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红二代公开反对中共暴政

人气 10101

【大纪元2021年07月01日讯】7月1日,是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中共正在惶恐不安中搞各种“庆祝”活动。同时,海内外有识之士,也在反思百年中共给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带来的浩劫大难。

其中,有不少中共的红二代、红三代。他们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对比中西的天壤之别,回首历史的沧桑巨变,目堵中共的倒行逆施,心系未来的子孙后代,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纷纷站出来,公开反对中共暴政。限于篇幅,这里,着重介绍七位红二代中的代表人物。

一、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

蔡霞的外祖父在1924年至1927年期间加入中共。1927年后,随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潘汉年在苏北和上海从事地下工作。蔡霞的父亲、母亲、舅舅、姨姨都曾加入中共军队。1949年中共建政后,蔡霞父亲在南京当军官,母亲在南京市政府任职。

蔡霞1952年10月出生于江苏常州,在军队大院长大,文革时当过红卫兵;1969年参军;1984年到苏州市委党校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92年考入中央党校,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后任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2012年退休。2019年,蔡霞以游客身份到美国,因“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发滞留美国。

去年6月初,社交媒体上流出蔡霞20分钟的音频。在这个音频中,蔡霞抨击中共是一个“黑帮”,一个“政治僵尸”;认为中共的体制和理论,必须“从根儿上抛弃”。

随后,中央党校曾10次给蔡霞打电话,要她回国“跟组织上谈清楚”。蔡霞表示,没有安全保障,她不能回去。2020年8月17日,中央党校发布通告称,蔡霞因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决定开除蔡霞党籍,取消她的退休待遇。

就这样,加入中共近40年、在中央党校学习、工作20年、为中共工作43年的红二代蔡霞,被中共扫地出门。

去年7月9日,蔡霞发推文说:她在中国的银行账号被关闭,自己不但没有养老金,而且之前的存款也取不出来了,“原来以为他们要置我于贫饿病痛之困境,现在才明白,他们要直接置我于绝境!”

去年8月23日,蔡霞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支持美国政府对华为实施禁令,并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共官员进行制裁。

去年7月1日,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蔡霞明确表示反对,认为它无视700万香港人的权利和自由,会毁掉香港这个连接中国内地与世界的宝贵渠道,影响全球经济格局、金融格局、资本自由流动等。这个决策“蠢到极点了”,是“与人类文明为敌”。

今年6月底,蔡霞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发表题为“中共眼中的中美关系:一个局内人的观点”的长篇报告,认为美国40年来的对华“接触”政策只是强化了中共领导层对美国固有的敌意,必须用“理智的防御”取代对“接触”的一厢情愿,保护美国免受中共挑衅,同时对其施加进攻性压力。

蔡霞写道:“中共有饿龙的野心,但内心不过是一只纸老虎。”华盛顿应该为该党可能“突然瓦解”做好准备。

二、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

陈平1955年出生于上海,父母都曾在军队工作。陈平1990年下海经商,1997年定居香港,与习近平、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都有交集。

去年3月21日,陈平在微信里转发一篇公开信,建议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去留问题。

公开信建议,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应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

公开信最后写道:“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陈平转发这封公开信,在海外引发强烈反响。随后,许多国际媒体采访他。因为这封公开信涉及习执政八年,涉及1976年粉碎“四人帮”,涉及许多重大内政外交问题,促使陈平对中共有了更多更深入的反思

从去年3月27日起,陈平录制了《陈平有话说》系列节目的第一集《真话不得不说》,谈了对上述公开信的看法。然后,顺着这个思路,陈平一直往下说,谈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任志强、愚民政策、人格独立、新闻自由、普世价值等。我从Google上搜索到的,《陈平有话说》共56集。

关于上述公开信,陈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的想法吧。这特殊之处是现在总是到了要有一个(解决办法),不能老处在这么一个状态。这样下去,中国肯定不太好办啊。这可能是一条路吧。”

三、原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

罗宇的父亲罗瑞卿,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任公安部长;之后,当过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央军委总参谋长、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12月被毛泽东打倒,次年3月被逼跳楼自杀,摔成重伤;1966年5月,文革爆发后,被打成“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父亲被打倒后,正在清华大学读书的罗宇,成了“黑帮子弟”,被捕入狱、劳改5年。

文革结束后,罗瑞卿获平反、回中央军委工作。罗宇曾任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1989年,罗宇到法国巴黎出席航空展时,因不满邓小平下令军队屠杀学生而逾期未归,后愤而提出辞职。1990年,罗宇随团出访时,出走国外,与中共决裂。1992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下令开除罗宇党籍和军籍。

2016年,罗宇的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在香港出版,披露了中共高层的许多黑幕。

