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大陆疫苗难言有效安全 中共高官打了吗?

人气 3225

【大纪元2021年06月14日讯】大陆各地用送钱、送鸡蛋等利诱人们打武汉病毒疫苗之风,也吹到了香港。近日,香港有房地产业者宣布捐出价值千万港元的全新住宅单位,提供给接种疫苗的香港居民抽奖,以鼓动更多人去打疫苗。资料显示,截至5月29日,只有两成香港人接种第一针,不到一成半的人打完第二针。是什么原因让香港人接种疫苗的愿望并不高呢?显然是对疫苗、尤其是中国大陆疫苗的有效性、安全性抱有怀疑。

香港目前提供两种疫苗种类,分别为科兴控股的灭活疫苗“克尔来福”以及复兴医药与德国药厂BioNTexh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复必泰”。而6月初的数据显示,打疫苗后死亡案例已有80例,另有至少23人流产。显然,香港人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

可以佐证中国疫苗有效性、安全性值得怀疑的还有美国摩根大通的报告。6月11日,摩根大通集团在官网释出“疫苗接种更新”报告,统计了18国分别在打欧美、中国疫苗后,每7日新增确诊数的变化。报告显示,塞舌尔、乌拉圭、马尔代夫、巴林、阿根廷、智利、阿联酋、匈牙利、纳米比亚在接种中国疫苗后,仅匈牙利的每7日确诊病例数下降,其它国家确诊数不降反升,其中巴林、马尔代夫、塞舌尔三国最为严重。而智利,民众接种第一针疫苗已达到75%,甚至超过一半的人打了两针,但首都却又传出封城消息。

此外,在近日疫情严重的广州,疫苗接种率也已经高达66%,但在新增感染者中,仍有接种疫苗者感染。

对此,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研发委员会顾问邵一鸣给出的解释是:打了疫苗还会感染的情况确实存在。他解释,疫苗的保护作用可以分为三级,一级预防是防感染,可以保护接种者不感染,这是最理想的;二级预防是防发病,或者说使轻症不变成重症甚至发展至死亡;三级预防就是哪怕感染了,有一点症状,但体内病毒量很少,很难传给别人,即防传播。他表示,世界各国开发的武汉病毒疫苗定位都是以二级预防为主,兼顾一、三级预防,各国都会有一些人打完疫苗后被感染。其潜台词就是中国疫苗没啥问题,打完再感染也是正常的。

邵一鸣称因“国内没有大量感染事件,所以无法测试感染概率”,但根据美国9000多万人打完后记录的大概9000多人还会感染的数据,是万分之一的概率。英国每日邮报6月9日的新闻也称:新研究显示,接种两次疫苗后,感染武汉病毒的概率仅为22,500分之一。而那些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比那些只接种过一剂疫苗的人的可能性低三倍。这是一项号称对超过上百万打了疫苗的人研究后得出的结论。

然而,6月10日国外各大媒体报导的佛罗里达“完全免疫”的游轮上有两名打过两针疫苗完全“免疫”的乘客,却在船上检测武汉病毒时呈“阳性”。游轮可容纳乘客2138人,概率差不多是千分之一,而且所有人都严格遵守相关规定。

上述有些矛盾的数据其实在告诉我们:打了两针疫苗(无论是哪国疫苗)的人并不能阻止感染武汉病毒,也无法获得切实的免疫,相关研究的结论并不一定靠谱,特别是没有疫苗在对上变种病毒时的效果数据。而在中国大陆,基于中共一贯的不透明,且习惯掩盖疫情,大陆究竟在打完疫苗后有没有大量感染事件,没有人确切知道,而有多少人感染后变成重症、留下后遗症,甚至死亡,同样没有准确的数据。

今年5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曾在发布对中国疫苗的评估报告中,披露中国产疫苗对60岁以上人群以及有合并症人群的保护效力与安全性低。报告还指出,中国疫苗在重症保护率、保护持续时间、加强剂必要性、对变种病毒株保护率、怀孕安全性、老年人及患有基础疾病人群保护率、罕见不良反应监测等,仍有待进一步临床试验。

