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專訪系列

香港銀行家吳明德談北京為何設證券交易所

人氣 1451

【大紀元2021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理爾、梁珍香港報導)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2日宣布,將成立北京證券交易所,「北交所」立刻成了輿論熱點。但就在9月5日凌晨,一隻罕有的黑天鵝飛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散步,不少人聯想,當中是否暗藏玄機?大紀元邀請到吳明德教授作專訪談談見解,他表示2015年大陸的股市大崩潰,「國家儲備走左成一萬億美元」,就是習近平任內的「黑天鵝」,而習近平就是要防止這些「黑天鵝」再出現。

「天安門是『石屎地』,從來不會有黑天鵝,方圓數十里都沒有池,你說是不是人為?把黑天鵝給市民看,宣傳一下,一兩小時後就抓走它。」吳明德指理解中共政治,「要用陰謀論或陽謀論」的方向。他提到習近平任內裡,黨裡面製造2015年股市大崩潰,「被人報假數」,「一年算下來走了1萬億美元」,而國家儲備現在維持在3萬1千億。

江派借金融打擊習近平失敗 習著手收編敵派軍方將領

吳明德指當時江派希望趁習近平上任不到幾年,利用金融風暴令他在2018年不能連任。此舉反令習近平醒覺,自己雖為軍委主席卻未掌實權,自此更不信任國務院的班底,那次叫李克強拿2萬億出來去救市,結果給21個證券行浪費,之後才整肅中信金融,再「看清楚原來那些敵對派是準備取他命的」。

吳明德表示,之後,習近平逐步著手收拾敵對派系在軍隊中的高級將領,至2016、17年才正式收編全部軍委。後來習近平「再整治政法系統,因為軍隊等如槍,政法系統公安那些等如刀,將刀槍在民間放在一起,就覺得自己很安穩」。但再過幾年他發覺中美要貿易談判之後,「開始揭出很多假數,國家儲備剩下的幾千億美金可能都已經不見了,有刀槍沒錢也調動不了,所以現在要想辦法連錢也要控制」。

「2012至2015年,曾經很多人對中國有深度認識的人,都覺得可以讓習近平表演一下,或者他能推行民主制度。」吳明德指2015年金融風暴後,外界推斷習近平會否作出「大報復」,從樂觀方法看,推行民主政治體制改革,就可以一次清除保守的共產黨員。直到2017年後他控制軍隊後,才知道他想「千秋萬代想做金相」,有刀有槍之後,「他正在做的大棋局,是把資金從上海搬到北京才安全」。

由1981年落實改革開放,很多人都希望在北京成立金融中心,但之前北京仍有以陳希同市長為首等「北京黨」,與江派鬥爭到天翻地覆,怎可能順他們意在北京搞經濟中心。至1989年六四民運後,鄧小平「權力不給北京黨,馬上從上海提撥江澤民和後期的朱鎔基」,才會出現後來的浦東國際金融中心及上海交易所。另外民運之後趙紫陽那幫人被打入牢獄,但還有很多人要平撫,加上鄧小平一直是14個開放城市的總設計師,那他就要將資源平分秋色,於是同時又在深圳成立交易所,平衡政治角力。

吳德明指習近平是拉攏廣州深圳的幫派來痛擊上海幫,舊朝代的群臣已經失勢了。(大紀元製圖)

鄧小平要大陸勢力平分秋色 以人權外交穩定經濟

「所有交易所都不是在商業角度下去看,特別是在中國這個專制政權下,89年後要回復到鄧小平在整個平行遊戲裡面,將上海幫引進北京,平衡楊白冰與當時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等人,政治方面讓他們深層次地埋伏,但開始就由江澤民及朱鎔基的上海幫掌權,然後將所有資源調去上海。」

吳明德指政治分配在北京,經濟金融分配在上海,南方離鄧小平較近的武漢、四川,就在深圳成立交易所,形成一個鐵三角。因此成立深圳和上海證交所就是在政治上的博弈,鄧小平同時亦跟當時的美國總統老布殊密談,以人權去換取未入世貿之前的最惠國待遇。手段就是慢慢釋放民運人士,如魏京生、王丹,直到後期的克林頓總統,仍繼續用人權外交,然後一直發展下去變成世貿的世界工廠。

「深圳和上海這個交易所是吸金的,因為知道已經同美國人開始商談,外資進到深圳和上海。特別是在上海它要推行金融改革,就由我們的金融沙皇朱鎔基把持,習近平面對的局很像89民運那樣。」

