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二回 绝龙岭闻仲归天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二回。(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上回书说到“二郎神”杨戬。其实杨戬有机会杀掉闻太师。赤精子、广成子,包括哪吒,都有机会除掉他,但是他们都不,他们一定都要把他赶到“绝龙岭”这个地方。

在当时“半人半神”的文化,半喇神在人间也尊崇定数。闻太师的师父让他下山的时候就跟他讲:你不能碰这个“绝”字。那(两队人马)在十绝阵、黄河阵对垒时,他们当然知道闻太师会死在“绝”字上(老子都已经出现了),连燃灯道人都知道。

所以,这些人处理这件事情一定要“应在天意”上(才叫顺天意)——无论多麻烦,都得应在那儿。所以当燃灯道人一走,姜子牙根本不讨论,不由分说“开兵劫营”一连串的。所以这件事情应该是元始天尊布置好了的。包括云中子的来。

云中子来的时候,连燃灯道人都不知道。云中子没赶上十绝阵,其实是元始天尊安排的。所以通体这件事情,每一个人、每一个神仙无论他多高,他都顺应着当时的天意走。

如果那赤精子跟广成子就在青龙关那地方给他(闻太师)杀了,这事就办了。看起来是立功了,实际影响到上面。就是说,如果人是一层一层(境界)的话,就会影响到更上面的某种事情。你看起来是办好事了,其实是办错事,一定会带来麻烦。

我以为今天的人很少能洞悉到、理解到这层涵义在里头。

神仙不着急!结合现实的状况来讲,其实香港作用完了,大家就等着时辰,就这么忍耐着就行了。你看他怎么凶,他们看不着那一天了,没了!什么“23条”,弄多少条都无所谓,没用了。

他们只看到自己的权力,他们看不到自己灭亡的一瞬间,而灭掉的那一瞬间,他们是无力反抗的。我以为这是天意在其中的玄妙之处。

诗曰:
几回奏捷建奇功,纣主荒淫幸女红。
入国已无封谏表,到山应有泪江枫。

“几回奏捷建奇功”这是感叹闻太师。但是,他的主子只见女人。里面同样应了这个“红”字——幸女红——“血”的涵义在里头。

在国家里已无任何进谏之表,没有任何忠臣了——满天满地“泪江枫”。泪江枫,就是深秋之末,即将完结。

岂知魂梦烽烟绝,且听哀猿夜月空。
纵有丹心成往事,年年杜宇泣东风。

一切如云烟,如夜月之空的渺茫,无论你想做什么,但一切都随风而去,一切都完了。这是讲述了闻太师本身命运的故事。

这是开篇的诗句。整个这一回,赤精子跟广成子出现,以及,杨戬化成樵夫,把闻太师引到“绝龙岭”。

闻太师命中所定 绝龙岭命绝

话说闻太师见赤精子拿出阴阳镜,把麒麟一磕,跳出圈子外,往燕山下退去。赤精子也不来赶。太师气得面黄气喘,默默无言。

辛环曰:“太师,两条路既不容行,不若还往黄花山,进青龙关去罢。”

太师沉吟良久,曰:“吾非不能遁回朝歌见天子再整大兵,以图恢复。只人马累赘,岂可舍此身行。”只得把人马调回,往青龙关大路而行。

他不能借着土遁而走——他自己可以走,但他不想扔下整个大兵,所以反过来说,就是他的命中所定。这都是他的命运。

很多人会顺着自己的想法走——自我的生命定位——就把自己困在其中。就像一条路,你非要选择这条路。当你在选择的过程中,其实自己就把自己困住了。定数就是由此而来的。

每个人的性格、环境不同(这是人的表面),会形成很多观念跟道理。越顺天意的,其实他的境界越高——越不注重眼前利益——越会展现他的灵性,越立于不败之地。

“不败之地”这是人话,往往利益化了。但是“生命的不败之地”是指:越单纯越顺天意。也就是你顺的那份“境界”越高。

未及半日,见前边一支人马驻札咽喉之处。闻太师传令:“安营。”不意前有伏兵。营不曾安定,只听得一声炮响,两杆红旗展动,哪吒脚踏风火轮,撚火尖枪,大呼曰:“闻太师休想回去!此处乃是你归天之地!”

