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南非,你为何总让世界为你哭泣?

人气 6239

【大纪元2021年07月19日讯】一度是世界左派寻梦园的南非这次发生暴乱,各国媒体都有报导,但多半都是指责祖马的腐败与南非的现状,很少有媒体去触及一个其实无法绕开的深层问题:南非是怎样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英美主流媒体回避这点,是害怕给左派的政治王牌——身份政治进步主义的社会主张抹黑。

南非一国,引发美国时隔64年的两场哭泣

我对南非的了解,从曼德拉起步。通过香港电视台播放的无数对曼德拉及相关人士的采访,我了解了他的光辉革命道路,也知道美国人为何特别关心南非:1948年,美国小说家艾伦·帕顿出版了一本写南非的畅销小说《为你哭泣,可爱的国家》(Cry, the beloved country),这本书的畅销,唤起了美国人对那个遥远的国度的关心与同情,成为美国左派文化的基因。

2012年,我读到《经济学人》杂志以同一标题发表的封面文章: Cry, the beloved country——Sad South Africa,心情之复杂无以言表。当时,南非仍是左派加持的彩虹之国与寻梦园,正在推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领导颜色革命”,与《经济学人》同等级量的西方媒体当中,愿意写一篇重头报导分析南非的不多,至今仍然如此。

世界左翼(自称进步主义)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通过联合国机构及西方各国政府、NGO一道努力打造的新南非,于1994年在世界政治舞台上闪亮登场,曼德拉开启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从政之路,本人封圣,从此,诺奖得主-革命领袖、非暴力和平抗争、种族和解,成为颜色革命的标配,影响了世界长达二十余年,直到先于他两年得奖的昂山素季女士从政之后,因罗兴亚族穆斯林问题失欢于世界左翼团体,这一道路才算暂告中止。

《经济学人》几哭为哪般?

但是,集世界万千宠爱、赞誉于一身的彩虹国家很快就让左派陷入尴尬境地,为了掩饰这份尴尬,媒体遗忘了这幅他们亲手绘制的彩虹图。但18年之后,终于让立场左倾的经济学人杂志再度Cry了——之前的那次哭泣,是白人政府当家,《经济学人》为南非贴上无望大陆(the hopeless continent)标签,Cry了一次。

这次《经济学人》哭南非,我总结为五哭:

一哭经济下滑。在过去十年(2012年以前的十年)中,林波波河以北的非洲以年均6%的速度增长,而南非的增长率在过去几年放缓至仅2%。评级机构刚刚下调了南非的主权债务评级。

二哭失业严重,官方公布的25%的失业率严重低估,真实失业率可能接近40%;24岁以下的南非人中有一半正在寻找工作。在有工作的人中,三分之一的人每天收入不到2美元。

三哭教育质量严重下降。教育成为南非耻辱,根据世界经济论坛排名,南非的初等教育在144个国家中排名第132位,在科学和数学方面排名第143位(多说一句,美国现在推广的进步主义数学教育,1+1可以不等于2)。

四哭自结束种族隔离以来,不平等加剧,贫富差距在世界各国位居前列。

五哭南非政治快成一党专制。以下是《经济学人》文章的原话:“在种族隔离结束近二十年后,南非正在成为事实上的一党制国家”。彩虹国家建立前,“尽管南非有着令人厌恶的种族隔离传统,但坚实的制度为其在1994年向民主的过渡奠定了基础:适当的议会和选举制度、良好的新宪法、独立的法院、充满活力的媒体和第一世界的股市”。

Cry了之后,《经济学人》这篇文章做出结论:曼德拉是圣人,所有的问题是他退休后的接任者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与雅各布祖玛:“自曼德拉先生于1999年退休以来,这个国家一直处于悲惨的境地。”

自那之后,南非的情况更糟糕。我这里不多谈了,只谈一条西方左派完全不愿意正视的事实:曼德拉通过平权法案建立的身份政治,就是新南非衰落之由。

新南非建国与衰落皆因身份政治

左派媒体因为意识形态原因,可以不报导南非衰落的真正原因,但拦不住南非人思考。7月13日,南非人乔纳森·威特(@Jonathan_Witt)发表一长串推文,追溯南非衰败之由,核心观点是:“政府通过糟糕的社会福利和诸如强制基于种族的就业/企业之类的措施来大力推动社会主义和身份政治,学术界/记者/商界领袖都通过支持这些政策并将其强加给整个社会来做出回应。”

