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香港银行家吴明德谈北京为何设证券交易所

人气 1393

【大纪元2021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日宣布,将成立北京证券交易所,“北交所”立刻成了舆论热点。但就在9月5日凌晨,一只罕有的黑天鹅飞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散步,不少人联想,当中是否暗藏玄机?大纪元邀请到吴明德教授作专访谈谈见解,他表示2015年大陆的股市大崩溃,“国家储备走左成一万亿美元”,就是习近平任内的“黑天鹅”,而习近平就是要防止这些“黑天鹅”再出现。

“天安门是‘石屎地’,从来不会有黑天鹅,方圆数十里都没有池,你说是不是人为?把黑天鹅给市民看,宣传一下,一两小时后就抓走它。”吴明德指理解中共政治,“要用阴谋论或阳谋论”的方向。他提到习近平任内里,党里面制造2015年股市大崩溃,“被人报假数”,“一年算下来走了1万亿美元”,而国家储备现在维持在3万1千亿。

江派借金融打击习近平失败 习着手收编敌派军方将领

吴明德指当时江派希望趁习近平上任不到几年,利用金融风暴令他在2018年不能连任。此举反令习近平醒觉,自己虽为军委主席却未掌实权,自此更不信任国务院的班底,那次叫李克强拿2万亿出来去救市,结果给21个证券行浪费,之后才整肃中信金融,再“看清楚原来那些敌对派是准备取他命的”。

吴明德表示,之后,习近平逐步着手收拾敌对派系在军队中的高级将领,至2016、17年才正式收编全部军委。后来习近平“再整治政法系统,因为军队等如枪,政法系统公安那些等如刀,将刀枪在民间放在一起,就觉得自己很安稳”。但再过几年他发觉中美要贸易谈判之后,“开始揭出很多假数,国家储备剩下的几千亿美金可能都已经不见了,有刀枪没钱也调动不了,所以现在要想办法连钱也要控制”。

“2012至2015年,曾经很多人对中国有深度认识的人,都觉得可以让习近平表演一下,或者他能推行民主制度。”吴明德指2015年金融风暴后,外界推断习近平会否作出“大报复”,从乐观方法看,推行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就可以一次清除保守的共产党员。直到2017年后他控制军队后,才知道他想“千秋万代想做金相”,有刀有枪之后,“他正在做的大棋局,是把资金从上海搬到北京才安全”。

由1981年落实改革开放,很多人都希望在北京成立金融中心,但之前北京仍有以陈希同市长为首等“北京党”,与江派斗争到天翻地覆,怎可能顺他们意在北京搞经济中心。至1989年六四民运后,邓小平“权力不给北京党,马上从上海提拨江泽民和后期的朱镕基”,才会出现后来的浦东国际金融中心及上海交易所。另外民运之后赵紫阳那帮人被打入牢狱,但还有很多人要平抚,加上邓小平一直是14个开放城市的总设计师,那他就要将资源平分秋色,于是同时又在深圳成立交易所,平衡政治角力。

吴德明指习近平是拉拢广州深圳的帮派来痛击上海帮,旧朝代的群臣已经失势了。(大纪元制图)

邓小平要大陆势力平分秋色 以人权外交稳定经济

“所有交易所都不是在商业角度下去看,特别是在中国这个专制政权下,89年后要回复到邓小平在整个平行游戏里面,将上海帮引进北京,平衡杨白冰与当时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等人,政治方面让他们深层次地埋伏,但开始就由江泽民及朱镕基的上海帮掌权,然后将所有资源调去上海。”

吴明德指政治分配在北京,经济金融分配在上海,南方离邓小平较近的武汉、四川,就在深圳成立交易所,形成一个铁三角。因此成立深圳和上海证交所就是在政治上的博弈,邓小平同时亦跟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殊密谈,以人权去换取未入世贸之前的最惠国待遇。手段就是慢慢释放民运人士,如魏京生、王丹,直到后期的克林顿总统,仍继续用人权外交,然后一直发展下去变成世贸的世界工厂。

“深圳和上海这个交易所是吸金的,因为知道已经同美国人开始商谈,外资进到深圳和上海。特别是在上海它要推行金融改革,就由我们的金融沙皇朱镕基把持,习近平面对的局很像89民运那样。”

