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七回 冀州侯苏护伐西岐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七回。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7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土行孙的故事最能诠释人中的道理,大家能从中窥视“道义”之间的关系——同样一件事情、同样一个客观行为,在不同生命境界的背书下,意义完全不同。这是很值得分享的。

如果在现实的环境中,人们能够真正遵守那一份道德的话,其实很多麻烦的事情自然会避免的。“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里的庸人,我以为是不能识时务者。

庸人也好、时务也好,就是他不能看到更深层生命背后的因素。其实,看不懂自己生命背后的因素,那就会落在自己很浅薄的肉身上——男人为了仕途,女人为了留住容貌——就会接近权力。接近权力,就是荒唐。

上回书说到:有上大夫推荐苏护去讨伐西岐。

因为妲己现在是纣王的妻子,苏护是纣王现在的老丈人。他们把当时妲己进入朝廷的整个那段故事全都遗忘了。这种事情的出现,就代表纣王身边没有人了,才会出现现在的这种建议、说法。而纣王也意识不到苏护曾经在午门提的反诗。从中,展示出人们被眼前的利益所驱使的时候,就缺少了考虑。

第五十七回,“冀州侯苏护伐西岐”。

诗曰:
苏侯有意欲归周,纣主江山似浪浮。
红日已随山后卸,落花空逐水东流。

早在妲己的问题上,当时周文王下书,由散宜生游说了苏护。苏护对周家本身就是倾心的。

人情久欲投明圣,世局翻为急浪舟。
贵戚亲臣皆已散,独夫犹自卧红楼。

苏护其实一心就想归为西周,期间出现了一些波澜,但是,任何的转述都是过程。

话说天使离了朝歌,前往冀州,一路无词。翌日来至冀州馆驿安下。次日,报至苏侯府内。苏侯即至馆驿接旨。焚香拜毕,展诏开读,诏曰:
“朕闻征讨之命,皆出于天子,阃外之寄,实出于元戎。建立功勋、威镇海内,皆臣子分内事也。兹西岐姬发肆行不道,抗拒王师,情殊可恨。特敕尔冀州侯苏护,总督六师,前往征伐,必擒获渠魁,殄灭祸乱。俟旋师奏捷,朕不惜茅土以待有功。尔其勗哉!特诏。”

话说苏侯开读旨意毕,心中大喜。款待天使,赍送程费,打发天使起程。

苏侯暗谢天地,曰:“今日吾方得洗一身之冤,以谢天下。”

因为苏护送女儿到朝歌,女儿做了那些事情。当然,苏护他不知道那是只狐狸,但他觉得非常难过。

忙令后厅治酒,与子全忠、夫人杨氏共饮,曰:“我不幸生女妲己,进上朝歌,谁想这贱人尽违父母之训,无端作孽,迷惑纣王,无所不为,使天下诸侯衔恨于我。今武王仁德播于天下,三分有二尽归于西周。不意昏君反命吾征伐,吾得遂生平之愿。我明日意欲将满门良眷带在行营,至西岐归降周主,共享太平,然后会合诸侯,共伐无道,使我苏护不得遗笑于诸侯、受议于后世,亦不失丈夫之所为耳。”

他苏护等于委屈了多少年!所以,这就是纣王身边没有人了——谋士的建议,透显出君王的特征。

夫人大喜:“将军之言甚善,正是我母子之心。”

且说次日殿上鼓响,众将军参见。苏护曰:“天子敕下,命吾西征。众将整备起行。”

众将得令,整点十万人马,即日祭宝纛旗,收拾起兵,同先行官赵丙、孙子羽、陈光、五军救应使郑伦,即日离了冀州,军威甚是雄伟。

这里面郑伦最厉害,他是后来的“哼哈二将”的“哼”——大家在佛家的庙宇中,会经常看到哼、哈二将,或者是四大金刚——这在佛家的神仙里是比较低的,但是他镇人魂魄。应该有内在的涵义。

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杀气征云起,金锣鼓又鸣。
旛幢遮瑞日,剑戟鬼神惊。
平空生雾彩,遍地长愁云。
闪翻银叶甲,拨转皂雕弓。
人似离山虎,马如出水龙。
头盔生灿烂,铠甲砌龙鳞。
离了冀州界,西土去安营。

苏侯麾下郑伦 擒黄飞虎 黄天化

苏侯行兵,非止一日。有探马报入中军:“前是西岐城下。”