問到習近平現在要奪經濟上的權力,包括他最近提出的「共同富裕」政策是不是都有這個考慮,吳明德:「當然了!因為他根據整個棋局去做的。」他說習近平首先團結廣東和深圳的大灣區9+2。深圳在中國叫高科技中心,但是高科技中心需要資金,所有深圳交易所都著重在高科技和實業方面,因此上市公司有了經濟和金融分工。而習近平父親習仲勛,在深圳那裡終老,他的脈絡全部在這裡,所以「他不會一棍打死深圳,因為他要團結深圳的力量去對抗上海幫」。

打造北京納斯達克 分拆大企業方便控制

吳明德認為在習近平心目中提防「灰犀牛」和「黑天鵝」,就是叫下屬去做,從來都沒有想過幾十年來在北京會有一個交易所的,對整個習近平的派別就是一個很大的喜訊,「黑天鵝」對他們來說是個喜訊,對非習近平派系來說呢,特別是上海幫,就真是「黑天鵝」了。習近平最了解我們中國的官場文化,所有他知道怎樣去對付中共的官場。這次有很多智囊在他後面幫他,在下這盤棋,而這個棋局還沒對外,只能通過劉鶴告訴別人,現在「搞定我自己的內政」。習近平將繼續定位在初創企業和中小企,在北京一直就有這個組織來研究這些,本來這些初創企業加在一起都不夠一間上市公司值錢,現在趁著這個制度繼續發展,去複製納斯達克,將來在北京上市的呢,所謂的中小企業呢,個個都是由大企業分拆出來的。

「哪些大企業呢?騰訊、阿里巴巴等,現在不是叫它們捐錢嗎?」吳明德指民企的背後是權貴家族,在過去二三十年賺錢肯定是非習派了,現在這些權貴家族要捐錢,也就是要抽乾他們,接著就要抽暴利稅,就是第二次分配,最後一招是反壟斷。那每間公司的掌權人從一個CEO變成四個CEO,經濟上操控它的權力就不夠習派大了。所以將來北京交易所是用來在2022年他正式的永續。

問到香港和深圳開始合作,附帶前海那個特區,是不是香港要與深圳「共同富裕」呢?吳明德說:「內地提『共同富裕』已經有幾個星期了,由浙江省那個省委帶頭捐一天的錢出來、一天的工資,不管你收入多少也要捐,不然以後會說作為香港人都不支持國內的政策。」所以你說「共同富裕」是什麼呢?官有官去捐、私人企業有私人企業去捐,又是給回那些它說第三次分配,就是給那些慈善。但慈善團體在中國來講全部都是官辦的,所以又是回到了官府,官僚去分這些東西,到最後這些錢都是給它們分了。

「騰訊說要捐500億,阿里巴巴說要捐1,000億,騰訊那條氣肯定是不順的,晚些它也要捐多500億,變成1,000億了,說兩間公司加起來就當它捐了2,000億。」一間恆大有二萬多億資產,也欠人家2萬億,值錢原來就是它的股票市值,整家公司只是值500億。騰訊和阿里巴巴共1千億,就可以買三家恆大了。現在就是要用內循環來充公他們的東西,然後由北京做一個去吸納資金的資金池,就是北京交易所。將來把你的公司拆小了以後,就逐間逐間在北京交易所上市。習近平要告訴別人,未來「金相」推行的計劃資本主義在中國,就等於習近平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幕後得益者就是他們習派的人。

「借力打力,就會讓你整個上海窮的,所以什麼都不會在上海那裡做。我要做的事情比如說現在證券金融那些,麻煩你以後搬來北京,把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的大廈,搬到北京來。」吳明德指習近平是拉攏廣州深圳的幫派來痛擊上海幫,舊朝代的群臣已經失勢了,要開放的話就要巴結新的北京交易所的官員,習近平現在叫劉鶴講繼續會深化改革,繼續會開放,不過意思是開放和深化改革是在北京而已。@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加聯主席籲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語】周小龍:議員未盡職 藝術中心受打壓
【珍言真語】程翔:黨內有人對文革2.0不滿
【珍言真語】練乙錚: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經濟衰退將至?一戰前亂局再現
【探索時分】003福建號常規動力能電磁彈射嗎
【馬克時空】俄烏戰爭戰損高 卡-52前景如何?
【十字路口】美國向右走?最高院兩大判決矚目
【舞蹈三劍客】大驚喜!三劍客2022巡演最終場VLOG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