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香港设计师:离港赴英 难舍成长地

人气 1237

【大纪元2021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被质疑为“锁港条例”的香港《2021年入境(修订)条例》,将在本周日8月1日生效,《修订条例》新加入的第6A条,允许保安局局长赋权予入境处处长等人,指示某运输工具不可运载某乘客。由于香港目前白色恐怖越来越严重,很多港人担心,8月1日期限过后,入境处处长可能会禁止任何政权不喜欢的人出入境,将香港变成“大监狱”,“入境条例”沦为“入境黑名单”。

机场离境大堂,每天都有大批港人带着行李箱,在亲友送别下飞往英国;同时,也有很多港人选择继续留下。各自有不同的处境和想法。

香港服装设计师徐信成(Uncle Leo),是决定移民英国的港人之一,他从占中运动之后逐渐开始参与民主活动,做了很多事情。“我最不放心他们(年轻人),但是我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呢?很可能都是做不了的。”在形势的压逼之下,他用了很短的时间,一两个星期即决定走。

7月7日,Uncle Leo这位“和理非”的大叔,搭了一班没有归期的航班,无声地远去了他扎根的香港。

低调离港 转机飞往英国

如今港人中一个常见现象是,要移民不跟别人说,出发前也不道别,默默地离开香港,到达外国后才告知大家“我现在已在某国”。Uncle Leo也是在英国隔离了10天之后,才跟大家交代自己已在英国,“其实我走都只有两三个朋友知道,我家里的人只有我姐姐知道,很少人知道我离开的。都不想通知这么多人,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是飞到瑞士转机过来(英国)的,我不想买直接飞的机票,很贵,而且还有风险,那我就转机再过来,我想会安全一些。我那架飞机是不满的,但是我知道旁边的几条线,直飞伦敦的飞机是很满的。”

到达英国下飞机的那一刻,他深呼吸了一下。吸到自由的空气,他觉得很舒服,睡觉的时候也都没有了那种无形的压力。虽然身在香港,但是他都会每天看看香港的新闻,看当天发生的事情。

“抓了《苹果日报》三个人,很惨。天天都做一些这样的事情,根本你不知道它想做什么?你也不将那条红线讲清楚,你喜欢抓谁就抓谁。你要那些记者怎么样?香港还有新闻自由吗?还有言论自由吗?”

白色恐怖下不知能做什么 要离开也很难

他坦言,其实是很难决定要离开的,因为他2016年便开始参与民主运动,帮“香港众志”摆街站,参与集会游行等,罗冠聪、区诺轩、周庭、许智峯等等,都是他熟悉的好友。2019年4月就开始有反修例了,“大部分的街站都是我开的,反《国安法》也多数都是我跟阿峯,或者其他同事,在街边收集签名,派传单。”

今年2月,就有朋友叫他快点离开香港,5月他接受《珍言真语》访问时还坦言,都没打算走,他那时认为还没轮到自己。后来6月12日周庭出狱,在一众摄像机前一言不发地离开;接着在7.1前又火速取缔了《苹果》。他越来越觉得,在政治压力下,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了。

“许智峯走了以后,我也都是穿着许智峯的衣服,去开街站、派口罩、派饭,其实都会有警察查我的,以前已经查过很多次了,那我觉得查没什么所谓的,因为已经习惯了。你有了我的全部记录,其实都不需要怎么查的了。”“我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去(查到我的)。有时候去到示威场合的时候,他知道我姓徐的,叫我一声徐先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认识我,其实是有一个白色恐怖的。”

再加上去年双十节,已经实施了《港区国安法》,他在家里挂了青天白日旗,结果又被传媒拍到,“那就我都没办法,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会被人搞。”

“其实很多事情影响到我不想走,但是有一种压力在那里,在这几个月那个精神真的很紧张。你想出去做一点点事情,也会说你犯‘港版国安法’。根本上那条红线在哪里?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拉了一条红线,它喜欢怎么拉就怎么拉,我们想做小小的一点事做不了。”

虽然中共逼迫促成了离港潮,但可以看出,移民的人们其实大都心里是不情愿的,每天都有港人在机场拥抱泪目。

“其实有谁愿意离开呢!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我离开之前那两天,去拜祭了我自己的亲人,因为我不知道何时才可以再回去;还有我去看一看自己成长的那个地方,从几岁开始到二十几岁的地方,其实是不舍得的。”

