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与忧伤:写给母亲节

人气 1137

【大纪元2021年05月09日讯】(Jeff Minick撰文/大纪元记者曲志卓编译)让我们先谈一谈母性的细微之处。

我们从尿布说起。

婴儿在出生后第一年平均需要更换约2,500张尿布。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或她可能还会需要3,600张左右。

假设你有三个兄弟姐妹。除非你有保姆,一大群保姆,或者一个全职爸爸,否则那个你称之为妈妈的女人在她的有生之年需要换二万多张尿布。

她还给幼儿喂了大约4,000顿饭。她可能上千次地提醒你们每个人说“请”或“谢谢”。当你幼时,她每天早上都给你穿衣服,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帮你穿睡衣。她是当你跌倒时亲吻你伤处的女人。后来她日复一日地开车送你去上舞蹈课、足球练习和童子军。她脸上的皱纹和磨损的手证明了她对你的爱。

无论艰难困苦,她都给予了你生命

今天是母亲节,也是为妈妈们庆祝的正式日子。

痛苦的一天

然而,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对于一些妇女来说,母亲节是苦乐参半的。她们可能会给自己的母亲庆祝节日,但出于种种原因,她们没有孩子可以为她们做同样的事。

也许她们在追求事业,不想要婚姻和家庭。也许她们无法生育。也许她们从来没有找到一个相知的伴侣,一个值得结婚和做父亲的男人。也许她们失去过一个孩子。

这些年来,我遇到过几个女人,母亲节给她们带来的不是欢乐,而是悲伤和遗憾。

有些人也对我说,他们的母亲不值得荣誉和赞赏。一些读者可能有关于自己母亲的恐怖故事,并认为母亲节是一个闹剧。坏母亲确实存在,新闻上时有报导。

但她们只是个例,而不是普遍现象。

“年轻的母亲在烛光下打量她熟睡的孩子”,Albert Anker作于1875年。(Public domain)

好母亲

无论在哪里,我都能看到妇女们全力以赴地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为坚强善良的人。

我的女儿和三个儿子的妻子每天努力为他们的孩子提供生活必需品,而且还提供教育、安慰和鼓励。我的孙子们,即使是16岁的孩子,可能还认识不到他们母亲所做出的牺牲,但最终他们的眼睛会睁开,他们会看到他们欠妈妈终身的债务。

住在我家对面的年轻母亲每天引导和守护着她的孩子。星期天在我的教堂里有很多家庭。妈妈们的头发仍然是湿的,因为她们一洗完澡就需要马上准备她们的孩子参加弥撒。她们看起来好像已经好几个月没睡觉了。在弥撒过程中,妈妈们还得不停地纠正孩子的言行,哄他们,抱他们。

虽然她们可能不这样看待自己,但这些好母亲也是老师。

“母亲和幼小的女儿”,Gustave Léonard de Jonghe作于1865年。(Public domain)

教导

我的母亲教了我很多东西。

她六个孩子从她那里学到的不只是一些诸如餐桌礼仪之类简单的东西,我们也学到了美德。她鄙视说谎。没有什么比孩子试图欺骗她更伤害她了。甚至在孩提时代,我也学会了对她说真话,无论需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她不断强调礼貌和善待他人的重要性,并告诉我们要尽可能地帮助不幸者。

在我父亲离开母亲并结束婚姻后,妈妈还通过榜样教导我们,要脚踏实地,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在灾难面前向前迈进。后来,她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找到了一份工作,并抚养我三个弟弟妹妹完成学业。当时,我和她住在同一个城市。在那段时间里,她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妈妈在她最后的日子里传授了她的最后一堂课,也许是最伟大的一课。她在联排别墅中去世,原因是肝癌。临终前,丈夫、孩子和几个孙子在她的周围。几天前,她已经在花园天井里和一些朋友说再见了。她最后的几天都躺在床上。虽然她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里陷入昏迷,就在她死前几分钟,她两次说“我所希望的是……”好像她在跟别人说话。

她的安详和对死亡的接受永远消除了我自己对死亡的恐惧。

赋予母亲节意义

母亲节经常被批评为过于商业化。就连这个节日的创始人安娜‧贾维斯(Anna Jarvis)很久以前也对这种商业化表示遗憾,她认为这种商业化是奢侈的。

我们仍然可以买贺卡和鲜花,带妈妈出去在餐馆吃饭,但我们也可以为这一天增加些深度,并赋予它更新的意义。无论是当面说还是通过电话,我们都能告诉我们的母亲们我们是多么爱她们。如果母亲已经去世,我们可以花一点点时间,无论长短,来纪念她们和她们给我们的礼物。有些人不是我们的母亲,但是在我们的过去和现在都起着重要作用——阿姨、监护人、导师——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个节日来答谢她们。

如果我们与母亲或孩子的关系破裂,也许这一天可能成为宽恕和团聚的机会,消除那些使我们分开的障碍,使心灵和解。

不管是什么情况,让我们充分利用母亲节。

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有四个孩子和一群成长中的孙子。20年来,他在南卡州阿什维尔(Asheville, N.C)为家庭学校的学生教授历史、文学和拉丁语。他是两部小说《阿曼达‧贝尔》(Amanda Bell)和《翅膀上的尘土》(Dust on Their Wings),以及两部非小说作品《边走边学》(Learning as I Go)和《电影造就人》(Movies Make the Man)的作者。目前,他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富朗特劳尤(Front Royal, Va.)。他的博客是JeffMinick.com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父母亲节和你写” 写给墙内和墙外的父母
梁知:“母亲节”话母亲们的悲惨遭遇
九十岁阿嬷初体验 四结福德庙庆祝母亲节
欢庆母亲节 鲜花美食促销多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胡锡进要退了 共和党促拜登查毒源
【首播】专访程晓农:中共前后30年互相否定
【新闻大家谈】内部暗潮涌?中共发血腥警告
【横河观点】替中共解套 谁是“有用的白痴”?
【珍言真语】钟剑华:苹果被打压 触动国际
【未解之谜】神秘的苏美尔文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