新南非之兴,确实缘于世界进步力量对身份政治的憧憬与追求。非洲民族解放运动之后,英法殖民者相继退出非洲各国,黑人当家作主的民族国家批量诞生,大批“毛泽东的好学生”夺取政权,基本成了独裁者,只有“非洲明珠”南非仍然是白人当政。世界进步力量决定另辟蹊径,用另一套语言(即人权、普世价值)包装曼德拉,支持他的武装力量并通过诺贝尔和平奖将曼德拉封圣(1993年),表彰曼德拉势力通过和平手段结束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努力,为新南非奠定了基础。

按照世界“进步力量”的设想,1994年南非GDP总量约1,400亿美元,人均GDP达3,400美元(同年中国人均GDP为473.49美元),接近发达国家水平。有此经济基础,再不断推进身份政治与各种进步主义(实则是社会主义)的政策,南非将成为世界进步样板的彩虹国家。但事与愿违,《经济学人》那篇为南非 Cry的文章,已将结果说得够清楚。

南非的失败不是在于废除了种族隔离政策,而是没有建立起一个真正种族平等、机会均等、优者进位的合理制度。在消除了隔离制度之后,南非政府陆续颁布了多项法律维护黑人的权利,其中之一是《黑人经济赋权法案》(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简称BEE),它根据黑人在企业的股份和受到技能培训的比例给企业打分,达到政府规定的标准分才能获得政府合同或参与公共采购。BEE立法与各种其它形式的立法,包括《就业平等法案》(Employment Equity Act)、《技能发展法》、《优先采购框架》等一起配套实施。其中对南非经济、社会影响最大的是《就业平等法案》,该法案要求在除国防、情报行业的所有行业中实行种族配额(equally represented in all job categories and levels),任何南非的政府、公营部门及私人商业机构,职员中至少有25%是黑人,董事会成员则需要40%的成员为黑人。

这样种族配额制违反优胜劣汰的市场经济原理,导致南非公私机构的专业水平严重下降,社会治理退化。南非政府为了实现种族之间的结果均等,无偿没收白人的土地。在这种逆向歧视的种族政策之下,从1994年到2016年,逾80万白人离开南非,而南非白人如今的总人口才430万。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就是移民他国的南非白人。他们带走了资金和技术,加上南非政府大搞没有经济支撑的社会福利,南非经济就快速衰退了。

《经济学人》提到教育是耻辱,但没说教育退化的严重后果,1994年之前,南非的医学水平世界一流,世界第一例成功的人体心脏移植手术就出自南非。但现在南非的医疗水平沦为穷国水平,成为艾滋病高发之国,新冠疫情发生之后,毫无防御能力。

南非政客治国无方,进步主义招式世界领先

南非从曼德拉开始,到目前也就经历了四位总统。这些“革命英雄”出身的左派政客腐败有术、治国无方,为讨好西方左派获得支持,除身份政治之外,在推行西方左派那套“进步主义”社会主张毫不含糊:

1、2006年实行同性婚姻——比美国早9年;

2、南非人吸毒严重,五分之一国民吸毒。但南非学校还于2010年代中期开始在南非学校引入Xanax(介于大麻与海洛因之间的毒品)教育——比美国早5-7年。

3、2021年新法,允许女性同时拥有多名配偶。让女性与该国男性婚姻平权——美国麻萨诸塞剑桥郡等两郡2021年实行开放式婚姻。

20世纪是革命的世纪,影响甚大的共产-社会主义与伊斯兰极端宗教这两种思潮的实施,可以让一个国家在10-20年间由富变穷。拉美的委内瑞拉、非洲的南非是社会主义实践的生动例证;号称“中东小巴黎”的黎巴嫩则被伊斯兰宗教势力折腾成77%的国民吃不饱饭的贫穷乱邦。阿富汗更是奇葩,从1960年代开始,军人与知识分子信仰马克思主义,要建立工人天堂,通过政变成立了亲苏政权。再后来随着政权更替,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各种宗教势力轮番折腾,如今还看不到曙光。

新南非不到30年的历史表明:身份政治与进步主义主张是通往地狱之路。南非黑人如果不将自身从身份政治的泥潭中救拔出来,世界为它Cry的日子还将继续。正在全力推行南非式身份政治与进步主义社会主张的强国,也将被自己折腾成二三流国家。

大纪元首发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朱颖 #

相关新闻
经济学人南非调查报告指ANC道德基础颓坏
曹长青:曼德拉和南非的“左疯”
何清涟:反种族歧视 身份政治的道义包装
南非近年最严重暴动  已知72死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亲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微视频】中共向美漫天要价 拖时间再骗美国?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共谍案 中共谍战五诡计
美国结束伊拉克作战 后911时代到来
【秦鹏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红出征惹怒日本
【财商天下】长江倒流河南血月 为何异象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