“我也跟你说过,想做‘香港人制作’的(品牌),我想做一个工作室,其实我一直都想做这件事情。但是我也都考虑,如果真的去做的时候,因为有朋友说会投资来做的,我都害怕害了别人,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出事。”

他透露,在6月底他收到信息,帮他做印花的印花厂,被某公司警告不要随便印制政治色彩的印刷品,因为哪家印刷厂印的可以追查到。“其实我自己做生意我知道,每一件事情你是会被查到的,但是真的要查得很细致才能查到的。但是那种寒蝉效应,就变成很多人,比如我想印一些东西出来卖,让人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情,保持这团火,那就做不了了。”

他慢慢地就会想:到底我们在香港还可以做些什么?再加上这么多朋友叫他走,让他最终决定移民。

离开香港之前,他还有些担心自己走不了。“我过关的时候想,如果走不了还好,你抓了我,干净利落,就不会睡不着觉。”很多人说要买回程的机票,安全一些,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我都这么想,如果被抓了,那不是浪费回程的机票?我已经这么穷了。”

港人在英国受尊重 生活条件很好

Uncle Leo在英国生活没有感到被歧视,而对于移民潮,林郑却指,现在是留在香港最好的打拼的时候。“见到有人扫地做清洁的那些,都会有人说:谢谢,我是亲耳听到的,都是尊重港人的。”“我走在街上,不觉得他们会歧视香港人,其实我周围这里还很多黑人,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反而觉得香港这个777(林郑月娥)她自己有一点弱智,她现在做所有的事情都很有问题的,她说的话也是有问题的,大家看得见的。”

“我已经申请了很多,比如银行卡我开了,有一个社会福利的东西我也开了,还有60岁以上都有一张叫做Oyster的卡,输入自己的资料放上去,你坐车也都会便宜的。有优惠的,很多福利,我见到这里是很好的。”

他发现,英国的物价比香港便宜一点,而交通费用更贵一点。“去超市买一瓶啤酒,价格跟香港差不多,便宜一些。虽然是计算英镑,我会拿计算器算一下,除一下,比香港好像便宜几毛钱的。买果汁那些,很多人都说很便宜,买鸡也很便宜的。”“交通费用,我昨天去一去伦敦桥来回,应该是3镑左右,就是30块港币,搭巴士去的。其实在这里也都有一些单车,可以骑单车出入的。”

他说,英国最低工资是8.91英镑,如果兼职的话,多数都是9英镑左右一个钟,如果肯做事情,当然不会饿死。这里的大屋比香港宽敞,“租房我现在是住一间很小的房,但是都大过我香港的那间房间。”“香港你租一间小小的㓥房,都要几千块钱,是很小间的㓥房,但这里不会。”

“有些人说,在英国不戴口罩的,所以这么多人中招。我看到的就是,其实走一条街你不需要一定戴口罩,因为没有什么人走的,可能我住的这条街很少人走。大家上巴士,还有进入超市都会自动带口罩。”

最舍不得那些年轻人

在告别这座城市之前,Uncle Leo了却了很多心愿。除了拜祭亲人、周游故里,也在7月1日探望了因参与民主派初选遭迫害入狱的好友何桂蓝,“见到她真的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我很不放心他们,就是我认识的那帮人,何桂蓝、袁嘉蔚、黄之锋,是以前(我)最熟悉的一帮人。”

“我真的从2016年开始跟他们一起,有一些什么样的场合我们都是一起,所有的事情都是一起做的,可以说是齐上齐落。现在剩下他们在那里。我自己亲生的女儿,已经飞到多伦多去了,她也都没有打算要回香港了。”

“这么多次上法庭,见到很多人,比如民主党的胡志伟、林卓廷,他们个个都瘦了很多,黄之锋也瘦了。但是我见到何桂蓝她没有变化,只不过黑实了一些,那个精神状态很好的。”

他表示,会参加海外香港人在伦敦的集会,“出来之后,我觉得可以去的都会尽量去,可以发声的地方就尽量发声。”“在香港讲不了事情,在这里为何不可以说呢?我们还要大声地说。”

作为一个离开的人,他不知道怎么跟香港人说,“只是希望大家都要撑住,不要放弃,我们总有一天会相聚。”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轻放高官打平民 港府双标
【珍言真语】李云翔:《布娃娃》是真实故事
【珍言真语】杰森:反外国制裁法若进港 外企速离
【珍言真语】林晓旭:制止迫害法轮功正成趋势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热点互动】程晓农:拜习通话 美中关系如何变?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思想领袖】布鲁尔: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动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