太师大怒,急得三只眼中射出金光,骂曰:“姜尚欺吾太甚!此处埋伏着不堪小辈,欺藐天朝大臣!”提鞭,纵麒麟飞来直取。

哪吒火尖枪急架相还。鞭枪并举,一场大战。只见:
阴霾迷四野,冷气逼三阳。
这壁厢旌旗耀彩,反令日月无光;
那壁厢戈戟腾辉,致使儿郎丧胆。
金鞭叱咤闪威风,神枪出没施妙用。
闻太师忠心,三太子赤胆。
只杀得空中无鸟过,山内虎狼奔,
飞沙走石乾坤黑,播土扬尘宇宙昏。

话说闻太师与邓忠、辛环、吉立、余庆把哪吒裹在垓心。哪吒那里惧他,使开一条枪,怎见得利害,有赞为证,赞曰:
枪是邠州铁,炼成一段钢,
落在能工手,造成丈八长。
刺虎穿胸连树倒,降魔锋利似秋霜,
大将逢之翻下马,冲营袭阵士俱亡。
展放光芒天地暗,吐吞寒雾日无光。

哪吒抖搜神威,酣战五将,大叫一声,把吉立刺于马下,忙把风火轮登出阵来,取乾坤圈祭在空中,正中邓忠肩甲,翻下鞍鞒,被哪吒复一枪,结果了性命。二道灵魂俱往封神台去了。

闻太师见又折了邓忠、吉立二将,十分懊恼,不觉失措,无心恋战,夺路而走。哪吒大杀一阵,截断后面一半人马。

“愿降者免死!”

众兵齐告曰:“愿归明主。”

哪吒得获全胜,回西岐报功。不表。

且说闻太师兵败前行至晚,点札残兵,不足一万余人。太师陞帐坐下,愧赧无地。自思曰:“吾自征伐未尝挫锐。今日西征致有片甲无存之辱。”

辛环在侧曰:“太师且请宽慰,胜负乃兵家之常,何必挂心。俟回朝再整大队人马,以复此仇未迟。太师还当自己保重。”

次日,起人马望黄花山进发。行至巳牌时候,猛见前面红旗招展,号炮喧天,见一将,金甲红袍,坐玉麒麟上,使两柄银锤,刺斜而来,大呼曰:“奉姜丞相令,等候多时!今兵败将亡,眼见独力难支,天命已定。此处不降,更待何时!”

闻太师见黄天化阻住去路,大怒,骂曰:“好反叛逆贼,敢出此言欺吾!”催开墨麒麟,单骑力战黄天化。鞭锤相架,战在山前。但见:
两阵鸣锣击鼓,三军呐喊摇旗。
红旛招展震天雷,画戟轻翻豹尾。
这一个舍命冲锋扶社稷,
那一个拼生惯战定华夷。
不是你生我死不相离,
只杀得日月无光天地迷。

话说二人交锋,约有二三十合,有辛环气冲牛斗、余庆怒发冲冠,二将来助太师。黄天化见二将来助战,把玉麒麟跳出阵外就走,余庆不知好歹,随后追来,黄天化挂下双锤,取火龙标,回首一标,打下落马而死。一魂进封神台去了。

封神演义》很特别,所有在封神台上挂名的,当被打下之后,一定出这话来:一魂进封神台去了。就好似这本书真正在封神!因为有这话,那魂就去了。

辛环见余庆落马,大叫一声:“吾来了!”肉翅飞来,锤钻往顶上打来。

辛环是上三路,黄天化锤是短兵器,招架上三路不好挡抵,把玉麒麟跳出圈子就走。这玉麒麟乃是道德真君坐骑,足有云风,速如飞电,辛环不见机赶来,被黄天化将攒心钉发出,正中肉翅。辛环在空中吊将下来。

