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欧文杰谈国安法下的香港电影业

人气 393

【大纪元2021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因应“香港国安法”实施,政府刊宪公布修订《电影检查条例》中对检查员的指引。政府将提交条例修订草案,规定电影检查员须考虑影片上映会否危害国家安全。同时建议赋予督察权力,持法庭手令可搜查任何地方及进行执法。

就港府在电影审查政策上加上国安法红线,25日《珍言真语》节目请来拍摄《十年》的导演欧文杰作专访,解构香港电影工业即将面对的危机和变化。

欧文杰表示,一直以来大家都很担心,电影业界甚至电影学系的学生,都已出现自我审查的情况,唯恐自己正在拍摄的电影会否违反国安法。

因为电影完成后必须要经过电检才能上映,若果未能成功通过,有可能需要罚款,甚至会面临入狱风险。他质疑将来是否仍存在创作自由,更认为目前收紧电检只是港府进行的第一步。对于现在政府用新电检条例,这种“不义之法”去控制院线,或大家能够看什么电影,已离港移居加拿大的欧文杰表示并不意外。

政府逐步收紧红线 观众将承受巨大影响

“香港政府一步一步由最初表示《国安法》只有一部分人受影响,后来拘捕越来越多人,又说不会秋后算账,结果却正在全部秋后算账中,即使目前政府将《国安法》纳入电检,你可以想像,现在我们聚焦在电影,但可能将来整个文化界都会因应《国安法》有不同程度的审查出现。”

大陆的广电局送审制度,欧文杰形容“非常朝令夕改”。例如与日韩国关系紧张,就会出现限韩令或限日令,就国家安全方面,中央会因应“它认为需要的改动去改动,那把尺在它手中,不由我们‘话事’。”他也无法预测将来会否仍然有《理大围城》、《十年》甚至《树大招风》,而再拍类似的电影的时候到底能否上映?

欧文杰指如今政府就《国安法》推行的电检制度并不限于香港制造的电影,而是包括所有在电影院放映的电影。不论是韩国或是荷里活电影,只要有关当局觉得有危害国家安全的意识,就不能上映。例如之前上映的韩国电影《逆权司机》就在大陆被禁播。他质疑在条例下,类似电影他日是否能在香港的电影院上映,认为修例“对香港观众日后能在香港观看什么电影也有很大的影响”。

电影工作者步步为营 稍一不慎即犯法

提到何谓违反国安法或危害国家安全的定义非常模糊,欧文杰指整条新法例,政府都为自己留有很多行政空间和弹性去处理。“政府可以无限扩大那把尺,亦都可以自己把尺缩细。”他举例以往大陆电影都可能会出现所谓“擦边球”的状况,但现在大家是否说一些比较轻微“大胆”的议题就会评定为危害国家安全呢?其实上映一部电影当中有很多人参与,包括导演丶编剧,尤投资者会有很大决定权。无人会希望以一套大制作,或以许多人的生计去冒险,而日后会否因国安法而被检控才是更严重的事。

“今日大陆仍有一些导演可以搞地下电影,甚至在伊朗也有一些导演在坚持拍摄,我相信将来仍然会有。但主流电影方面,大家将来会更加保守。”

然而在香港目前的法例下,只要没有持有放影许可证件,就不能搞私下放映会。欧文杰认为香港目前面对的审查压力甚至比大陆更加大,社会气氛对政治很敏感,很轻易便被认定为煽动颠覆、危害国家安全。现在香港没有人能肯定自己所拍摄的电影是否完全没有违反国安法,例如触及到一些社会议题的时候已经不太安全。另外无论是艺发局或赛马会,之前曾借出部分场地给一些电影团体,播放过一些敏感题材的电影,现在已不肯再续租。

欧文杰坦言,即使未有新条例出台之前《国安法》已经存在,他知道一旦拍摄某些故事题材就会触犯《国安法》。正因他们要继续从事创作才身在海外,“才能继续享有权利去做这件事,至少个人不会有危险。”反而仍然身在大陆想坚守创作和放映空间的电影人或团体所承受的压力更加严重。

虽则如此,欧文杰并不完全悲观,正如中共对媒体和电影一直有一套严格的审查系统,剧本要送审,上映前仍然要得到许可,但只要经济许可或客观条件配合,其实在电影工业上仍然可以发展,即使在如此严峻的环境下,依旧有很多大陆导演,“他们在审查制度下生活了许多年,很清楚那条线在哪里,很清楚如何去创作,理解如何为自己找空间”。

电影人的两个选择:留下寻找空间或离开

“香港电影业目前要面对一个非常不习惯的景况,我们以前享有言论自由,有自由去说去做,有‘一国两制’的保护。”欧文杰指以前电影圈,可以拍任何题材的电影,只要不回大陆,不送审他就有绝对的自由,受《基本法》保障。当突然要面对“一国一制”的时候,大家都需要一个适应期。但市民和观众需要理解,到底扼杀电影业的一个可能性,最终会出现什么后果。

欧文杰形容,全香港市民都经历过2019年(反修例)运动、元朗白衣人事件、中大和理大事件。当一班扎根本土,对香港非常有感情,然后很想为香港发声的电影人,去呈现这些伤痛画面的时候,香港人可能是很有共鸣的。但对于极权政府来说就是违反国家安全,以经济和行政手段,甚至恐吓,令大家尽量不希望这些电影出现。

《理大围城》在2020年的时候获得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电影殊荣,此前只能在部分艺术中心放映,直到一次机会能在电影院放映,不少市民都排队购票支持。但正正可能掀起的风波太大,影院也遭受到压力,《理大围城》最终不能在香港上映。欧文杰感受过此前《十年》场场爆满的感动,也希望为《理大围城》出一分力。排除疫情、执行和地区的限制后,《理大围城》最终即将能在加拿大上映。他亦希望日后能将更多香港电影带到加拿大。

总括而言,谈到如何应对政府对电影下的这条禁播红线。欧文杰很直接的说:“要不找方法面对,要不就逃离。”因为法律是由政府去釐定,当你不能去推翻政权,就只能活在政权下寻找生存空间。因此他认为今日香港电影人要面对的,是很大的自身适应问题。@#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惊险离港后留美 张崑阳:继续抗争
【珍言真语】香港业界分析恒大债务问题
【珍言真语】练乙铮分析阿富汗及台湾局势
【珍言真语】飞机师Sky:环美飞行讲香港故事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不让戴口罩 李克强和习杠上了?
【远见快评】美媒曝东航坠毁是人为 东航回应
【拍案惊奇】民航系统不单纯 涉党内倒习操作?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新闻看点】上海被爆加强封控 居委弄虚作假
【思想领袖】封锁对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别有害(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