罗宇比习近平大9岁,罗习两家关系很好。2012年习成为中共党魁后,罗宇一度对习寄予希望。从2015年12月3日起,罗宇发表《与习近平老弟商榷》系列公开信,劝习顺应时代潮流,结束一党专政,开放党禁、报禁,搞司法独立、民主选举、军队国家化等,走自由民主道路。他还一再呼吁习平反“六四”和法轮功,抓捕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我在Google上搜索了一下,罗宇至少给习写了31封公开信,可谓苦口婆心。可惜“精诚所至”,也未能打动习的心。中共十九大后,习一路向左转,现在正向文革回归。

2019年11月之后,可能对习绝望了吧,罗宇不再给习写信。2020年10月22日,罗宇在美国去世,享年76岁。

四、中国著名地产商任志强

任志强有三种身份:一是红二代,他父亲任泉生曾任中共商业部副部长;二是企业家,他曾任北京市华远地产股份公司董事长;三是与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曾是密友。

去年9月22日,任志强因贪污等四项罪名,被重判18年。

任志强被重判的真正原因,不是贪腐问题,而是去年2月23日中共就疫情防控召开“17万人大会”后,写了一篇反习长文。

对于“17万人大会”,任志强写道:“没有看到大会上有批评的意见,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爆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

“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

“(疫情)防控的重点不是在那些具体的工作上,而在于不改变这种体制上的弊病,则无论用什么样的举国体制,能解决了此次的疫情问题,也还会再出现下一次的灾难。十七年前的教训(指2003年SARS疫情蔓延),并没有让这个体制发生彻底的改变,也才有了今天的疫情再次爆发。此次不解决根子上的问题,下次也一定会再出现更大的灾难。”

2020年4月7日,北京市纪委发布消息说,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同年7月23日,任志强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此前,任志强一直在对中共体制之弊进行反思,且以敢言著称,被称为“任大炮”。比如,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中共体制已经烂透了,号召人们起来“推倒这堵墙”。2015年2月14日,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时,任志强“放炮”说:“政府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同年9月21日,任志强在微博中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

2016年2月19日,针对“党媒姓党”的说法,任志强在微博中写道:“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立即引发中共党媒文革式的大批判。

2016年2月29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领导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替任辩护。之后,各大党媒对任的批判突然停止。同年5月2日,北京市西城区委给予任志强“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五、原毛泽东秘书李锐之女李南央

李南央的父亲李锐,曾担任过毛泽东的秘书,一生三次挨整:第一次是上世纪40年代延安整风时被当成“特务”关押。第二次是1959年庐山会议上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被撤职,开除党籍,下放北大荒劳动。第三次是文革时期被关进秦城监狱八年。1979年平反后复出工作,成为中共体制内自由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因受父亲牵连,李南央少年和青年时代都受到过很多打击。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后,李南央经苏联、绕道西欧,再到美国。先后在德克萨斯州美国超级超导对撞机国家实验室、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国家实验室,SLAC国家直线加速器实验室任工程师。2014年退休后,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任客座研究员。

李南央在中国生活40年,旅居美国30年。她对中共的反思,主要是围绕他的父亲李锐、生母范元甄、继母张玉珍、她本人展开的,著有《我的父亲李锐》、《我有这样一个母亲》、《我有这样一个继母》、《异国他乡的故事》等。

李南央对中共的反思,还体现在她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的系列专访《我的心路历程》、《我母亲和继母的故事》、《我看中美1949-2021》、《美国文革VS中共文革》等。

李南央的父亲李锐,年轻时追求进步,加入中共,一生饱受磨难,到晚年,终于觉醒。李南央曾经问父亲:“你从什么时候就比较大彻大悟了?”李锐回答说:“是平反复出以后,1979年到美国来,一下飞机,彻底醒悟了——共产党的这条路线已经完全错误了。”李锐晚年的醒悟,在李南央帮助整理出版的《李锐口述往事》、《李锐日记(1946-1979)》等中有精彩呈现。

李南央的生母,原本是出身于有钱人家的大家闺秀,天真无邪的秀美少女,18岁到延安投入革命“熔炉”后,在中共持续洗脑下,最后变成一个思想僵化、满脑子阶级斗争的“马列主义老太太”。

虽然官至十一级,享受副部长级待遇,但是,用李南央的话讲,“她是一个异化的人,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改造思想”,“不会做人的女儿,不会做人的妻子,也不会做母亲,非常失败”,“在共产党这口大染缸里被染得浑身漆黑”。

李南央的继母张玉珍,15岁参加革命,是十七级干部,因嫁给李锐,也享受副部长级待遇。但是,李南央讲了很多具体事例,让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李南央说,就因为是老革命,张玉珍把中国农民身上的愚昧、落后、劣根、最肮脏的一面,发展到了极致,而把农民本来的纯朴,全丢掉了。