闻太师见辛环失利,忙催动残兵,望东南败走。黄天化连胜二阵,也不追赶,领兵回西岐报功去了。

且言闻太师见后无袭兵,领人马徐徐而行,又见折了余庆、辛环带伤,太师十分不乐,一路上思前想后。人马行至晚间,有一座高山在前,但见山景凄凉。太师坐下,不觉兜底上心,自己吟诗嗟叹。

诗曰:
回首青山两泪垂,三军凄惨更堪悲。
当时只道旋师返,今日方知败卒疲。
可恨天时难预料,堪嗟人事竟何之!
眼前颠倒浑如梦,为国丹心总不移。

话说闻太师作罢诗,神思不宁。三军造饭,辛环整理次日回兵。将至二更,只听得山顶上响声大震,炮发如雷。闻太师出帐观看,见山上是姜子牙同武王在马上饮酒,左右诸将用手指曰:“山下闻太师败兵在此。”

太师听说,性如烈火,上了墨麒麟,提鞭杀上山来。只见一声雷响,一人也不见了。闻太师乃是神目,左右观看,又不见影迹。太师咬牙深恨,立骑寻思。忽然山下一声炮响,人马势如云集,围困山下,只叫:“休走了闻太师!”

太师大怒,催骑杀下山来,及自至山下,一军一卒俱无。太师喘息不定,方欲算卜,又见山顶上大炮响,子牙与武王拍手大笑而言曰:“闻太师今日之败,把数年英雄尽丧于此,有何面目再返朝歌!”

闻太师厉声大骂:“姬发匹夫,焉敢如此!”纵骑复杀上山来。将至半山凹里,猛然飞起雷震子。好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两翅飞腾起怪风,发红脸靛势如熊。
终南秘授神仙术,辅佐姬周立大功。

闻太师只顾山上,未防山凹里飞起雷震子,一棍照闻太师打来。太师措手不及,叫声“不好!”将身一闪,让个空。不防那金棍正中墨麒麟后胯上,打得此兽竟为两段。太师跌下地来,随借土遁去了。

辛环大呼曰:“雷震子不要走!吾来了!”肉翅飞起,来战雷震子。不防杨戬暗祭哮天犬,一口把辛环的腿咬住了。雷震子一棍,正打着辛环顶门,死于非命,也往封神台去了。

雷震子获功回西岐去了。且说闻太师失了坐骑,自思不好归国。“想吾三十万人马西征,大战三年有余,不料失机,止存败残人马数千,致有片甲无存之诮。连吾坐骑俱死,门人、副将俱绝。”

又见辛环已死,只影单形。太师落下土遁,默坐沉吟。半晌,仰天叹曰:“天绝成汤!当今失政,致天心不顺,民怨日生。臣空有赤胆忠心,无能回其万一。此岂臣下征伐不用心之罪也!”

太师坐到天明,复起身招集败残士卒,迤逦而行。又无粮草,士卒疲敝乏甚,俱有饥色。猛然见一村舍,有簇人家。太师沉吟,饥不可行,乃命士卒:“向前去借他一顿饭,你等充饥。”

众人向前观看,果然好个所在。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竹篱密密,茅屋重重。
参天野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
道旁杨柳绿依依,园内花开香馥馥。
夕照西沉,处处山林喧鸟雀。
晚烟出灶,条条道径转牛羊。
正是那:
食饱鸡豚眠屋角,醉酣邻叟唱歌来。

话说军士来至庄前,问:“里面有人么?”忽然走出一位老叟,见是些残败军卒,忙问:“众位至小庄有何公干?”

