞虎七世的家族保了商朝,不再有第二个家族能够看住他。

陈桐全身披挂,妆束整齐,打点擒拿飞虎。且说黄飞虎扎住行营,问:“守关主将何人?”周纪曰:“乃是陈桐。”黄飞虎半晌不言,长吁曰:“昔陈桐在我麾下,有事犯吾军令,该枭首级,众将告免,后来准立功代罪;今调任在此,与吾有隙,必报昔日之恨,如何处治?……”正沉思间,只听外边呐喊之声甚急。

飞虎上了神牛,提枪至营前。只见陈桐耀武扬威,用戟指曰:“黄将军请了!你昔享王爵,今日为何私自出关?吾奉太师将令,久候多时。乞早早下马,解返朝歌,免生他说。”飞虎曰:“陈将军差矣!盈虚消息,乃世间长情,昔日你在吾麾下,我并无他心,待如手足;后来犯罪,是你自取,吾亦听众人而免你之罪,立功自赎,我亦不为无恩。今当面辱吾,莫非报昔日之恨耶?快放马来,你三合赢得我,便下马受缚。”言罢,摇枪直取。陈桐将画戟相迎,二骑相交,双兵共举,一场大战。

所以相生相克对应的道理不是你承认、不承认,它自然就会发生作用。你再怎么样承认或者不承认,是你主观的想法,但你无法逃脱你自己生命的道理。

就像武汉病毒一样,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中共忘乎所以的时候,当习近平根本不顾任何其它事情(其实他是没能力顾),人们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则杀的──赞曰:

四下阴云惨惨,八方杀气腾腾,

长枪闪得亮如银,画戟摇摆动。

枪挑前心两胁,戟刺眼角眉丛。

咬牙切齿面皮红,地府天关摇动。

无论是诗、是词、是赋,有它的规范,用的字很少,但描绘得反而越真实、越画面,而且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真正厉害的:一言以蔽之、言简意赅。但是非常准确。

话说二将拨马,往来冲突,二十回合。陈桐非飞虎敌手,料不能胜,掩一戟拨马就走。飞虎怒气冲空,大喝一声:“决拿此贼以泄吾恨!”望前赶来。陈桐闻脑后鸾铃响处,料是飞虎赶来,挂下画戟,取火龙标拿在手中──此标乃异人秘授,出手烟生,百中百发,一标打来,飞虎叫声:“不好!”躲不及,一标从胁下打来。可怜:万丈神光从此灭,将军撞下战驹来。

“异人秘受”,他没有讲明这个“异人”是谁,但是,凡是异人秘授,在当时,其实异人的功夫超过了一般人,不是一般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其实只要不同于人,人就受不了。啥意思?妲己是只狐狸,人也受不了,她没境界,她只有艳,人也受不了。所以,人是最弱的,也正是人自身最弱,所以背后有神的因素。相生相克,对应出来。

诗曰:

标发飞烟焰,光华似异珍,

逢将穿心过,中马倒埃尘。

安邦无价宝,治国正乾坤。

今日伤飞虎,万死落沉沦。

这就讲述了飞镖之厉害,然后谈到了黄飞虎被伤这件事情。因为黄飞虎他身份背后所代表的涵义,被陈桐所伤,就觉得有点冤。

黄飞虎被火龙标打下五色神牛,黄明、周纪见主将落骑,催马向前,大喝曰:“勿伤吾主,待吾来也!”

五色的神牛,就像你到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你看到五色图,其实就是“金木水火土”的概念。五色物质的涵盖性、包容性大,境界高,物质的组织比较完美。

两骑马、两柄斧飞来直取,陈桐将画戟急架相还。飞彪将飞虎救回时,已是死了。二将战陈桐,恨不得将陈桐碎万段。陈桐掩一戟就走。二将为飞虎报仇,催马赶来。陈桐又发标打来,把周纪一标,将颈子打通,落马。陈桐勒回马欲取首级,早被黄明马到,力战陈桐。陈桐见已胜二人,便回军掌鼓进营去了。

