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连任 党内右派大联合

【有冇搞错】“朱九条”背后不简单

石山

人气 20099

【大纪元2022年03月31日讯】《有冇搞错》。3月31日。

3月17日,我们在这个节目中介绍过《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导,这篇文章引述所谓内部消息人士的话说,一些中共元老,反对习近平连任,特别点名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现在,这个消息有了进阶的版本。

推特和网络上传出来的文字,据说是朱镕基给中共中央的九条意见,是一封给中央的信件,落款上的日期是3月10日。所以这个日期,算是和《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相符合了。但这个“朱九条”是真是假,我们其实无从查证,也无法证实或者证伪。从某个角度上看,其实也无需证实或者证伪。

我们先说一下这个“朱九条”的大致内容。我照本宣科,原文读出来。

朱镕基3月10日上书中共中央,提出了提出九条意见。内容大概为:
1. 反对目前的防疫政策,称动态清零、封城封门是极端主义,要科学防疫,理性防疫,不能影响国计民生;
2. 反对国进民退,反对计划经济回潮,要求善待民企和民营企业家;
3. 经济工作不能外行领导内行,要放手让中共国务院领导班子抓经济;
4. 不要罔顾民间疾苦,不要畸形维稳,像“铁链女”这样的社会问题,要敢于公正公开处理;
5. 反对战狼外交,反对对俄一边倒,要坚决反对俄罗斯的侵略行为,要抓紧机会改善和西方的关系,要牢记老邓和钱外长说过的话,“俄罗斯永远是中共的战略威胁,俄国人不可信,也不可交,要像防狼一样防着他。”我们不能为了与俄罗斯1,000亿的生意而砸了同西方的17,000亿的生意,也不能让俄罗斯开侵略邻国这个先例。当年苏联侵略捷克和阿富汗我们都是反对的,新疆也有几万俄罗斯族人,要防范俄罗斯以保护同族的名义对中共进行干涉。而且,与俄罗斯的协议要公开讨论,不能“崽卖爷田心不疼”,与普京的个人友谊不能取代国家利益;
6. 要“以德治国”,不要“缺德治国”,要“正派治国”,不要“帮派治国”;
7. 反到个人崇拜,坚持集体领导,反对无限期连任;
8. 建议二十大筹备工作由现任领导层和退休领导层共同主持,并建议胡锦涛、曾庆红、汪洋三人筹备二十大;
9. 提倡敢言说真话,信中称我朱镕基不怕查账,不怕留置,不怕祸及子孙,有话就说,要维护党的利益,维护改革开放,这就是我的两个“维护”。

这样的信件,首先说没有破绽,因为“意见”说的都是中共党内自由派的官话,维护的是党和所谓中央,维护的是文革结束之后的邓小平路线。比如说大筹备工作,建议由现任和退休领导层共同主持,胡锦涛、曾庆红和汪洋三个人主持,这是文革结束之后中共四十年的做法,是原来的惯例,不奇怪。比如集体领导的说法,也是文革之后的惯例,也不奇怪。还有“以德治国”,是江泽民时代后期的说法,也是朱镕基在位时期的说法。还有经济工作有两条,重点是善待民营企业,反对“计划经济回潮”,要求把经济工作领导权还给国务院,而不是最高领导人“一把抓”。这些都符合朱镕基的角度,也符合他的观点。

至于说防范俄罗斯,那更是朱镕基那一代人刻在骨子里的印象。对俄罗斯有天然亲切感的,通常是中共红二代,五十年代已经懂事的那批人。那个时候,苏联的东西在中国大陆铺天盖地,少年人接受起来很容易。但普通民间人士,对俄罗斯未必就有那么多好感了。

所以,这个“朱九条”真的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

朱镕基是陈云推荐回到中央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朱镕基就进入中央了,在国家计委工作。计委是经济计划委员会,不是纪律检查委员会,那是个典型的共产党专制国家的机构,权力非常大。文革之前,这个部门就是陈云负责的。朱镕基当时就崭露头角,很受陈云赏识。1957年,朱镕基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农村劳动。但实际上两年之后,陈云就把他调回,没敢放回北京,而是放在北京边上的石油部管道局工作。20年后改革开放了,朱镕基被陈云再次调回到计委,随后开始了他登上中共政治舞台中央的道路。

陈云这个人或许很有争议,但他有个特点,敢于听不同意见,也不喜欢说上面喜欢听的话。所以陈云的名言是“不唯上,唯实”,意思是实事求是,有什么说什么,怎么想说什么,不能眼睛只看上级,挑上级喜欢的话说。

朱镕基当年被打成右派,当然是因为说了实话,这也是陈云总是维护他的原因。

但是,没有破绽,未必就是真的。

今年秋天中共二十大,对中共来说是个极为重要的事件,最大的事件,是习近平连任。这个连任,将打破中共过去四十年的惯例。我们看到的是,中共不同派别的声音,都在借助海外的互联网发出来。包括前一段时间的“客观评价习近平”,甚至是“客观评价薄熙来”。这两篇内容大概都是红二代官二代发出来的,因为没有署名,因此也就不存在真假的问题。我知道不少红二代确实有这样的看法。