苏侯传令:“安营结寨。”升帐坐下。众将参谒,立起帅旗。

且说子牙在相府,收四方诸侯本,请武王伐纣。忽报马入府:“启老爷:冀州侯苏护来伐西岐。”

子牙问黄飞虎曰:“久闻此人善能用兵,黄将军必知其人,请言其概。”

黄飞虎曰:“苏护秉性刚直,不似谄媚无骨之夫,名为国戚,与纣王有隙,一向要归周,时常有书至末将处。此人若来,必定归周,再无疑惑。”

子牙闻言大悦。

且说苏侯三日未来请战。黄飞虎上殿见子牙,曰:“苏侯按兵不动,待末将探他一阵,便知端的。”

子牙许之。飞虎领令,上了五色神牛,出得城来。一声炮响,立于辕门,大呼曰:“请苏侯答话!”

探马报入中军。苏侯令先行官见阵。赵丙领令上马,提方天戟,迳出辕门,认得是武成王黄飞虎。

赵丙曰:“黄飞虎,你身为国戚,不思报本,无故造反,致起祸端,使生民涂炭,屡年征讨不息。今奉旨特来擒你,尚不下马受䌸,犹自支吾!”摇戟刺来。

黄飞虎将枪架住,对赵丙曰:“你好好回去,请你主将出来答话,吾自有道理。你何必自逞其强也!”

赵丙大怒:“既奉命来擒你报功,岂得犹以语言支吾!”

又一戟刺将来,黄飞虎大怒:“好大胆匹夫!焉敢连刺吾两戟!”催开神牛,手中枪赴面交还。

牛马相交,枪戟并举。怎见得:
二将阵前势无比,拨开牛马定生死。
这一个钢枪摇动鬼神愁,
那一个画戟展开分彼此。
一来一往势无休,你生我活谁能已。
从来恶战不寻常,搅海翻江无底止。

话说黄飞虎大战赵丙二十回合,被飞虎生擒活捉,拿解相府来见子牙。报入府中,子牙令飞虎进见:“将军出阵,胜负若何?”

飞虎曰:“生擒赵丙,听令定夺。”

子牙命:“推来。”

士卒将赵丙拥至殿前,赵丙立而不跪。子牙曰:“既已被擒,尚何得抗礼?”

赵丙曰:“奉命征讨,指望成功,不幸被擒,唯死而已,何必多言!”

子牙传令:“暂且囚于禁中。”

且说苏侯闻报赵丙被擒,低首不语。只见郑伦在旁曰:“君侯在上:黄飞虎自恃强暴,待明日拿来解往朝歌,免致生灵涂炭。”

次日,郑伦上了火眼金睛兽,提了降魔杵,往城下请战。左右报入相府。

郑伦因为他有本事,他一“哼”就把人的魂魄给哼下来。

郑伦上了“火眼金睛兽”,几乎这些人都有特异功能,他们都骑兽,不骑马,我以为这是一种相互对应的概念。这是“半人半神”的环境、“人神同在”的环境。

当人会这些特异功能的时候,他的座骑其实是带着神兽的概念,也就是因为他有那样特异的本事,他也才能够驾驭神兽。所谓的这些特异功能、这些本事,既依附于人的环境、人的身体,同时又超越于一般人的身体,是这种相互存在的关系。很多事是这么个概念。

子牙令:“黄将军出阵走一遭。”

飞虎领令出城,见一员战将,面如紫枣,十分枭恶,骑着火眼金睛兽。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道术精奇别样妆,降魔宝杵世无双。
忠肝义胆堪称诵,无奈昏君酒色荒。

几乎在形容纣王的时候,都用“酒色”。纣王耽误了这些忠臣。

话说飞虎大呼,曰:“来者何人?”

郑伦曰:“吾乃苏侯麾下郑伦是也。黄飞虎,你这个叛贼!为你屡年征伐,百姓遭殃。今天兵到日,尚不免戈伏诛,意欲何为?”

飞虎曰:“郑伦,你且回去请你主将出来,吾自有说话。你若是不知机变,如赵丙自投陷身之祸!”

