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变“苦日子”

【有冇搞错】朱镕基反对习近平连任

石山

人气 44660

【大纪元2022年03月17日讯】《有冇搞错》。3月17日。

《华尔街日报》星期一(3月15日)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经济活动收缩暴露习近平权力裂痕”,习近平如今不仅因维系与俄罗斯的关系而面临西方施压,同时还面临国内经济严重放缓的难题。这种新的不安局面,令他不可动摇的统治地位受到质疑。

报导引述中共内部人士透露,一些仍有政治话语权的中共退休大佬,最近公开反对习近平打破既定领导层继承制度的愿望,反对者包括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而朱镕基私下即对习近平“以国企为中心”的政策,提出质疑。

这篇报导指出,习近平的权力在2021年似乎所向无敌。但现在,他带领中国远离资本主义和西方的举动,使中国经济陷入不确定性,并暴露出他对政权的执掌“出现了细微裂痕”。

报导说,在习近平紧缩了科技业、房地产业等一系列民企的控制后,2021年底中国经济成长急剧放缓,引起中国决策者的警觉。

与此同时,随着COVID-19感染病例的激增,中国严格的防控封锁措施再次加码,削弱了消费者支出和工厂产出。而严格防控是习近平因应疫情危机策略的重要一环。

至于对外关系,报导提到,就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周前,中国2月初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却扩大了中国和西方之间的鸿沟。为此,中国政府努力维系与俄罗斯的协议,同时避免与西方关系崩盘。

这篇报导和以前一样,说是中共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当然不会有姓名。不过,这篇报导和我自己过去几年做新闻得到的印象非常吻合。中共现在的情况,真的非常像是泥足巨人,表面看似强大无比,但实际非常虚弱,而且主要是内部的各种问题不断激化。

《华尔街日报》说的,主要还是经济,但实际上中共内部矛盾焦点,还是围绕政治权力展开的。昨天有位小朋友查资料,很惊讶地问我,为什么北京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城市?这大概是谷歌查出来的结果。我告诉他说,因为北京的亿万富豪数量很多。他随后问我一个问题,北京有什么很有名的大企业吗?

当然,小朋友是美国人,所以问这个问题。他以为财富总是和经济联系在一起的。但实际上,中共这样的极权制度,财富其实是和权力联系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家和社会运作的中心是资本,资本不是钱,而是可以赚钱的钱。所以美国富人最多的地方在华尔街,香港富人最多的地方在中环。但极权主义的国家,国家和社会运作围绕着权力,所以中国富人最多的地方,当然是北京,而不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企业的深圳和上海。

绕了这么个话题,是想说《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谈的是经济,但核心其实是政治。

习近平上台之后,尤其他的第二任期,中共对政治忠诚的强调,已经到了文革的程度。说明中共内部的政治分歧,也到了文革的程度。

极权体制的特点,可以从中国历朝历代皇帝权力的变化观察到。第一个皇帝权威很高,而且刚刚打倒旧王朝,所以他建立新王朝的时候,可以充分控制整个政治运作,可以控制整个官僚系统。但随着时间推移,皇帝的这个权力实际上是不断衰退的。到了末期,皇帝已经不能完全控制官僚系统,很多时候,甚至官僚系统反过来控制了皇帝。

如果皇权和官僚体系之间达成默契,这个朝代可能可以拖延很长时间,比如唐代和宋代,如果默契到了英国大宪章那种程度,可能发展出另外一套体制了。但如果皇帝采取断然措施,直接抢夺控制权力,那情况可能糟糕得多。明朝崇祯皇帝,大概算是一个例子吧。

现在中共的情况,确实很像是明末。关键的一点,就是皇帝和官僚系统发生了很大矛盾。这一点,我们过去几年看到很多了。比如中共说处理了90万党员干部,高级干部就有好几万,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下面官场,一片风声鹤唳,鸦雀无声,但这个并不正常,它意味着各种怨恨和不满正在集聚。

专制体制不是法治社会,而是人治社会。在人治社会里面,大量的工作其实是依靠潜规则进行的。所谓潜规则,是通过精英阶层内部的约定成俗,虽然法律公开规定了一套,但实际运作中可以左右躲避,采取各种折衷。

