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索罗斯“批习三部曲”背后玄机

人气 6247

【大纪元2021年09月0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9月8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昨天,知名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再次发文,公开抨击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向中国大陆进行投资的决定,并继续猛烈炮轰习近平

索罗斯“批习三部曲”

这是极其不寻常的现象,因为这是索罗斯在大牌媒体公开发表的第三篇声讨习近平的文章了。在此之前,索罗斯曾经于8月13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第一篇文章严厉抨击习近平,然后又在8月30日第二次投书《金融时报》,痛批习近平不懂市场经济。

也就是说,在中共对国内财经类自媒体进行全面封杀、唯恐民众知道一丁点经济不利的消息之际,索罗斯这个金融圈真正大佬级的人物哪壶不开提哪壶,立马站出来充当了全世界声音最大的一个“金融黑嘴”,异常高调地唱衰中国经济,还妄议习近平的治国韬略,当然就引人注目了。

中国过去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什么事情一旦到了三次,就意味着到了一个临界点,事情的性质就将要发生变化了。索罗斯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习近平,这明显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的投资利益受损的人对肇事者的不满的程度。

我们过去曾经在多次节目中和大家讨论过,美国的极左势力从根源上说,其实与共产主义是同一个来源,只是因为身处西方自由民主社会,他们没有强调暴力夺权那一套东西,而是推崇所谓温和、渐进式的共产主义。

但不管渐进式还是激进式,都是共产主义在不同地区的马甲而已,所以照此来说,索罗斯这个极左大佬本应成为中共的盟友。事实上,在江泽民胡锦涛时期,索罗斯的确也与中共关系密切。为什么现在习近平立志要当男儿,要将共产主义发扬光大了,索罗斯反而翻了脸,将习近平视为“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呢?

投资中国是悲惨错误 吁国会立法

答案就在索罗斯自己写的这三篇文章之中。我们先说说他昨天最新的文章。

这篇文章一上来就把矛头指向贝莱德公司向中国投资的决定,说该公司误解了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他们以为自己可以赚钱,但现在向中国倾注数十亿美元是一个悲惨的错误。它很可能给贝莱德的客户带来损失。

而且,索罗斯并没有把他的抨击局限在一个金融大佬看待一项投资是否恰当的技术范围内,而是把事情的性质升级到了贝莱德将“损害美国和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的高度,因为贝莱德的投资将帮助巩固习近平的政权,而“今天的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两种治理体系之间的生死冲突:压制性和民主性”。

文章的最后,索罗斯大声疾呼,说“国会应通过立法,授权证券交易委员会限制资金流向中国。这一努力应该得到两党的支持”。

“限制投资中国”

这个“限制投资中国”的呼吁在索罗斯的第二篇、也就是8月30日发表于《金融时报》的批习文章中也出现过。索罗斯在这篇文章中列举了习近平对私营企业的一系列打压,然后抨击习近平不懂市场经济,说中共金融当局不遗余力地安抚外国投资者,完全就是一个骗局。

原因就在于,习近平将所有中国公司都视为一党专制的国家工具,他只是热衷于打造一个升级版的毛泽东政党,但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没有股市的,所以对习近平统治的中国进行投资的人,等在前面的恐怕会是当头一棒。

“习近平的独裁威胁中国国家”

在我看来,索罗斯“批习三部曲”真正最有分量的一篇文章,是他的第一篇,光看文章标题就火药味十足,标题是这么写的“习近平的独裁威胁中国国家”。

文章一开篇,索罗斯就毫不隐讳直指习近平,说习近平的信念和行为之间存在矛盾,他对公众声称想让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但这与他作为中国统治者的实际行为之间是冲突的。

然后文章就说,习近平面临的矛盾是在中美冲突的背景下产生的,而中美冲突的核心,是两个国家代表了截然相反的治理体系。美国代表民主的开放社会,政府的作用是保护个人自由。而习近平认为,他正在继承毛泽东发明的一种优越组织形式,这是一个个人服从于一党制国家的极权封闭社会,习近平认为这种制度更有纪律性、更强大,因而将在中美竞争中获胜。

然后索罗斯就提到了我认为是他这篇文章最重要的主题,他对比了习近平和邓小平的差异,接着得出结论说,邓小平是取得了成功的,因为邓小平意识到西方要发达得多,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邓希望中国在西方主导的全球体系之中崛起,而不是截然与之对立。

