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药风险 你是否犯了这些常见错误?

文/Martha Rosenberg 李怡雯编译

人气 652

美国人可能是世界上用药量最大的群体,这要归功于制药商积极的营销和有利的政策。但是药物可能会被过量开具,病情可能会被过度诊断。与此同时,较便宜的非药物治疗方法可能会被忽视。以下是需要注意的、你和你的家人在用药时常见的风险。

临时药物使用过长

我们中的许多人在颠簸的飞行或牙髓治疗中偶尔服用苯二氮卓类药物,例如安定(Valium)、阿普唑仑(Xanax),或劳拉西泮(Ativan)。但是每日服用这些药物——虽然容易做到——是错的。在服用一个月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上瘾了。(大多数人对阿片类药物已经有所了解,注:阿片类药物是在成瘾性或生理作用上类似于鸦片的化合物)。不仅这些药物的效力会迅速消失,而且你如果每日服用,一旦尝试停药,你可能面临戒断反应,如性格改变、情绪不稳定、类似流感的症状,以及记忆和睡眠障碍。

每天服用安眠药也可能发生一些同样的危险,包括当你试图停药时,会出现反弹性失眠和焦虑等戒断症状。此外,根据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数据,十分之八的人在服用安眠药后出现宿醉症状。

一些安眠药与“睡眠驾驶”和其它危险状况如晕倒有关。此外,因为服用安眠药的情况非常普遍,以至于梅奥诊所(Mayo Clinic)宣布将逐步停止使用流行的安必恩(Ambien)安眠药。

另外,被数百万人使用的抗抑郁药也不应长期服用。医学方面的建议是,抗抑郁药的服用期限应为6到9个月,最多不超过2年。据《科学警报》(Science Alert)报导,尽管针对抗抑郁药,仅研究了使用前6至12周的有效性,但14%的使用者已经服用了10年或更长时间。我曾采访过一些患者,他们服用SSRI类抗抑郁药物如百忧解(Prozac)或帕罗西汀(Paxil)已经二十多年。

抑郁症是需要终身治疗的慢性脑部疾病这一概念最早可追溯到1980年;在“精神药物”变革之前,大多数抑郁症被看作有明确的诱因,并且会消失。

南安普顿大学初级保健教授托尼‧肯德里克(Tony Kendric)博士告诉《天空新闻》(Sky News),长期使用抗抑郁药并非无害,它可能会增加“中风或癫痫发作的风险,或影响肾脏”。患者在服药期间还可能出现体重增加、性功能障碍和情绪麻木,但更令人担忧的是长期使用后停药的戒断反应。这些反应——包括焦虑、疼痛、心悸和失眠——使许多病人不敢停药。停药综合症可能比抑郁症本身更严重。

詹姆斯‧M‧埃里森(James M. Ellison)博士说,SSRI抗抑郁药还会降低骨密度并增加患骨质疏松症的风险。

另一个例子是质子泵抑制剂(PPI,注:重要的抑制胃酸分泌药),如奥美拉唑(Proilosec)。这种治疗胃食管反流病(GERD)的药,被批准最长使用期为8周,但许多人多年服用。研究人员在2019年《临床医学研究》(Clinical Medicine Research)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长期使用PPI“会增加骨折、胃息肉、血液中镁含量低、艰难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感染和贫血的风险”。其它研究指出,使用PPI可能的副作用还包括慢性肾病、维生素B12缺乏症,甚至痴呆。

据许多医生说,质子泵抑制剂被过度使用,甚至被用来治疗婴儿吐奶。而且,就像许多不应该长期服用的药物一样,PPI停用后,人会产生不愉快的戒断反应。

服用精神科药物的儿童

《大纪元时报》读者无疑对众多儿童被诊断出患“多动症”的现象很熟悉。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美国每20名儿童中就有1名儿童服用治疗多动症(ADHD)的药物,这令人震惊,服药儿童中包括1万多名2到3岁儿童!儿童还被给予药物以治疗那些过去被认为不是儿科疾病的病,如双相情感障碍、对立违抗障碍、强迫症和“混合躁狂症”。

但精神类药物只是故事的一半。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曾经被认为是“成人”药物的他汀类药物、糖尿病药和安眠药,现在普遍用在儿童处方上。如儿童高血压药物的处方增加了17%;他汀类药物增加了50%;胃食管反流(GERD)药物增加了惊人的147%。

