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蘋果日報關閉 香港新聞自由終結

人氣 3745

【大紀元2021年07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他們就闖入,扼殺了它。」香港最大的獨立報紙《蘋果日報》被迫停刊。所有的主要出版物、電視台都由親北京的商人擁有。這一策略可能會對中國共產黨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讓我們不要假裝他們真的了解這一點。

今天,我訪問了《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的得力助手馬克·西蒙(Mark Simon)。

「我們(香港)的市場將變得和上海毫無區別,二流、二線、腐敗。」西蒙說。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馬克‧西蒙,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Mark Simon:謝謝,謝謝你的邀請。

《蘋果日報》不是倒閉 是被謀殺

Mr. Jekielek:馬克,你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直言不諱地談到《蘋果日報》,你說,「它不是正常倒閉的,而是被謀殺的。」請跟我說說。

Mr. Simon:它是一個有生命的有機體,我是說它是一個有生命的公司。人們一直在關注它,它有錢在銀行裡。《蘋果日報》沒有理由倒閉,沒有任何理由。

所以,如果某種事物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從市場中被移除,我認為這就是我們所説的市場中的謀殺。這就是他們現在想要傳播的流言。他們想說,「哦,好吧,它撐不了多久了,它挺不了幾個月的。」不,那不是真的。

(《蘋果》)有足夠的現金,已經向香港證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文件,它本來可以撐上18個月。在那之後,誰知道呢?也許你撐不下去,但是18個月在商界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他們就闖入,扼殺了它。

我真的相信當他們發現我們可以堅持18個月的時候,他們就開始動手了——動手的時間與7月1日(中共百周年)這個日子有關。

Mr. Jekielek:我私下的計算是,實際上有大約8%的香港人是《蘋果日報》的付費讀者。

Mr. Simon:那相當驚人。

Mr. Jekielek:我得說這是相當可觀的市場滲透率。我想談談這個問題,但在此之前,馬克,我看到你從各種各樣的角度談到了你與黎智英的關係,黎智英是《蘋果日報》、也是其母公司(壹傳媒)的出版商。你能告訴我,你在《蘋果日報》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嗎?

為黎智英工作 參與所有重大商業計劃

Mr. Simon:我來簡要介紹一下如何?我是2000年被僱用的,和黎智英一起做事,還有一家叫做Admark的公司,這是一家在線零售商。順便說一下,很不幸,我們在那裡解僱了很多人。那次失敗以後,我成為了《蘋果日報》的總經理助理,這是一個商業角色,發揮商業職能。

後來,我成為了《蘋果日報》的總經理。再後來,我成為了互聯網部門的主管,因為我們把互聯網部門分離出去了,是我把它分離出去了。

我參與了各個方面的工作。例如,我創辦了我們的時尚雜誌,規模非常非常大。事實上,有一段時間,我還是我們犯罪調查小組名義上的負責人,因為我們遇到了一些法律問題,我們認為,如果我負責,他們就不太可能採取行動。這是在21世紀初,所以說我參與了這份報紙的方方面面。

後來,在21世紀初稍後一點,我們又去了台灣(發展業務)。我們去台灣(創業)期間,我從一開始就在那裡,就在那裡的印刷廠工作,讓所有的東西都運轉起來,並負責與政府有關的監管事務。

在《蘋果日報》以及(之後成立的)下一個集團中,沒有一個重大的商業計劃是我沒有參與的。有一段時間,我的頭銜是集團總監,他們給了我這個頭銜,因為他們說,「我們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但是他似乎無處不在。」這是一個高級角色,一個高級管理角色。

我從沒進入過董事會,所以去年秋天,應該說是去年秋末,我從集團中辭職了,我退出了。我還有幾項任務要做,主要任務是董事和董事會主席希望我去做的。我快要做完了。這是他們想要完成的一切,從IT到建築指導,再到他們想要做的某些編輯領域的修改。

從那以後,基本上我就一直在為黎智英工作。然後黎智英進監獄後,我就成了他的代表。黎智英入獄後——我對此事很坦誠——《蘋果日報》的人都退縮了,都很聰明。換句話說,我是個通緝犯,所有人都知道,已經有逮捕令要逮捕我了,這不是什麼祕密。中共香港政府很高興我不在那裡,因為你為什麼要讓一個美國人在政府或美國國務院給你帶來麻煩呢?

所以我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在台灣工作。黎先生在其它領域持有大量股份。這很有趣,因為人們總是說,「他現在能做什麼?他將失去《蘋果日報》。」自2016年以來,黎先生實際上是自掏腰包,大概花費了1.8億美元。換句話說,他最近已經借給公司大約6500萬美元來維持公司的運轉。

那麼,在此之前,他以1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動畫部門,這對於動畫部門來說是個不錯的整數。我不確定它是否值那麼多錢,但他想把錢注入公司。他也從未從公司拿過任何有意義的薪水。他收取董事會的費用,因為你必須這麼做,但其它事情都是他自己花錢的,包括在自家裡招待客人和客戶,當時我也在。

據《國家安全法》 我或被控一兩個罪名

我確實通過不同渠道受到了這些指控。根據《國家安全法》,可能會有一到兩個罪名,因為我和其他人一樣參加了示威遊行,實際上我沒有出頭、僅參與了那麼一點。我過去並沒有做過太多公開的事情。然後,還有刑事欺詐案件,租賃案件,以及其它他們指控的案件。

換句話說,我基本上是商業意義上的(《蘋果》)二號人物,不是總體上的第二名,而是商業意義上的二號人物。我總是說,「很多人,特別是在商業方面被指控的這些人,他們可能應該和馬克·西蒙談談。」