苏护就是不露面。不露面,我以为他是无法说服自己手下将官,所以他要经过这么个过程,让手下将官吃了败仗之后,都没得话说了,再办。

郑伦大怒,抡杵就打。黄飞虎手中枪急架相还。二兽相交,枪杵并举,两家大战三十回合,郑伦把杵一摆,他有三千乌鸦兵走动,行如长蛇之势。郑伦窍中两道白光往鼻子里出来,“的”一声响,黄将军正是:
见白光三魂即散,听声响撞下鞍鞒。

他一“哼”,黄飞虎的三魂就出来了,离开他的本位。一离开他的本位,人就完了!就这么回事。我们在介绍赵公明的时候解释过,只有人有“三魂七魄”,修到顶,神仙没有,地狱的鬼也没有。

乌鸦兵用挠钩搭住,一踊上前拿翻,剥了衣甲,绳缠索绑。飞虎上了绳子,二目方睁。飞虎点首,曰:“今日之擒,如同做梦一般,真是心中不服!”

郑伦掌得胜鼓回营,来见苏侯,上帐报功:“今日生擒反叛黄飞虎至辕门,请令发落。”

苏侯令:“推来。”

小校将飞虎推至帐前。飞虎曰:“今被邪术受擒,愿请一死,以报国恩。”

苏侯曰:“本当斩首,且监候留解朝歌,请天子定罪。”

左右将黄飞虎送下后营。

且说报马报入相府,言黄飞虎被擒。子牙大惊,曰:“如何擒去?”

掠阵官启曰:“苏侯麾下有一郑伦,与武成王正战之间,只见他鼻子里放出一道白光,黄将军便坠骑被他拿去。”

子牙心下十分不乐:“又是左道之术!”

只见黄天化在旁,听见父亲被擒,恨不得平吞了郑伦。当日晚间不题。次日,天化上帐,请令出阵,以探父亲消息。子牙许之。

天化领令,上了玉麒麟,出城请战。探马报人营中:“有将请战。”

苏侯曰:“谁去见阵?走一遭。”

郑伦答曰:“愿往。”上了金睛兽,炮声响处,来至阵前。

黄天化曰:“尔乃是郑伦?擒武成王者是你,不要走!吃吾一锤!”

一似流星闪灼光辉,呼呼风响。郑伦忙将杵劈面相还。二将交兵,未及十合,郑伦见天化腰束着丝绦,是个道家之士,若不先下手,恐反遭其害。把杵望空中一摆,乌鸦兵齐至,如长蛇一般。郑伦鼻窍中一道白光吐出,如钟鸣一样。

天化看见白光出窍,耳听其声,坐不住玉麒麟,翻身落骑。乌鸦兵依旧把天化绑缚起来。急至睁开眼,不知其身已受绑缚。

郑伦又擒黄天化进营来见。郑伦曰:“末将擒黄天化,已至辕门等令。”

苏侯令推至中军,见天化眼光暴露,威风凛凛,一表非俗,立而不跪。苏侯命:“也监在后营。”

黄天化入后营,看见父亲监禁在此,大呼曰:“爹爹!我父子遭妖术成擒,心中甚是不服!”

飞虎曰:“虽是如此,当思报国。”

按下黄家父子,且说探马报入相府:“黄天化又被擒去。”

子牙大惊:“黄将军说苏侯有意归周,不料擒他父子!?”

子牙心中纳闷。

郑伦再擒土行孙 失机被婵玉所伤

且说郑伦捉了二将,军威甚盛。次日又来请战。探马报入相府,子牙急令:“何人走一遭?”

言未毕,土行孙答曰:“弟子归周,寸功未立,愿去走一遭,探其虚实,何如?”

子牙许之。土行孙方领令出府,旁有邓婵玉上前告曰:“末将父子蒙恩,当得掠阵。”

子牙并许之。

郑伦听得城内炮响,见两扇门开,旗旛磨动,见一女将飞来。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此女生来锦织成,腰肢一搦体轻盈。
西岐山下归明主,留得芳名照汗青。

话说郑伦见城内女将飞马而来,不曾看见土行孙出来。土行孙生得矮小,郑伦只看了前面,未曾照看面前。土行孙大呼曰:“那匹夫!你看那里?”

郑伦往下一看,见是个矮子,郑伦笑曰:“你那矮子,来此做什么?”

土行孙曰:“吾奉姜丞相将令,特来擒尔!”

郑伦复大笑曰:“看你这厮,形似婴孩,乳毛未退,敢出大言,自来送死!”

