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系列之二

【中共党史】中共协助苏联瓦解中国的角色

程翔

人气 2377

【大纪元2021年06月13日讯】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最近在“众新闻”发表系列文章,就中共建党百年,分析这个党的本质,现全文转载如下。

苏联为什么要豢养中共呢?根据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哲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元宫的分析:“列宁在1918年3月俄共(布)七大上的一番话充分反映了创建共产国际的目的:‘……从全世界历史范围来看,如果我国革命始终孤立无援,如果其它国家不发生革命运动,那么毫无疑问,我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是没有希望的。我们……确信各国的革命正在成熟起来’(见《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41页)。显而易见,此时苏俄领导人是将发动和推进世界革命作为巩固新生苏维埃政权的重要手段;也正是从世界革命这一根本战略出发,俄共(布)倡导成立了共产党的国际性组织——共产国际。因此,尽管苏俄政权刚刚建立不久,其自身也比较贫弱,国内各项事业亟需经费的投入,俄共(布)仍然向共产国际及其下属各支部——各国共产党提供了重要的经费支持”[1] 。很明显,苏联是基于本身的利益而在全世界扶植共产党组织。

中共傀儡党的本质

一、中共是苏联第三国际中国支部

我们从中共自身的文献可以看出,中共的成立是作为苏联第三国际的“中国支部”存在的。以下笔者引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合编的《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6月出版)所收录的中共中央文件,用来说明问题(每一则引文下面所附录的页码是指该书的页码)。

1)中共在成立之前向第三国际报告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活动情况,见《张太雷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书面报告》(1921年6月10日)。

2)中共在成立时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1921年7月)》,其中“二(4)即提出“联合第三国际”(p. 1),同日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1921年7月)》,其中“六、党与第三国际的联系”,即规定“党中央委员会应每月向第三国际报告工作。在必要时,应派一特命全权代表前往设在伊尔库茨克的第三国际远东书记处。此外,应派代表赴远东各国,以便商讨发展和配合今后阶级斗争的进程。”(p. 4)

3)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1921年)是在第三国际代表希夫廖特(即马林)及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尼柯尔斯基的指导下召开,会后打电报给伊尔库茨克向他们报告代表大会的进程。大会后喊的三句口号包括共产国际万岁。(p. 21)

4)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1922年7月)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国际共产党的一个支部”,在其高呼的口号中的最后一句是“国际共产党万岁”。(p. 134-5)

5)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决议正式加入第三国际,其决议案明确指出:“完全承认第三国际所决议的加入条件二十一条,中国共产党为国际共产党之中国支部。”决议案并附录加入的条件十多条,其中包括:

第十四条:凡愿意加入国际共产党的党,必须以全力拥护苏维埃共和国与反革命作战。他们必须不懈地鼓吹劳动者拒绝为苏维埃共和国的敌人运送军火军需,并须在派去攻击苏维埃共和国的军队中,努力从事合法的或违法的宣传。

第十五条:凡属第三国际各党的政纲,必须经过国际共产党大会或其他的执行委员会批准。

第十六条:国际共产党大会一切决议及他的执行委员会一切决议,有强迫加入国际共产党之各党一律遵行的权力。

第十七条:凡愿意加入国际共产党的党必须命名为某国共产党——第三国际党支部。(笔者按:即是说,中共的全名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第三国际支部”。)

第十八条:各国共产党的中央机关报必须刊布国际共产党执行委员会一切重要的正式文件。
(以上见p. 141—146)

以上中共自身的文件记载中共完全是苏联第三国际的附庸。

二、中共在中国执行亲苏联政策

1)中共自认苏联(而不是中国)是他们的祖国。

1922年7月中共通过《关于世界大势与中国共产党的决议案》(1922年7月),声称“苏维埃俄罗斯是……无产阶级的祖国,是劳苦群众的祖国……全世界的劳动阶级和劳动群众应该尽力保护苏维埃俄罗斯。”因此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大会决议:“中国共产党要召集中国工人们加入世界工人的联合战线,保护无产阶级的祖国——苏维埃俄罗斯,抵御资本主义的进攻。”(p. 136-7)

2)中共推动各种有利于苏联侵略中国的政策,包括:

– 推动中国承认苏联;