透过继母的言行,李南央说:“为了一己私利,什么道德、什么情意,什么夫妻之情,他们什么都没有的,这就是共产党的本质”。

六、独立史学研究者李江琳

李江琳的父亲1940年加入中共,1956年反右运动时,因拒绝在单位里打出5%的右派,一直没得到提拔;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被整得很惨。李江琳的母亲18岁加入中共,被中共洗脑得极其彻底,离开了组织,就无所适从。

李江琳1982年获得复旦大学英文系学士,1988年获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硕士,同年留学美国,分别获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现居美国的李江琳,出版了《1959拉萨!——达赖喇嘛如何出走》、《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战争》、《藏区秘行》等。

李江琳说:“对中共历史的研究越彻底,我对这场所谓革命的否定也就越彻底。”她发现,中国农民一直很苦,她父母一辈的人历次政治运动中挨整,过得也很苦。她从内心深处发问:中共搞革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经过研究,她终于明白:“中国共产党,它不是民众自发成立的组织,它是彻底的外国代理人。”“(中共)从成立一直到延安时代,都是(苏联共产党领导下的)共产国际远东局的一个支部。它的所有重大决定、人事变化,还有所谓的长征,都是经过共产国际批准的。”

“(中共)从成立到现在,它推行所有政策时使用的方法就是暴力,极其残酷的暴力,就是一路杀过来的,直到现在都是这样,谁不服从就杀谁。”

李江琳表示:“我的选择就是摒弃这一切。我拒绝接受你们(中共)的遗产。”

七、出生三代军人家庭的江林

江林的父亲是陆军少将,她爷爷在抗日战争时加入新四军。江林18岁参军,进了第四军医大学。之后,因写了一篇轰动一时的报道,被调到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宣传部。1986年,到《解放军报》当记者。江林亲历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2019年,抵达美国。

不久前,江林接受新唐人电视采访时,谈了她亲历的“六四”屠杀。她特别提到当时有张爱萍等七位上将给中央军委写信,说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要对人民开枪,不要进城,但是,邓小平置若罔闻。

1989年6月3日晚,得知中共军队开枪的消息后,作为军报记者的江林,决定立即去天安门。当时,她正在张爱萍上将的儿子、总参军训部战役训练处处长张胜家。张胜觉得她一个去不安全,决定跟她一起。然后,江林与张胜一家三口骑自行车去了天安门。

江林回忆说:“天安门的枪声是非常非常密集的,密集到什么程度呢?就像过节放鞭炮一样,此起彼伏。”之后,她在东华门附近受到武警暴打,被打得头破血流,被路过的一辆轿车紧急送往协和医院。经简单处理后,被转往中日友好医院。

谈到那么多人被军人开枪打死、打伤,江林说:“我真的是非常不能接受,你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吗?就好像你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强奸的那种感觉,是非常难受、非常痛心的。也有点像《牛虻》那本书中写的,他忽然发现神父背叛他以后那种近于毁灭的感觉。就是宁愿自己毁灭,也不愿意去看到这样的事实。”

透过“六四”屠杀,江林说:“(她)看到了共产党的两个本质,一个是它的一党专政,再一个是它的党军体制。这个党军体制是使它的一党专政能够持续下去,能够这么持久而且还在发展的这样一个根本。”

“它就仗着这个军队能够镇压你,能够拿枪把你打死,所以,你从这个‘六四’可以看出来,香港问题、新疆问题,都如出一辙,它就是靠这个来统治的。”

江林说,她之所以沉默30年后才谈“六四”,是因为“之前对中共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他们中还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能站出来,平反和纠正‘六四’错误,但是,我等了30年,没有等到这一天”。

结语

2020年9月12日,美国之音发表的对蔡霞的专访中,蔡霞谈到几年前的一个红二代饭局。在谈到反思中共历史时,有人说应从1989年“六四”屠杀开始反思;有人说应从1966文革开始反思;有人说应从1949年中共建政开始反思。

蔡霞谈到,最后,一位红二代发话了:真正的反思必须从1920年——中共诞生和中华民族这百年来走过的路,其间有怎样的历史逻辑、历史联系等好好反思。

这番话让蔡霞非常吃惊。她说:“其实‘红二代’内部的人,他们的反思深度,远远超过外面人的想像。”

本文谈到的七个人,每个人身后,都有一批人。还有,如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四子一女等,都在反思中共历史,且都有深刻的见解。

我相信,随着中共邪恶本质大曝光,将会有越来越多红二代、红三代加入反对中共、决裂中共、解体中共的行列。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王友群:中共最高级别叛逃者引发连锁反应?
王友群:江泽民是中共最黑恶势力的“黑老大”
王友群:三次叛逃对中共都似晴天霹雳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欧金中挥刃舆论沸腾 胡锡进心惊?
【秦鹏直播】大陆房市雪上加霜 房地产税或出炉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财商天下】第一网红papi酱关闭 传媒风声鹤唳
【马克时空】U-2侦察机超越RQ-4全球鹰 更胜无人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