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苹果日报关闭 香港新闻自由终结

人气 3738

【大纪元2021年07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他们就闯入,扼杀了它。”香港最大的独立报纸《苹果日报》被迫停刊。所有的主要出版物、电视台都由亲北京的商人拥有。这一策略可能会对中国共产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让我们不要假装他们真的了解这一点。

今天,我访问了《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的得力助手马克·西蒙(Mark Simon)。

“我们(香港)的市场将变得和上海毫无区别,二流、二线、腐败。”西蒙说。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马克‧西蒙,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Mark Simon:谢谢,谢谢你的邀请。

《苹果日报》不是倒闭 是被谋杀

Mr. Jekielek:马克,你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直言不讳地谈到《苹果日报》,你说,“它不是正常倒闭的,而是被谋杀的。”请跟我说说。

Mr. Simon:它是一个有生命的有机体,我是说它是一个有生命的公司。人们一直在关注它,它有钱在银行里。《苹果日报》没有理由倒闭,没有任何理由。

所以,如果某种事物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从市场中被移除,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市场中的谋杀。这就是他们现在想要传播的流言。他们想说,“哦,好吧,它撑不了多久了,它挺不了几个月的。”不,那不是真的。

(《苹果》)有足够的现金,已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文件,它本来可以撑上18个月。在那之后,谁知道呢?也许你撑不下去,但是18个月在商界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们就闯入,扼杀了它。

我真的相信当他们发现我们可以坚持18个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动手了——动手的时间与7月1日(中共百周年)这个日子有关。

Mr. Jekielek:我私下的计算是,实际上有大约8%的香港人是《苹果日报》的付费读者。

Mr. Simon:那相当惊人。

Mr. Jekielek:我得说这是相当可观的市场渗透率。我想谈谈这个问题,但在此之前,马克,我看到你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谈到了你与黎智英的关系,黎智英是《苹果日报》、也是其母公司(壹传媒)的出版商。你能告诉我,你在《苹果日报》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吗?

为黎智英工作 参与所有重大商业计划

Mr. Simon:我来简要介绍一下如何?我是2000年被雇用的,和黎智英一起做事,还有一家叫做Admark的公司,这是一家在线零售商。顺便说一下,很不幸,我们在那里解雇了很多人。那次失败以后,我成为了《苹果日报》的总经理助理,这是一个商业角色,发挥商业职能。

后来,我成为了《苹果日报》的总经理。再后来,我成为了互联网部门的主管,因为我们把互联网部门分离出去了,是我把它分离出去了。

我参与了各个方面的工作。例如,我创办了我们的时尚杂志,规模非常非常大。事实上,有一段时间,我还是我们犯罪调查小组名义上的负责人,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些法律问题,我们认为,如果我负责,他们就不太可能采取行动。这是在21世纪初,所以说我参与了这份报纸的方方面面。

后来,在21世纪初稍后一点,我们又去了台湾(发展业务)。我们去台湾(创业)期间,我从一开始就在那里,就在那里的印刷厂工作,让所有的东西都运转起来,并负责与政府有关的监管事务。

在《苹果日报》以及(之后成立的)下一个集团中,没有一个重大的商业计划是我没有参与的。有一段时间,我的头衔是集团总监,他们给了我这个头衔,因为他们说,“我们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是他似乎无处不在。”这是一个高级角色,一个高级管理角色。

我从没进入过董事会,所以去年秋天,应该说是去年秋末,我从集团中辞职了,我退出了。我还有几项任务要做,主要任务是董事和董事会主席希望我去做的。我快要做完了。这是他们想要完成的一切,从IT到建筑指导,再到他们想要做的某些编辑领域的修改。

从那以后,基本上我就一直在为黎智英工作。然后黎智英进监狱后,我就成了他的代表。黎智英入狱后——我对此事很坦诚——《苹果日报》的人都退缩了,都很聪明。换句话说,我是个通缉犯,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有逮捕令要逮捕我了,这不是什么秘密。中共香港政府很高兴我不在那里,因为你为什么要让一个美国人在政府或美国国务院给你带来麻烦呢?

所以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台湾工作。黎先生在其它领域持有大量股份。这很有趣,因为人们总是说,“他现在能做什么?他将失去《苹果日报》。”自2016年以来,黎先生实际上是自掏腰包,大概花费了1.8亿美元。换句话说,他最近已经借给公司大约6500万美元来维持公司的运转。

那么,在此之前,他以1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动画部门,这对于动画部门来说是个不错的整数。我不确定它是否值那么多钱,但他想把钱注入公司。他也从未从公司拿过任何有意义的薪水。他收取董事会的费用,因为你必须这么做,但其它事情都是他自己花钱的,包括在自家里招待客人和客户,当时我也在。

据《国家安全法》 我或被控一两个罪名

我确实通过不同渠道受到了这些指控。根据《国家安全法》,可能会有一到两个罪名,因为我和其他人一样参加了示威游行,实际上我没有出头、仅参与了那么一点。我过去并没有做过太多公开的事情。然后,还有刑事欺诈案件,租赁案件,以及其它他们指控的案件。

换句话说,我基本上是商业意义上的(《苹果》)二号人物,不是总体上的第二名,而是商业意义上的二号人物。我总是说,“很多人,特别是在商业方面被指控的这些人,他们可能应该和马克·西蒙谈谈。”