– 推动中国承认蒙古独立;

– 在中国执行苏联制定的颠覆中国政府的政策。

中共建党伊始,即制定一项堪称卖国的政策《中国共产党对于目前实际问题之计划(1922年11月)》,提出:

E. 对俄外交:俄国为现时世界上唯一抛弃帝国主义的国家,所以中国对俄交涉如通商、中东铁路、松花江航权、庚子赔款、蒙古等问题,吾人应主张即速与俄罗斯直接开始谈判,绝对不容第三国之干涉或参加”(p. 196)。为达到促成中国承认苏联的目的,中共在1923年10月发出《中央通告第十九号——开展承认苏俄运动》,指出“中俄外交为现在国内重要政治问题之一,……各区或地方委员会,亟宜联合各该地方一般团体向社会公开为承认苏俄的运动。其理论的根据,可以‘反帝国主义之国际的联合’为口号。”

F. 蒙古问题:在国家组织之原则上,凡经济状况不同、民族历史不同、言语不同的人民,至多也只能采用自由联邦制,很难适用单一国之制。在中国政像之事实上,我们更应该尊重民族自决的精神,不应该强制经济状况不同、民族历史不同、言语不同之人民和我们同受帝国主义侵略及军阀统治的痛苦。因此我们不但应该消极地承认蒙古独立,并且应该积极地帮助他们推倒王公及上级喇嘛之特权,创造他们经济的及文化的基础,达到蒙古人民真正独立自治之客观的可能(p. 196-7)。

3)要求中国人民保护苏联

中共在1922年7月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关于“世界大势与中国共产党”的议决案》,宣称:“苏维埃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人和农人的国家,是无产阶级的祖国,是劳苦群众的祖国,也是全世界工人和农人与世界帝国主义的国家对抗的壁垒,现在世界资本主义的势力还是强盛的时候,是不断的向她进攻,因此全世界的劳动阶级和劳苦群众应该尽力保护苏维埃俄罗斯。”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大会议决:中国共产党要召集中国工人们加入世界工人的联合战线,保护无产阶级的祖国——苏维埃俄罗斯,抵御资本主义的进攻;并要邀集中国的被压迫群众,也来保护苏维埃俄罗斯,因为苏维埃俄罗斯也是解放被压迫民族的先锋。(以上根据一九二二年七月印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决议案》)

中东路事件时苏联红军掳获的东北军旗帜。(维基百科照片)

这种要求中国人民保护苏联的做法,发展到1929年在“中东路事件”上更甚,面对苏联为继续占据中东路而发动的侵华战争,中共非但没有站在中国一面支持东北军收回中东路路权,反而鼓动民众“武装保卫苏联”,则其卖国本色尽显无遗。

三、苏联教唆中共颠覆政府及武装割据

1)渗透中国当时的合法政府国民党政府。

第三国际要求中共加入国民党,在国民党内保持秘密中共党员身份从而渗透该党,对外则藉国民党员的公开合法身份开展共产党的活动。

2)指导中共开展工运、农运、兵运、学运、妇运等各种群众运动,以及开展各类宣传。

3)要求中共开展土改运动,夺取地主财富以减轻第三国际的经济负担。

4)向中共提供军事援助(包括武器装备、军事顾问)。

5)指导中共建立苏维埃式政权,实行武装割据。

6)教唆中共鼓吹少数民族独立,以便削弱中国政府,危害中国的统一。

上述只是其荦荦大者,在苏共解密材料中都有大量的记载。很多中国学者就通过解密材料做出很多专题研究,从而构建出在上述六个方面苏联是如何教唆中共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到“爱学术”的网站参考,笔者在此就不一一详述。但为了说明问题,笔者选取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具侵略性的军事援助一项加以说明。

根据中共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肖甡教授(大校军衔)的研究《共产国际与中央苏区的军事斗争》[3] 一文的分析,中共开展的军事斗争,“是在共产国际及其驻华代表直接领导下进行的”。文章说:

大革命失败后,联共(布)、共产国际逐渐确立了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开展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建立红军、苏维埃政权和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目标。据此,中国共产党必须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军事工作方面。根据共产国际的旨意,中共先后发动领导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以及各地武装起义……从已解密的前苏联档案资料来看,联共(布)、共产国际作为中央苏区军事斗争的指挥中心,给予诸多正确的建议与指导:……