土行孙听见骂他甚是卑微,大叫:“好匹夫!焉敢辱我!”使开铁棍,一滚而来,就打金睛兽的蹄子。郑伦急用杵来迎架,只是捞不着。大抵郑伦坐的高,土行孙身子矮小,故此往下打费力。

几个回合,把郑伦挣了一身汗,反不好用力,心里焦躁起来,把杵一晃,那乌鸦兵飞走而来,土行孙不知那里藏。郑伦把鼻子里白光喷出,咣啷有声。土行孙眼看耳听,魂魄尽散,一跤跌在地下。乌鸦兵把土行孙拿了,绑将起来。

土行孙睁开眼,见浑身上了绳子,道声:“噫!倒有趣!”

土行孙绑着,看着邓婵玉走马,大呼曰:“匹夫不必逞凶擒将!”把刀飞来直取,郑伦手中杵劈面打来。婵玉未及数合,拨马就走。郑伦不赶。

佳人挂下刀,取五光石,侧坐鞍鞒,回手一石。

正是:
从来暗器最伤人,自古妇人为更毒。

郑伦“哎呀”的一声,面上着伤,败回营中来见苏侯。苏侯曰:“郑伦,你失机了?”

郑伦答曰:“拿了一个矮子,才待回营,不意有一员女将来战,未及数合,回马就走,末将不曾赶他,他便回手一石,急自躲时,面上已着了伤。如今那个矮子拿在辕门听令。”

苏候传令:“推将进来。”

众将卒将土行孙簇拥推至帐下。苏侯曰:“这样将官,拿他何用?推出去斩了!”

土行孙曰:“且不要斩,我回去说个信来。”

苏侯笑曰:“这是个呆子!推出斩了!”

按理说,苏护不该杀周朝的将官,他见了土行孙非要杀他,土行孙活该这样。那时候人们就有势利眼?土行孙长得矮,就想杀他!?

土行孙曰:“你不肯,我就跑了。”众人大笑。

正是:
仙家秘授真奇妙,迎风一晃影无踪。

众人一见大惊,忙至帐前来禀:“启元帅:方才将矮子推出辕门,他把身子一扭就不见了。”

苏侯叹曰:“西岐异人甚多,无怪屡次征伐,俱是片甲不回,无能取胜。”嗟叹不已。

郑伦在旁只是切齿,自己用丹药敷贴,欲报一石之恨。

郑伦不敌哪吒 苏护劝其归周

次日,郑伦又来请战,坐名要女将。邓婵玉就要出马。子牙曰:“不可!他此来必有深意。”

哪吒应曰:“弟子愿往。”

子牙许之。哪吒上了风火轮,出城大呼曰:“来者可是郑伦?”

郑伦答曰:“然也。”

哪吒不答话,登轮就杀。郑伦急用杵相还。轮兽交兵。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哪吒怒发气吞牛,郑伦恶性展双眸。
火尖枪摆喷云雾,宝杵施开转捷稠。
这一个倾心辅佐周王驾。
那一个有意分纣王忧。
二将大战西岐地,海沸江翻神鬼愁。

话说郑伦大战哪吒,恐哪吒先下手,把杵一摆,乌鸦兵如长蛇阵一般,都拿着挠钩套索前来等着。哪吒看见心下着忙。只见郑伦对着哪吒一声“哼”,哪吒无魂魄,怎能跌得下轮来!

郑伦见用此术不能响应,大惊!曰:“吾师秘授,随时响应,今日如何不验?”又将白光吐出鼻子窍中。

哪吒见头一次不验,第二次就不理他。郑伦着忙,连哼第三次。哪吒笑曰:“你这匹夫害的是什么病?只管哼!”

郑伦大怒,把杵劈头乱打,又战三十回合。哪吒把乾坤圈祭在空中,一圈打将下来。郑伦难逃此厄,正中其背,只打得筋断骨折,几乎坠骑,败回行营。

哪吒得胜,回来见子牙,将郑伦如此如彼被乾坤圈打伤,败回去,说了一遍。子牙大喜,上了哪吒功。不表。

且说苏侯在中军闻郑伦失机来见,苏侯见郑伦着伤,站立不住,其实难当。苏侯借此要说郑伦,乃慰之曰:“郑伦,观此天命有在,何必强为!前闻天下诸侯归周,俱欲共伐无道,只闻太师屡欲扭转天心,故此俱遭屠戮,实生民之难。我今奉敕征讨,你得功莫非暂时侥幸耳!吾见你着此重伤,心下甚是不忍。我与你名为主、副之将,实有手足之情,今见天下纷纷,刀兵未息,此乃国家不祥,人心、天命可知。