士卒曰:“吾等非是别人,乃是跟成汤闻太师老爷,因奉敕伐周,与姜尚交兵,失机而回。借你一饭充饥后必有补。”

那老人听罢,忙道:“快请太师老爷来。”众军士回去,禀太师曰:“前有一老人,专请老爷。”太师只得缓步行至庄前。

老人忙倒身下拜,口称:“太师,小民有失迎迓,望乞恕罪。”

太师亦以礼相答。老人忙躬身迎请太师里面坐。太师进里面坐下。老人急收拾饭摆将出来。闻太师用了一餐,方收拾饭与众士卒吃了。歇宿一宵。

次日,太师辞老叟,问曰:“你们姓什么?昨日搅扰你家,久后好来谢你。”

老人曰:“小民姓李,名吉。”

闻太师吩咐左右记了。离了此间,同些士卒望青龙关大路而来,不觉迷踪失径。太师命军士站住,观看东、南、西、北。忽听林中伐木之声,见一樵人。太师忙令士卒向前问那樵子。

士卒向前问曰:“樵子,借问你一声。”

樵子弃斧在地,上前躬身,口称:“列位有何事呼唤?”

士卒曰:“我等是奉敕征西的,如今要往青龙关去。借问那条路近些?”

樵子用手一指:“往西南上不过十五里,过白鹤墩,乃是青龙关大道。”

士卒谢了樵子,来报与闻太师。太师命众人往西行,迤逦望前而行。不知道这樵子乃是杨戬变化的,指闻太师往绝龙岭而来。

前面碰到那个姓李的,同样是杨戬的变化。全是杨戬一个人。

这里最有趣的并不是见机行事把闻太师杀了就完了。闻太师“命绝于绝龙岭”——一定把他框到绝龙岭才会让他死,不到绝龙岭杀不死他。

可能有朋友说这是胡说,在现实的生活中没有人这么说的!但在真正的过程中是这样。人们越不相信神,人们越会算计“现在”的一切,而忘记了“背后”的一切。那算计者在算计的过程中,他只能看到眼前的一切,却看不到他命中注定的本来。

八根通天神火柱 各四十九条火龙

且说闻太师行过有二十里,看看至绝龙岭来。好险峻!但见:
巍巍峻岭,崒嵂峰峦。
溪深涧陡,石梁桥天生险恶。
壁峭崖悬,虎头石长就雄威。
奇松怪柏若龙蟠,碧落丹枫如翠盖。
云迷雾障,山巅直透九重霄。
瀑布奔流,潺湾一泻千百里。
真个是鸦雀难飞,漫道是人行避迹。
烟岚障目,采药仙童怕险。
荆榛塞野,打柴樵子难行。
胡羊野马似穿梭,狡兔山牛如布阵。
正是:
草迷四野有精灵,奇险惊人多恶兽。

他死在这个地方,其实也算庆幸。换句话说,绝龙岭,就是“龙凤之子到此一游”!就完了。

话说闻太师行至绝龙岭,方欲进岭,见山势险峻,心下甚是疑惑。猛抬头,见一道人,穿水合道服,认的是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闻太师慌忙上前问曰:“道兄在此何干?”

这也非常诡异!闻太师他把他曾经知道的道兄当成私人朋友,而他明明跟阐教开兵见仗,发生了冲突(基本上是同辈的)。结果见了他云中子还打招呼,只当没有前头那些事?

你闻太师请来了十绝阵阵主、请来赵公明、三仙姑,大家都出手出得这么大,以至于还惊动了两位师伯,你见了云中子你还打呵呵(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

当然闻仲常年在朝廷中,身居太师之位,已经不知道世上还有人高过他。即使世上有人高过他,他也承认,但是他始终不能摆放自己明确的位置。

当时出兵见仗的时候,老子跟元始天尊都露面了,他既然称云中子等人为道兄,他当然也知道那是两位师伯啰!但却没有任何中间的过程,这就很奇怪!