这些折衷,其实就是贪腐。所以专制体制如果没有贪腐,其实根本无法运作。改革初期,中共内部精英就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官员没有利益,为什么要去推动改革?所以中央放权给地方,财政包干,上缴一个固定的数额,剩下都是你们的,随便你们自己怎么用。地方也一样,国营工厂承包了,上缴一定数量的利润,其它都是你们自己的。这样一级一级,其实都是严格意义上的贪腐,因为法律规定这样做是不行的,违法的。

所以,当习近平上来之后,他想要回到50年代,回到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阶段,全力反贪,倒查20年、30年。对中共官员来说,过去几十年就是靠着“贪腐”,就是我们说的那种广义的贪腐来管理社会的,现在潜规则不行了,明规则又玩不转,那么最好的情况是“躺平”,你说什么是什么,任何问题都等上级指示,等上面的精神,糟糕的情况,当然就是直接组织反对力量啦。

习近平也许真的想要肃清官场,肃清吏治,但必定是反体制的,和官僚系统发生巨大矛盾。

习近平面对的情况,比崇祯皇帝更糟糕。崇祯皇帝还是皇帝,如果没有李自成和满清,内部官僚系统谁也没有任何推翻他的法理基础,更谈不上反攻倒算的问题。但现代专制体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你不是皇帝,你随时可以下台,随时可能被人清算,所以现代的专制体制内,权力的矛盾和斗争也就更激烈更血腥,也就更不敢轻易放弃了。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就乌克兰危机做了预测,很有意思。其中对俄罗斯政局,他认为,如果俄罗斯军事行动失败,普京将无法在政治上存活下来。原因是:普京得到俄国人的支持,是因为他被认为是一个铁腕人物,一旦他表现出无能,被剥夺了强制权力,他还有什么用呢?

这是现代专制体制政治领袖都面对的一个难题。

中共和俄罗斯都一样,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都崩溃了,因此都需要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来填补价值观空缺。在这方面,中国比俄罗斯走得更远。普京说,“俄罗斯都没有了,还要这个世界干什么?”这句话在中国大陆获得了小粉红和愤青们的高度赞赏,这体现了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基本基调。

普京讲这句话,大概和“核威慑”战略有关,如果我们失败了,俄罗斯成了第三流国家,那这个世界,这个人类继续存在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干脆“揽炒”,同归于尽算了。我不理解,如果核子大战,中国人因为俄罗斯和西方的冲突,结果一起同归于尽,对中国来说怎么就成了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福山说的这个普京的困境,现在中共是一样的。

中共比苏联共产党更缺乏合法性,苏联共产党好歹还真的和纳粹德国死磕过,而且打赢了。中共八年抗战基本没打,然后由苏联共产党一手援助得到了中国,实际上就是武装暴动得到政权。原来号召天下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现在也崩溃了,剩下唯一的东西,就是大家可以“过好日子”了,然后就是民族主义。

所以过去20年,中共的合法性来源,其中之一是经济增长,大家赚钱越来越多。中共所有获得共鸣的政策,包括邓小平的猫论、摸石头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胡锦涛的先进生产力论,习近平的共同富裕论、全面小康论等等,全都是和经济,和大家收入挂钩的。

其次,就是民族主义,统一台湾。这是一种情绪煽动。

现在中共面临的问题,首先是乌克兰危机,大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入侵台湾比入侵乌克兰难太多了。别的不说,中共一直有专家说,我们有3万亿美元外汇,卖掉美债,美国人就很难受。这次,俄罗斯6千多亿美元外汇储备,直接被冻结了,等于中共那3万美亿元外汇储备,不但不是武器,还成了把柄了。

其次是经济。这就是这篇《华尔街日报》文章报导的中心意思了。中共因为经济收缩,而遭遇内部严重激化的政治斗争问题。当中国大陆经济增长不断下滑,通胀严重,居民收入下降,就严重触及到中共所谓合法性难题。现在不是共同富裕的问题,而是要共同贫困,不是全面小康,而是全面过苦日子。

这种局面,朱镕基当然不愿意看到了,其他的人,其实也是同样的。今年中共二十大之前,可能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咱们继续拭目以待。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香港爆疫不是坏事
【有冇搞错】北京冬奥帮了美国大忙
【有冇搞错】俄国入侵  国际局势从此不同
【有冇搞错】韩国大选结果 中共沮丧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 中共大搞战争的企图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神韵早期节目】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