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年轻筑梦踏实 心中的愿望你达成几项?

作者: 陈创农

人气 128

忘了听谁说的:“生为台湾人,一生中一定要做三件事,一个是登上玉山,一个是横渡日月潭,一个是骑脚踏车环岛。”这三件事我都做了,其间的甘甜竟是来自实现愿望过程的苦味。

第一个完成的是骑脚踏车环岛,约二十岁出头就做了,当时还真有点莽撞。趁着在宜兰的工厂工读,工读结束,几个同学互相吆喝,就决定一起骑脚踏车环岛。

年轻真的就是本钱,当时只买了二手的变速脚踏车,查到各县市的亲友可安排住宿外,也没有缜密计划,只带了一张地图,一群人就匆匆上路。

环岛的苦

苦果然就在前方道路迎接我们。我们是由宜兰往屏东顺时钟环岛。刚开始还没默契,第一个苦是等人之苦。由于每个人体力不同,前进速度不一,加上一九八○年代没有手机,速度快的人,常在路旁痴等后面的同伴赶上,当见到人影出现时特别兴奋。几次苦等经验之后,就决定改采人盯人的方式前进,带头者不时得停下控制速度,等人情况在第一天就大为改善了。

第二个苦接踵而来,那是找路的辛苦。当时没有手机,没有GPS,地图的路与行车的路,差异之大难以想像。好在我们还有一张嘴,全程我们都是把路问出来的,台湾人指路的热情,迄今难忘,彼此往往也会攀谈一番,热心的路人或砂石车司机,一声声的加油,一只只竖起的大拇指,让我们又有往前的勇气。

第三个苦是晾衣之苦。那年代的装备简陋,变速脚踏车也没篮子,只能背着有个束带的小背包,里面只装些饮用水、营养饼干、换洗衣服就满了,加上当年也没有易干的运动衣,我们可都是穿着传统棉质内衣。

在东部时顶着大太阳,只是几个爬坡,内衣就湿透了,只好趁着休息的空档,找水洗衣或直接脱衣拧干衣除去汗臭味,但往往还没干就又穿着湿衣前进。还好有蔚蓝的海洋、秀丽的山峦、迷人的山岚陪伴着,又看到日出的壮阔,感受日落的绮丽,湿衣真的不碍年轻的我们。

再来是历经淋雨闷热的辛苦。在东部是大太阳,到西部却遇上了豪大雨,当时没有超商卖的套住全身的雨衣,我们的雨衣就像一件床单,只能在脖子和腰身处打结披在身上,边骑车边拉雨衣遮雨,这种装备,让路途变得更辛苦,个个成了落汤鸡。

长途骑车闷热很难过,也只能一步一步踩着踏板努力前进,但环绕身旁的田园、花海、庙宇、桥梁等美景,依然深印在心底。

一路上,当然还有其他的辛苦,尤其当一个人骑在单调的公路上,多数时候是车辆、灰尘夹杂着腿的酸楚,长途的骑车的寂寞,想想真是何苦来哉?但四十多年过去了,我曾用双脚踩着踏板绕了台湾,用双脚感受的苦味,迄今仍津津有味的从我嘴里说出,因为这是我年少轻狂时第一次的突破印记啊!

三十多年之后,这中间的日子啊!充满许多的曲折,历经各种酸甜苦辣后,我终于再度醒悟,想回到年轻时快乐自在的轨道上,收起行囊又去完成了横渡日月潭的壮举。

横渡的苦

又兴起横渡日月潭的冲动,当然先去游泳池试试自己的长泳实力,第一次竟只能游一百公尺,因为横渡的目标距离是三千公尺,还差之千里,心里有了困难的苦味,差点打退堂鼓。

但心里另一个声音又催促着,男子汉岂可如此没勇气,于是每天往游泳池报到,整整练习三十五天后,才能一次长游一千公尺,每次都是精疲力尽,那叫皮肉之苦吧?过了一千公尺,泳姿固定后,又游了近月,终突破三千公尺,这期间每次必须泡在游泳池超过四小时,也是无聊之苦。