我能理解,普通人生活的红尘环境极端“物质化”的迷障,完全泯灭掉人生命的真实,使人忘记一切。而且,每个人无论他的本质高低,都以自己为中心,如果有点本事的话就更麻烦了。

所以,我以为这也是佛家“万劫不复”的涵义——佛法难闻,中土难生——如果你遇到天法、大法、万法之宗的话,你能从红尘中跳出来!不是摆脱,摆脱是一种自我的概念。

我觉得“跳出来”的涵义要比“摆脱”好。摆脱是被动的,摆脱当中有着利益之心,还是“我”字当头;而能从红尘之水中让自己起来,有那种洁净、轻盈、境界跟无瑕之感。

其实就是你可以抑制住自己,主动意识到自己的任何波动,都是肉身欲望所左右。凡是有这个东西的时候,你自己都能意识到,你自己的元神就能展现出来。

不是别人指责或者你说别人,这些都是瞎来。而是自己在处事接物看到的一切,你自己瞬间一动,你就知道这事自己有问题。你都可以把握的话,我觉得就可以有那种轻盈。是一种玄妙。

云中子曰:“贫道奉燃灯命,在此候兄多时。此处是绝龙岭,你逢绝地,何不归降?”

云中子一上来就点破他闻太师。应该是燃灯知道闻太师的死穴。其实这是一种死穴……只要有漏,就必死无疑!“绝”字是一个巨漏,所以他必死其中。

闻太师大笑曰:“云中子,你把我闻仲当作稚子婴儿,怎言吾逢绝地,以此欺吾。你我莫非五行之术,在道通知。你今如此戏我,看你有何法治我!”

闻太师的狂妄由此可见:“你云中子跟我道行差不多(在道通知),咱俩是一辈的,你有什么本事?你手里有什么东西能整我?你试试。”他跩!

云中子曰:“你敢到这个所在来?”

太师就行。云中子用手发雷,平地下长出八根通天神火柱,高有三丈余,长圆有丈余,按八卦方位:干、坎、艮、震、巽、离、坤、兑。闻太师站立当中,大呼曰:“你有何术?用此柱困我?”

云中子发手雷鸣,将此柱震开。每一根柱内,现出四十九条火龙,烈焰飞腾。

七七四十九,真的是定数。八卦,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是指“方位”。如果叫时空的话,八根柱子是空间,四十九是时间。就是把他困在“时空”里面,烧死他。

闻太师大笑曰:“离地之精,人人会遁;火中之术,个个皆能。此术焉敢欺吾!”掏定避火诀,太师站于里面。

怎见得好火,有火赞为证,赞曰:
此火非同凡体,三家会合成功。
英雄独占离地,运同九转旋风。
炼成通中火柱,内藏数条神龙。
口内喷烟吐焰,爪牙动处通红。
苦海煮干到底,逢山烧得石空。
遇木即成灰烬,逢金化作长虹。

三家会合——天、地、人。

金、木、水、火、土,神火柱(本身就属火)就把那四样都给烧掉。三家会合之火嘛!

燧人初出定位,木里生来无踪。
石中电火稀奇宝,三昧金光透九重。
在天为日通明帝,在地生烟活编氓。
在人五脏为心主,火内玄功大不同。
饶君就有神仙体,遇我难逃眼下倾。

八根通天神火柱里的火“三昧金光,透九重:在天为日,通明帝;在地生烟,活编氓;在人五脏,为心主。”天、地、人!心为火。

所以,我觉得大家如果在很多事情上能看懂天、地、人;看懂三、看懂七,就能看懂周围的一切。可以看到九的,我以为我个人的师兄、师弟能看到……

看不到九,原因就是其它东西就在七里面,根本没够着九。

有人说:为什么在七里面,没够着九?

东、西方占星术讲的也是二十八星宿——四个七——东、南、西、北,就到那儿(没够着九)。因为二十八星宿对应着金、木、水、火、土、日、月(七曜日)的位置,来判断事情的一切。没有九!九在之外,不在其内。

话说闻太师掏定避火诀,站于中间,在火内大呼曰:“云中子!你的道术也只如此!吾不久居,我去也!”往上一昇,驾遁光欲走,不知云中子预将燃灯道人紫金钵盂磕住,浑如一盖盖定。闻太师那里得知,往上一冲,把九霄烈焰冠撞落尘埃,青丝发俱披下。太师大叫一声,跌将下来。