此外还有一部分重要的内容是,索罗斯反复提到了习近平正在全力寻求连任,打压私营企业是其清除阻力的一部分,所以习近平不仅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也让整个中国人民都成为他的受害者。

索罗斯炮轰习近平的原因

从这个“批习三部曲”系列文章内容看,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到索罗斯炮轰习近平的原因有两点:1. 习近平对外在构建并推广极权体制的治理体系,这与民主开放体系水火不容;2. 习近平对内在谋求连任,摧毁了邓小平路线,也摧毁了外资安全进入中国市场的通道。

这两点看起来都是客观的事实,习近平自己都并不否认的。但我们都知道,索罗斯不是普通人,他不仅是一个金融大佬,更是美国极左势力那些全球主义者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同时也被大众普遍视为深层政府(也就是DS)的核心成员之一。

这样的一个人,他嘴里说出来的民主开放体系,其实和我们正常理解的民主开放的含义是有所不同的。作为财雄势大的极左全球主义者,索罗斯的目标,是要建立全球政府来逐步削弱、最终取代国家政府的职能,这一点和共产主义追求的让国家、民族、宗教全数消亡,达成一个消除了所有贫富种族等差别的所谓大同世界,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处。

所以,索罗斯说的民主开放,是在这样的前提之下的。就像他自己在文章中说的,邓小平“希望中国在西方主导的全球体系之中崛起”,这里的“西方主导”,显然应该是指极左势力主导的全球体系。

邓小平和毛习不同?重大误判

索罗斯对邓小平很认可,这个判断其实大有问题,不过这不是我们要在今天讨论的话题,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是:索罗斯这个白左痛批习近平这个毛左,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过去这些西方极左势力一直是把邓小平路线的中共视为自己工具的,视为自己建立全球政府的一个帮手,所以才大力扶持了中共。

但现在他们发现,习近平路线的中共显然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地位,这个曾经的帮手现在准备喧宾夺主,要反过来把西方白左们当作工具来使用了。他们发现习近平所说的全球化,原来是要由毛左主导的全球化,白左们一直都被中共视为“有用的白痴”的一群人。

这才是真正触动了极左势力痛点的地方,索罗斯们猛然发现,原来自己多年来一直在养虎为患。

正是在这样的当头一棒中,索罗斯自然而然过渡到了第二个原因:阻止习近平连任。

我们看到这三篇文章都有一个一以贯之的核心内容,就是反复强调习近平在重回毛泽东路线,将市场经济中的资本视为对原教旨红色政权的威胁而不是帮助,所以才对一系列私营企业大打出手。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前往中国进行投资的行为,不仅其个人面临肉包子打狗的风险,同时也等于是胳膊肘往外拐,帮助极权专制,危害民主自由。

这个表态不仅是索罗斯个人的,其实也代表了美国极左势力的很大一部分。换句话说,拜登政府不方便公开说出来的话,现在让索罗斯来说了,那就是:呼吁各大资本停止对中共输血,制造更大经济压力,这样可以变相给党内的反习派递刀子。如果能彼此默契阻止习近平连任,大家就可以一起重温邓江胡时代联手闷声发大财的好时光。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索罗斯表现出的反共是选择性的,他反的是习共或毛共,但似乎并不反邓共。

索罗斯以为邓小平和毛习是不同的,但这是一个重大的误判。毛邓习其实一直都在贯彻一个长远的百年战略,邓小平表现出来的开放和一定程度的市场经济,只是一种战略欺骗。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今天我们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习晋升上将 西部战区罕见连换将

接下来我们要说说习近平晋升上将的新闻。这条新闻之所以引起海内外普遍关注,并不是因为习近平晋升上将的本身,而是这一次的晋升出现了很反常的现象,尤其集中在西部战区。

9月6日,中共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了晋升仪式,习近平向晋升上将军衔的5名将领颁发命令状,他们分别是:西部战区司令员汪海江、中部战区司令员林向阳、海军司令员董军、空军司令员常丁求、国防大学校长许学强。

