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中南海左右互搏?新旧文革4大对比

人气 5925

【大纪元2021年09月0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9月6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自从胡锡进公开对李光满的大字报文章发出挑战之后,关于中国会不会出现二次文革的讨论就愈演愈烈,至今没有平息。而所有这些讨论,都与胡李二人的文章的待遇紧密相关。

胡锡进的文章发表后,很多人首先注意到了第一个重要的细节,就是他的文章只是出现在自己的微信、微博等个人账号上,并没有任何官方媒体转载。随后大众都注意到的第二个重要细节是,胡锡进文章先是在微信被禁止分享,但数小时后又获得了解禁,并一直持续到今天都没有再发生变化。

与此相对应的是李光满文章的待遇,先是获数十家党媒集体转载,瞬间红透半边天。但随着胡锡进的待遇“东升”,李光满的待遇自然开始“西降”。从上周五开始,李光满这篇“革命”文章在微信已经搜不出来,他在第二天写的自我表功的文章也被删除。

左右互搏该相信谁 网络翻腾

一时之间,网络上“我们究竟该相信谁”的舆论几乎达到鼎沸的程度。中共大外宣媒体“多维新闻”网迅速出面带风向,发文声称:“人们必须要认识到李文所说的‘革命’究竟是一种夸张的修辞,还是一种“确有其事”。实际上,这一‘双重含义’的模糊性已经令舆论场沸腾。这就是胡锡进出面澄清的背景。”

而表面上由马云控股,实际上有非习近平派系背景的香港《南华早报》则援引北京媒体人士透露说,监管部门向中国媒体传达口头指示,称李光满的文章造成的影响超过预期,要求他们用更温和的内容来平衡。

多维新闻和《南华早报》的报导都提到了两个重要的共同点:1. 李光满文章引发的反响太大造成很大压力,以至于主管部门不得不进行修正;2. 胡锡进奉命发文搞平衡,说明这种反响的压力在党内同样存在。

有一点我觉得是值得强调一下的,就是:尽管高层安排了胡锡进出面调和,给舆论降温,但并不等于当局这场运动的力度会有所减弱。降温的对象仅仅只限于舆论而已。

比如最新在网络盛传的消息是关于“限籍令”即将出台,甚至还热传一份7位外籍大咖艺人名单,包括了美国籍的王力宏、刘亦菲,也有加拿大籍的谢霆锋以及新加坡籍的李连杰、英国籍的张铁林等人。

非常巧合的是,在香港出生的谢霆锋昨天做客央视电影频道的《蓝羽会客室》访谈节目时,立即就公开表示自己正在申请退出加拿大国籍,等于是给了这个传闻增添了一份可信的佐证。

而台湾的《苹果新闻网》也发布独家报导,说有长期在中国真人秀节目组工作的台湾籍资深经纪人透露,各大节目组已经收到这份传闻中的名单,据说是当局准备要对非中国籍的大腕艺人进行“查税”了。

这些消息都说明,当局在给舆论降温的同时,“调整过高收入、实现共同富裕”的收割行动一点也没迟缓迹象。第一批“劣迹艺人”的收割还没结束,下一批就已经在路上了。

习近平一系列大动作 真要发起新文革?

所以,这就又回到了我们今天开头提到的问题:习近平这一系列的大动作,是不是真的要发起一场新文革?截至目前我们看到各种说法都有,有说是文革重演的,有说与文革差别很大的,还有说根本就不是文革的。

今天我们就对这个一直众说纷纭而又特别被大家高度关注的问题来做一次简要的讨论。而讨论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究竟什么样的政治运动才符合“文革”特征?或者说,文革究竟有哪些独特的特征或条件?只有理解了这个,我们才能真正客观地对比习近平发动的运动,究竟是不是一场文革。

文革发动的原因

首先第一条,就是文革发动的原因。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普遍的说法是他为了斗倒刘少奇,夺回因为大饥荒死亡几千万的人祸而失去的党内权力。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全面。因为毛泽东在文革前的1965年底,只是简单开几次会议就把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4位高官打成反党集团案,足见他在党内的权力威望远非一般人想像的那么差。

他如果只是要打倒刘少奇一个人,完全用不着搅动全国来一场天翻地覆的运动。他真正要打倒的,是刘少奇为代表的另一条路线,这条路线有点类似后来的邓小平路线,聚集了数量庞大的一大批中共高官,但在毛的眼中,这是一条“封资修”路线。

正因如此,他才说出了“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说明他想要针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意识形态的改造。

