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多地防疫放开 富士康事件谜底在这?

人气 5655

【大纪元2022年12月0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1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日焦点:京广放松与鲁辽严控齐飞,孙春兰说的“新形势”指什么?会放开吗,什邡中学一份录音释放恐怖信息;富士康事件的真正谜底是这?

在白纸运动转入低潮,全民解封诉求空前高涨的时候,江泽民的死讯就像横扫过来的一阵狂风,把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吹散了,大家都在讨论江和习究竟谁更好,或者准确地说,谁更糟。这个问题我今天就不准备花太多时间和大家讨论了,我昨天自己做了一档节目,也作为嘉宾参加了“时事大聚焦”的两档节目,和其他几位自媒体同行朋友对江泽民的死亡有非常充分的讨论,欢迎朋友们围观参考。

简短点说,我觉得很多朋友花时间拿江和习对比并没有太大实际意义,因为这个话题的本质就是在讨论江共和习共哪个好,但无论江共还是习共,都是中共。即便是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严寒的冬季,也会有那么几天放着音乐让人出来晒太阳,但这并不代表集中营的性质会有所改变,也不代表被关在集中营里面的人们就此获得了解放。

对身在大陆的绝大多数朋友来说,争辩完了江共与习共,仍然需要面对最实际的问题:清零与封控。今天我们就重点来讨论这个事关千万人切身利益的话题,因为现在明显出现了某些非同寻常的迹象,以至于很多人再度燃起了全面放开重获自由的希望。

京广放松与鲁辽严控齐飞 孙春兰不提动态清零

到目前为止,各个渠道传出的信息比较混乱,既有官方渠道的也有民间私下渠道的,既有封控放松的也有封控加严的,一时间有点令人眼花缭乱。

首先是官方层面,在几个大城市都出现了封控放松的消息。首当其冲当然就是广州,在江泽民死讯官宣的当天,“广州堂食”这个词条一度打破江泽民死讯相关词条的垄断,冲进了微博热搜前列。

11月30号晚,广州市突然宣布优化完善疫情防控措施,天河、海珠、番禺等至少7个区相继宣布从今天起有序恢复堂食。随后有媒体记者走访发现广州市面的餐厅看到,堂食的市民并不多,食客自觉保持距离,餐厅严格落实扫码、测温、消毒等防疫措施。

到了今天,官方的“广州从化发布”微信公号宣布,从化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关于调整有关场所防控措施的通告(〔2022〕第56号)》,主要内容就是辖区内电影院、网吧、酒吧以及洗浴中心图书馆等等密闭半密闭场所全部都可以有序开放。

这里所谓的“有序开放”,就是扫场所码、测量体温、查验健康码外加必须戴口罩、消毒什么的。

而在最为敏感的红都北京也出现了一些看起来积极的变化,一个是官方宣布长期居家老人、每日上网课学生等无社会面活动人员可以不参加每日核酸检测。而在朝阳区部分社区也出现特殊人群如老人、孕妇感染后允许居家隔离的情况。

除此之外,在重庆、太原、郑州等大城市,也都陆续出台了一些针对封控或核酸检测适当放松的措施,都属于已经采取的实际行动,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

另一个官方层面的信息,属于官方讲话,最具代表性也最受关注的当然就是“封城钦差”孙春兰。昨天,孙春兰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座谈会,听取有关方面专家对优化完善防控措施的意见建议。

在新华社的官方通稿中,孙春兰强调说,随着奥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减弱、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积累,全国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新任务,但没有提到“动态清零”4个字,或许她也说了,但新华社没有报。

总之,孙春兰这个讲话面前也是大众高度关注并进行解读的热点。毕竟孙春兰身份特殊,以前她走到哪里就是封到哪里,不连人带病毒都封死了、封到发疯了不算完,所以江湖上一提到“封春兰”三个字,无不人人变色。这种狠角色突然对逢人必讲的“动态清零”不提了,当然是很不寻常的一件事。

而更加直接的信号,来自前天11月29号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这个会说了一大堆党八股官腔,真正有意义的话就是一句:要持续整治层层加码,封控管理要快封快解应解尽解,减少因疫情给群众带来的不便。

但与此相反的官方信息,同样也在同一时间被公布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辽宁锦州。

就在今天,官方的“锦州发布”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关于当前疫情防控措施的几点考虑”,文章开篇就说,近一两天,国内个别城市作出了疫情防控措施调整,管控区内的居民很关心我市会有什么样的举措。然后接着说锦州部分管控区已经恢复了流动,但在短期内就可以实现“动态清零”的情况下,不应当放弃近十天以来的努力,能清零而不清零,实在是太可惜了,因此锦州决定再继续坚守几天,实现了动态清零再恢复正常生活秩序。