但我在(美國)這裡,我很安全。我認為我們真的應該這麼看。我不會睡不著覺,擔心解放軍的引渡小組要來見我,我不太擔心這個問題。

我確實偶爾會接到一些討厭的電話,我肯定都是(中共)統戰部門幹的。我不是一個很難聯繫到的人。我很容易被人接觸到,因為我相信在商業中,如果你想聽到事情,你必須讓人們接觸到你,所以很容易就能聯繫到我,儘管我現在已經不使用推特了,這是一件非常讓人神清氣爽的事情。

Mr. Jekielek:馬克,你提到了統戰的事情,這個節目的很多觀眾現在可能對統戰很熟悉了,但我希望你能簡單地告訴我它是什麼,它是如何影響《蘋果日報》、它的運營和新聞傳播的。

中共也一直在控制著香港

Mr. Simon:他們是這樣做的,他們真的這麼做了。但是問題是,在香港,所有主要的出版物和電視台都是歸親北京的商人所有,所以認為他們需要躲在暗處(是不對的),其實他們不需要這麼做,他們就在那兒,當著大家的面。

當你在TVB(香港無線電視台)上看這些節目的時候,TVB是香港當地的一個很大的電視台,看他們做的一些節目,前排有14名解放軍士兵。這些可憐的傢伙看上去很痛苦,看上去很不開心,因為整個節目都是講廣東話的,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可能甚至不會說廣東話。

這是其中之一,因為香港的權力結構是這樣的。從1997年開始,我不太確定他們是否需要統戰機構了。我再給你講一個1997年帶來的變化。我曾經擔任過少年棒球聯盟的教練,我們經常在香港島上的赤柱炮台(Stanley Fort)舉辦兒童橄欖球聯盟的比賽。赤柱炮台是舊式的英國營地,如今中國大陸的軍隊駐在那裡。

但是直到2012年前,他們才允許我們使用那裡的設施,允許越野隊從那裡跑過。你向他們揮手,那些人(駐地部隊)就會跟你說話。換句話說,他們與社區之間沒有這種敵對關係,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

甚至他們調動軍隊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例如,你不會看到軍隊在週二或週四下午4點左右移動。他們總是在週日凌晨4點調動部隊。

他們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不想嚇到別人,不想嚇到別人。因此,我不會說,他們有這樣的願望,想做好人,但是我認為你必須記住的是,他們控制著香港。

人們總是對我說,「在香港,你要如何反抗?」我會說,「好吧,讓我想想,他們在香港有7000人的軍隊」,或者,根據那個星期的情況而定,之類的話。「他們有坦克,所有的主要的衛戍部隊都有。」

所以,說他們沒有控制住該城市的說法是荒謬的。此外,這也是他們的主要路線之一。這就是他們的政治路線。你看到中共是怎麼運作的,「這裡一切都很好,我們已經控制住一切了。」

英國人給香港留下銀行、法治、安全

聽著,英國人給香港留下了三樣東西。他們離開香港時,有一個完好的銀行帳戶。公平地說,他們並沒有把錢拿走,而是給他們留下了數千億的港幣,也就是超過1000億美元。

他們給我們港人留下了,無疑,(還有)法治。在金融體系中,在一個金融城市中,在任何社會中,法治是至關重要的。但他們也給我們留下了另一樣東西。當英國人離開時,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甚至對台灣也是歷史上第一次,一個中國城市不用擔心半夜的敲門聲。換句話說,那是個安全的地方,這意義重大。

我的門被敲過幾次,不是在半夜,他們總是設法在我妻子準備孩子上學的早上6點半左右來。但這是件大事,當你不再擁有這種安寧時,這座城市會感覺不那麼安全。

我還想說的是,在過去的幾天裡,很多人不和我聯絡。換句話說,我只能通過Signal、WhatsApp和其它通訊軟件與其聯絡。

這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很危險的。但我確實收到了一些人的消息,在過去的一天裡我大概收到了七個人的消息。他們說,「我今天早上起床,我沒有什麼可讀的,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就是令人震驚的事情。

想像一下,早上起床後,不知道有誰會告訴你真相。你必須明白,我不是說只有《蘋果日報》,它一直在穩定地傳播真相。以前有《明報》,《明報》曾經是一份非常有聲譽的報紙,他們現在還在努力。但還是別提了吧,他們的老闆是個親中國的商人,他們會守規矩的。

然後,還有《南華早報》,《南華早報》曾經是一份還算不錯的報紙,他們仍在努力,那裡的人仍在努力做好工作,但是既然我們(《蘋果》)不在那裡,蔡崇信(Joe Tsai)將把他們拉進《中國日報》的「兔子洞」(rabbit hole,指複雜奇異的未知世界)。

然後,還有《東方日報》,還有其它的,它們都是親政府的。

除了像《大紀元時報》、「立場新聞」(The Stand News)、「香港自由新聞」(簡稱HKFP)、或者HKCE等出版物和一些較小的出版物外,它們真的是僅存的(真相媒體)。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庫柏:中共犯罪網絡滲透西方
【思想領袖】約翰遜:美反轉籲查實驗室洩毒
【思想領袖】章家敦:美疲於應對 中共間諜知多少
【思想領袖】圖伯維爾:病毒溯源將被踢爆 應調查
最熱視頻
吳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錢?有錢人速逃
【有冇搞錯】澳門「黑色產業鏈」內幕
【微視頻】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變種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華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賭城或崩解
【探索時分】台灣需要核潛艇嗎?
【拍案驚奇】盤古大觀龍頭被斬 民間上書李克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