也就是说,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主要原因,是基于意识形态的路线之争。这一点,和习近平当前的做法和宣传,是有类似之处的。我们看到王沪宁为习近平构建的所谓“习近平思想”体系,明显在强调与邓小平理论体系的不同并往毛主义体系靠拢。

尽管这种靠拢与毛主义还有一段差距,但这种趋势和苗头已经足够唤醒无数人恐惧的记忆,这是为什么大众严重质疑习近平要发动二次文革的主要原因之一。

文革在大陆形成的政治氛围

其次,文革在整个大陆形成的政治氛围,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党大于法,而党的领袖大于党”。这是中共极权体制走向极端化的最典型表现。毛泽东语录成为超越一切的终极真理,任何敢反对、不赞同、甚至赞美得不够,不小心口误说错了的人,都将被视为弥天大罪而遭到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从这个角度看,中共当局力推习近平语录,实现习近平思想从小学到大学的无死角强制洗脑,对习本人敢于妄议者,比如任志强、许章润等人大刑伺候,这同样也表现出习近平在向毛氏文革靠拢的趋势。唯一不同的,是毛采用的是发动群众专政来打击,是公开摧毁公检法摧毁法治,而习近平用的是“依法治国”这个名义,属于罗织罪名滥用法治。

文革有极其鲜明的党内权斗色彩

第三,文革有极其鲜明的党内权力斗争色彩。毛泽东通过发动红卫兵以及群众进行激进的大规模党内夺权,结果就是沉重打击了共产党在基层的政权组织,导致全国几乎陷入无政府瘫痪状态,而发动起来的人群,无论是红卫兵还是各路民众,因为对毛泽东思想理解观点的差异,又分裂为不同派系并相互进行残酷至极的文攻武斗,其本质仍然是争夺权力。

习近平同样面临大规模的党内夺权斗争,他要谋求连任,甚至终身执政,其面临的阻力是他上任以来最大的。他目前并不具备毛泽东那样的威望和党内根基,中国社会整体人群的思想状态与60年代的人也有很大差距,所以习近平的夺权方式并没有刻板复制毛泽东,而是采取了渐进的反腐的方式。

也就是说,毛泽东发动的路线夺权是自下而上的,而习近平是自上而下的,二者形式上有很大差别,但最终目的相同,都是要建成以领袖思想作为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不允许有丝毫质疑存在的意识形态绝对化统治,这也是大家都在谈论的“朝鲜模式”。其实“朝鲜模式”本来就是从毛泽东模式嫁接过去的。

在这种模式下,文革期间,因为不小心污损了毛泽东画像,就被定为反革命罪送进监狱甚至杀害的人在大陆数不胜数。而朝鲜最鲜活的例子当然就是那位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了,他因为用印有金正恩头像的报纸包鞋,迅速被逮捕并最终死于非命。

在习近平时代,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少见。普通的打工女子董瑶琼仅仅因为向习近平的画像泼墨水,随后就失去自由,前后至少3次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所以,从意识形态治国、公开以言代法这一点来看,习近平同样在向毛泽东靠拢,只不过像董瑶琼这种例子目前还出于散发案例的状态,与文革高峰那种全社会整体进入政治狂热的状态,还有不小的差距,毕竟现在的大陆,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路线的遗留影响仍然非常巨大,习近平要想重回以政治挂帅为中心,并非一夕之功可以达成。

挑起群众斗群众 “群众专政”的红色恐怖

第四,文革还有一大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挑起群众斗群众,以及因此而形成的“群众专政”形式的红色恐怖。这其中包括了大规模群众批斗、抄家以及体罚虐待;包括了革委会取代公检法导致大规模私刑泛滥,随意杀人;还包括了大规模的揭发、告密、政治陷害造成最基本的人伦道德被摧毁等等。

我们客观地说,习近平当前的所作所为,与这种无政府状态的“群众专政”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他也有利用舆论发动群众,但对群众夺权有着严密的防范,绝不允许群众性的破坏当前秩序的行为发生。

比如从抵制日本开始到波及美国、法国、韩国以及欧美一系列大公司的周期性抵制系列,爱国粉红们的政治热情被严格限定在网络口水阶段,一旦有人真的走上街头想要付诸行动,很快就会遭到当局以“非理性爱国”的理由进行镇压。

当下的文宣系统也有发动全国性大规模批斗之举,比如对许章润等公知的污名化批斗,对赵薇等代表资本势力的劣迹艺人的翻旧账揭发式批斗,都有浓厚的文革色彩。与此同时,采用停止聘用或合作,禁止从业资格,甚至是“社会死亡”的方式,来切断经济来源,可以说也是一种变相的现代版抄家。