黄飞虎、周纪他两死了。

且说飞彪把飞虎尸骸救回。三子见父死大哭。黄明将周纪也停在荒郊草地。众家将无不伤感。众将见死了二人,心下无谋,前无所往,退无所归,羊触藩篱,进退两离。正在慌乱之间。不表。

这是黄飞虎逃出之后,遭到的第一难。

黄天化奉师命落尘救父

话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正在碧云床运元神,忽心下一惊,道人袖里捏指一算,早知黄飞虎有厄,道人忙命白云童儿:“请你师兄来。”白云童儿即时请出一位道童,生的身高九尺,面似羊脂,眼光暴露,虎形豹走;头挽抓髻,腰束麻绦,脚登草履,至云榻前下拜,口称:“师父,唤弟子那壁使用?”真君曰:“你父亲有难,你可下山走一遭。”黄天化答曰:“师父,弟子父亲是谁?”真君曰:“你父乃武成王黄飞虎是也;今在潼关,被火龙标打死,着你下山,一则救父;二则你子父相逢,久后仕周,共扶王业。”天化听罢问曰:“弟子因何到此?”真君曰:“那一年,我往昆仑山来,脚踏祥云,被你顶上杀气冲入云霄,阻我云路。我看时,你才三岁。见你相貌清奇,后有大贵,故此带你上山;今已十三载了。你父亲今日有难,该我救他。我故教你前去。”

道德真君在此之前,曾被黄飞虎的“怨气”给阻住了自己的路,那在十三年前,他遇到了三岁的孩子黄天化,又被他头顶上的“杀气”给阻入云路。这里面一定有涵义。黄飞虎父子最后都没成——黄飞虎被杀、黄天化没修成。我相信这跟这里面所埋下的暗线是有关系的。

这里讲了黄天化只有三岁,哪来的杀气?他的元神,他托生去的元神带着某种缘由成为了黄飞虎的长子。黄飞虎的的“怨气”是指他家七世保着纣王(跟纣王供奉太庙是一样的意思),大、小战争打了二百多场,结果竟然保了这个君王欺负自己的老婆!这是男人的奇耻,所以这个怨气确实就在这。

怨气也好、杀气也好,在人的修行、人的品质当中是非常伤及人本身的,可以阻碍修炼人的修行之路。这是给我体会的。黄天化最后确实没修成。

真君先把花篮儿与天化拏了,又将一口剑付与,吩咐:“速去救父。”天化方欲问故,真君曰:“若会陈桐,须得……如此如此,方可保你父出潼关。不许你同往西岐,可速回来,终有日相会。”

书里面黄飞虎、周文王他们都被自己的儿子救了,但是,他们的师父都不许徒弟跟着父亲去(到西岐)。我以为很大的原因就是“时间”的问题。

那次我们在讲雷震子救周文王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西岐还没有正式开始讨伐商纣,他们就不能下山。可以救自己的父亲——那是有缘由的,但是不能伤及这种国度、朝廷之间的事情。时辰不到是不能露面的。很像太庙一烧,元始天尊才跟太乙真人说,让哪吒投胎,出生,跟这个故事是一样,必须是大的天象到位。

别问为什么,时辰不到不会告诉你,就像现在瘟疫的概念一样,发生了就发生了,一样的道理。

天化领师父严命,叩头下山。出了紫阳洞,捏了一撮土,望空中一撒,借土遁往潼关来;迅速如风。父子相逢,潼关大战。

在他们正经八百开打之前,父子之间这点事儿,都得交代完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上)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下)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冻岐山
【大话西油】押宝海盗成教宗 美第奇跻身名门(三)
【小宇宙传说】人体能量场的奥秘
国军最大王牌军舰投共后的苦难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弗洛伊德案反转?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闻看点】美三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远见快评】美议员推重磅法案 中共红线全踩了
【未解之谜】远古科技:20亿年前核反应堆
【重播】欧洲议员:不吃中共制裁这一套
【新闻大家谈】国际24专家:再查病毒起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