这条看起来味同嚼蜡的新闻,却犹如在池塘中投下一块大石,最主要原因就在西部战区司令员这个职务身上。

自从习近平开展军队反腐,并实行军改后,西部战区司令是由赵宗岐于2016年初担任的。去年12月,赵宗岐正常退休,由原中部战区副司令张旭东接替。

张旭东曾长期在原沈阳军区服役,在习近平军改后,2017年3月提拔为中部战区陆军司令;2018年2月又升任中部战区副司令员;2020年12月,张旭东再升一级,成为西部战区司令员。

在3年多时间内连升三级,又曾经在2019年中共建政70周年阅兵中担任联合指挥部副总指挥,按说这个张旭东理应是深得习近平信任的人。

但非常蹊跷的是,张旭东在西部战区司令任上才仅仅待了半年时间,就在今年6月被他的部下、西部战区陆军司令徐起零替换了。而这个徐起零才上任2个月,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习近平昨天刚提拔为上将的汪海江给替换了。而且所有人都注意到,无论张旭东还是徐起零,官方都没有提到他们卸任后的去向是哪里。

9个月 4个人先后出任西部战区司令官

也就是说,从赵宗岐算起,在仅仅9个月的时间内,先后有4个人出任了西部战区的司令官,这不仅是空前的,恐怕也会是绝后的。而这一番极不寻常的人事更迭中,张旭东显然是最核心的那个人。

这当然引发了媒体围观。实际上,还在徐起零接替张旭东的时候,就有传闻满天飞,说张旭东涉及腐败被拿下了,也有的说他因为某些事情东窗事发而叛逃到了海外。这些传闻都难以证实,但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张旭东正常接替退休的赵宗岐后,仅仅半年就被拿下去,显然不是正常情况。

也就是说,张旭东的去职,应该是某种紧急情况才换下去的。我们看到外宣媒体多维新闻报导说,张旭东和徐起零都是因为突发健康原因才被替换,这个就多少有点愚弄大众智商。

且不说两位拥有顶级医疗待遇的大军区司令员在短短两个月内接连身体出大问题的概率有多低,就算真的是健康问题,军区司令员并非国家领导人,官方也完全可以公开作简单说明,以平息各种传闻,而这些并无操作难度的动作,我们统统没有看到。

所以,张旭东的去职,更大可能是出于政治因素,而非什么身体不好或工作能力不足等技术原因。从张旭东被紧急接替的状态看,不排除他是因为卷入了腐败甚至政治忠诚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看,接替者徐起零2016年在中部战区任职时就是张旭东的副手,张旭东去职的时候徐起零同时也在西部战区担任陆军司令,二人可以说关系密切。所以,我们不妨大胆推测一下,徐起零接替张旭东从一开始就很有可能只是紧急情况下的临时过渡性的安排,他只是一个“救火队员”的角色,并没有得到习近平真正的信任。

现在徐起零上任才2个月,就被汪海江替换,应该是习近平经过考察,基本确定了汪是当前较满意的人选,于是才火箭提拔汪海江正式接管西部战区。

习近平严重的不安全感

这一次军种和军区司令的大更换,明显与11月即将举行的六中全会有关,这也说明,在中共这种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体制下,习近平对军权的控制并不象外界想像的那样牢固,他甚至都难以真正信任掌握军权最重要的这么少数几个大军区司令员,这导致了他严重的不安全感。

此外,前不久《南华早报》曾经爆料,说军方直接向习近平反映,说战狼外交树敌太多,军方不愿为此背书,去收拾这个烂摊子。表面上看起来这是军方对外交系统不满,但其实谁都知道战狼外交一直都是习近平自己拍板主导的。

所以,军方实际上是在含沙射影提醒习近平,军队不愿现在盲目地去和美欧等国家爆发战争。这必然使得习近平认为很多高层军头并不值得信任,因为不能完全听党的指挥嘛,他需要的是不折不扣完全服从自己命令的人。这样的背景下,众多军队将领未到退休年龄就被更换下去,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好的,今天我们暂时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娱乐圈风暴 赵薇发文报平安被删除
【远见快评】阿富汗与南海 美中各自“埋雷”
【远见快评】胡锡进唱反调 中纪委:有人想夺权
【远见快评】中南海左右互搏?新旧文革4大对比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横河:610副主任被诉不寻常 料有更高官员落马
【十字路口】政变危机 习出兵台湾有七大风险
【舞蹈三剑客】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神韵演出幕后
【军事热点】美运用印太盟友优势互补 对抗中共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