但相对来讲,这种批斗暂时还局限于网络批斗领域,抄家之余,对打击对象暂时也还没有升级到肉体折磨或强制发配农村接受贫下中农改造的地步。

但如果我们就此得出结论,说现在的中共相比毛泽东时代的遍地红色恐怖还是有所进步,那恐怕就大错特错了。

江泽民建立的610 酷杀登峰造极

现在的中共,虽然没有了文革式的革委会,但在江泽民时代却建立了一直存续至今的“610办公室”,这个庞大系统制造的红色恐怖远超革委会,其对特定的法轮功学员这个信仰群体的随意逮捕、酷刑以及虐杀,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甚至还出现了活摘器官这样惨绝人寰的罪恶。

这个系统虽然创建于江泽民手中,但至今依然还在保持运作。而从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取得的经验,在习近平时代被运用到了另一个大规模群体迫害对象身上,这就是大家都熟知的新疆集中营。

从这个角度看,虽然表面上中共没有了代表群众专政的“革委会”,但这个角色却被“610办公室”以及“职业再教育营”这样的机构以改头换面的方式继承下来并持续使用。其以“思想犯罪”的名义,对特定对象人群进行随意监禁、虐待及杀戮的本质是一样的。

这样的事情,今天发生在法轮功学员和维族人身上,明天就可能发生在民营企业家这些“资本黑手”或演艺圈的“资本主义文艺路线黑代表”们的身上。薄熙来在重庆对大批民营企业家已经重演过一次小型文革了,只不过名词不叫打倒封资修,而是冠以“扫黑”的名义而已。

至于说揭发告密之风的盛行,文革期间有张红兵揭发亲生母亲方忠谋“反革命言论”,导致生母被杀的例子;当下有央视主持人毕福剑私人场合言论被朋友出卖曝光导致工作事业被毁的例子,而大陆互联网刚刚兴起不久的悬赏数十万揭发各路“反贼”的新闻,我相信很多朋友们可能都还记忆犹新吧。

所以,我们可以说,发动一场新文革无论在党内还是整个大陆社会,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基础。习近平没有采取放手发动群众的暴烈方式来进行,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大数据监控这个全面控制社会的利器,他已经基本上可以做到对任何想要打击的人在早期就进行定点清除,这使得想要阻止他甚至推翻他的人很难以传统的阴谋政变的方式来达到,只能利用邓小平路线的影响以及民众对文革的恐惧来以阳谋方式进行。

刘鹤出面安抚 习要可控及渐进式文革

好的,我们现在可以就此进行一些结论性的讨论了。

总的来说,习近平在上述文革四大特征上,都有程度不等的借鉴、模仿或靠拢的举措,这是客观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无论体制内外,还是国内国外,普遍都对习近平是否要重演一次文革发出质疑的原因。

但客观的说,习近平目前由于受其个人在党内的资历、威望以及实际的权力控制范围等因素限制,他暂时还走不了那么远。我们看到今天最新的消息是分管金融的刘鹤,在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开幕式发表讲话,说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将来也不会改变。

这当然是有目的地针对当前民营企业人心惶惶的状态进行安抚,也客观说明了体制内外对习近平还有相当大的制约力量存在,他暂时还做不到像毛泽东那样为所欲为。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可以说习近平发动的是一场柔性文革,一场可控的、渐进式文革。这场新文革的终极目标和毛氏文革并无不同,只不过现在种种条件决定了新文革还处于“图未穷,匕首未现”的初级阶段而已。

对习近平来说,他的本意可能也并不想真的回到百分百的毛氏文革,如果我们把毛氏文革看成最极端的100步,邓小平对毛部分“拨乱反正”回到了50步,那么习近平的设想,恐怕是要对邓小平进行部分“拨乱反正”,再重新回到70步或80步的位置,也就是像朝鲜那样的有文革绝对权威之利,但没有大规模社会动乱之害的模式。

当然,也许他设想得很好,但中共这个体制一旦被发动起来,他本人能否驾驭得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当前习近平的举动,也有借用毛式文革的威力在对党内进行威胁的意味:当年不让毛泽东掌权,他发动了文革让大家都差点玩完。现在你们如果不让我掌权,还想等我下台了进行追杀清算,那我也可以发动文革让大家都玩完。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爆炸后的阿富汗 五大关键观察点
【远见快评】娱乐圈风暴 赵薇发文报平安被删除
【远见快评】阿富汗与南海 美中各自“埋雷”
【远见快评】胡锡进唱反调 中纪委:有人想夺权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车评】开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