中央苏区形成之前,联共(布)、共产国际决定给中共提供多方面的军事援助,并对如何加强红军和苏区建设提出了许多指导性的建议,……联共(布)、共产国际多次开会讨论中国革命问题,作出许多给予苏区军事援助的决定,并对如何加强红军和根据地建设以及开展游击战争等工作,向中共中央提出不少指导性的建议。主要内容是:

1)在军事援助方面:

一是派遣军事顾问和军事专家。从1927年9月开始,联共(布)计划向中国派去“两名高级军事人员和十名中级军事人员”。[1] P70还计划将1928年“苏联军校毕业的20到30名共产党员立即派往中国革命部队活动的地区。规定每个小组都要有掌握各种武器的专家。”[1] P397共产国际责成远东局和中共中央“立即调遣军事工作人员去红军的主要作战地区”。[2] P35远东局成员、军事顾问组领导人盖利斯向中央军委建议,立即“将所有军事工作人员(前军人、军人和一般大学生)派往苏区”[2] P46

二是接收中共党员来苏联学习军事。1927年10月,联共(布)决定:“接受前贺龙和叶挺军队中的30名中国共产党员指挥官入我国军事院校”;“将所有中共党员从库伦(今乌兰巴托)调回莫斯科继续学习”。[1] P135共产国际计划,在莫斯科为中国红军编辑出版军事政治著作,并在军校中培养各种军政工作人员及技术勤务人员。

三是提供各种物资技术援助。除按规定正常拨给中共经费外,还决定“拨给100万中国元由中共中央用来进行上述地区(指苏区根据地引者)的军事政治工作”。同时“采取措施立即将军事装备运往暴动的地区”,以及“争取与上述地区建立无线电联系,采取措施运去相应的工人人员和无线电器材”。[1] P398

2)在红军建设方面:

一是把建设强大的红军作为中心任务。从1929年底至1930年9月……共产国际执委会……建议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加强红军建设这项最重要的任务上来,指出“建立一支坚强的、组织严密的、政治上坚定的、有充分供应保障的红军,是中共工作中目前的中心环节,正确而有力地完成这项任务能保证群众性的革命运动取得进一步的发展”[4]。[3] P278

二是提出红军建设的基本原则。其中包括:“在严格的集中制基础上建设军队’;‘用严格的党组织制度控制红军’;“毫不犹豫地实行政治委员制”;军队中的主要指挥岗位,即指挥员、政治委员、政治机构,“都掌握在工人和农村贫农手中”等。[3] P243-244。这些原则对于红军建设和发展,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三是建立坚强的军事领导机构。提出“必须在中央委员会下面设立有工作能力的军事部。在重要的苏区必须设立军事局”。[2] P28

四是分化瓦解敌军。强调组织和领导士兵暴动,号召士兵携带武器集体转到红军方面来。

(按:在此文中笔者保留原文注释序列(蓝色),以免与笔者的注释序列混淆:原注括弧后的数目字指该书页码)

[1]《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第7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2]《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第10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3]《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第9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从上述可以看出,苏联是如何手把手教唆、支助中共在中国实行武装割据以遂其分裂中国的目的。在高度敏感和保密的军事领域尚且如此,举一反三,在其它可以公开运作的领域更是肆无忌惮地进行。所以,中共是百分百配合苏联肢解中国的帮凶,这是其作为苏联一个傀儡的本质所决定的。

注释:

1) 见徐元宫:《中共建党初期活动经费来源的历史考察》载《爱学术》网 2017-07-01
3) 载《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第8卷第2期)2015年3月25日
4) 《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第9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

作者授权,转自众新闻。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是中共分裂了中国
中国共产党是苏俄制造的侵华工具
俄占中国半岛牵出中共“保卫苏联”历史
林辉:财大气粗的共产国际背后是血腥掠夺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中共向美漫天要价 拖时间再骗美国?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共谍案 中共谍战五诡计
美国结束伊拉克作战 后911时代到来
【直播】CPDC: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及种族灭绝
【珍言真语】林俊廷:大赛让世界了解华人歌唱家
【珍言真语】宠物移民顾问:港人为宠物包私人飞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