问到习近平现在要夺经济上的权力,包括他最近提出的“共同富裕”政策是不是都有这个考虑,吴明德:“当然了!因为他根据整个棋局去做的。”他说习近平首先团结广东和深圳的大湾区9+2。深圳在中国叫高科技中心,但是高科技中心需要资金,所有深圳交易所都着重在高科技和实业方面,因此上市公司有了经济和金融分工。而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深圳那里终老,他的脉络全部在这里,所以“他不会一棍打死深圳,因为他要团结深圳的力量去对抗上海帮”。

打造北京纳斯达克 分拆大企业方便控制

吴明德认为在习近平心目中提防“灰犀牛”和“黑天鹅”,就是叫下属去做,从来都没有想过几十年来在北京会有一个交易所的,对整个习近平的派别就是一个很大的喜讯,“黑天鹅”对他们来说是个喜讯,对非习近平派系来说呢,特别是上海帮,就真是“黑天鹅”了。习近平最了解我们中国的官场文化,所有他知道怎样去对付中共的官场。这次有很多智囊在他后面帮他,在下这盘棋,而这个棋局还没对外,只能通过刘鹤告诉别人,现在“搞定我自己的内政”。习近平将继续定位在初创企业和中小企,在北京一直就有这个组织来研究这些,本来这些初创企业加在一起都不够一间上市公司值钱,现在趁着这个制度继续发展,去复制纳斯达克,将来在北京上市的呢,所谓的中小企业呢,个个都是由大企业分拆出来的。

“哪些大企业呢?腾讯、阿里巴巴等,现在不是叫它们捐钱吗?”吴明德指民企的背后是权贵家族,在过去二三十年赚钱肯定是非习派了,现在这些权贵家族要捐钱,也就是要抽干他们,接着就要抽暴利税,就是第二次分配,最后一招是反垄断。那每间公司的掌权人从一个CEO变成四个CEO,经济上操控它的权力就不够习派大了。所以将来北京交易所是用来在2022年他正式的永续。

问到香港和深圳开始合作,附带前海那个特区,是不是香港要与深圳“共同富裕”呢?吴明德说:“内地提‘共同富裕’已经有几个星期了,由浙江省那个省委带头捐一天的钱出来、一天的工资,不管你收入多少也要捐,不然以后会说作为香港人都不支持国内的政策。”所以你说“共同富裕”是什么呢?官有官去捐、私人企业有私人企业去捐,又是给回那些它说第三次分配,就是给那些慈善。但慈善团体在中国来讲全部都是官办的,所以又是回到了官府,官僚去分这些东西,到最后这些钱都是给它们分了。

“腾讯说要捐500亿,阿里巴巴说要捐1,000亿,腾讯那条气肯定是不顺的,晚些它也要捐多500亿,变成1,000亿了,说两间公司加起来就当它捐了2,000亿。”一间恒大有二万多亿资产,也欠人家2万亿,值钱原来就是它的股票市值,整家公司只是值500亿。腾讯和阿里巴巴共1千亿,就可以买三家恒大了。现在就是要用内循环来充公他们的东西,然后由北京做一个去吸纳资金的资金池,就是北京交易所。将来把你的公司拆小了以后,就逐间逐间在北京交易所上市。习近平要告诉别人,未来“金相”推行的计划资本主义在中国,就等于习近平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幕后得益者就是他们习派的人。

“借力打力,就会让你整个上海穷的,所以什么都不会在上海那里做。我要做的事情比如说现在证券金融那些,麻烦你以后搬来北京,把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的大厦,搬到北京来。”吴明德指习近平是拉拢广州深圳的帮派来痛击上海帮,旧朝代的群臣已经失势了,要开放的话就要巴结新的北京交易所的官员,习近平现在叫刘鹤讲继续会深化改革,继续会开放,不过意思是开放和深化改革是在北京而已。@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加联主席吁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语】周小龙:议员未尽职 艺术中心受打压
【珍言真语】程翔:党内有人对文革2.0不满
【珍言真语】练乙铮: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未解之谜】穿越时空 二战飞行员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