但我在(美国)这里,我很安全。我认为我们真的应该这么看。我不会睡不着觉,担心解放军的引渡小组要来见我,我不太担心这个问题。

我确实偶尔会接到一些讨厌的电话,我肯定都是(中共)统战部门干的。我不是一个很难联系到的人。我很容易被人接触到,因为我相信在商业中,如果你想听到事情,你必须让人们接触到你,所以很容易就能联系到我,尽管我现在已经不使用推特了,这是一件非常让人神清气爽的事情。

Mr. Jekielek:马克,你提到了统战的事情,这个节目的很多观众现在可能对统战很熟悉了,但我希望你能简单地告诉我它是什么,它是如何影响《苹果日报》、它的运营和新闻传播的。

中共也一直在控制着香港

Mr. Simon:他们是这样做的,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但是问题是,在香港,所有主要的出版物和电视台都是归亲北京的商人所有,所以认为他们需要躲在暗处(是不对的),其实他们不需要这么做,他们就在那儿,当着大家的面。

当你在TVB(香港无线电视台)上看这些节目的时候,TVB是香港当地的一个很大的电视台,看他们做的一些节目,前排有14名解放军士兵。这些可怜的家伙看上去很痛苦,看上去很不开心,因为整个节目都是讲广东话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甚至不会说广东话。

这是其中之一,因为香港的权力结构是这样的。从1997年开始,我不太确定他们是否需要统战机构了。我再给你讲一个1997年带来的变化。我曾经担任过少年棒球联盟的教练,我们经常在香港岛上的赤柱炮台(Stanley Fort)举办儿童橄榄球联盟的比赛。赤柱炮台是旧式的英国营地,如今中国大陆的军队驻在那里。

但是直到2012年前,他们才允许我们使用那里的设施,允许越野队从那里跑过。你向他们挥手,那些人(驻地部队)就会跟你说话。换句话说,他们与社区之间没有这种敌对关系,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甚至他们调动军队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例如,你不会看到军队在周二或周四下午4点左右移动。他们总是在周日凌晨4点调动部队。

他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不想吓到别人,不想吓到别人。因此,我不会说,他们有这样的愿望,想做好人,但是我认为你必须记住的是,他们控制着香港。

人们总是对我说,“在香港,你要如何反抗?”我会说,“好吧,让我想想,他们在香港有7000人的军队”,或者,根据那个星期的情况而定,之类的话。“他们有坦克,所有的主要的卫戍部队都有。”

所以,说他们没有控制住该城市的说法是荒谬的。此外,这也是他们的主要路线之一。这就是他们的政治路线。你看到中共是怎么运作的,“这里一切都很好,我们已经控制住一切了。”

英国人给香港留下银行、法治、安全

听着,英国人给香港留下了三样东西。他们离开香港时,有一个完好的银行账户。公平地说,他们并没有把钱拿走,而是给他们留下了数千亿的港币,也就是超过1000亿美元。

他们给我们港人留下了,无疑,(还有)法治。在金融体系中,在一个金融城市中,在任何社会中,法治是至关重要的。但他们也给我们留下了另一样东西。当英国人离开时,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甚至对台湾也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中国城市不用担心半夜的敲门声。换句话说,那是个安全的地方,这意义重大。

我的门被敲过几次,不是在半夜,他们总是设法在我妻子准备孩子上学的早上6点半左右来。但这是件大事,当你不再拥有这种安宁时,这座城市会感觉不那么安全。

我还想说的是,在过去的几天里,很多人不和我联络。换句话说,我只能通过Signal、WhatsApp和其它通讯软件与其联络。

这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很危险的。但我确实收到了一些人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天里我大概收到了七个人的消息。他们说,“我今天早上起床,我没有什么可读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想像一下,早上起床后,不知道有谁会告诉你真相。你必须明白,我不是说只有《苹果日报》,它一直在稳定地传播真相。以前有《明报》,《明报》曾经是一份非常有声誉的报纸,他们现在还在努力。但还是别提了吧,他们的老板是个亲中国的商人,他们会守规矩的。

然后,还有《南华早报》,《南华早报》曾经是一份还算不错的报纸,他们仍在努力,那里的人仍在努力做好工作,但是既然我们(《苹果》)不在那里,蔡崇信(Joe Tsai)将把他们拉进《中国日报》的“兔子洞”(rabbit hole,指复杂奇异的未知世界)。

然后,还有《东方日报》,还有其它的,它们都是亲政府的。

除了像《大纪元时报》、“立场新闻”(The Stand News)、“香港自由新闻”(简称HKFP)、或者HKCE等出版物和一些较小的出版物外,它们真的是仅存的(真相媒体)。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库柏:中共犯罪网络渗透西方
【思想领袖】约翰逊:美反转吁查实验室泄毒
【思想领袖】章家敦:美疲于应对 中共间谍知多少
【思想领袖】图伯维尔:病毒溯源将被踢爆 应调查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六中会期敲定 江派被摆平?
【远见快评】欧金中自杀疑云重重 中共担忧什么
【秦鹏直播】“玻璃心”被封 禁忌话题海外暴红
【探索时分】航空母舰出云号 日本的航母之路
【军事热点】美加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宣示坚定承诺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暗藏玄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