云中子在外面发雷,四处有霹雳之声,火势凶猛。可怜成汤首相为国捐躯!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有清福神祇用百灵旛来引太师。

他讲八根柱子,每个柱子出来了四十九条火龙,上头有盖(紫金钵盂),这就包含了佛家的涵义在里面——四面、八方、上、下——我相信还有更深的涵义在里面。

太师忠心不灭,一点真灵借风迳至朝歌来见纣王,申诉其情。此时纣王正在鹿台与妲己饮酒,不觉一阵昏沉,伏几而卧。忽见太师立于旁边,谏曰:

“老臣奉敕西征,屡战失利,枉劳无功,今已绝于西土。愿陛下勤修仁政,求贤辅国,毋肆荒淫,浊乱朝政,毋以祖宗社稷为不足重,人言不足信,天命不足畏,企反前愆,庶可挽回。老臣欲再诉深情,恐难进封神台耳。臣去也!”

径往封神台来。柏鉴引进其魂,安于台内。

所以清福神祇招闻太师进封神台,他(魂魄)进封神台之前先去了朝歌,回来之后迳直奔封神台而来。这里,“封神台”讲述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我觉得封神没有结束的时候,在人间一步一步死去的这些有着神位的(当然是低的神位),进入封神台的时候,这些神的魂魄都暂居在封神台,要等所有的这些事情办完,他们才各自归位。

我觉得这对很多朋友是有相当的借鉴之处,在理解生命的归位上、境界上……遇见大的天象变化,有着各自的归处。

如果你能从红尘中脱颖而出的话,你完全可以看得明白这个归处。看明白最大的好处: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红尘滚滚的一切;在这纷乱的人世,如何能够定位自己。

我以为意义在这里:人之珍贵!闻太师再厉害,他得留住人身!人身一没,一切全完了,这就是“万劫不复”在其中的涵义。

且说纣王猛然惊醒曰:“怪哉!异哉!”

妲己曰:“陛下有何惊异?”

纣王把梦中事说了一遍。妲己曰:“梦由心作。贱妾常闻陛下忧虑闻太师西征,故此有这个惊兆。料闻太师岂是失机之士。”

“梦由心作”这话就是骗人的话,对不对!这是无神论说的。

纣王曰:“御妻之言是矣。”随时就放下心怀。

且说子牙收兵,众门人都来报功。云中子收了神火柱,与燃灯二人回山去。不表。

你看!云中子在打神火阵的时候,燃灯道人就在上面,来帮助他。

再讲申公豹知闻太师绝龙岭身亡,深恨子牙,往五岳三山寻访仙客伐西岐,为闻太师报仇。一日游至夹龙山飞龙洞,跨虎飞来,忽见山崖上一小童儿跳耍。申公豹下虎来看此童儿,却是一个矮子,身不过四尺,面如土色。

申公豹曰:“那童儿,你是那家的?”

土行孙见一道人叫他,上前施礼曰:“老师那里来?”

申公豹曰:“我往海岛来。”

土行孙曰:“老师是截教?是阐教?”

申公豹曰:“是阐教。”

土行孙曰:“是吾师叔。”

土行孙,天生有这个劫难。他是惧留孙的徒弟,本来正经八百是这么回事,偏偏遇到了申公豹,这就是他的劫难。在整个阐教里面直接遇到申公豹的,第一个是姜子牙,第二个就是土行孙。遇到他,一搭话,就出事了。

申公豹问曰:“你师是谁?你叫甚名字?”

土行孙答曰:“我师父是惧留孙。弟子叫作土行孙。”

申公豹又问曰:“你学艺多少年了?”

土行孙答曰:“学艺百载。”

申公豹摇头曰:“我看你不能了道成仙,只好修个人间富贵。”

土行孙问曰:“怎样是人间富贵?”

申公豹曰:“据我看,你只好披蟒腰玉,受享君王富贵。”

土行孙曰;“怎得能够?”

申公豹曰:“你肯下山,我修书荐你,咫尺成功。”

土行孙曰:“老师指我往那里去?”

