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科兴疫苗外交的多重危险

人气 2198

【大纪元2021年05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abriël Moens撰文/信宇编译)中共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推动其国内研发的科兴(Sinovac)疫苗和国药(Sinopharm)疫苗的国际分销。

科兴疫苗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研发生产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苗,目前已向超过45个国家提供,主要为南美和非洲国家,但也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等国。而国药疫苗则由中共国有企业国药集团(Sinopharm)研发生产,也已捐赠或销售至世界各国。

综合媒体报导,科兴疫苗声称的成功率存在巨大差异,巴西称成功率勉强达到50.4%,而土耳其报告的成功率为91.25%,印度尼西亚则为65.3%。

暂且抛开这些疫苗的有效性不谈,中共对世界疫苗接种工作的所作所为,无疑改变了全球对中共的观感。一个因疏忽或故意隐瞒病毒存在而令疫情全球蔓延的中共,摇身一变竟成了问题解决者和国际拯救者。

然而,尽管中共已经表示愿意向国外分发5亿支疫苗,但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各国领衔的许多国家,均对中共分发疫苗的动机深表怀疑,且此种疑虑与日俱增。

2020年4月29日,中国北京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细胞培养室实验室,一名工程师在对COVID-19病毒的实验性疫苗进行测试时,观看猴肾细胞。(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澳大利亚,不少声音指出“科兴疫苗外交”是中共的一种不可告人的手段,旨在控制新冠病毒全球话语权,并转移外界对其疫情爆发时拒绝国际卫生专家和研究人员团队入境调查病毒来源的注意力。

无论如何,肩负找出病毒来源使命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未能消除外界的疑虑,公众一直担心,世卫专家的武汉之行是一个精心策划的事件,企图掩盖真相。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禁要问,此次疫苗外交是否属于中共野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BRI)的组成部分或必要补充?

尽管关于中共疫苗外交与“一带一路”计划两者联系一事,并不常见诸报端,但外界担忧中共在推行这两个大规模项目上的动机是否重叠或互补,这种担忧并不令人意外。

“一带一路”计划是一个目标长远的项目,于2014年启动,意在“复兴古老的丝绸之路”。该计划为中共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许多国家建设基础设施提供了机会。

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建设机场、海港、公路、火车站等等不同领域。

然而,尽管“一带一路”计划有可能给项目参与国带来一些实实在在的利益,但它无疑正通过利用“债务陷阱外交”以扩大中共的海外影响力,从而将许多受援国变成了中共的附庸。

中共科兴疫苗的分发同样扩大了中共在全世界的地缘影响力,尤其是在其宣称疫苗被大量捐赠的背景下。因此,外界不禁发问:科兴疫苗外交是否为中共实现其地缘政治利益的又一次博弈,从而确保其全球影响力遍及世界各国,尤其是非洲发展中国家?

即使是对科兴疫苗外交和“一带一路”计划进行粗浅的敷衍性评估,结果也表明,中共所为目标所向,就是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其地缘政治足迹。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似乎也认同这个评估结果,出手阻止了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而中共的科兴疫苗和国药疫苗也无法在澳大利亚落地。

2020年6月7日,抗议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集会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门口举行。(Grace Yu/Epoch Times)

中共的诸多慈善和商业行为无法掩盖这样一个事实:中共因不愿保护民众言论自由而无法对其众多行为背后动机进行准确而客观的评估。

几年前,我参加了在中国杭州举行的一个会议,在会上宣读了一篇关于法治的论文,提出健全的法治是中国扩大与各国互利互惠的贸易往来和商务交流的前提条件。

在去往机场途中,我与一位知名的中国教授同乘一辆出租车,他表示,中国惊人的经济成就最终将伴随着中国言论自由的大幅松绑。他们预计,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发生。

这个期望最终可能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在一党专政制国家中掌握权力的人不可能心甘情愿地自动放弃权力,而国内的政治和知识精英们亦可能不期待中国的未来有任何方向性改变。

我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大利亚都教过中国学生,有数十人,他们大多数人都渴望参与激烈竞争,以便被筛选成为中共(CCP)党员,并享受党员才有资格获得的诸多福利。

然而,不得不说,北京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好斗,越来越咄咄逼人,无论是南海军事化、接管香港、威胁台湾、新疆人权侵犯,还是面对澳大利亚等国的“战狼外交”,都只能表明该政权对国际社会的蔑视,并使中国年轻一代越来越逃离中共魔爪。

一言以蔽之,科兴疫苗外交和“一带一路”计划看似与北京近年来的好战行为无关,但最终矛头所向就是为了推动该政权的地缘政治利益最大化。

原文The Risks of Sinovac Diplomac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加布里埃尔·莫恩斯(Gabriël Moens)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名誉法学教授,曾任莫道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法学院院长和副校长,著有多部短篇小说,并刚刚出版一部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小说《扭曲的选择》(A Twisted Choice, 2020)。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我们自食苦果 中共病毒敲响警钟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背后的权力野心
【名家专栏】世卫美国代表与武汉病毒所的关系
【名家专栏】COVID-19病毒缘自中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国疫苗爆无效 董经纬事件美发话
【探索时分】中美舰载机歼15vsF18 谁胜算?
【有冇搞错】中共的“土猪拱白菜”
【马克时空】中美俄载人飞船比较 未来发展为何?
【拍案惊奇】遭威胁再抓百人 苹果最后社论火了
【重播】美祭新制裁 禁进口新疆太阳能奴工产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