显然,没有一个中共专家敢肯定打了疫苗就可以避免感染病毒,更没有专家敢说疫苗可以防止感染变种病毒。如果不可以,那么在变种病毒扩散后,已经打了两针疫苗的人又该怎么办呢?那些没打疫苗的人该怎么办呢?其实,首先要明确,现在各国推出的疫苗其实还都是实验性药物,临床数据并不充分,最好还是再观察观察。至于人们迫切地想接种疫苗,除了心理因素外,还有来自政府和舆论刻意营造的压力,以及对病毒来源和疫苗推出的背景的无知。

不仅如此,在被强制或者鼓动下打疫苗的很多人,包括中国人,在政府的刻意淡化下,还忽略了打疫苗需要冒的风险。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截至6月4日,共有329,021份关于接种疫苗后的不良报告,其中接种后死亡人数达到5,888人,住院19,597人,急诊43,891人,门诊58,800人,心脏病发作2,190人,心肌炎1087人,残疾4,583人,流产652人,严重过敏反应15,052人,等等,其他还有贝尔麻痹、血小板减少等症状。

5月25日,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在其网站上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反疫苗的流行病学家、传染病专家、微生物学家们的看法,他们非常担忧疫苗带来的副作用,并罗列了剧烈的头痛、恶心和呕吐、意识改变、语言改变、视力改变、听力问题、不同部位不同程度的瘫痪,以及运动控制的丧失、脑血栓等不良反应。

照理说,刚刚宣称中国的疫苗接种已超过7亿剂次的中共当局,统计接种疫苗后的不良反应案例并公诸于众并非是难事,可国人至今都没有看到类似美国的这类详细报告。那么,有多少中国人在打疫苗时出现不良反应,乃至死亡呢?5月28日,中共当局公布了第一份不良反应的监测报告,并声称严重异常反应发生率极低,报告没有提及严重病例的详细情况,也没有提及致死、致残案例数据。

不过,几日前,海外中文媒体首次报道一名中国陕西的25岁妇女,在接种了中国科兴疫苗后,直接过敏性休克送医,3天后疑似因心脏衰竭去世。之前,还有疾控人员透露,河北有人接种国产疫苗后5分钟即死亡,多人出现恶心、头晕等不良反应。另据大纪元获得的河北疾控中心内部报告,河北省去年12月初到今年4月30号,接种疫苗1千多万剂次,至少有9人死亡。

对此,中共当局继续保持一贯的沉默。中共大概是担心,渲染了打疫苗的风险,公布了相关不良反应数据,会阻碍人们去打疫苗。

值得关注的是,在很多国家领导人为鼓励国民打疫苗,主动现身媒体,现身说法时,在中共当局想尽办法让老百姓打疫苗时,中国诸多享有特权的高官却一个个不见了踪影,且不说中南海七常委无一人上媒体公开表达对国产疫苗的信任,就连卫健委的高官也无一人敢在电视上现场打疫苗,哪怕是作秀。那么,他们到底打没打疫苗呢?

此前在美国的华裔商人郭文贵爆料称,中共没有一个副部级以上官员打疫苗。既然在他们口中如此相信疫苗,为何在行动上却成了矮子?

而且,就连中共底层官员,也是找各种借口拒打疫苗。4月,网络曝光了辽宁省鞍山市下辖的台安县多份中共疫苗接种统计表。表上显示,体制内的事业单位职工干部和地方官员多以敏感体质、高血压等各种健康问题为由拒绝接种疫苗,而愿意接种的人,愿意接种率仅有7.5%。难不成身在体制内的他们,也清楚中共开发的疫苗不可信?!

大概可以这样推断:了解病毒来源和感染死亡人数的中共高官,对于疫苗的有效程度和安全性其实心中也有数,即疫苗并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安全。因此他们不打,就在表明态度。目前,美欧正联合开始调查病毒来源,调查是否是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如果未来证实了这个结论,找到了病毒源头,或许世人才会明白疫苗匆忙推出的玄机。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秘鲁前总统曾接种中国疫苗 仍确诊染疫
中共专家被曝疫情初期做出疫苗 后神秘死亡
港府疑故意隐瞒中国疫苗严重副作用
接种COVID-19疫苗后 美报告800例心脏炎症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财商天下】快速降负债 恒大走出危局?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马克时空】波音CST-100星际航线 将于7月30日升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