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记协主席陈朗昇:坚持捍卫香港新闻自由

直播7.1刺警案被当作同伙 记协助《看中国》记者维权

人气 320

【大纪元2021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香港记协主席不易做!陈朗昇先生接手几个月以来,天天都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日前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更点名批评记协鼓吹所谓“人人是记者”是有违专业。本报《珍言真语》节目特意邀请陈朗昇先生作专访,跟大家分享他的感受。“其实我们是预料到的,在我们上任的时候都知道是会有很多的就是政治的风暴、困难,会面对着我们。”

“其实这两天真的很忙,忙到很累,前天《大公报》的那个访问出来之后,跟着就一系列的回应,18日局长再出招,于是又再回应,真是很疲累的两天。”陈朗昇表示6月30日才开始做记协主席,还未过3个月,但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些议题要应对。

6月30日才上任记协主席的陈朗昇坦言,早已预料到会有政治风暴、困难会面对着他们。(大纪元制图)

对于邓炳强主动说要记协“自证清白”,要公布会员资料,有否收过外国势力资助等,陈朗昇表示香港原本是一个普通法地区,执法机关有举证责任,没理由要所谓自证清白。他强调:“根本从逻辑上,我们根本就是清白,怎么自证呢?”他指官员用一个官员的身份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做一些跟法制不同的做法,他们当然会义正严辞的去拒绝,或者解释为什么做不到。但如果公众有任何怀疑或者担心,他们在可以的情况下一定解答。

陈朗昇表示记协的事情,讲得清楚明白。不过他强调邓炳强作为“拥有公权力的官员,这样去作一些无理的指控,或者这么不专业,这么不合逻辑的指控”,批评记协是某些机构有事就马上跳出来,有些机构就心不甘情不愿,哀求才出来,是非常不合理的。陈朗昇自言说过很多次,大部分记者都是那几间学校的师兄姐弟妹,大家互相认识,互相支持,所以当朋友、师兄姐弟妹出事的时候,他们一定是会帮的,不会因为后面的机构而有偏颇。

“如果官员这样讲话,反而令到人担心官员的质素,所以其实我是替邓sir担心多过替我自己担心,我没有什么担心的。”

没有设记协解散底线 坚持捍卫新闻自由

陈朗昇又提到早前一个网上聚会,讲的是Fake News Act,正是几个月前大家很多讨论的假新闻法,“人人都说是不是就要来,但结果这几星期假新闻法的事完全没有人说,建制派不说,政府不说,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他提到聚会主持问:“其实国安法之下假新闻法还有没有用的?”他指这反映出事实根本是一个政治的操作,为了政治需要提出,说假新闻法很重要,然后突然就没了,矛头就指向另一件事了。他坦言没有什么灵方妙药可以保平安,只不过觉得记协很重要、新闻自由很重要、记者很重要,才继续坚持。

“记协是唯一一个可以去大声疾呼,为大家捍卫新闻自由的机构,其他新闻团体每个有自己的定位,我们是最愿意,最肯站出来讲;第二就是如果我们不讲,其实就真是很少声音的了;第三就是香港记者的待遇,如果没了记协,我们(记者)去哪投诉,去哪求助呢?”

问到有没有底线去到哪就会解散记协,陈朗昇说:“我们没有。”他指之后情况其实预计不到的,例如拘捕不准保释,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可能处理得到。“但如果抓的是记协职员,会不会要放弃呢?其实说不出的。”不过他们有讨论过在什么情况之下,要做某种情况的放弃还是不放弃。“其实我都跟其他执委说过的了,抓我都不用怕的,总言之记协记自己的身份,我们的定位,我们一定是捍卫香港新闻自由,还有做好帮行家权益的问题。”

《大公》《文汇》现况可惜 曾为反对独裁政治喉舌

谈及陈朗昇曾任职《文汇报》,以往共事的朋友有没有私下跟他说过为什么现在《文汇报》每天大篇幅去抹黑记协,他们的感受又是怎样呢?陈朗昇指其实都没有问,因为都不用问了,就是政治气氛和环境的转变,令到“爱国”报章要加强一些做法。不过陈朗昇也说“那些所谓侦查报导、狗仔队就不是我熟悉的朋友,看到他们的做法是有转变”。他觉得大家觉得《大公》、《文汇》是“爱国”、亲左翼报章,但其实它们是历史悠久,在中国很出名的报章。他举例《大公报》的王芸生、范长江等很出名的记者,以不党、不卖、不私、不盲为方针,原本是一张在49年之前,“作为反对国民政府独裁统治的一个很重要的喉舌,一个的砚笔”,变成今天这样是很可惜。

