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开放金融与华尔街“博傻”

人气 469

【大纪元2022年01月13日讯】1月10日,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管理公司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Ray Dalio)在瑞银集团的一场投资会议上,力挺中共“共同富裕”政策。稍前,1月1日,达里奥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称,美国国力在下降,中共的主导权会扩大。而作为美国桥水的全资子公司,桥水中国,已于2016年成立,2018年正式成为境内私募管理人并推出首支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目前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超过百亿人民币。

桥水基金达里奥并非孤例。事实上,近年来有国际资本在流入中国。例如,中共宣称,2020年全国实际使用外资999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成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2021年,前11个月实际使用外资就破万亿元,有望实现“近年来首次两位数增长”。另据英国《金融时报》计算,截至2021年9月底,国际投资者持有的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和固定收益证券达到7.5万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底增加约7600亿元人民币。虽然中共数据并不可靠,但确有相当体量的国际资本投资中国。

本文把上述国际金融资本看好中共、且在中国投资并拥有重大利益的情形,姑且称为“达里奥现象”。但问题是,在美中贸易战开打、美中“战略竞争”激化、美中两极对抗战略格局加速演变的大环境下,为什么会出现“达里奥现象”呢?本文讨论两点。

第一,中共把“金融开放”当作大诱饵抛出。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中共一直都是牢牢控制的,官方话语是“严守金融主权”、“严防金融风险”。虽然中共在2001年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承诺将逐步开放国内的金融业,实际上是都是空话,甚至还有倒退,中国金融开放的程度在全球几乎属于最低水平。

请看两组数据。其一,根据美国传统基金会2015年经济自由度指标,中国金融自由度指数为30,不但远低于香港和澳大利亚的90、新加坡和韩国的80,甚至低于马来西亚、台湾和泰国的60,全球排名第136位。其二,前重庆市长黄奇帆在2019年底的一次演讲中说:中国目前近200万亿的金融资产中,外资金融机构的比重只占1.8%,金融业的开放度是缩手缩脚(相比较而言,中国近200万亿的工业、商贸业、工商产业的资产中,外资企业的资产占30%)。

但自2018年起,金融开放全面提速。为什么呢?主因之一是国际形势发生根本性变化,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的国际经济环境逆转,“脱钩”图景对中共产生了极大的压力。为避免“脱钩”,中共搞了两个突出的国际经济政策,一个是“自由贸易区提升战略”(包括推动RECP生效、申请加入CPTPP,“十四五”纲要提出“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等等),一个就是开放金融,力图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让“脱钩”无从下手、不了了之。

当局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前提下,对于金融开放,提出了“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原则和“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要求。因为当局判断,中国金融实力快速增长(例如2011年以来,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和建设银行相继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2013年,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名单)、块头已大(中共初步统计,2021年三季度末,中国金融业机构总资产为375.68万亿元,同比增长8.2%),有巨大的空间来搞开放,可以以此套住国际金融资本及相关国家。

例如,根据中共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21年上半年,外资银行总资产3.73万亿元,相应占比为1.10%;外资保险公司总资产1.94万亿元,相应占比为7.98%。中共如果允许外资在中国金融业机构总资产占比提高至15%,则将继续吸收外资金融资产几十万亿人民币。这个诱饵不可谓不大。

第二,一些国际金融资本对中共的危险性视而不见,沉溺于“博傻”游戏。

华尔街为代表的国际金融资本,长期与中共关系暧昧。华尔街认为,世界上的新兴市场(这个概念几乎等同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只有中国才有足够大数量和体量的公司与资产满足华尔街的胃口。华尔街的这一需求支持着直到现在其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意志。

以桥水达里奥为例。他1984年首次访问中国,为中国金融界人士提供咨询。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没有降低他与中国做生意的渴望。1993年第一个中国客户投资桥水,至今仍是桥水客户。2003年通过离岸市场交易中国货币。但是,由于中共的“金融闭关”政策,桥水在华开展业务进展极其缓慢。直到2016年,才成立全资子公司——桥水中国,获得CIBM(银行间债券市场)牌照并可在其平台上交易中国债券;2018年才获准推出首支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之所以2016年后出现转折,达里奥和华尔街应该感谢川普:2016年川普奇迹般的当选美国总统,中共被极大震动,开始酝酿政策调整;2018年川普政府开打贸易战、讨论“脱钩”前景,直接推动中共金融开放(2020年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中,中共一个突出的让步就是开放金融业)。可惜,华尔街相当部分人士并不这样认为;相反,成为了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掣肘。以至于2018年11月,时任白宫顾问纳瓦罗称华尔街高管是“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试图向川普施压,跟中共达成协议。“华尔街,退出那些谈判。”纳瓦罗向华尔街大佬喊话说,“把你的高盛资金带到俄亥俄州代顿市,投资美国。美国总统不需要穿梭外交。”

从达里奥的例子可以看出两点:第一,华尔街被“中国市场情节”套牢了;第二,华尔街成了中共的老朋友,帮助中共搞定美国(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昇2020年12月在演讲中即如是说)。2020年年底,《华尔街日报》刊发一篇文章,标题就是“中国在美国还剩下一个强大的朋友:华尔街”。

人们不禁要问:以2020年蚂蚁上市突然被取消为起点标志,中共当局进行的一系列的监管大动作,让互联网科技企业、教培等等行业备受打击,也让包括华尔街在内的外国投资者损失惨重。华尔街难道不应该警醒吗?

从更宽广的层面看,近年来中共日益左转,对内专制迫害对外扩张胁迫,从迫害法轮功到新疆事件,从摧毁香港“一国两制”到制造台海战争气氛,从“国进民退”到强化对高科技企业管制等等,从核武扩军到与美国太空竞赛等等,华尔街难道就没感觉到中共的危险性吗?一个越来越凸显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中共还能是华尔街的伙伴吗?华尔街真的能够自保吗?

相关数据揭示华尔街陷入了怪圈。根据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2021年11月17日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美国在中国股市和债市的投资,从2017年的7,650亿美元,跃升了到2020年的1.2万亿,增长了57.5%,原因就是,华尔街的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和共同基金,正在增加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参与。

当然,华尔街也不是对中共一点没有认识。例如,2021年11月23日,被称为美国银行业20年以来最伟大的CEO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and Co)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开玩笑说他的银行将比中共持续得更久(虽然他隔天紧急表示“后悔”)。又如,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2021年罕见的三次发文抨击习近平与中共。

遗憾的是,这些认识极其有限,尚不足以使华尔街摆脱中共的利益诱惑和相关的认识迷雾。为什么呢?原因很多,这里只讲一条。就人世间的才华来讲,华尔街可以说汇集了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一群人,可他们沉溺于“博傻”游戏了。所谓“博傻” (greater fool theory),是指在资本市场中(如股票、期货市场),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一个更大的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它买走。“博傻”理论告诉人们的最重要的一个道理是:在这个世界上,傻不可怕,可怕的是做最后一个傻子。

问题是,华尔街与魔共舞,怎么能保证自己不是那个最后的傻子呢?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赫:中共当局称扩大金融开放 愚弄国际社会         
【名家专栏】中共在美国收买代理人
美媒:中共给华尔街上了一课 党的控制高于一切
【财商天下】绕过拜登政府 华尔街与北京勾兑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