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金牌的心態 中國人為何跟外國人不同

人氣 1599

【大紀元2021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2020夏季奧運會7月23日在日本東京開幕。其中有兩件事受到外界關注。26日,中國多個有望奪金的項目,卻與金牌失之交臂,有參賽隊員渾淚向同胞道歉。27日,美國體壇名將、有望在本屆體操全能決賽中奪得金牌的拜爾斯卻意外宣布退賽。對待金牌的心態,中國人爲何跟外國人不同。

綜合媒體報導,7月26日,東京奧運賽場上,中國多個有望奪金的項目紛紛失利,包括乒乓球混合雙打、男子雙人10公尺跳台跳水、女子舉重55公斤級都僅以銀牌坐收,而體操男團中國僅獲得銅牌。而失去金牌後,有不少參賽隊員渾淚道歉。

體操男團4名選手在失去金牌後表示道歉,說「很對不起大家,對不起兄弟們」。乒乓混雙選手劉詩雯在痛失金牌後也表示,對結果難以接受、感覺對不起團隊,她在接受採訪時更泛起淚光,人們在混雙頒獎儀式的照片上看到,獲得銀牌的中國選手毫無表情地站在領獎台上。

加拿大籃球教練鞠賓對大紀元表示,他覺得運動員在網上反覆地道歉是個很荒唐的事情,但在中共專制社會他們只能這樣做。

「說我沒準備好,我什麼地方疏忽了,下一次準備好,運動員應該從你個人層面去總結。但你說對不起別人,這些話有意義嗎?但很多人都講這個,因爲活在那個環境裡他沒有辦法,我太清楚了,因為我以前在國內打球,出國的時候專門有領導講,他就是給你灌輸這個,你沒辦法抗爭,你稍微有點不同意,第二天名單上就沒有你了。」

鞠賓說,中共治下體育界的傳統就是金牌至上,就包括中國人說的那種愛國熱情,「他們實際上不是看比賽,他們是看獎牌(多少),人們在討論的時候並不是說這個運動員技術上怎麼去發揮,或是有意志力,怎麼發揮體育精神,他是看這個獎牌,體育就是拿獎牌,奏國歌,升國旗,以輸贏來論。」

「還要搞成什麼民族性的什麽黑頭髪黃皮膚,體育運動已失去它本身的意義,所以這個獎牌至上就已經失控了,人的這種心態已經完全是一種不正常的心態。」

前中國國家籃球隊隊員陳凱對大紀元表示,體育運動在中國已經不是一種運動,而是作爲一種工具被社會、被政府所利用,「成為它所謂的合法化、政府所謂的成就感的廣告和標籤。在這個前提裡,運動員是只能贏不能輸的狀態,你輸了就是給國家、民族丟臉,整個體育運動喪失了本身原有的真實的意義。」

陳凱説,在中共專制文化裏,人們都用成績來代表自己所謂民族的一種驕傲,這個心態是非常專制性的,「因為它把個人的自由意願消滅了,從這個基點上説,體育在中國已經喪失了它自己本身的意義。這個意義就是,每一個個體是因爲興趣、愛好、自己對這個事業每個項目的認同而參與。而不是民族的要求,政府的壓迫(去參與),而這樣的體育是病態的體育。」

對金牌的心態 中國人爲何與外國人不同

7月27日,美國名將、四次奧運金牌得主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在東京奧運女子體操團體決賽中途宣布退出,美國隊最終位列俄羅斯奧委會隊之後,獲得銀牌。

之後,拜爾斯對媒體表示,她必須做對她來說正確的事情,「關注我的精神健康」「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身和心,而不只是出來做全世界想要我們做的事。」「我們不只是運動員,我們說到底是人,有些時候你就是不得退後。」

28日,奧組委官方稱她將退出全能比賽。外界認爲,拜爾斯是有望在29日的全能決賽中奪得金牌。

陳凱表示,拜爾斯是美國隊裏最好的隊員,人們期待她有出色的表現,幫美國整體帶到金牌的位置上。但是,她退出了比賽,她對待這個事情就是一個美國人的心態,運動員自己決定。

「自己是不是最佳狀態、自己是不是能全力的投入,(因爲)在不好的狀態中,不光出不了成績,還會把自己給害了,像體操這種運動都是非常危險的運動,有相當的風險,精神一恍惚、一不注意,就很容易出現大的傷,所以,她用自己個體的決定來做選擇,我認爲這是最好的選擇。」

「爲什麽在自由社會裡面能有長足的進展,因爲人們尊重每個個體的意願和選擇,而不是群體、任何政府、所謂的民族可以幫做決定的事情,這就是顯示出一個自由社會的偉大。」

陳凱說,這不像很多專制國家所認爲,在國家最需要的時候,因爲個人的原因退下來,這是不允許的,「所以,中國運動員他只能贏,不能輸,因爲所有的民族的期待、民族的認同、政府的壓力、整個文化的壓力,都要他去贏。」

陳凱曾經是中國國家男子籃球隊隊員,他講到他的親身經歷及所見,「我過去打球就非常清楚,你腦子里根本沒有時間去休息,整個時間被群體佔據,要壓著你去打,看到出精神問題的人太多了,有的被送精神病院等。我是倖存下來了,沒有出精神問題。」「過去我在中國國家體操隊的時候曾碰到過,因爲自己過度訓練等把自己的頸椎弄斷了死掉的都有。「

「所以,像這種狀態對運動員本身就是摧殘、對整個體育精神是一種摧殘,因爲它完全違反了人應該自願、因於愛好、根據認同進入運動的奧運精神。而所謂爲群體爭光、爲祖國爭光,這個是完全否定了體育的真實意義。」

陳凱呼籲奧委會立法,沒有選舉的社會不應該參與奧運會,「因爲他們把運動員作爲工具去用,精神上壓迫他們、肉體上壓迫他們,他們整個是不自由的狀態,一個不自由的狀態怎麽能去參加本來是自由的盛會。而中國運動員一直是作爲工具的狀態,這不只是共產黨的壓迫、政府的壓迫,也是一種群體文化的壓迫,在中國很少有人有個體的認同。」

鞠賓表示,在中國,人的屬性是歸集體的,「你是我國家的人,死是我國家的鬼,你輸贏都跟你沒關係,他沒有個體獨立的概念,他(認為)我不是我,我屬於這個黨屬於這個國家。」

美國體操協會稱拜爾斯因傷退賽,官方表示,「將全力支持拜爾斯的決定,並讚揚她將個人權利放在比賽之前的勇敢精神,她的行為詮釋了為何她在多方面都能成為榜樣的事實。」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男子網壇「三巨頭」整裝待發 準備捲土重來
進帳1800分打點 卡布瑞拉MLB史上第20人
皇家培瑞茲敲第46轟 改寫MLB紀錄
意甲第4輪:尤文難求一勝 那不勒斯全勝領跑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開明月千古謎
【秦鵬直播】習拜聯大首次過招 美兩手應對中共
【新聞看點】恆大危機有解?美打造「鐵盟」
【直播】拜登聯大首場演說:美中非新冷戰
【時事縱橫】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憶太子站驚魂
【財商天下】港地產業規則變 北京「圍城必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