申公豹曰:“荐你往三山关邓九公处去,大事可成。”

土行孙谢曰:“若得寸进,感恩非浅。”

这就是劫数,姜子牙一遇申公豹就出事了,那土行孙又遇见申公豹,也出事了!土行孙让他去邓九公那儿,就遇到了邓蝉玉——邓九公的女儿。邓九公一句酒后之言,土行孙当真,非要娶邓蝉玉为老婆,那娶了老婆,你还修什么神仙?(精、气、神往下走了)

所以这就是劫数。有时候劫数就得有超然的机会(度过),姜子牙有那么一次机会,就是元始天尊跟他说了一句话:“谁叫你也别回头。”他没把握。土行孙连这机会都没有,那就完了。

申公豹曰:“你胸中有何本事?”

土行孙曰:“弟子善能地行千里。”

申公豹曰:“你用个我瞧。”

土行孙把身子一扭,即时不见。道人大喜。忽见土行孙往土里钻上来。公豹又曰:“你师父有捆仙绳,你要去,带下两根去也成的功。”

土行孙曰:“吾知道了。”

土行孙盗了师父惧留孙的捆仙绳,五壶丹药,径往三山关来。

做弟子的偷师父的东西!这就是土行孙给自己留下的祸端。他仅仅听了申公豹说:“你不成,你就求个荣华富贵吧!”他就奔了荣华富贵了。

可以讲是他的悟性,也可以讲是他的定数——他当初生命的来处有这样的劫数!就给他卡在这儿了。没有什么他对、他错。没有对错可言,也就仅此而已。

不知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要知土行孙去了邓九公家,如何娶了邓蝉玉?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封神演义》里面对孔雀大明王的说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开始的时候,说殷郊、殷洪可以挡住女娲的云路,其实也代表他们的根脉很深。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的话,今天,进入三界,成为人的人,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这种根底的来处,不是我们人这边能够理解到;能够接触到的。
  • 通常说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够看到的有形的物质,是指三界里面的东西。书中也谈到孔宣的根基、根脉太深,他的来处高(他的久远),普通人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台拜将)酒了,但是告诉姜子牙的偈语却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 第六十八回“首阳山夷齐阻兵”。讲伯夷、叔齐这两个人。这章比较简单,是一个过度章节,讲述了伯夷、叔齐两个人至死不食周粟,流传万古。
  • 姜子牙他拜帅东征是顺其天意。也就是说:天上要修正神界、仙界的一切,但,是从人开始,从人间的正与邪、善与恶,最基础的开始修正。也就是往上、往下修正。我理解是这样。所以当下界的姜子牙拜帅的日子,连他的师父元始天尊都来了。但是他的师父不被人看到。
  • 殷郊,这个角色满特别的!在第一章女娲出场的时候,就是被殷郊、殷洪的红光给挡住了。殷洪,太极图把他杀了,等到殷郊的时候,一个太极图根本杀不了他,而出现了最高神仙界的代表都出场来斩杀殷郊。
  •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阵,(用人)分得很清楚,当遇见仙了,这些“人”都不出来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练武的,但是他们都不上战场。等过“万仙阵”之后,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为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一个“生命境界”的问题——上位境界的生命不会管下面的生命。
  • 也就是:燃灯随着破十绝阵的过程中,随着更多人出现(包括陆压),他自己的境界在改变!祂每破完一阵就回来打坐,祂的境界在随着破阵的过程中在改变、净化;在更接近于祂自己生命的本来。所以等到了“红沙阵”的时候,祂没解释,祂说得武王去……
  • 如果你把《封神演义》跟《西游记》连起来看的话,你会发觉中间有很大的连系——表面上可没什么连系。两本书同时出现在明朝,可能有着某种因素在背后,但人的表面是没有关系的。
  • 可以看到从“十绝阵”开始,一直到殷洪被杀,整个《封神演义》当中,这是非常大的一部分组合,后面有殷郊出现,中间就出现了第六十二回的“张山李锦伐西岐”。这两个人没有留下太多印象,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过场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