这就是苏护有经验、老道,他要等候时机!明白人他不乱来。

昔尧帝之子丹朱不肖,尧崩,天下不归朱而归于舜。舜之子商均亦不肖,舜崩,天下不归商均而归于禹。方今世乱如麻,真假可见,从来天运循环,无往不复。

这话现在很多人不信,其实对现代人极具借鉴之意。《封神演义》看起来是人间的故事,现在很多人看,但是出现瘟神、瘟疫,一定是在一个相应的空间里有着“等同的故事”在展现。

就像我们说的,有些朋友身体不舒服,其实有着背后的原因,是上、下(层面)通在一起的。

今主上失德,暴虐乱常,天下分崩,黯然气象,莫非天意也!我观你遭此重伤,是上天警醒你、我耳!我思: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不若归周,共享安康,以伐无道,此正天心、人意!不卜可知。你意下如何?”

郑伦闻言,正色大呼曰:“君侯此言差矣!天下诸侯归周,君侯不比诸侯,乃是国戚,国亡与亡,国存与存。今君侯受纣王莫大之恩,娘娘享宫闱之宠,今一旦负国,谓之不义。今国事艰难,不思报效,而欲归反叛,谓之不仁。郑伦切为君侯不取也!若为国捐生,舍身报主,不惜血肉之躯以死自誓,乃郑伦忠君之愿,其他非所知也。”

苏护曰:“将军之言虽是,古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古人有行之不损令名者,伊尹是也。黄飞虎官居王位,今主上失德,有乖天意,人心思乱,故舍纣而归周。邓九公见武王、子牙以德行仁,知其必昌,纣王无道,知其必亡,亦舍纣而从周。所以人要见机,顺时行事,不失为智。你不可执迷,恐后悔无及。”

他举的例子,都是商周里面有名的武将。

“顺时行事,不失为智。”这跟现在有得一比:顺其天时、顺其天意,其实也有“回心转意”的概念——改变自己固有的观念。

郑伦曰:“君侯既有归周之心,我决然不顺从于反贼。待我早间死后,君侯早上归周,我午后死,君侯午后归周。我忠心不改,此颈可断,心不可污!”

转身回帐,调养伤痕。不题。

且说苏侯退帐,沉思良久,命苏全忠后帐治酒。二鼓时分,命全忠往后营把黄飞虎父子放了,请到账前。苏护下拜请罪,言曰:“末将有意归周久矣。”

黄飞虎忙答,拜曰:“今蒙盛德,感赐再生。前闻君侯意欲归周,使我心怀渴想,喜如雀跃,故末将才至营前欲会君侯,问其虚实耳,不期被郑伦所擒,有辱君命,今蒙开其生路,有何吩咐,愚父子唯命是从。”

苏护曰:“不才久欲归周,不能得便,今奉敕西征,实欲乘机归顺,怎奈偏将郑伦坚执不允,我将言语开说上古顺逆有归之语,他只是不从。今特设此酒,请大王、公子少叙心曲,以赎不才冒渎之罪。”

飞虎曰:“君侯既肯归顺,宜当速行,虽是郑伦执拗,只可用计除之。大丈夫先立功业,共扶明主,垂名竹帛,岂得区区效匹夫、匹妇之小忠、小谅哉!”

酒至三更,苏护起身,言曰:“大王、贤公子,出后粮门,回见姜丞相,把不才心事呈与丞相,以知吾之心腹也。”遂送黄飞虎父子回城。

飞虎至城下叫门,城上听得是武成王,不敢夤夜开门,来报子牙。子牙听得是三更天气,报:“黄飞虎回来。”忙传令:“开城门。”

少时,飞虎至相府来见子牙。子牙曰:“黄将军被奸恶所获,为何夤夜而归?”

黄飞虎把苏护心欲归周所以,一一说了一遍:“只是郑伦把持,不得遂其初心。再等一两日,他自有处治。”

不表飞虎回城,且说苏侯父子不得归周,作何商议?

