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金牌的心态 中国人为何跟外国人不同

人气 1599

【大纪元2021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2020夏季奥运会7月23日在日本东京开幕。其中有两件事受到外界关注。26日,中国多个有望夺金的项目,却与金牌失之交臂,有参赛队员浑泪向同胞道歉。27日,美国体坛名将、有望在本届体操全能决赛中夺得金牌的拜尔斯却意外宣布退赛。对待金牌的心态,中国人为何跟外国人不同。

综合媒体报导,7月26日,东京奥运赛场上,中国多个有望夺金的项目纷纷失利,包括乒乓球混合双打、男子双人10公尺跳台跳水、女子举重55公斤级都仅以银牌坐收,而体操男团中国仅获得铜牌。而失去金牌后,有不少参赛队员浑泪道歉。

体操男团4名选手在失去金牌后表示道歉,说“很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兄弟们”。乒乓混双选手刘诗雯在痛失金牌后也表示,对结果难以接受、感觉对不起团队,她在接受采访时更泛起泪光,人们在混双颁奖仪式的照片上看到,获得银牌的中国选手毫无表情地站在领奖台上。

加拿大篮球教练鞠宾对大纪元表示,他觉得运动员在网上反复地道歉是个很荒唐的事情,但在中共专制社会他们只能这样做。

“说我没准备好,我什么地方疏忽了,下一次准备好,运动员应该从你个人层面去总结。但你说对不起别人,这些话有意义吗?但很多人都讲这个,因为活在那个环境里他没有办法,我太清楚了,因为我以前在国内打球,出国的时候专门有领导讲,他就是给你灌输这个,你没办法抗争,你稍微有点不同意,第二天名单上就没有你了。”

鞠宾说,中共治下体育界的传统就是金牌至上,就包括中国人说的那种爱国热情,“他们实际上不是看比赛,他们是看奖牌(多少),人们在讨论的时候并不是说这个运动员技术上怎么去发挥,或是有意志力,怎么发挥体育精神,他是看这个奖牌,体育就是拿奖牌,奏国歌,升国旗,以输赢来论。”

“还要搞成什么民族性的什么黑头髪黄皮肤,体育运动已失去它本身的意义,所以这个奖牌至上就已经失控了,人的这种心态已经完全是一种不正常的心态。”

前中国国家篮球队队员陈凯对大纪元表示,体育运动在中国已经不是一种运动,而是作为一种工具被社会、被政府所利用,“成为它所谓的合法化、政府所谓的成就感的广告和标签。在这个前提里,运动员是只能赢不能输的状态,你输了就是给国家、民族丢脸,整个体育运动丧失了本身原有的真实的意义。”

陈凯说,在中共专制文化里,人们都用成绩来代表自己所谓民族的一种骄傲,这个心态是非常专制性的,“因为它把个人的自由意愿消灭了,从这个基点上说,体育在中国已经丧失了它自己本身的意义。这个意义就是,每一个个体是因为兴趣、爱好、自己对这个事业每个项目的认同而参与。而不是民族的要求,政府的压迫(去参与),而这样的体育是病态的体育。”

对金牌的心态 中国人为何与外国人不同

7月27日,美国名将、四次奥运金牌得主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在东京奥运女子体操团体决赛中途宣布退出,美国队最终位列俄罗斯奥委会队之后,获得银牌。

之后,拜尔斯对媒体表示,她必须做对她来说正确的事情,“关注我的精神健康”“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身和心,而不只是出来做全世界想要我们做的事。”“我们不只是运动员,我们说到底是人,有些时候你就是不得退后。”

28日,奥组委官方称她将退出全能比赛。外界认为,拜尔斯是有望在29日的全能决赛中夺得金牌。

陈凯表示,拜尔斯是美国队里最好的队员,人们期待她有出色的表现,帮美国整体带到金牌的位置上。但是,她退出了比赛,她对待这个事情就是一个美国人的心态,运动员自己决定。

“自己是不是最佳状态、自己是不是能全力的投入,(因为)在不好的状态中,不光出不了成绩,还会把自己给害了,像体操这种运动都是非常危险的运动,有相当的风险,精神一恍惚、一不注意,就很容易出现大的伤,所以,她用自己个体的决定来做选择,我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在自由社会里面能有长足的进展,因为人们尊重每个个体的意愿和选择,而不是群体、任何政府、所谓的民族可以帮做决定的事情,这就是显示出一个自由社会的伟大。”

陈凯说,这不像很多专制国家所认为,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因为个人的原因退下来,这是不允许的,“所以,中国运动员他只能赢,不能输,因为所有的民族的期待、民族的认同、政府的压力、整个文化的压力,都要他去赢。”

陈凯曾经是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队员,他讲到他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我过去打球就非常清楚,你脑子里根本没有时间去休息,整个时间被群体占据,要压着你去打,看到出精神问题的人太多了,有的被送精神病院等。我是幸存下来了,没有出精神问题。”“过去我在中国国家体操队的时候曾碰到过,因为自己过度训练等把自己的颈椎弄断了死掉的都有。“

“所以,像这种状态对运动员本身就是摧残、对整个体育精神是一种摧残,因为它完全违反了人应该自愿、因于爱好、根据认同进入运动的奥运精神。而所谓为群体争光、为祖国争光,这个是完全否定了体育的真实意义。”

陈凯呼吁奥委会立法,没有选举的社会不应该参与奥运会,“因为他们把运动员作为工具去用,精神上压迫他们、肉体上压迫他们,他们整个是不自由的状态,一个不自由的状态怎么能去参加本来是自由的盛会。而中国运动员一直是作为工具的状态,这不只是共产党的压迫、政府的压迫,也是一种群体文化的压迫,在中国很少有人有个体的认同。”

鞠宾表示,在中国,人的属性是归集体的,“你是我国家的人,死是我国家的鬼,你输赢都跟你没关系,他没有个体独立的概念,他(认为)我不是我,我属于这个党属于这个国家。”

美国体操协会称拜尔斯因伤退赛,官方表示,“将全力支持拜尔斯的决定,并赞扬她将个人权利放在比赛之前的勇敢精神,她的行为诠释了为何她在多方面都能成为榜样的事实。”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意甲第4轮:尤文难求一胜 那不勒斯全胜领跑
MLB张育成5支3猛打赏 洋基2连败
陈柏毓苦吞旅美之后的首败
MLB主投8局送10K 大谷无缘第10胜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周薄反习势力大?党媒提林彪集团
【秦鹏直播】李子柒失踪 恒大危机撼动华尔街
【时事纵横】拜习同场不会面 大陆开发商齐躺平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杰森视角】中共出资救恒大?从恒大看懂中国
【远见快评】宛如谍战 美英澳三国联盟推手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