另一个相反的信息来自山东。也是在11月29号,大陆媒体曝出一个消息,说统计数据显示,山东十五个地级市以及下辖地区共投资超过230亿元,建设了119个永久性方舱医院、隔离点,新增床位超过20万个。

这个消息来自官方,但目前该报导已经被删除,比较耐人寻味。

什邡中学一份录音释放恐怖信息

下面我们说说来自民间的消息。首先,和山东搞方舱大跃进类似的消息,是有网友在网络曝光了北京多所高校筹备兴建自己的方舱,甚至已经下达内部文件要求成立“方舱建设工作专班”,负责方舱的选址、建设和管理等工作,大有不进一次方舱,就不算读过完整大学的势头。

而另一个相似但又相反的消息,来自稍显偏远的四川什邡市。昨天晚上,网络热传一份据说是什邡当地微信群流传的录音,题为“防疫工作通气会(什邡中学)”。这份录音文件显示,一名男子声称中央即将推行的新型防疫模式,因此通过四川省下达秘密文件,要在什邡一些地方开展先期实验,什邡中学就是这样的一块试验田。

实验的核心内容,是以封控为名建立闭环管理,将学生们阴阳混住,争取迫使每个人都感染一次,这样可以迅速建立群体免疫体系。录音中明显是教师甚至可能是校领导身份的男子不无得意的说,你看我们什邡中学这几天都是发烧高峰期,每天都有七八十号人的新增,但目前已经8天了,大家都只是表现出头痛、发烧、什么咳嗽、肌肉酸痛等等,没有一例重症患者或需要送医院急救的。

然后该男子就特别说明,说你们接下来和家长交流的时候,可以把这个真相告诉家长,免除他们的恐惧和疑虑。而且接下来很快就会看到这个模式会在社会上进行推广,这不仅仅是什邡中学的问题,什邡中学没有这个胆量,自己就把一千多号人关起来做实验,什邡中学只是国家在防疫政策中作出重大改变的实验先驱,也是英雄功臣等等。

这个实验是怎么做的呢?按照录音中男子的说法,就是把学生们封在学校内,故意让他们增加接触和交流,就是要扩大交叉感染,不管阴阳都要同吃同住,然后还强迫学生们集体做广播操,而且不让戴口罩,目的就是变相强迫学生们都感染,然后观察其后果如何。

大家看到了吧,为什么我说这和山东大建方舱相似,是因为什邡中学把全校变成了一个大方舱看起来是在加强封控。为什么又说相反,是因为什邡中学强迫学生集体感染,这与过去防止交叉感染的原则是相悖的。

我查了一下,发现早在11月23号的时候,就已经有什邡中学的学生在微博发帖抗议,说学校把学生们阴阳混住,还强迫所有人去操场跑步,不戴口罩。但学校这么做的时候也留了后手,一个是老师们都通过小门单独进出学校,另一个是将高三春秋部成绩好的学生都全部送回家了。

此外,我查到类似什邡中学这样做的,还有新疆。像喀什大学也是这样,从11月13号起就强制采取了阴阳混住的方式,说这是学校方案,目的就是让所有学生都发烧一次,以此来获得群体免疫。凡是不配合者,轻者给予处分计入档案,重者实施行政拘留7天处罚。

我不知道朋友们看到这样的信息是什么感受,但说实话,我看到后是感觉一股寒意贯通整个脊梁骨。为什么?因为我大致看到了中共这个可能即将推出的“防疫政策重大调整”的轮廓是什么。

我们还是从广州等地的防疫措施调整说起。

首先我们要厘清一个概念,就是广州也好北京也罢,多个城市出现的调整都只是放松而非放开,而且放松也基本都只针对层层加码过度防疫的部分措施,比如将生病老人和待产孕妇强制拉到方舱,或者一人阳性全区核酸加封控等等,这毫无疑问与白纸运动密切相关,是中共在强大压力下作出的缓解性调整,但清零封控的三大招核酸流调健康码分毫未动。

当然可能有朋友会觉得,任何事情都是一步步来嘛,当局哪怕为了面子也不会一下就放开,谁知道目前的放松不是一个放开的台阶呢?

这个看法有合理的一面,但不要忘了,中共反复强调清零要算的是政治帐,所以就这么照着欧美抄作业放开共存,其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富士康事件的真正谜底是这?