前线警方与记者沟通良好 难以理解邓炳强的言论

记协以往都跟警方保持沟通的,但似乎在“反送中”之后,警方跟记者之间的关系就开始发生变化,到现在成为他们要打压的对象。陈朗昇认为,其实记协、前线记者和警方的沟通是不差的,“虽然在上层建筑面,保安局长、警务处长有一些的言论”。他指毕竟都过了两年,现在前线跟他们接触的警察,无论军装也好,或者是传媒联络也好,其实“都见惯见熟”,例如对于采访安排表达不满,对方亦希望尽量都满足他们。当然对方有很多考虑,“他要怎样在两边做平衡,有他的那个困难,我们理解的”。

陈朗昇以梁健辉案为例,PTU当日曾经一度要他们离开整条东角道,完全看不到崇光的门口。他马上跟警方表达一定要拍摄到。“不可以说犯人都已经送去医院,送了去医院没什么好拍摄的,有没有东西可拍摄的,对不起,恐怕不是警察可以决定,恐怕是现场的记者去决定,但是我可以配合你的工作,站远一点都无所谓。”后来结果全部PTU就很激动要记者走,但后来传媒联络来了之后,再跟警察现场机动部队的副指挥官谈完之后就说,可以继续站在那个位置,不向前走就可以了。

“经常去指责我们的记协或者记者,去阻碍警察工作,这个讲法根本从来不成立的,原因就是根本我们只是要拍摄,市民来不到,观众来不到,我们要拍摄到,让大家看到这个情况,没有其它要求的,也都没有阻碍你们的。”陈朗昇表示要枪战,要拔枪,要拔棍,是警方工作的决定,跟记者没有关系,记者的工作决定就是,“要把这些镜头,把这些事实呈现给观众”。

陈朗昇又指《警察通例》去年年底就不承认记协的会员证,他们就这件事,跟PPRB(警察公共关系科)有很多沟通交流都改变不了,但现实上,现场军装警员第一时间看的就是记协的会员证。他指其实也反映出“上面的人,怎么对我们不客气都好,我们也都不会迁怒于下面的警员,警员如果客气的跟我们去谈,我们完全没问题”。所以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邓炳强近日的言论和质疑,跟现实的气氛完全不同。他们跟警方现在正在重新建立一个沟通,和很好的互相的理解包容,希望在前线的工作做好。“为什么无端端的要搞我们呢?”

直播7.1刺警案被当作同伙 记协助《看中国》记者维权

谈到《看中国》记者Nina,于7月1日直播时,刚巧拍到7.1刺警案的经过后就被调查,甚至连护照都被扣押,足足查了2个月才发回。陈朗昇:“警方最后来的说法就是说,调查完结了,叫她可以离开,可以出境啦这样。”他指当局将这件事定性为恐怖主义活动的时候,就觉得一定会有人指使做资讯发放这一个环节,“全香港只有一条片,就是Nina的那条片,那所有就对号入座,怀疑Nina会不会是协助发放这些资讯”,其实当日只不过是Nina刚好返回去现场做直播,事发之后她自己也都有很大心理担心,就向着反方向离开。陈朗昇指,事件基于警方将拍到的记者视为一个资料的发放者或宣传,跟着就做出一系列扣押护照、搜查、录口供诸如此类的事,当中又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例如不通知记协,要求Nina叫记协不要去等,“就是这些是很不理想的过程”。

《看中国》记者Nina在记协的协助下,成功取回护照以及多部电子装备。(记协Facebook)

对最后于大家的关心,陈朗昇这样回应。“心理压力是很大的,自己的人身安全等等都会担心,那所有打醒十二分精神,对心理压力是一定有的。记协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存在,我的命运会怎样,其实不是自己可以主宰的了。我们生于香港很美好的年代,我们看见过香港很文明的一刻,那来到今天,我们香港有些困难,我们就做好自己的工作,也都要多谢很多人的谅解和支持。”@◇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加联主席吁加拿大挺港人抗共
【珍言真语】周小龙:议员未尽职 艺术中心受打压
【珍言真语】程翔:党内有人对文革2.0不满
【珍言真语】练乙铮:文革2.0恐波及香港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马斯克提和平协议 数百万人投票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