苏全忠曰:“不若乘郑伦身着重伤,修书一封,打入城中,知会子牙前来劫营,将郑伦生擒进城,看他归顺不归顺!任姜丞相处治。孩儿与爹爹早得归周,恐后致生疑惑。”

苏护曰:“此计虽好,只是郑伦也是个好人,必须周全得他方好。”

全忠曰:“只是不要伤他性命便了。”

苏护大喜:“明日准行。”

父子计较停当,来日行事。有诗为证,诗曰:
苏家父子欲归周,怎奈门官不肯投。
只是子牙该有厄,西岐传染病无休。

恰逢瘟神吕岳到 子牙大劫无处藏

话说郑伦被哪吒打伤肩背, 虽有丹药,只是不好,一夜声唤,睡卧不宁,又思:“主将心意归周,恨不能即报国恩,以遂其忠悃。其如凡事不能就绪,如之奈何!”

且说苏护次日升帐,打点行计,忽听得把辕门官旗报入中军:“有一道人,三只眼,穿大红袍,要见老爷。”

穿大红袍的,有点麻烦!就是使一些道行的,容易穿红的,但他使的招就比较凶。所以共产党也是红的,挺绝的。

记得跟大家讲过,遇到一些人,练别的东西的。有人惹她,她不高兴——三四十岁的女人穿个大红裤子、穿着绣花鞋……怎么看都有毛病。我劝朋友,如果马路上、单位里遇见这么样的人,你躲他远一点,别招他!

看来,这“红色”自古就有问题。这是瘟神哪!

苏护不是道家出身,不知道门尊大,便叫:“令来。”

左右出辕门报与道人。道人听得叫“令来”,不曾说个“请”字,心下郁郁不乐,欲待不进营去,恐辜负了申公豹之命。道人自思:“且进营去,看他如何!”只得忍气吞声进营来,至中军。

苏侯见道人来,不知何事。道人见苏侯,曰:“贫道稽首了!”

苏侯亦还礼毕,问曰:“道者今到此间,有何见谕?”

道者曰:“贫道特来相助老将军,共破西岐,擒反贼,以解天子。”

苏侯曰:“道者住居那里?从何处而来?”

道人答曰:“吾从海岛而来。有诗为证,诗曰:
弱水行来不用船,周游天下妙无端。
阳神出窍人难见,水虎牵来事更玄。
九龙岛内经修炼,截教门中我最先。
若问衲子名何姓?吕岳声名四海传。”

瘟神,正对着现在!他长三只眼——“天门”打开的。

话说道人作罢诗对苏护曰:“衲子乃九龙岛声名山炼气士是也,姓吕,名岳,乃申公豹请我来助老将军。将军何必见疑乎?”

苏侯欠身请坐。吕道人也不谦让,就上坐了。只听得郑伦声唤曰:“痛杀吾也!”

吕道人问:“是何人叫苦?”

苏侯暗想:“把郑伦扶出来,諕他一諕。”

苏侯答曰:“是五军大将郑伦,被西岐将官打伤了,故此叫苦。”

吕道人曰:“且扶他出来,待吾看看何如?”

左右把郑伦扶将出来。吕道人一看,笑曰:“此是乾坤圈打的,不妨,待吾救你。”

豹皮囊中取出一个葫芦,倒出一粒丹药,用水研开,敷于上面,如甘露沁心一般,即时全愈。

所以那时候的人厉害,伤及人身体的宝贝,都带有宝贝的特征。

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跟大家分享过:每个人有自己的珍贵,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如果没有的话,天、地间不应该有这个人的位置!

天、地间,没有两人是一样的。如果人能修行的话,他的宝贝也就都不一样,他的不一样,就会带着他所有的形,所有的痕迹都会表现出来,包括用宝贝伤人。

郑伦今得重伤全愈,正是:
猛虎又生双胁趐,蛟龙依旧海中来。

郑伦伤痕全愈,遂拜吕岳为师。吕道人曰:“你既拜吾为师,助你成功便了。”

帐中静坐,不语三日。

有本事的人,都不会太说话,瘟神就相对更厉害一些。

在“十绝阵”当中我们见到了雷神、风神、闪电、火神。火神是陆压;雷神比较多,雷部多;风神:定风珠。所以“十绝阵”里面是有故事的。

雷神、火神出现之后,第三个出场的是瘟神(吕岳)。

土行孙,其实是诠释了红沙阵、红水阵、黄河阵——人情。然后又请出了瘟神。

瘟神,直接伤及人的性命!人乃血肉之躯,所以你看到了:红水阵、黄河阵完了之后,血肉之躯出现了。

土行孙就是一个完整的“血肉之躯”,为了娶老婆,什么事都做了。完了之后即刻是瘟神出场。所以大家就能体会出来:“大瘟疫”在天、地间而言:那是大事情!