那么为什么什邡中学、喀什大学,甚至郑州富士康会出现了相同的现象呢?我相信刚才说到什邡中学、喀什大学的时候,可能很多朋友都和我一样立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感觉就来自郑州富士康的两次大事件。

大家可能还有印象,富士康之所以两次闹出大事件,都与一个重要因素密切相关,实际上就是两个词组:一个是闭环管理,另一个是阴阳混住。富士康工人们最初爆发恐慌大逃亡,就是爆料说厂方实施闭环管理而且阴阳混住,让很多人非常恐惧,而且传闻768号宿舍出了团灭的恐怖事件,才集体冲卡徒步返乡大逃亡。

现在回头看,当时富士康工人们描述的情况,与什邡中学喀什大学等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一个封闭环境中半强制实施阴阳混住,一旦发烧了也不进医院,完全靠患者自生自灭。

也就是说,如果什邡中学做实验的说法为真,那么实际上中共早就在一部分具备闭环管理条件的地方开始做实验了,而实验的对象清一色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我为什么说自己对什邡中学这样的实验感到恐怖,原因很简单:这是直接在拿未成年人当小白鼠,而且是在事先没有告知其家长任何情况的前提下,直接将一千多学生当作了实验耗材。

欧美针对奥密克戎推行共存模式 三招支撑

我们都知道,欧美针对奥密克戎推行共存模式,绝非中共宣传的躺平,而是同样有三大招来支撑,这就是MRNA疫苗的高接种率、充足的医疗资源备份尤其是ICU重症病房的床位配置,再加上有效的口服治疗药物。有了这三大基础,才以全面放开,让社会以自然、渐进的形态来安全达到群体免疫。

而且在放开之前,政府对民众就疫情病毒情况进行了充分的说明,每个人愿意选择呆在家里或出门上街都是自由的,自己选择。

中共是怎么干的?先告诉你病毒很毒很暴力,防控形势严峻复杂,不坚持清零将会伏尸百万白骨成山;然后以闭环管理的名义将成千上万的人封死在一个环境中,故意让他们相互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以此获得足够的样本数据,确认总体安全了,然后再照猫画虎,让各地陆续建立大大小小各自的闭环管理圈,强制圈内人集体感染一次获得免疫。而且是等你靠自己扛过来了,才告诉你,我们在拿你做实验,你算是当了一次国家政策调整的先驱。

富士康的尝试最终失败了,因为打工仔都是成年人,社会行动力强,不好糊弄。什邡中学和喀什大学之所以实验成功,是因为学生们要么未成年,一切行动听老师,要么毕业证被校方捏在手里投鼠忌器,更何况还有行政拘留的恐吓。

所以,什邡中学的群体免疫实验,从本质上说,和日本731部队拿中国人当小白鼠做细菌实验是一样的,只不过万幸奥密克戎的确杀伤力弱,才没有酿成大量死亡的惨剧而已。如果学生们感染的不是奥密克戎而是德尔塔或其他什么毒株呢?后果会是什么?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作为学校或企业,哪怕是政府,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力在不告知实验对象的情况下以诱骗或强制的方式将特定人群作为实验对象。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最终死没死人,而在于这种做法的非法性与性质的恶劣性。国际社会任何一项医疗人体实验,都只能招募志愿者,将情况予以充分说明,双方签订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后才可以进行。

所以我说中共在复制731模式,这并不是夸张之词。这种做法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今天为了验证奥密克戎的毒性可以瞒着一群中学生做实验,明天为了验证另一个毒株会不会瞒着一群小学生去做实验?你不知道的,这个灭绝人性的政府只会在实验成功以后洋洋得意的告诉你,你当了一把“先驱”。如果实验失败呢?我们毫不怀疑,政府一定会告诉家属这些死者都是染疫而死,这是天灾啊天灾,然后以安全为由勒令立即烧掉尸体完事。

我再说一遍,这就是731部队的当代版。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提到的中共政策重大调整的轮廓,很有可能就是这种模式,用一个又一个的闭环管理区,来逐步强制达成集体感染,目的是不至于医疗资源发生挤兑。

如果这是真的,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山东在京广一线城市放松的背景下要反其道而行之大建方舱,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北京高校都在低调筹建校内的方舱——他们大建方舱不是为了隔离阴阳,而是用来混杂阴阳,以便尽快达成集体感染。

可能有朋友不理解,说奥密克戎在海外早就有大量详实可靠的数据研究,中共毫无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获取实验数据啊。是的,海外数据多的是,但中共不会用的,用了,就是抄腐朽西方的作业,新时代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就没了。

不能抄西方作业,又不得不走向共存,怎么办?那就只有搞一套特色共存模式咯,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不是躺平,只是疫情防控的“新形势新任务”。反正别人在桥上溜达,我们在河里摸石头过河也不是第一次了对吧。

所以,大家对这个所谓重大调整的轮廓是不是已经大致可以看出来了?至于你如果真的被关进了方舱,大家真的集体发高烧了,能不能得到应有的医疗看护,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重磅20条防疫松绑?到底砸了谁
【远见快评】习近平怨特鲁多 泄中共“功利外交”
【远见快评】广州女被反绑示众 要害是这份文件
【远见快评】3童心同日移植 解密武汉人间魔窟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秦鹏观察】中共气球炸响美国 川普等吁打下来
【财商天下】中国新年消费复苏 最糟时刻过去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