而“朱九条”,除去署名存在真伪问题,内容恐怕也没有什么真假的问题,但这篇文章代表的是技术官僚,尤其是高级行政技术官僚的普遍看法。

我们总结一下,两个“客观评价”文章,和一篇“朱九条”文章,很大可能性都是出自中共内部人士之手,都是针对现在中共中央的,特别是针对习近平的。但他们的出发点略有不同。两个“客观评价”的角度是人事臧否,抬一个贬一个,但目的是否定现在的政策,否定习近平。而“朱九条”也是否定现在的政策,从经济和社会政策,从外交政策到基本体制的变化,都是否定的,但朱九条没有直接否定人事。

在中共派系的图谱中,两类文章都属于中间偏右,前者(“客观评价”)更实用主义,而后者承接着邓小平路线,批判了走文革回头路,但文章却并没有直接点出来。

那么左派呢?中共的左派没有意见吗?

不是,左派也有意见,但左派的意见,大概在当今中共官方媒体上已经得到充分体现了。

现在中共媒体和官方舆论上,经常提出“资本”两个字加以批评或者批判。比如不能允许“资本”野蛮生长,杜绝“资本”插手媒体舆论,反正“资本”这两个字是贬义和负面的,需要加以限制甚至打压。

这个“资本”,有具体的指向,也有抽象的意涵。具体的,是指借助高科技和资本市场高速累积的机构,比如马云的阿里巴巴系和马化腾的腾讯系等等,因为他们不仅仅是高科技公司,而且也是民间投资的庞然大物。而抽象的意涵,当然就是“资本主义”,中共从宪法上规定要反对资本主义的,只是藏在宪法条文中,没有直说而已。比如“四个坚持”,在邓小平那里是守护自己权力的武器,而在习近平时代的中共,则是意识形态攻击的武器。

中共的左派,一直都占据着中共的核心,从来没有消失。他们主要集中在组织、宣传、理论、教育、文化和艺术领域。这个和前苏联如出一辙。最近三五年,这批人终于等到出头天了,开始出来大展身手。中共官场中,黄河流域的省份,特别盛产左派的官员,现在是春风吹又生,对右派的“反攻倒算”早已展开。

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最先发作,随后会到民间社会、私营企业,最后一定是官场。

这两天有一个新闻,河北法院对当地有名的民营企业大午集团进行拍卖。孙大午是河北的民营企业家,他做的事情,其实最符合习近平的“共同富裕”路线,不但企业是集体所有的股份制,而且除了商业之外,还有大量的社会服务机构,比如学校、医院等等。但孙大午经常对政策公开表态,批评官员和地方政府,所以被以“非法集资”的罪名判了18年徒刑,以及天量的罚款。

罚款必须拍卖资产。上周法院拍卖资产,官方作价6.8亿拍卖。6.8亿可以买到的,不止有房地产、企业、学校和医院,还有各种商标,甚至包括3.4亿人民币的现金。所以这不是拍卖,这根本是抢劫。

这种事情我一个朋友遇到过,北京一个四合院,最后被80万拍卖。买到的人,当然是政法委内部人士。

大午集团为什么一定被严厉打压?2003年,孙大午就曾经被河北徐水县公安逮捕过一次,河北省放出话来,要让他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但最后他只是被判三缓四,罚款十万。原因很简单,温家宝介入了。

中共左派的几位头号敌人,温家宝排在前面。薄熙来事件尚未发生,被他收纳的左派就发出了“送瘟神”运动,目标就是温家宝。因此,2021年孙大午再次被捕,随后被判刑18年,打脸的除了中国的“资本们”,还有党内右派温家宝。

左派还有一个公开的敌人,那就是朱镕基。左派认为朱镕基改革国企,大量产业工人失业下岗,给社会主义造成巨大损失。要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个条文,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朱镕基让数千万领导阶级失业,自然是这个“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敌人。

除了这两个在左派网站上公开批判的敌人外,邓小平更是最主要的敌人,否定文革,否定毛泽东,还抓了毛夫人江青,那更是不共戴天。

习近平上台之后,用了王沪宁的策略,全力集权,大树自己的权威,左顾右盼,只有左派能用,而他自己战略定力不足,被左派越拖越远,终于走到党内右派联合反抗他的地步。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受毛泽东极左之害甚深,其子却大行毛左之道,这不能不说是制度之恶的一个有力证据。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俄国入侵  国际局势从此不同
【有冇搞错】韩国大选结果 中共沮丧
【有冇搞错】朱镕基反对习近平连任
【有冇搞错】中共升级为美国最大威胁 没有之一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马斯克提和平协议 数百万人投票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