在前面,“十绝阵”一直打过来,还没有直接伤及到“人”的身体,那土行孙“人的身体”概念出来之后,即刻瘟神出现。这《封神演义》厉害。

苏侯叹曰:“正要行计,又被道人所阻,深为可恨!”

且说郑伦见吕岳不出去见阵,上帐启曰:“老师既为成汤,弟子听候老师法旨,可见阵,会会姜子牙。”

吕岳曰:“吾有四位门人未曾来至,但他们一来,管取你克了西岐,助你成功。”

又过数日,来了四位道人,至辕门问左右,曰:“里边可有一吕道长么?烦为通报:有四门人来见。”

军政官报入中军:“启老爷:有四位道人要见老爷。”

吕岳曰:“是吾门人来也。”着郑伦出辕门来请。

瘟神,有五个。吕岳居中,其他四人是管东、南、西、北。

郑伦至辕门见四道者,脸分青、黄、赤、黑,或挽抓髻,或戴道巾,或似陀头,穿青、红、黄、皂,身俱长一丈六七尺,行如虎狼,眼露睛光,甚是凶恶。郑伦欠背躬身,曰:“老师有请。”

四位道人也不尊焉,迳至帐前见吕道人,行礼毕,口称:“老师。”两边站立。吕岳问曰:“为何来迟?”

内有一穿青者答曰:“因攻伐之物未曾制完,故此来迟。”

吕岳谓四门人,曰:“这郑伦乃新拜吾为师的,亦是你等兄弟。”

郑伦从新又与四人见礼毕,郑伦欠身请问,曰:“四位师兄高姓大名?”

吕岳用手指着一位,曰:“此位姓周,名信。此位姓李,名奇。此位姓朱,名天麟。此位姓杨,名文辉。”

郑伦也通了名姓,遂治酒管待,饮至二鼓方散。

次日,苏侯升帐,又见来了四位道者,心下十分不悦,懊恼在心。

吕岳曰:“今日你四人谁往西岐走一遭?”

内有一道者曰:“弟子愿往。”

吕岳许之。那道人抖搜精神,自恃胸中道术,出营步行,来会西岐。

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封神演义》七十二回是“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他去见通天教主,这里面牵扯相当深刻的“因果”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 《封神演义》里面对孔雀大明王的说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开始的时候,说殷郊、殷洪可以挡住女娲的云路,其实也代表他们的根脉很深。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的话,今天,进入三界,成为人的人,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这种根底的来处,不是我们人这边能够理解到;能够接触到的。
  • 通常说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够看到的有形的物质,是指三界里面的东西。书中也谈到孔宣的根基、根脉太深,他的来处高(他的久远),普通人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台拜将)酒了,但是告诉姜子牙的偈语却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 第六十八回“首阳山夷齐阻兵”。讲伯夷、叔齐这两个人。这章比较简单,是一个过度章节,讲述了伯夷、叔齐两个人至死不食周粟,流传万古。
  • 姜子牙他拜帅东征是顺其天意。也就是说:天上要修正神界、仙界的一切,但,是从人开始,从人间的正与邪、善与恶,最基础的开始修正。也就是往上、往下修正。我理解是这样。所以当下界的姜子牙拜帅的日子,连他的师父元始天尊都来了。但是他的师父不被人看到。
  • 殷郊,这个角色满特别的!在第一章女娲出场的时候,就是被殷郊、殷洪的红光给挡住了。殷洪,太极图把他杀了,等到殷郊的时候,一个太极图根本杀不了他,而出现了最高神仙界的代表都出场来斩杀殷郊。
  •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阵,(用人)分得很清楚,当遇见仙了,这些“人”都不出来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练武的,但是他们都不上战场。等过“万仙阵”之后,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为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一个“生命境界”的问题——上位境界的生命不会管下面的生命。
  • 也就是:燃灯随着破十绝阵的过程中,随着更多人出现(包括陆压),他自己的境界在改变!祂每破完一阵就回来打坐,祂的境界在随着破阵的过程中在改变、净化;在更接近于祂自己生命的本来。所以等到了“红沙阵”的时候,祂没解释,祂说得武王去……
  • 如果你把《封神演义》跟《西游记》连起来看的话,你会发觉中间有很大的连系——表面上可没什么连系。两本书同时出现在明朝,可能有着某种因素在背后,但人的表面是没有关系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