我参加的是第三十六届,那天从朝雾码头跳下潭水时,真害怕沉下去的苦,又再一次涌上心头。游了五百多公尺,看到浮板休息站是兴奋的,谁晓得扶住浮板,身体却歪斜往湖里沉,真可怕啊!花费两小三十五分钟,终于以软脚之姿上了伊达邵码头。

有人问我,泳渡日月潭有何感想?我想说的是,我的苦只是匹夫之勇,活该受罪。如果没有充足的练习和准备,千万不要参加,那么宽的水面,人人皆自顾不暇,沉下去很难被人发觉的,要去,需有生死试炼的心里准备。想来就得意,这可是三十多年后,我再次选择自在人生的回转印记啊!

又过了一年,一个因缘,促使我奔向玉山,趁现在手脚还算俐落,要快去玉山,基于敬山及畏山,出发前,还是安排了几次登山锻炼,其中阳明山就是最好的场域。

登高的苦

第一次和团员走阳明山冷水坑到小油坑路段,费时四小时。第二次,我们走阳明山五连峰,加强训练近八小时。登山的每一阶每一步都要靠自己。所谓“天际识归舟,雪中辨江树”,我在登山流汗中也辨识到,团员的心虽在一起,走却只能靠自己,体力不行,走到中途就有骑虎难下的苦。

经过几次团训,大家有信心了。出发之前,还有另一个问题阻在前面。那就是玉山登山客的人数,每日是有总量管制的。排云山庄也只有近一百二十个床位,每天有数十倍的登山客要抽签,传来的消息一直是落空的,无法成行的等待竟也是一种苦。

终于让我们候补上,并于天气最好的十月出发。第一天住在东埔山庄,驱车劳顿但不苦,第二天走了八十几个木栈道,从早走到傍晚,但有了多次山训经验,一点都不觉得苦。

只是海拔骤升,有团员发生了高山症症状,很害怕隔天无法一起登顶的失落,我认为是登玉山最大的苦了。仿佛一辈子的期待,数个月的辛苦,就在一瞬间化为乌有,这种失落的苦,是世上最深的苦啊!

没练过千万别轻易登玉山,这可是台湾第一高峰哪!我在拉铁链时,又有了害怕摔死的苦。小心翼翼的,终于登上了玉山顶,我的骄傲留在照片中,这是我寻觅内心平静力量的快乐印记,看来,我的嘴巴又管不住了。

又有人问我,为何要登玉山?是为了凝望山岚的野趣?还是为了在肃冷的黑夜观赏满天星斗?抑或是为了循着头灯的微光,找回那久别的青春?其实,都不是,只是我不年轻了,再不登上玉山,以后就只能遥望玉山了。

人生该活在愿望 

我为什么要去实现这三个愿望?是为了独享乔林,让那枝枝叶叶亘心中;是为了低头瞧那千江有水千江月,抬头看那万里无云万里天吗?也许都对,人不分贫穷富贵,都可以有愿望,愿望也可以无分种类,无限宽广,因为那可是人生自在的处方,人生无憾的良药。

余光中有一首诗:“我站在巍巍的灯塔尖顶,俯视着一片蓝色的沧茫。在我的面前无尽的翻滚,整个太平洋汹涌的海浪。”现在,我的心也像那汹涌的海浪,我还想再努力实现更多的愿望。

本文摘自<蓝月升起:送你18个快乐处方>圆神出版社

 .女匠人的使命与愿望
.愿望
.戏剧性的人生转折

责任编辑:陈真◇

相关新闻
孩子的脚踏车千里环岛
“我的愿望是成为一支智能手机”
人生最佳配方:神的旨意第一 先他后我第二
美国励志演说家:改变我人生的一句话
最热视频
【百年真相】公安局长扬帆被失踪 25年音信全无
【新闻大家谈】腾讯App暂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新闻看点】所罗门爆冲突 中国城遭抢劫探因
吴明德:台企远东被“开刀”具示范作用
【未解之谜】漆黑太空背后的宇宙秘密
何良懋:港府力推立法会选举 港民冷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