服用这么多药物的孩子可能没有正常的童年,而且可能不得不终身服药。

多药治疗的老年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会出现许多慢性病——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肾病和心脏病——老年人经常同时服用多种药物,这种做法被称为多药治疗。除了费用之外,还有其它理由质疑这种做法。老年人的代谢变化和药物清除率降低意味着对药物的不良反应可能更大。药物的副作用——例如警觉性下降、神志不清、跌倒、抑郁,甚至幻视或幻听——可能会被错误地诊断为衰老或痴呆,而实际上并非如此。《不遵医嘱》(Not As Prescribed)一书的作者哈里‧哈鲁图尼安(Harry Haroutunian)博士指出了老年人过度用药的问题,他说:“我看到我的病人在停用有害药物和药物组合后病情出现好转。”

药物的副作用

根据消费者权益倡导组织Public Citizen的说法,多药治疗通常以“处方连续事件”开始:“当药物不良反应被误认为是一种新的疾病时,人们就会开另一种药。”

Public Citizen说:“医生没有降低违规药物的剂量或使用更安全的替代品,而是在处方中添加第二种药物以‘治疗’由第一种药物引起的不良反应。”Public Citizen提醒患者:“假设你在使用新药后出现的任何新症状都可能是由该药物引起的”,而不是由新的健康问题引起的。

罗得岛州普罗维登斯市(Providence)布朗大学精神病学和人类行为学教授加博‧凯特纳(Gabor Keitner)对《华尔街日报》说:“我认为我们给人用药过度了”,有如此多副作用的药物鸡尾酒会正在“将我们引向一条可能对病人或职业都不利的道路。”

“我为什么要服用这个药?”

很多时候,患者从医生那里得到处方,却没有问:“我为什么需要这种药?它治疗什么?”或者“我需要服用多长时间?”或“它会与我服用或将来可能服用的其它药物或与我吃的食物相互影响吗?”另一个应该问但很少问的问题是:“在服用这种药物之前,我可以尝试任何自然疗法或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治疗吗?”

人们不愿向忙碌的医生提问,这可以理解。通常我们能预约上医生就松一口气了。我们不想看起来好像怀疑他们的判断或看起来很讨厌。此外,药剂师会当面或通过电话解答许多药物问题,并且处方也附有指导说明。

尽管如此,作为患者,你有权知道和了解你的医生为你制定的治疗计划,并仔细检查它是否适当。例如,开新药时,医生不介意患者问:“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对——过敏?”或“这种药物是否会与——相互作用?”。

过度使用非处方药

一种药无需处方即可出售,并不意味着它没有风险。

例如,“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因服用过多的扑热息痛(acetaminophen,乙酰氨基酚)(泰诺,Tylenol)而生病”,哈佛健康传播(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说,还有“少量病例”死亡。即使是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这样熟悉的药物也不会很快揭示出其所有副作用。正如发表在《牙髓病学杂志》(Journal of Endodontics)上的一篇研究综述所说,人们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发现“产前接触扑热息痛与婴儿的神经发育和行为障碍有关”。

同样阿司匹林也不是完全安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中心(Johns Hopkins Medicine)指出,对成年人来说,阿司匹林会刺激胃粘膜,引发溃疡和出血。对儿童或青少年来说,服用阿司匹林可能有危险,因为阿司匹林与雷氏综合症有关,雷氏综合症是一种以肝脏和大脑肿胀为特征的罕见疾病。药瓶和网上的警告将会助你保障安全。

我们不应过分担心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但也不应过分信任并不加思索地服用它们。探索针对焦虑、睡眠障碍、抑郁、胃食管反流病和其它疾病的许多自然疗法永远不会有坏处。

作者简介:

玛莎‧罗森伯格(Martha Rosenberg)是全美国知名的记者和作家,其作品已被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the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梅奥诊所会议记录》(Mayo Clinic Proceedings),《科学学公共图书馆‧生物》(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Biology),《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和维基百科引用。罗森伯格曝光FDA的著作,《天生有垃圾食品缺乏症》(Born with a Junk Food Deficiency),受到广泛赞誉,并使她成为一名杰出的调查记者。她曾在美国各地的大学广泛演讲,现居住在芝加哥。

原文“Are You Making These Medication Mistak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多伦多人用药过量连破纪录
高龄用药  把握“五不五要”原则
谨记用药四原则 健康快乐过生活
【健康1+1】失眠、睡眠欠债?不用药也能好睡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微视频】蓬佩奥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